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爱

很小的时候,还没读过《聊斋》,却早知道“聊斋”两字。那时候,这两个字总给我阴气森森的感觉,这种感觉与一部黑白电影有关。那时候,老家虽也有电影院,但几年也难得进去一次,露天电影也往往放映一些热闹的片子,与《聊斋》相关的电影,是从电视上看来的。不记得那电影具体叫什么名字了,只记得大概的情节,讲一个男人怀疑自己年轻的妻子喜欢上别的男人,就佯装死了。然后又作法让他怀疑的那个男人得了头痛的病,他又变作个走方的郎中,告诉自己的妇人,需要用新鲜的人脑才能医治那病。印象里最深的一幕便出现了,女人跪在男人的棺材边,向他诉说要借用一下他的脑子。我清楚地记得,妇人脚边,还有一把黑色的锋利的斧头。这个电影是我童年恐惧的一大来源。后来,一听说“聊斋”两字,也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恐惧起来。

鬼怪小说起源于魏晋。

再后来接触到《聊斋》,还是跟电影相关。那便是我们都熟悉的系列电影《聂小倩》。最早看的是第一部,那些肮脏的、粗糙的、血肉横飞的镜头让我感受到了更加直接的恐惧。但那仙气十足的女鬼聂小倩也让我怦然心动。爱和恐惧,原是一体的。

干宝的《搜神记》是当时的代表作,成就很高。直至以后的1400年的朝,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横空出世,才一改人们对志怪小时既有的一些看法,他把文言小说和志怪小说再一次推到了一个高峰。

再往后,在课本上学到了《聊斋》的一篇,“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犬坐”,意思是像狗一样地蹲坐。老师只让我们纠缠在几个字词上,哪里有多少趣味可言。《聊斋》带给我的恐惧和心动,顿时去了大半。

《聊斋志异》在当时高压的文化政策下,为了逼祸,采取谈狐论鬼的形式,曲折地影射了清初的社会现状,广阔地反映了封建社会的生活,风俗,人们心理。大约收罗了500个怪异的明间故事,而其中爱情故事占到1/4,留给了我们许多经典动人的人鬼恋情,人狐恋情等。很多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了。

我那时候接触的课外书少,直到高中,才真正通过文字领略到《聊斋》的魅力。读到的是《婴宁》。也是关乎男女之爱的。王子服初与婴宁相识,便“目注婴宁,不遑他瞬”,很快便向婴宁表白。婴宁的言笑灿烂,王子服的对爱执着,写来都那么动人。

在这个夏热炎炎的夜晚,就让我像蒲松龄一样,在网络的村口路边摆下一个茶摊,招待来往的行人,都来再喝一喝历史的清茶,再听我讲一讲那些鬼狐的故事吧……

读得多了,渐渐发觉,《聊斋》写到很多男女之爱,但似乎很少去写这些男女是为什么相爱的。或者说,他们之所以相爱,没什么太大理由,基本上可以说是“以貌取人”。往往就是男女见面了(多半是男的主动,多半女子都不是人类),对方形貌秀丽或俊朗,就心动了。男女故事的开始听起来很肤浅,但蒲松龄将后续的故事写得很惊心,倒很符合《牡丹亭》里的那段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婴宁》

再以《婴宁》为例,王子服上元节这天在外游玩,远远地看到一位女子“拈梅花一枝,容华绝代,笑容可掬”,便“注目不移,竟忘顾忌”了。女子走后,“遗花地上,笑语自去。生拾花怅然,神魂丧失,怏怏遂返。至家,藏花枕底,垂头而睡,不语亦不食。母忧之,醮禳益剧,肌革锐减。医师诊视,投剂发表,忽忽若迷”。从此,王子服心中再无别的女子,心心念念的,只是那给他留下一朵梅花的婴宁。

澳门新浦京娱乐游戏 ,书生王子服在元宵灯会偶遇佳人,他捡起姑娘丢落的梅花,相思成疾。表兄吴生诳他说女子是他的表妹,在西南三十里的山里。王子服一人入山寻找,见到佳人,不想竟是自己的姨妹,叫婴宁。婴宁本为狐产女子且随鬼母长大,全然不知道人间的礼数,憨纯无比。当子服向她求寝时,她竟然以不惯与?怂?rdquo;相答,并将此事告诉鬼母。

再如《阿宝》一篇。阿宝乃“绝色也”。孙子楚在他人怂恿下去求亲,阿宝开玩笑说,“渠去其枝指,余当归之”。意思是说,只要孙子楚把自己那个六指头砍了,我就嫁给他。孙子楚听了,很轻巧地说“不难”,真就“以斧自断其指,大痛彻心,血益倾注,滨死”。后来,因为一直没见到阿宝,心想阿宝未必真那么漂亮,心才渐渐冷了。待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孙子楚见到阿宝,“审谛之,娟丽无双”。大家都散了,孙子楚仍愣在当地,以至于回到家里,“直上床卧,终日不起,冥如醉,唤之不醒。家人疑其失魂,招于旷野,莫能效。强拍问之,则朦胧应云:‘我在阿宝家。’”孙子楚的魂魄竟然跟着阿宝去了!

后来,婴宁和子服一起归家。王母和吴生都疑心是鬼,但见她成日爱花爱笑,不避太阳,就让她和子服结为夫妻。婚后还惩治了邻家的浪荡子。一天夜里,婴宁告诉子服她的生事,并求他迁其鬼母的坟与自己的生母和葬。

男女一见倾心后呢?《聊斋》是必要写到肌肤相亲的。《聊斋》的直接叙述,也曾经很是让我讶异。不禁纳闷,古人可不像我们很多人想的那么含蓄啊。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觉得,社会是越来越开放的,可看我们当下的小说,又似乎不是这么回事儿。要么并不写,要么渲染得极为突出,反倒不如《聊斋》里,将其当做吃饭饮水一般平常自然。或许也正因为作者把这看得平常自然,写来才会那么光亮动人吧。

又过了一年,婴宁生下一子。在娘怀里就不怕生人,和婴宁一样。

《聊斋》里的男女,并未走向那个“从此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的生活”的结尾。相反,他们始终被悲剧的阴影笼罩着。诚然,不少聊斋故事的结局也是大团圆的,大抵是妖狐鬼怪化身的妻子帮助丈夫得了很多钱或者考上进士或者做了高官,但更多的故事,则早已埋下悲剧的种子。我们不可忘了《聊斋》故事的一大设定,那便是交往的双方,往往有一方并非人类。人和妖狐鬼怪之间,天然地便有了隔阂,这隔阂毋宁说是对人与人之间隔阂的隐喻吧。比如《葛巾》一篇,因为一句质疑的话,葛巾与妹妹便愤然离去;再比如《荷花三娘子》,宗相若先是失去了狐女,又失去了与自己诞下一子的荷花三娘子。即便人与妖总算归于一类了,悲剧仍然不可避免,恰如《香玉》一篇,黄生死后,化作五叶赤芽,与先前的牡丹化作的妻子香玉、耐冬化作的红颜知己绛雪长在了一起,然而,“老道士死,其弟子不知爱惜,斫去之。白牡丹亦憔悴死;无何耐冬亦死”。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聂小倩》

爱来得纯净、迅猛,爱的追寻艰难、曲折,得到了爱,又往往一朝尽失。《聊斋》讲述的,不过是寿岁短暂的人类在茫茫人世间的一个闪光罢。

书生宁采臣为人豪爽,洁身自爱。

一次他坐在金华一座庙里,同坐的还有一个叫燕赤霞的书生,有奇异的收妖的本领。一女鬼夜里前来勾引宁采臣,被他严词拒绝。第二天,有两个兰溪的过路人在隔壁离奇死了。当晚,女鬼又来,告诉他自己叫聂小倩,被恶鬼胁迫,求他帮助自己脱离苦海。宁采臣按小倩说的把她的尸骨迁到了里自家不远处。小倩随他回到家中。宁采臣妻死后,宁采臣娶小倩为妻。

一天,小倩告诉宁采臣说金华的妖怪就要来寻仇了。于是,宁采臣拿出燕赤霞给他的辟邪的牛皮袋挂在床前。这时小倩已经有了人气,不再害怕辟邪的东西了。第二天晚上,妖怪果然来到,被收服在牛皮袋里化作了数斗清水。

后聂小倩为宁采臣生得二子,皆有功名。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辛十四娘》

明朝正德年间,一姓冯的书生清晨遇一娇艳动人的美人,傍晚时分见美人从一座破庙里出来又回去。于是冯生进去一探究竟,对一老头说明自己爱慕女子之心,

并硬闯闺房被赶出。在回家的路上,又误入自己祖母的弟弟的鬼宅。鬼宅的老太太答应为外甥提亲。

果然,冯生和十四娘结成秦晋之好。

后冯生几翻得罪楚银台的公子被害下狱,在辛十四娘的努力下才得以脱险。但经此事后,十四娘对冯生很失望,看透尘缘。第二天容光大变,日渐衰老,半年后像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婆了。尽管冯生照顾的很好,还是一病不起,溘然逝去。留下丫头做了冯生的妻子。

后来,老仆人在太华山见到辛十四娘骑着一头青骡子,对老仆人说冯郎还好吗?回去告诉他,我已名列仙藉了。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香玉》

一个姓黄的书生坐在崂山下清宫里读书。院里有几棵耐冬和几株牡丹。一天,黄生看见一穿白衣的女子在花丛中忽隐忽现,后来又看见一个穿红衣的。他对白衣姑娘顿生爱慕之心,写诗想念,不想,竟感化女郎成其好事。女郎告诉他自己叫香玉,红衣的叫绛雪。直到园里的一株牡丹被买走,才知香玉是花精。

黄生得知牡丹枯萎死去,就作了50首情诗悼念香玉。

终于感动花神,让香玉重生。在香玉柔弱生长的时候,绛雪就陪黄生读书。后来,香玉完全恢复,和黄生过上了夫妻一样的生活。

10年后,黄生死去。他死前说我死了会变成牡丹花下的一株红色花芽,长五瓣叶子。

果然如他所说。

3年后,道士的徒弟把黄生化身的牡丹砍掉,随后,园里的耐冬和牡丹相继徇情而死。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公孙九娘》

顺治年间,莱阳的书生到济南去祭拜自己的亲友,遇见死去的同县的朱生央求他给自己做媒,把同样是鬼的莱阳生的侄女嫁给他。莱阳生同意后,在侄女家,他邂逅了天仙一般的公孙九娘。由朱生牵红线,人鬼结合。

一天,九娘哭着要求莱阳生把自己的尸骨重新迁到母亲的坟旁,并告诉他,人鬼殊途,不宜久留,别了送给他一双罗袜。

但终因她死后埋在乱葬岗中而使莱阳生无发寻找,终于导致二人爱情失败。

过了半年,莱阳生又去济南,,天色暗下,只见一地鬼火,旧地重游,无限惆怅。隐约中看见公孙九娘在坟岗之间,莱阳生连连呼唤:九娘,九娘……。却始终不见公孙九娘回答。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白秋练》

书生慕蟾宫和父亲到湖北一带跑船做买卖。无事便在船上读诗。不久,被一个叫白秋练的女子仰慕,使其害病。天黑后,女子的母亲和一婢女领白秋练到船上,慕生念情诗将其病治好,见她美貌,便和她共床枕一晚。

后来随父亲回家后,思念成疾,其父只好带他又来到湖北慕生和白秋练相遇的地方。当晚,白秋练来到船上,这次换了是她给慕生念情诗,将其救活。两人由此结合,过了三年生了一个小孩。

一天,白秋练告诉他自己是一条鲤鱼精,现在龙王要招她为妃,并恳求慕生救自己的母亲和让她免于被龙王占有。在白秋练的指点下,慕生遇一道士,得以救回白秋练。

后来慕生的父亲死后,一家人搬到湖北,再也没有故乡。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阿宝》

广东一个叫孙子楚的名士,为人憨厚,手有六指。别人怂恿他向一大富商提亲,想娶其女儿阿宝。阿宝开玩笑叫他把六指砍断,他果然那样做了。清明这天,他在路上遇见阿宝,魂魄便呆呆地靠在她的衣带上回了阿宝的家,在阿宝的梦中不顾一切地像她求婚。孙家通过喊魂才把他叫醒,阿宝很受感动。

到了浴佛节时,子楚再一次遇见阿宝,相思更重了。化作一只鹦鹉朝夕守在阿宝的身边,终于让阿宝下决心嫁他为妻。

过了三年,子楚病死。阿宝哭的死去活来,连眼睛都看不见东西,不吃不喝,绝食三天,又要上吊。这一切终于感动了阎王,让子楚复生。子楚活转过后,不久,高中了进士。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连城》

云南晋宁人乔生为人讲义气,才华出众。一个姓史的举人为自己的女儿选女婿。乔生虽然很穷,但很有才华,得到了史举人的女儿连城的欣赏。连城被迫与一盐商之子订婚,但不久得了怪病,要成年男子的胸肉做配药才可以治疗,并答应谁愿意就把连城嫁给他为妻。于是乔生毫不犹豫地来到史家掏刀割掉自己胸口的肉。但连城的病好后,史举人食了言,没有把连城嫁给乔生。

没过几个月连城竟死了。

乔生前去吊唁,也悲痛过度而死。

在阴间,两人重逢。乔生在朋友的帮助下和连城双双还魂。哪知盐商贿赂贪官,把复生的连城判给了他家。连城在盐商家不吃不喝,并要上吊,盐商没有办法,只好放连城回家。

最后,乔生和连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娇娜》

一个叫孔雪笠的书生,性情文雅仁厚,善作诗。一次路过一家大门,被请进去做客,还做了这家公子的老师。过了半年,正当夏天,孔雪笠的胸口上长了一个碗大的脓疮。公子让表妹娇娜前来医治。娇娜美貌的面容让孔雪笠惊为天人,一时竟忘了疼痛。经过娇娜的医治,孔雪笠的病也日渐好转,而孔雪笠也对娇娜暗生情素。孔雪笠对娇娜思念之情渐渐难以抑制。

公子不知道孔生中意娇娜,却将另一个表妹阿松嫁给了孔生。而不久,娇娜也嫁与吴郎。两人本以萌发的爱情升华为友情。

一天,公子告知孔生他和娇娜,阿松都是狐狸,恳求孔生帮他们避开雷击。结果,孔生冒着被雷击的危险救下娇娜,而娇娜为救孔生两人肌肤相亲,接吻送丸,让孔生起死回生。也是这一天,娇娜的丈夫吴郎一家没有避过劫难。

娇娜只好和表哥一起前去孔生家。

孔生有空就去陪他们兄妹下棋,饮酒。两人再没有谈及儿女私情,终究有缘无份。

《聊斋志异》十大情事之《小翠》

狐精小翠幼时受过王御史的救命之恩,为抱恩,她主动嫁给王御史的傻儿子元丰为妻。小翠和元丰整日嬉笑打玩,常常惹得王御史和夫人不高兴。小翠还假冒丞相和皇帝作弄王御史的对头王给事中。

婚后三年,没有儿子。两人分床而睡,夫人很不高兴。一天,小翠把元丰放在大瓮里,灌上热水,盖上盖子将他蒙死。一顿饭后,元丰醒过来,再也不疯癫了,两人也不再分床而睡,倒变的形影不离了。

一年后,王御史丢了官职,正准备将一个价值千两的花瓶拿去贿赂大官,谁知小翠失守把它打碎了。王御史狠狠呵斥了小翠,小翠离家出走。一天,元丰路过村外花园时偶遇小翠,元丰和小翠一起还家。此后,小翠的声音和相貌渐渐地变成了另一个人。

小翠让元丰另娶一房媳妇,元丰听从小翠的话。等新娘过门后才发现和变化后的小翠一模一样。这时小翠留下手绢和一块玉佩离去了,原来她早就为自己找好了替身。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