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网址黄宗羲的诗学观:诗本性情,以诗补史

1989年我去美国讲学,在纽约结识了唐德刚先生。那时他担任纽约市立大学亚洲学系主任,负责接待和安排我的讲学活动。唐先生对中国学者极其热情,数月相处,我们结下深厚的友谊。唐先生是国际知名的美籍华裔历史学家,他的史学论著和译注、撰写的《胡适口述自传》《李宗仁回忆录》等在我国有广泛的影响。唐先生还富有文学才华,出版过长篇小说《战争与爱情》,又写得一手漂亮隽永的散文,如《胡适杂忆》《五十年代的尘埃》等均获得众多读者的喜爱。近日我整理图书,偶然发现唐先生当年赠我的手抄诗稿,吟咏之下,他的音容笑貌又一次浮现在眼前,且加深了我对华夏后裔那赤子之心的了解。

2006年10月,国际佛光会第十一届世界代表大会在台湾召开,时逢佛光山开山四十周年暨开山宗长星云大师八十华诞。应星云大师盛情相邀,中华宗教文化交流协会会长叶小文一行于10月3日飞赴台湾,出席了国际佛光会第十一届世界代表大会开幕式并发表讲话。随后,叶小文会长专程前往法鼓山僧团、慈济基金会、中台禅寺,拜会了圣严法师、证严上人、惟觉长老,与他们共度中秋佳节。在月光与佛光辉映交融中,两岸同胞济济一堂欢喜融合共庆佳节共生吉祥。
在台期间,叶小文会长还拜会了台湾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净良长老、世界佛教僧伽会会长了中法师,并特地到台北县树林镇海明寺向台湾年纪最长的高僧—-98岁的悟明长老敬请法安。

关于诗与性情的关系,从孔子时代就已进行讨论,孔子曾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
木之名。这兴、观、群、怨、事父、事君之中,就包括了性情的表达,孔子又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这无邪之思,在儒家看来,就是一种真性情,孔子又首创诗教之说,他所谓的诗教,就是温柔敦厚的人格与性情,他说:温柔敦厚,诗教
也,……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于诗者也。可见,孔子的诗教、诗情,主要是指道德情感,后代的儒家,对诗与性情的关系也有很多论述,如
朱熹对孔子兴于诗的解释是:兴,起也,诗本性情,有邪有正。(《四书集注,论语泰伯注》)明清之际的顾炎武有诗主性情,不贵奇巧之说,王夫之
则有诗以道性情、诗之为教,相求于性情之说,黄宗羲则提出了诗从性情出的主张,应当强调的是,儒家种种关于诗与性情关系的观点,并非崇尚人的
自然情感,而是倡导人的道德情感,有人将明清之际儒家的诗学理解为崇尚自然情感的诗学,本人不敢苟同。
黄宗羲在其
为他人所作诗文序或墓志铭中,多次论证了诗之为道,从性情而出的观点,他在《寒村诗稿序》中说:诗之为道,从性情而出,性情之中,海涵地负,古人不
能尽其变化,学者无从窥其隅辙,此处受病,则注目抽心,无非绝港,而徒声响字脚之假借,曰此为风雅正宗,曰此为一支半解,非愚则妄矣。又在《陈苇庵年伯
诗序》中写道:诗之为道,从性情而出,人之性情,其甘苦辛酸之变未尽,则世智所限,易容埋没,即所遇之时同,而其间有尽不尽者,不尽者终不能与尽者较其
贞脆。就是说,作诗的根本之道,在于表达人生千变万化、酸甜苦辣的性情,不出于真性情而只注意文字格律的诗,便是非愚则妄,那么,黄宗羲所谓的性
情究竟是什么呢?他说:诗也者,联属天地万物而畅吾之精神意志者也,……彼才力工夫者,皆性情所出。联系天地万物的变化无穷而畅达个人的精神意志,
这就是诗人的性情,但这性情不仅因人而异,而且因时而异,黄宗羲的诗论明确区分了一时之性情与万古之性情的不同涵义,指出:
诗以道性情,夫人而能言之,然自古以来,诗之美者多矣,而知性者何其少也,盖有一时之性情,有万古之性情,夫吴歌越唱,怨女逐臣,触景感物,言乎其所不
得不言,此一时之性情也;孔子删之,以合乎兴、观、群、怨、思无邪之旨,此万古之性情也,吾人诵法孔子,苟其言诗,亦必当以孔子之性情为性情,如徒逐逐于
怨女逐臣,逮其天机之自露,则一偏一曲,其为性情亦末矣,那些吟咏民间小调、怨女逐臣、触景感物之情的诗表达的是一时之性情,而经孔子删选过的合乎
思无邪之旨趣的诗表达的是万古之性情,所以,论诗的标准应当以孔子之性情为性情,而不应该受怨女逐臣一时一己性情的局限,由此可见,黄宗羲所
讲的性情并非就是人的自然情感,而是以思无邪为标准的道德情感。
他在《黄孚先诗序》中具体而微地诠释了性情的内涵,认为情
者,可以贯金石、动鬼神,但古人之情与今人之情却是根本不同,古之人情与物相游而不能相舍,无论是吟咏忠君、孝亲、思妇劳人还是吟咏风云月
露、草木虫鱼,都是真意之流通,而今人之情却是情随事转,事因世变,乾啼湿哭,总为肤受,即其父母兄弟,亦若败梗飞絮,适相遭于江湖之上,简直冷
酷无情,有时偶尔因劳苦倦极而呼天抢地,因疾痛惨怛而呼爹喊娘,然而俄顷销亡,所以不算真情也,故今人之诗,非不出于性情也,以无性情之可
出也,这是经历了亡国破家之痛的诗人黄宗羲的真性情,他在另一篇悼念亡友鲁栗的墓志铭中十分尖锐地批评了钱谦益之流的诗文所得在排比铺张之
间,却是不能入情,进而评论说:余观今世之为遗老退士者,大抵龌龊治生,其次丐贷江湖,又其次拈香嗣法,科举场屋之心胸,原无耿耿;治乱存亡之故事,
亦且愦愦,如先生者,日抱亡国之戚以终其身,是可哀也。这亡国之戚,也是黄宗羲诗论中赞颂最多最真切的情感。
黄宗羲还在《南雷诗历,题辞》中通过亲身体验的叙述来阐明其诗论,他说,年轻时学诗只是局限于声调抑扬,妄相唱和,后来经历变故才有所悟,知颠沛流离之处,而诗在其中,他总结说:
夫诗之道甚大,一人之性情,天下之治乱,皆所藏纳,古今志士学人之心思愿力,千变万化,各有至处,不必出于一途,今于上下数千年之中,而必欲一之以唐,
于唐数百年之中,而必欲一之以盛唐,盛唐之诗,岂其不佳,然盛唐之平奇浓淡,亦未尝归一,将又何适所从耶?是故论诗者,但当辨其真伪,不当拘以家数,……
一友以所作示余,余曰:杜诗也。友逊谢不敢当,余曰:有杜诗,不知子之为诗者安在?友茫然自失,此真伪之谓也,余不学诗,然积数十年之久,亦近千
篇,……横身苦趣,淋漓纸上,不可谓不逼真耳,所谓诗之道,就是能藏纳一人之性情,天下之治乱,而非模仿古人;所谓辨其真伪,也即辨性情之真
伪,而非拘泥家数,这就是黄宗羲诗论的真谛所在。
黄宗羲诗论的另一创见,就是提出了诗补史之阙的观点,中国的诗歌理论史或曰诗学
史大概以唐分界,唐以前大体崇奉《尚书,舜典》的诗言志,歌咏言之说,尚无诗史说,自唐末文人孟棨所著《本事诗》指称杜甫逢禄山之难,流
离陇蜀,毕陈于诗,推见至隐,殆无遗事,故当时号为诗史之后,诗史之说于是流行起来,但无论古今有无此说,诗歌在一定程度上是历史的一面镜子,则是
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黄宗羲在前人诗史说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诗与史相为表里和以诗补史之阙的重要观点,他在《姚江逸诗序》中写道:孟子
曰:‘诗亡然后《春秋》作,’是诗之与史,相为表里者也,故元遗山《中州集》窃取此意,以史为纲,以诗为目,而一代之人物,赖以不坠。而在《万
履安先生诗序》中更为全面地阐述了以诗补史之阙的观点,他写道:
今之称杜诗者以为诗史,亦信然矣,然注杜者,但见以史证诗,未闻
以诗补史之阙,虽曰诗史,史固无藉乎诗也,逮夫流极之运,东观兰台但记事功,而天地之所以不毁、名教之所以仅存者,多在亡国之人物,血心流注,朝露同晞,
史于是而亡矣,犹幸野制遥传,苦语难销,此耿耿者明灭于烂纸昏墨之余,九原可作,地起泥香,庸讵知史亡而后诗作乎?是故景炎、祥兴,《宋史》且不为之立本
纪,非《指南》、《集杜》,何由知闽、广之兴废?非水云之诗,何由知亡国之惨?非《白石》、《晞发》,何由知竺国之双经?陈宜中之契阔,《心史》亮其苦
心;黄东发之野死,宝幢志其处所:可不谓之诗史乎?元之亡也,渡海乞援之事,见于九灵之诗,而铁崖之乐府,鹤年席帽之痛哭,犹然金版之出地也:皆非史之所
能尽矣,明室之亡,分国鲛人,纪年鬼窟,较之前代干戈,久无条序;其从亡之士,章皇草泽之民,不无危苦之词,以余所见者,石斋、次野、介子、霞舟、希声、
苍水、密之十余家,无关受命之笔,然故国之铿尔,不可不谓之史也,黄宗羲认为,以往称杜诗为诗史固然不错,但只是以史证诗,而没有自觉意识到诗补史之
阙的作用,可以说没有把握诗史说的根本,在历史上,凡遇到社会大变局如改朝换代、国家兴亡之际,许多轰轰烈烈的历史事实、历史人物的事迹以及血泪斗
争史,在新朝的正史记载中往往付之阙如,反而靠着民间的野史特别是遗民诗人的诗篇得以保存,这就叫史亡而后诗作,与孟子所谓诗亡然后《春秋》
作之说恰恰形成对照,黄宗羲又以宋、元、明三代的灭亡为例,说明诗补史之阙的重要性:当时许多重要的历史事实,正史没有记载,就是靠当事人的诗集或
诗篇保留下来的,而这些诗史,并非受命之作,但却记录了大变动时代可歌可泣的历史。
黄宗羲不仅是诗补史之阙理论的倡导者,而
且是这个理论的实践者,他平生写了千余首诗,其中有不少就是补史之阙的,他把自己的诗稿删定结集,称为《南雷诗历》,便包含了诗史之意,他曾将自
己在顺治六年以前追随监国鲁王在浙东海岛坚持抗清斗争时期所写的诗编为《穷岛集》,显然是一部补史之阙的诗集,在当时清政府大搞文
字狱的高压政策下,黄宗羲的大量诗史类作品难以完整保留下来,上列《穷岛集》也已亡佚,但我们从现存340多篇南雷诗中大致可以找寻到黄宗羲反阉、抗清、
讲学、著书的历史足迹,也可以找到那个大变动时代中许多为正史所遗弃的可歌可泣的历史事迹与历史人物,例如,他写于顺治初年的《感旧》诗十四首,就是系列
性的史诗: 其一 高谈不见陆文虎,深识难忘刘瑞当。
岂料一时俱夺去,浙东清气遂销亡。 这是回忆崇祯年间与诗友陆文虎、刘瑞当等人在浙东组织复社分社昌古社的情景,并寄托悼念亡友之情。
其六 刘门弟子祝王称,亦谓捐生似近名。 今日风波无畔岸,自惭不值一钱轻。
这是记载刘宗周弟子暨诗人同门祝渊、王毓蓍在明亡后自杀殉国的诗集。 其七
南都防乱急鸱枭,余亦连章祸自邀。 可怪江南营帝业,只为阮氏杀周镳!
这是记录崇祯十一年作者与复社名士发表《留都防乱公揭》驱逐阉党余孽阮大铖,而阮大铖于弘光元年掌权后实行报复杀害复社骨干周镳的历史故事。 其十四
虞渊事业已难凭,此意沉埋却未曾。 梦哭芦花寒月上,谁人更复唱平陵!
这是歌颂浙东抗清领袖孙嘉绩的事迹,并表达了对恢复事业犹存一线希望的心情。
又如诗人写于康熙三十年辛未的《得吴公及书》,诗曰:
荒村接得纸零星,四十三年梦又呈。 战鼓夫人充健卒,朝仪宗伯领诸生。
寒琴堕水声犹在,孤堞经围血尚。 三板洋中三十里,至今耿耿此时情。
十里洋船上下潮,一杯相对话漂摇。 马兰万树遮荒岛,饥鹗千群泊乱礁。
公已千秋传信史,我开九袠冷诗瓢。 宫人何事谈天宝?清泪能无湿绛绡!
诗中通过回忆重现了历史画面,即四十三年前(监国鲁王四年己丑岁,1649)舟山抗清情景以及诗人黄宗羲被迫离开抗清前线而与战友吴钟峦依依惜别的情景。
在现存南雷诗中堪称补史之阙而且寄托了梨洲先生深沉的故国之痛的诗,莫过于悼念抗清民族英雄张煌言的两首诗了,张煌言在艰难困苦条件下百折不挠地坚
持武装抗清近20年,最后于康熙三年甲辰被捕后从容就义,梨洲门人万斯大等收其遗骸安葬于杭州南屏山北,黄宗羲为他写了一篇很长的墓志铭,详
细记载其抗清事迹及就义情景,此外,还写了两首悼念诗,第一首是在张煌言被清政府杀害后的第二年,即康熙四年乙巳,黄宗羲写了八首悼念亲朋好
友的诗,题名《八哀》,其中一首叫《张司马苍水》,诗曰:
廿年苦节何人似?得此全归亦称情。 废寺醵钱收弃骨,老生秃笔记琴声。
遥空摩影狂相得,群水穿礁浩未平。 两世雪交私不得,只随众口一闲评,
短短八句诗,既歌颂了张煌言艰苦抗清、从容就义的英雄事迹,又表彰了万斯大等人废寺醵钱收弃骨的义举,同时还抒发了对有两世交情的亡友的深切哀悼之情。
另两首先后写于康熙十八年、十九年,黄宗羲于康熙十八年秋天与门人陈夔献同登杭州南屏,寻找张煌言墓,赋诗一首,题名《寻张司马墓》,诗曰:
草荒树密路三叉,下马来寻日色斜。 顽石呜呼都作字,冬青憔悴未开花。
夜台不敢留真姓,萍梗还来酹晚鸦。 牡蛎滩头当日客,茫然隔世数年华,
次年,黄宗羲再到杭州,与朋友共10人,效仿当年谢翱在桐庐钓台祭拜文天祥故事,在大雪纷飞之时祭拜张苍水,赋诗一首,题名《大雪野祭》,诗曰:
湖边已断草鞋痕,何似冰天共出门。 雪夜千年同此哭,孤坟三尺大于昆。
讳名自甲还终癸,遗事书潮不系元。 近日传闻君莫告,歌声变徵咽清樽,
这两首诗,既表达了作者对民族英雄深切怀念的感情,也谴责了清朝统治者大搞文字狱的文化专制政策,致使祭拜者不敢留下真名实姓。
总之,黄宗羲的文学观,是根柢经史、反对空疏的文学观,是歌颂豪杰精神、提倡思想创新的文学观,黄宗羲的文论与诗论,比较充分地反映了明末清初大变动时
代的特点和遗民的悲情,其文论提倡豪杰精神、强调根柢之学,其诗论强调诗道性情、以诗补史,这对纠正当时委靡空疏的学风无疑具有开风气的积极作用,如同全
祖望所说足以扫尽近人规模字句之陋(《梨洲先生神道碑文》),他经史基础雄厚,故其散文气势磅礴、优雅流畅,其中许多诗文,从一个侧面反映和记载了那
个天崩地解时代的历史,其文可作史记读,其诗也可作诗史看,然而,黄宗羲的文论与诗论也有其片面与缺陷,全祖望盛赞南雷自是魁儒,是杂
而不越的纯儒,但批评梨洲先生党人之习气未尽,门户之见深入而不可猝去;文人之习气未尽,不免以正谊明道之余技犹留连于枝叶,此论固然不
错,但从多元文化和谐兼容的观点看来,梨洲先生的门户之见与文人习气,还表现在过分坚守儒家门户、排斥佛老之学,如他主张作文不可倒却架子,为
二氏之文,因而批评宋景濂撰写《大浮屠塔铭》是和身倒入,便非儒者气象,这就未免主张太过,囿于儒者门户了,而梨洲诗论所主张的
承学统、道性情和诗史说,不太重视文学作品艺术技巧的运用,则不只是文人之习气未尽,而简直是道学之习气未尽了,所以,或许可以说,梨洲
先生堪称文章盖世,但诗赋尚欠灵气,当然,这无损于他的文学家称号。

唐先生这组诗稿,大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他随星云大师弘法探亲团乘峨眉轮过三峡时的即兴之作。其中一部分诗篇,真挚地抒写了游子归来重游故土的无限感慨。他乘江轮告别重庆时,离行依依,诗思奔涌,一再吟咏了忆往追昔之情。他一咏登舟时的复杂心绪:“挥别陪都弹指间,回头四十六年前。峨眉初发情何怯,仰望山城百感煎。”他再咏在舟中遥看沙坪坝的心潮起伏:“卌载归来识路难,黉宫黉宇感斑斓。船头再泼嘉陵水,雾里沙坪带泪看。”抗战期间,唐德刚曾居留重庆,当时强寇压境,国势垂危,人民深陷水深火热之中,民族历史的疼痛多年后仍掀起他心底的不尽波澜。泛舟而下,江山胜迹一再触发他的沧桑之感。见神女峰:“忆昔裙底轻舟过,雾里难寻一面缘。云端近日惊初见,知否檀奴已白头。”过香溪:“舟泊江干忆旧游,明妃村上起高楼。重来四十六年后,昔日昭君已白头。”来到黄鹤楼:“机声弹影忆当年,曾在楼前石上眠。黄鹤理应不复返,谁知黄鹤又飞回。”读唐先生这些歌咏,使我不由想起我国古代诗人如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宋之问的《渡汉江》等书写乡愁的诗篇,看得出,他的诗章正是华夏子民眷恋故土的一脉相承。处处江山处处情,在在袒露赤子心。曾记得我在纽约期间,唐先生曾邀我去他位于新泽西的住所小聚三日,我们在灯下谈心时,他曾说自己无心做美国人却滞留纽约数十载,并长叹梁园虽好,终非我家。这些诗作也印证了他这种不忘故国之心。唐先生诗中所表现的历史记忆和沧桑怀抱,潜藏的正是海外游子那种刻骨铭心的民族感情。

澳门新浦京网址 1国际佛光会第十一届世界代表大会会场

澳门新浦京网址,唐先生另一些诗作,以风趣的笔墨生动地表现了星云大师一行沿途所感受的血浓于水的同胞之情。你看在宜昌所作的“舟前何事久喧嚷,疑是公门争道场。知有抢亲风俗在,错将和尚作新娘”。各方面人士竞相接待星云大师一行,竟然酿成“抢和尚”的场面,其情之真诚和热烈可想而知。而在别一些诗中,这种热烈欢迎的场面又转化为同胞相亲相爱的情境。你看在江轮上:“豪华轮上感豪华,美女高僧是一家。东唱情歌西念佛,人间天上共喧哗。”同一幕场景又再现于上海静安寺,请看:“再见春申转发轮,静安寺里有真情。高僧名士同斋饭,羡煞台湾岛上人。”在这里,不分僧俗,无论男女,只洋溢着久别重逢的炎黄子孙之情。这些诗篇充满幽默感,流露出唐先生对历史阻隔被打破之后两岸一家亲场景那种由衷的欣慰和喜悦之情。

澳门新浦京网址 2与佛光山开山方丈星云大师亲切交谈,并向星云大师八十华诞致贺,祝愿他法体安康、六时吉祥

舟出三峡来到南津关,唐先生写下一首意味深长的诗:“拍岸涛声顷刻休,南津关口水悠悠。临风偶自凭栏望,千叠巴山在后头。”诗篇看似写景,实乃抒情。它寄寓着唐先生对漫长人生的回顾,也蕴藏着对海峡两岸同胞历经曲折终会走向坦途的前瞻,再一次表露了他祝福中华民族的拳拳情意。千山万水隔不断海外华人的怀土之心,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祖国终将走向和平统一的历史潮流。读了唐德刚先生这些诗稿,我对此更有坚信。

澳门新浦京网址 3叶小文会长在佛光会第十一届世界代表大会开幕式上发表题为《月光里的佛光》的祝辞

尊敬的星云大师,国际佛光会的朋友们:
我们从海峡的那一边,专程赶来参加这次盛会。佛光人常说“给人欢喜、给人方便、给人信心、
给人希望”,此行定能够使我们分享欢喜、得到方便、获取信心、迎接希望。
四年前我曾护送佛指舍利来台,此次有缘再来,不禁欢喜赞叹。
一赞台湾信众之虔诚。回想当年“星云牵头,联合迎请”,佛指舍利得以赴台供奉。多少个善男信女热泪盈眶,四百万台湾同胞争相瞻礼,着实让我亲身感受到了台湾同胞对佛祖的崇敬,对佛法的虔诚,对文化的根、对民族的魂的无限依恋。
二赞中国佛教之伟力。从今年四月在大陆举办的“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到此刻的聚会,无不令人感叹,“大中国有佛”!
今年喜逢星云大师八十大寿。大师少年立志――此生一切“为了佛教”。及至八十高龄,不惧跌跤断骨,仍然“云水行脚于全世界,到处讲经说法、随缘度众”,仍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而大师所念兹在兹的,还有两岸同胞的亲情往来;所孜孜以求的,还有两岸佛教的合作交流。
各位法师,各位朋友,今天,台北小巨蛋体育馆万人集聚。佛教讲“众生皆可成佛”,在座的各位,你们就是佛,就是菩萨啊。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直接面对这么多高人、这么多大德、这么多菩萨、这么多善知识演讲,我要欢喜赞叹,也有悲欣交集。白驹易逝,中秋又来。尽管年年“举头望明月”,却是岁岁“月圆人未圆”啊。但和这么多佛光人在一起,我却分明感受到信心和希望。“平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我分明看到的是,月光里的佛光,交相辉映;佛光里的月光,亲情相融。月光里的佛光,映照着骨肉亲人阖家团圆的欢喜;佛光里的月光,期待着两岸同胞共生吉祥的融和。
各位法师,各位朋友,今天大家千里迢迢,从世界各地赶来相聚;明天又要迢迢千里,到世界各地奔波操劳。无论时光流转、世事变迁,无论云水布教、慈悲行愿,无论出家在家、海角天边,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谢谢大家

澳门新浦京网址 4

由于体弱多病,法鼓山的开山方丈圣严长老近年来已很少出门,但叶小文会长一行的到来令他欢喜异常,他不顾孱弱之躯,陪同叶会长详细参观了法鼓山禅堂

叶小文会长在法鼓山欢迎会上发表题为《法鼓印象》的祝辞

尊敬的圣严法师,法鼓山的朋友们:
这次借参加佛光山国际佛光会的活动,来看望老朋友,自是满心欢喜,其中令我盼望的就是与圣严长老的再次相见。几年来,我与圣严长老有数面之缘。印象最深的有四次。
第一次是2000年,在纽约的世界宗教与精神领袖千年和平大会上,虽是不期而遇,却感神交已久。
第二次是2002年春,我护送佛指舍利来台湾供奉。法鼓山击鼓鸣钟,列长队欢迎,从山脚直至山上。现在想来,也是令人感动不已。
第三次是2002年冬,长老率团护送山东四门塔失散多年之“佛首”回山东,此次大陆之旅被称为“流转――聚首”。我们在北京相聚,时在严冬,聚也浓浓,散也依依。
第四次是2005年4月,在海南三亚召开“海峡两岸暨港澳佛教圆桌会”上,长老畅谈两岸法脉、血缘、亲情,我们屏息聆听,记忆犹新。
但我也错失了两次当面向圣严长老请益的机缘。
一次是2005年10月,法鼓山落成开山大典,我因公务繁忙,没有来得及参加,仅送来贺信,错过了一次盛典,错过了一次相聚。我一直引以为憾。
一次是今年4月,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在浙江举办,大师因身体不适未能参加。我们虽然通过果品法师的代读聆听了大师开示,但这次盛会因没有圣严长老的出现,也成为一大憾事。
此次相见,可以说是再续前缘。长老的嘉言懿行、学问文章,耳听目见,所在多有。大师起大悲心,演微妙法,几十年来,讲经、说法、修道、践行,言传身教,着作等身。长老亲自到大陆几个着名大学讲学,几次带领数百弟子到大陆寻根问祖,热心推动两岸佛教学术交流、教育合作,贡献杰出,成效显着。《五百菩萨走江湖》一书,给两岸交流史留下了珍贵的记录。
中国有许多佛教名山,如传统的四大佛教名山。时至今日,随着时势的变化,我们欣喜地看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在传统文化、传统佛教的地壳上又有许多名山大川不断生成、隆起。从海拔高度看,法鼓山并不高,但从佛教、从文化来看,法鼓山已经是一座巍然耸立的佛教的名山、文化的名山。其名在“法鼓”,法鼓山,击大法鼓之谓也。其质在“文化”和“教育”。其妙在“心灵环保”,和谐世界,从心开始!
从法鼓山到圣严长老,山是名山,僧是高僧。高僧住名山,名山出高僧。我们欣喜地看到,法鼓山新方丈果东法师已经升座,圣严长老开创的事业后继有人,法鼓山与内地佛教的交流会绵延不断、再续新篇。我们衷心祝愿圣严长老健康长寿!祝愿法鼓山法务兴隆,法脉长存!

澳门新浦京网址 5与慈济基金会的创始人证严上人亲切交谈

澳门新浦京网址 6与中台禅寺开山方丈惟觉长老亲切交谈

澳门新浦京网址 7叶小文会长在中台禅寺上发表题为《中台月夜》的祝辞

尊敬的惟觉长老,各位朋友们: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此时,是农历八月十五――真正的月圆之夜;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此地,是日月潭边建筑现代、宏伟庄严、别具一格、宝藏无数,充满中华传统文化气息的着名的中台禅寺;
满怀着对惟觉长老、对各位朋友的思念,我们从海峡的那一边辗转飞来,赶到花好月圆时,赶来供佛吉祥地,和大家共度中秋、共赏明月。
中秋有缘来中台,中台明月分外明。月亮,在中国是一个文化、情感的符号,人们经常用她的皎洁来比喻人的品质,用她的圆满来寄托对亲人的思念,用她的运行来象征世事的变化。回想四年前,也是一个月明之夜,我和大陆百余位法师一起护送佛指舍利,来到中台禅寺。当晚,盛大的欢迎晚宴之后,月照天心,月光如水。惟觉长老陪我静坐,把茶闲话,直至夜深。那次的台湾之行,一路日程安排得很满,活动紧紧张张。但就在中台禅寺,惟觉长老却使我由动入静,由静入禅。长老的话不多,他是在让我用心去悟、去觉。那一晚过得很简单,但却很美,象回到家中,象见到亲人,象八月十五的夜晚。凌晨,长老又起了个大早,亲自为我们送行,一直目送车队远去,聚也匆匆,情也浓浓,散也依依。是的,每次与惟觉长老见面,都有如沐春风的温暖感觉。他的身上带着禅意,他的话语满是禅味,他把我们领到一个禅者的境界。见到他总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王维的诗句:“夜静春山空,人闲桂花落”。在我家里,挂着一幅长老亲笔的《中台四箴行》:“对上以敬,对下以慈,对人以和,对事以真”,文如其人,字如其人,朴实无华,却包含着中华文化的精义,温柔敦厚,慈爱和敬。但在大是大非面前,长老也会发海潮音,作狮子吼,义薄云天,振聋发聩,显现我禅门风骨、展示我中华气象。

中秋有缘来中台,中台明月大又圆。今天是真正的八月十五的夜晚。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两岸同胞之间的骨肉情、思念情,在这一夜最为浓烈、急切、醇厚。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今夜最是难眠啊。佛法要为世人“拔苦与乐”。我们中华民族现在最大的苦、最深的痛,就是佛教所称“八苦”之一的
“爱别离”
苦。两岸长期处于分裂状态,乃是国之大殇,乡之深愁。大家都熟悉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的一首小诗:

小时候,乡愁是一张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了,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到后来,乡愁是一方小小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皓月当空之时,遥望海峡那头,这是怎样的“月圆人未圆”的乡愁、怎样的“爱别离苦”的煎熬?悲能拔苦,慈能与乐,慈悲为怀的惟觉长老来为我们“拔苦与乐”了。好几年前,长老就大声疾呼:“三通未通,宗教先通;宗教未通,佛教先通;佛教未通,中台先通”。久不通,则生长痛;心长痛,乃因不通。嫦娥尚且能奔月,一湾浅浅的海峡,岂能如此难通?人间乡愁天亦愁,海峡不通天亦通。据气象学家测算,今晚十点的月亮,是九年来最靠近地球的。今晚看到的月亮,是九年来最大的。顺天心,合民意,在两岸宗教交流中,近年来佛教交流是最多的。从迎请佛指舍利赴台供奉到海峡两岸佛乐连袂展演,从两岸四地佛教圆桌会议到首届世界佛教论坛,从动员台湾的弟子回乡投资到亲率大批弟子回乡探亲,从为家乡援建小学、公路,到亲莅家乡修建庙宇,中台禅寺总是走在前面,惟觉长老总是走在前面。路子在一步一步走通,局面在一点一点打开。今夜,虽然只是一时、虽然只来一回,我们不是也可以变海峡为通途,来到大家中间,共度这温馨、美妙的中台月夜吗?
几回回梦里回中台,中台明月分外圆。君问归期未有期,相见时难别亦难。今夜无人入睡,今夜禅语绵绵。尊敬的惟觉长老,各位法师、各位朋友,尽管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无论出家在家,走遍天涯海角,让我们记住这灿烂的月光晚会,记住这深情的中台月夜,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澳门新浦京网址 810月6日晚,中台禅寺举办了5000人参加的中秋盛宴

澳门新浦京网址 9与台湾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净良长老亲切交谈

澳门新浦京网址 10与世界佛教华僧会会长净心长老互赠礼品

澳门新浦京网址 11与世界佛教僧伽会会长了中法师亲切交谈

澳门新浦京网址 12向台湾年纪最长的高僧—-98岁的悟明长老敬叩慈安,祝他身寿永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