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计在于春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

  春天苏醒了。

冬日的暮晚总是比别时来得容易,一缕斜阳,几声野鸭啼鸣,暮色的帘布便围拢了整个村野。

一年之计在于春

  在村庄,最先醒过来的是山野。伫立山巅,举目而望,山野因了时令的变化,早已褪去了冬日的黛赭色外衣,代之而来的是浅淡的绿色礼服,从山峁到纵横沟壑,如泼墨绘制,本就浅淡,却总分得出低处的浓郁,高处的淡薄,应验着“高处不胜寒”的古意。

该是雪来的时候了,村庄干渴很久了,牛羊的眼眸干渴很久了,望雪的人望过北山的眼神干渴很久了。

文/苍山晚晴(衍水春风

  事实上,季节本就是一位艺术大师,饱蘸时光的墨色,每一笔均能勾勒出令人不易觉察的渐变的艺术,每一天,每一时,每一个或仰望或俯瞰的姿势,都能让你会心地微笑,甚至由衷地发出赞叹。就像此刻打马而过的风的马车,不再是冬日的清冽与寒冷,也不再是猛然从某个山崖背后拐出来,突然之间与你打个照面,让你在猝不及防中寒意阵阵。春风会温柔许多,不紧不慢,拂过你的发髻,掠过你的眉梢,甚或在缓慢中顺进你的衣领,但你绝不会在猛然之间裹紧衣领,抑或背转身去,你会安静地静享一阵春风的洗礼涤荡,由外而内,就连内心深处潜藏着隐秘,也不再是隐秘,你会在梦呓般的诉说里让它成为山野的一部分,成为大地之上随风流动的生命律动的记忆。

其实,雪花就是大地养育的精灵,它们知道大地的渴念,它们懂得万物的期许。这不,入夜时分,沸沸扬扬的雪花簌簌地落下来了。隔着水汽氤氲的窗玻璃望去,雪花迎着昏黄的灯火明明亮亮地闪耀着,晶莹着,旋舞着,散散漫漫,像童话故事里铺天盖地的词语,接住了这一朵,却又错过了那一朵,令人目不暇接。这时候,牛羊起卧,围着围栏转悠,偶尔打几个响鼻,蜷曲而卧的狗也不知受了谁的惊吓,还是因了雪的惊喜也一同吠叫起来,整个村庄弥漫在一场雪的喜庆里。

时间过得真快,倏忽之间又迎来了二十四节的第一个节气——立春。所谓立春即春气始而建立也。古代历书《月令七十二候》上说,立春四季之始,“东风解冻,蜇虫始振,鱼陟负冰”。也就是说从立春这一天开始,我们将告别飞雪扬霜天寒地冻的冬季,迎来日暖风和万物复苏的春天。

  进而醒过来的会是河流。大大小小,不一而足,都会在春日的某个午后悄然蜕变,尘封一季的冰雪已然消融,水流清冽,两岸苇草窸窸窣窣的身影,随着水流叮咚而去,这样的景象在我童年的印像里尤为明丽。村庄里的小河总是傍山而生,巡着水流溯流而上总能找到它的源头,不在山石的罅隙里,便在沟壑的崖角下,水质清凉无污染,尤其是春醒后的河水更是清凉澄澈,因此人们总会挑了小河里的水洗衣喂牲畜。春晨,早起的人们挑了水桶,一路浅唱低吟,去的去,来的来,像是赶一场久违了的盛会。崖角处,河畔边,总见他们一手扶桶,一手执瓢,相互寒暄着,说笑着,似乎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道不完的开心。那时候,晨醒了的光线斜斜地洒落下来,将整个小河映照出一条粼粼波光闪耀的光河,加上流水淙淙,村庄静穆,整个村野便成了一幅绝美的画,明丽着,生动着,影片一般定格在你我童年素朴的胶片上。

落雪的夜,就这样暖暖地亮着,在雪花的映照里,在茶香的慰藉里。

记得在我们东北有一首咏春的民谣,每年一到立春前后儿童们就相互唱和:“春日春山春水流,春风春草放春牛。春花开在春园内,春鸟落在春树头。春天学生写春字,春日景色真可留。”这首咏春的民谣,不但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心旷神怡的春天的画卷,而且深深寄寓了人们对明媚春光的美好憧憬与热切盼望。

  当然,春天里的鸟雀亦不消停,虽然它们不曾在寒冷的冬日里休眠,却也会趁着春日的明媚更为雀跃好动,在村庄,尤其是麻雀,鹁鸽更是耐不住夜的寂寞。晨醒,不待人们推门而出,它们早已从巢穴中汇集而来,一会从高处的杨树上扑棱而下,落在檐前的瓦楞上,一会又从瓦楞间集体出逃,飞临低处的场院里,呼朋唤友,争抢食物,饱食了的落在场院中心的草垛上兀自歌唱。若是落过一场蒙蒙细雨,鸟雀们的集会更是盛大,似乎在它们的生命中没有忧心烦闷,唯有跃动与歌唱。

及至晨起,推门而出,天地之间已然换了新颜。

是的,一年四季中,让人激动、风发、振奋的就是春季。因为,春是万物的生命源泉和动力,它总是用温暖复苏天地间的万物,用孕育生发给万物带来勃勃生机和旺盛的活力。古人说春晓一刻值千金,春光是珍贵的,又是容易从你身边错过的,它一刻不停地向前奔跑着,你只有振作精神,全身心的投入,大踏步的奋起追赶,才能跟上春天的脚步。俗话说:草不争春则腐,木不争春则枯,人不争春则殆。因此,每当到了这个万物生长、人事忙碌的春季,野草便急着从冬眠中醒来忽闪着惺忪的睡眼在地上舒展腰肢,树木在熏风的怀抱中兴匆匆的滋生着嫩枝新蘖,花蕾也在阳光的温暖下荡漾起粉红色的晕,鸟雀们成双结对的忙着筑巢准备孕育新的生命,人们更是在这个蓬勃向上的春天,向辽阔的蓝天放飞理想,向广袤的原野播种希望。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一生之计在于勤。只有把握了一日之晨,才能拥有一天的成果;只有把握了一年之春,才能拥有一年的收获;只有把握了人生之春,才能拥有整个生命的辉煌。

  春醒了的大地,就是万物成长的舞台,生旦净丑总有一个角色令你欣喜,令你惊叹,在村庄,和在村庄愈走愈远的牵念里。

寒山丰润起来了。漫山遍野的雪,融融的,绒绒的,让人不舍得涉足前行。醒了的鸟雀落在屋脊上,红红的脚爪跳跃着,你追我赶,时而向着场院的高树飞去,时而俯冲在庭院低处,冷不防就有白雪一般的翎羽悠悠然飘落下来。鸡群总是守不住阵脚,成群结队地从檐前扑过来,向着阔大的场院奔去,向着一夜之间臃肿了身躯的草垛奔去,它们要在这里找寻到种子,找寻到白雪覆盖后的第一顿早餐。扫雪的人双手执了扫帚,从自家门前扫起,扫过场院,扫过弯弯小道,累了的时候就起身而望。望远山,远山已少缺了昨日的寒意,不再是孤孤零零的冷,而是让人周身遍布暖暖的欣慰与感激,久违的物事总是令人脉管热烈;望小桥,小桥不再是孤孤单单的了,有辽阔的雪野驮负着,就像大地驮负的一座梦想,诗意地亮丽在村庄之外,沟壑之间。

陶潜说过:“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努力,岁月不待人。”既然时不我待,就得只争朝夕。春天已经来了,耕耘播种的日子已经到了。不要等待,不要迟疑,不要观望,把握住春光,立足当下,开个好头。把你的希望随着一粒粒种子播种在肥沃的土地里,经过春雨的滋润,夏日的温暖,秋风的历练,使你的希望由胚胎而幼芽,由壮苗而扬花,后结出累累的硕果。

沟壑之间,冰封了的小河亦丰腴起来了。冬日的小河是瘦弱的,一场风就能让它隐颜于大地,而后在长久的安谧里静待时光转暖,而此刻,它被广袤的雪野拥吻着,不再让人心生怜惜。就连河岸低处的芦苇丛,头顶了白雪,静享着一场雪的盛宴,就像静享一场迟到的爱情。一场雪就能让辽远的穹苍与广袤大地洇染成一幅画,一幅壮丽的水墨画,无需渲染,无需留白,一切尽在望雪人的眼中。

让我们沐浴春光,拥抱春风,勤奋耕耘,收获一个靓丽辉煌的人生!

踏雪出游吧,因为每一朵雪花,都会带你走向春天的路口。

初稿2017年2月3日23:04时

二稿2017年2月5日13:14时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