八月的章节

  一

图片 1

《一月》

  在一个清瘦的夜晚,我突然发现杯里的茶叶那样寂寞和衰老,没了品茶人兴奋的赞赏和离梗时的嫩香。一杯茶,悄悄地对我耳语,八月来了。

1.

一月,北国的风还是那么的刺冷

  八月,就像聊斋里暗中用情的狐仙,含蓄地叩响了我的心扉,没有惊起犬吠。八月,该是处子一样神秘和安静,该是少女的心思一般恍惚和不易察觉。

晚上十二点,看到大明发来的消息:“睡不着,有没有什么安静的民谣。”

只是,这里至今没有飞舞的雪花

  这才想起,身边远去的不仅是蝴蝶和白鹭,太多的姹紫嫣红和激情如火都在一只蜡黄的蝉蜕里颓废地凋落。老牛躺下了,那铁一般的脊梁似乎一下子疏松了,只有眸子里还残存着一水田的星光,一切都收入了八月的口袋;屋檐上的一张蛛网也显得格外灰旧,除了粘着一根草,还有一片蜻蜓的羽翼,这是七月里最后的记忆;还有那条曾经热闹的河流,现在怕是杳无声息,俨然老僧悟禅,无波无浪也没有了涟漪。

想起上次和她聊天,似乎已经是两个月以前了。当时正在和学姐聊着关于活动策划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她的消息突然弹出来:我和狮子分手了。我又复吸了。

一月,我已经习惯自己穿梭校园

  还有什么比八月的虫鸣更让人心慌?夏夜的虫叫,是断线的唐诗三百,散落一地,不同的韵脚争相响起。现在,八月的夜晚,所有的人,只能共听一只夜虫独唱,似林间湖畔,二胡声起,凄清又寂寥。

看到这些我并不吃惊,印象中从认识她她好像就在马不停蹄地谈恋爱,烟也随着她的感情状况抽抽停停。

只是,寒风替我捎去思念的气息

  八月,因为她的安静和悄悄,很快就会过去。八月,在一杯茶里浮现,如烟,又散去。

大明应该算是我的女生朋友里为数不多的老烟枪。说朋友,或许也算不上。

一月,校园里的情侣将短暂分离

  二

她是前男友猪大肠的前女友,嗯,猪大肠的初恋,在我前面一任。

他们,把握好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我无意去揭开八月的裙裳。我只想像小时候试图藏起水哨的声音一样,裁剪一块月光,努力地去包裹八月的心伤。

2.

一月,我似乎比以往更加的快乐

  八月,想起一个人。一个北方的愤青,直爽开朗,友好阳光,我们一起共事,携手患难。做教师的他曾经和我说,他不喜欢教书,可是他那样爱他的学生。刚大学毕业的他还和我说,他受不了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和落井下石。在一个很冷的夜晚,我们喝得烂醉。第二天,他就走了,像他来的时候一样,带着一脸的真诚。

我不知道在她身上猪大肠寄托了多少深情,我只知道,在我不知情的一个夜晚,大明回加猪大肠为好友,不咸不淡地几句问候,就让猪大肠丢盔弃甲。

我们,期待着假期的第一次见面

  八月,许多一起走过的朋友,一一离去。和我认识两年的小查,瘦高个儿,一个温文尔雅的小伙子,和我一个单位。他总是那么谦逊,工作严谨负责。那是一个午后,他笑容灿烂地带着一个好看的女孩请我吃饭,说那是他女朋友。那一刻,他真幸福。我相信,他对这份事业,对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充满了希望和梦想。可是,这个八月,他还是无奈地离开了,带着他的新娘。

他要和我分手求她和好。这场隐形的排位赛,我就这样输了。猪大肠选的是她而不是我。

《二月》

  八月,在一个清早,忽然收到一个短信:一个满脸胡茬,喝酒就脸红的汉子说准备回老家,不会再来。他说在外漂够了,回去和父母一起,在家乡教书过日子。

都说一个人忘不掉旧爱,无非两种情况:一是时间不够长,二是新欢不够好。

二月,北国的天气不知道是如何

  八月,难诉无尽的离伤。

我不知道为什么跟猪大肠在一起很久了他还是能毫不留恋地说分手。大概,真的是我不够好吧。

只是,南国的温暖得让你我相拥

  三

好像昨天,他还在我难受的时候摸摸我的头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如今却像陌路人一样,有着行色匆匆漠然疏离的神情。真是打脸啊。那一刻的失落委屈狠狠地将少女瓷器般的自尊击打的支离破碎。门在我身后发出受到外力冲击的巨大声响,玻璃也随着共振颤抖。一些不知情的人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我只能低头在大家探究的表情和歇斯底里的讨论中快步走开。

二月,你似乎不像以往那么忙碌

  八月,没有从前,也没有今后。因为,我们既能看见七月又能窥见九月,而她既不属于七月更不是九月。整个人,在八月,就那样混沌、茫然,想起了许多过往,却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想。

走廊上只有鞋子趿拉在地面上的轻微声响和风吹过窗户上的塑料膜的窸窸窣窣,他没有追上来。

只是,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忽然,在某个夜晚,觉得有些清凉,但是盖上薄薄的被单,又觉汗热;抑或是选择一个安静的角落,翻开《诗经》,看窈窕淑女,听关关雎鸠,捡苍苍蒹葭,却蓦然涌起一股烦躁,再也无心读一个字;抑或骑着单车,不说一句话,去逛街。突然在街心里于不经意间闻到风里一股特殊的气息,说不清道不明,只是觉得无端的落寞,觉得时光如水流逝……这一切,都是八月的心跳!

啪嗒,眼泪终于掉下来。

二月,我们分别的时间将被搁浅

  八月,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

好心酸。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她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

我们,更加珍惜现有的一点一滴

  八月,在任何字典里都难以阐释清朗。

后来大明加了我的企鹅号,跟我说,对不起,如果她不出现,我和猪大肠可能就不会这样。但是她只是觉得,或许分手了,还可以做朋友。

二月,校园的情侣都是手牵着手

哦,朋友,你成功地恶心到我了。

我们,通讯方式被铁的纪律冻结

当时觉得这个女人真虚伪真婊。于是,我回她,“如果你对他还有感情,带着他滚好了。婊子配狗,天长地久。”不等她回复就按下了“删除好友”。

《三月》

最后大明没做什么,猪大肠也没跟着她滚。

三月,北国的寒冷渐被温暖代替

反倒是经过这场小闹剧,我和猪大肠的感情更好了。

只是,我独自穿梭在热闹的校园

3.

三月,我收到你唯一一次的消息

猪大肠说,他已经错过了大明,不想再继续错过了。

只是,那天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

听他说过,大明是因为猪大肠要回到学籍所在地高考,异地恋没有安全感而分开的。

三月,夜晚的操场总是人来人往

我看着猪大肠安静地讲述他的以前,不知道是回忆还是斑驳的树影,让他神情看上去似乎有些黯淡。

我们,跨越秦岭淮河的地理阻碍

末了,猪大肠跳下台球桌,随意拍拍屁股上的灰,眉眼温柔地看着我笑,“我会给你足够的安全感的,别离开我。”

用心,去感受彼此那无尽的想念

不远处飘来饭菜的香味,骑着单车的情侣碾过一片落叶,咔嚓咔嚓。我的心也好像被一片羽毛扫过,有些花儿扑籁扑籁地开放了。

坚守,待将军戎马归来的那一天

我握紧他的手,说,好。

《四月》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四月,北国的温度几乎被你取代

秋天又来了,我和猪大肠在一起也一年了。

只是,唯一的幸福就是怀念过去

一年里也有过别扭吵架,最后都拥抱和好了。

四月,校园里的一些花开得很艳

和猪大肠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想管着我。他说,怕我像大明一样离开。

只是,没你的日子里我无心赏花

每当这种时候我都是愠怒的,讨厌他把从前任那里收获的经验值沿用到我身上。同时也有些心酸,如果我早出现就好了。

四月,我独自去看了部爱情电影

后来才知道,爱过的人,总会留下一些深深浅浅的痕迹,顽强活在我们身上。

只是,我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感伤

高三那年我和猪大肠相约考同一所大学,最不济也要在同一座城市,年龄满了就结婚。

因为,你一直深深住在我的心里

后来看到张爱玲在书中说:“对于老年人来说,三年五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对于年轻人来说,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不是不相信天长地久,只是对天涯陌路太敏感。”

所以,我没常人想象得那么孤单

然后就突然想起了猪大肠。他曾经让我对未来有所期许,可是却完全没有出现在我的未来里。

《五月》

只是当时已惘然。

五月,凌晨四点的北国微微泛冷

4.

只是,这天我真的想念南国的你

七月莲花开,八月凉秋来。九月情人去,十月枫火败。

五月,第一次站着跨越几个大省

又一年的秋天,我和猪大肠分手了。

只是,为了去军校看望思念的你

因为距离和倦,因为他喜欢自由我喜欢安定。

五月,南国的天气似乎有点燥热

他要追求和他一起高飞的鸟。

那天,我在你的校园里存下记忆

他依然是骄傲的少年,可以心无旁骛地上路。在我这里我医治好了他的伤,他便可以温润饱满地去拥抱下一个女孩。

因为,屈指可数的时间早快殆尽

他依然向往着长岛的雪,向往着潘帕斯的风吟鸟唱,很久以后才知道,原来长岛是没有雪的。

离开,车窗外的一切却那么苍白

那只高飞的鸟他最终没有追上。积攒了足够的失望,我也消失在追逐他的长途中。

《六月》

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他和大明,我和他,他和那只可以和他高飞的鸟。

六月,北国的校园里早已是夏装

站在深秋凛冽的寒风里看着落叶被风带走,我终于感到感情被掏空,也磨平了悸动。

只是,我的内心不像往常般平静

我想,或许你也曾经尝试去爱别人,却失望地发现其实太多人都一样,朝秦暮楚,见异思迁。

六月,你打电话叮嘱我注意身体

你以为你尽得爱的精髓,看透爱情其实是不牢靠。于是你想,算了吧。反正是输,输给他一个人便足够。

只是,你说军校的日子很累很累

张嘉佳说,人生的路,没有尽头,只有路口。

你说,成为我的骄傲是你的责任

感情是不是也像公交车呢?前门有人下车,后门就有人入驻。

只是,挂了电话我流下幸福泪水

猪大肠没有追上那只可以和他高飞的鸟,转身又转移了目标。

曾经,我们每天还能见上一两面

这样也好,在我这里没有得到的,他都在别处得到。

只是,如今的一句问候都好奢侈

而我无爱无恨回头看,依然笑中有泪。

《七月》

听说他酒后把那姑娘睡了。我像烙饼一样地再床上翻来覆去,一闭上眼就是猪大肠把他的海绵体塞进姑娘的括约肌的场景,胃里顿时翻江倒海,真他娘的恶心。

七月,我想南国的热情超过北国

5.

只是,你去了南国另外一个地方

失恋后的我有一段时间是真的很难过的。没有在深夜辗转反侧过的人,一定以为天是一下子亮起来的吧。

七月,北国的天空是非常昏暗的

也是这个时候和大明恢复了关系。晚上睡不着手贱戳进了她的空间,看到她为了一个男孩抽烟纹身,竟然也涌起一阵心疼。

只是,我对南国还依旧十分怀念

原来在爱情里,我们都一样。一直以为在我、猪大肠、大明这段关系中,她一直站在食物链的顶端,看着我可笑地敝帚自珍着自己的感情。后来发现,其实我们都一样。

七月,你去执行不属于我的任务

有人说,一个人欠你的,会有另一个人还给你。其实,你欠别人的,何尝不会出现一个人向你讨呢。

只是,自豪同时我失去你的消息

第二天大明就加我为好友。她说,看到访客里有我,觉得既然这样,肯定还是有关心的。直接加我为好友算了,省得看她空间还得几番周转,那么费劲。

于是,我在北方多逗留了一些天

她还是那么直接那么爽快,我不禁感到羞赧,也开始觉得,这姑娘还不错。

只因,南国的世界需要你我走完

于是试探地问,最近怎么样?

《八月》

她说,也没啥,分手了。

八月,南国的一切都憧憬着安静

我说,我也是。

只是,一切来得晚去得更加的快

在我这里她似乎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她告诉我,她为了那个男生自残、抽烟、喝酒、纹身,他都不在乎了。

八月,你见了我给一个大大拥抱

仿佛看到了小心翼翼对他好结果还是被剩下的我自己,有些心酸,想给她一个拥抱。

只是,那刻的我突然发现好痛心

有人说,吃饭要吃六分饱,喝酒要喝七分醉,对人要用八分情,总要留几分给自己。可是年轻时候的我们啊,总是吃到撑,喝到烂醉,再爱成傻逼。结果只能是长一身膘,吐一身,被抛弃。

只因,我们见上一面多么的难得

我有一壶酒,可以慰风尘。遇到我爱的,和他把酒分。后来酒坛翻了,他也走了。空了一半的酒坛,我只能添些水进去,等着下一个到来的人,爱情的感觉也由浓到淡。

八月,说我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

说来奇怪,那段日子我们几乎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有什么心酸委屈消化不了的,都和对方分享。

那天,伤心中却承载着满满幸福

去年的四月,她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来告诉我,她恋爱了。也就是和上文说的狮子。

所以,我选择了要和你一起白首

我真心替她高兴。

《九月》

她说,你好好的,也要快点走出来哦。

九月,你留在南国而我奔向北国

我说,好。

只是,不知道这一别多久才相聚

6.

九月,你告诉我天气慢慢变冷了

九月我终于投入了一段感情,新男友叫狗子。我觉得我终于可以放下猪大肠了。

你说,要照顾好自己不让你担心

可是为什么,我开始变得猜忌怀疑患得患失?

九月,我们之间有了一些小分歧

狗子抱着我说,是猪大肠伤我太深了。他会慢慢治好我的。

只是,彼此都闭口不谈从此沉默

感觉到狗子的心跳和体温,我紧了紧揽住他的腰的手,什么也没说。

后来,我们都理智的分析着一切

在一次争吵中,狗子说,这样他好累。我说,累了就分手啊。

最终,理解和包容让我们更坚定

有一刻恍惚,也有些鼻酸。当初猪大肠要离开死乞白赖地挽留的我,我想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十月》

为什么,对待猪大肠,感情埋葬了磨平了几年了还有余威?

十月,天气渐渐转凉而我感冒了

有人说最深远亘久的感情只有一次,以后即便是遇到再温柔缱绻的爱,也终究不会再伤筋动骨。

只是,我不想告诉你关于这消息

我失落了好久。

十月,你给我打来了第一个电话

大明又开始和我频繁地聊天。

只是,你很郑重的说你想念我了

她说,她觉得,她和狮子要分开了。狮子可能还是太不成熟,感觉在他心里自己不如还不如游戏重要。不想将就,想分开了。

而我,点头微笑着和你调侃一切

原来我们都一样,掏心掏肺地爱过一个人之后,再对待后来者,就有所保留了。

你说,现在有空了就给自己加练

大明说,或许我殚精竭虑地教会了他如何爱人,后来的姑娘就能摘现成的果子了。

十月,你很辛苦的穿梭在训练场

我他妈的又想起了猪大肠。原来爱情不过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当初所得到的,何尝不是他曾经被大明赠予的呢?

只是,我心痛着却只能默默祈祷

也有不舍也有留恋,可是后来大明和狮子还是分开了。

《十一月》

7.

11月,北国已经开始穿上棉衣了

年前和猪大肠恢复了联系,他分手了,现在追一个姑娘未果,心塞塞的。

只是,你还穿着军校定量的军装

我调侃他,是因为没睡到人家吧。

11月,我对你的思念越来越深了

他慰问了一下我大爷,然后说,打算去成都。成都是那个姑娘最喜欢的城市。

只是,打电话时我开心的隐藏着

听着他说着关于他和别的女孩,忽然想起初次相见的画面。

11月,你说你想陪我走到终点去

我记得那是四年前的九月,街道上种的梧桐结了许多毛茸茸的小球,累累地悬在树间。我记得那一天的阳光和温度,从叶间的疏影间投下几圈光晕。而他穿着黑色的上衣,半卷裤脚,怀中稀落地躺着几本书。

只是,我知道现在的你身不由己

而他当时的面容,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夜晚,你穿着军大衣给我打电话

有时候,一个人住进你心里,不声不响。只有当他走远,你才开始有了长远的注视。这种注视,不是爱情的甜蜜,而是默默地回忆咀嚼,这种滋味苦中有涩,只能自己一个人品味。然后,你步入孤独。最后,心伤结了痂,那种隐痛,恍然还在心口。

只是,我已经知你冻得通红不语

我唯恐有那么一天,连那样爱过的人死去都不知道,因为已经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不过那样也好,他在记忆里还是年轻的模样,好像回到那个学校,安静的自习室或者喧闹的操场,还能找到他。他还在那里,还是年轻的模样:眼神明亮头发蓬乱,带着新鲜的汗腥味,笑容温暖地递过来一杯奶茶,然后拍拍后座,一起去什么地方。

《十二月》

我们把心给了别人,便再也收不回。别人又给别人,爱便流通于世。

12月,你去读了我为你写的文章

而丢失的日子像融化在人群里的男孩,大步向前走,长大、变老,最后去守护另一个女孩的梦,温暖另一个女孩的时光。

只是,几个单纯的文字抒情不够

12月,北国应该是最冷的时候吧

只是,校园的情侣可以相互依偎

我们,只靠心灵感应去彼此想念

12月,我开始去憧憬我们的寒假

只是,距离没能打败我们的爱情

所以,军恋和距离让爱情更坚定

Only love just for you——HJ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