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宜宾发现“同济大学李庄徐祝罗匾”

作为李庄文化抗战研究和宣传的主要倡导者之一,宜宾市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宜宾市政协原主席葛燎原在接见笔者时甚至表示,这块木匾不仅是送给李庄罗氏家族的,更是送给整个李庄的,一语中的。

记者日前获悉,“同济大学李庄徐祝罗匾”于近日在四川省宜宾市李庄被发现,该匾题刻于1945年。文字由同济大学内迁李庄时的校长徐诵明所撰,由同济大学内迁李庄时的教授祝元青所书。全匾共计384字,采用楷书雕刻,记载了抗战时期同济大学及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内迁李庄事宜,李庄对同济大学及其附设职校的鼎力帮助,赞誉了李庄著名乡绅罗南陔的赞助义举,真切地反映了同济大学对李庄的诚挚谢意,见证了李庄与同济大学之间深厚的友谊。该匾已被李庄原收藏者捐献给宜宾市博物院收藏。
4月11日,“同济大学李庄徐祝罗匾”学术座谈会在宜宾举行。宜宾市副市长王力平出席并讲话,宜宾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高一川主持会议。来自各地的专家学者,我校相关部门负责人,该匾原收藏者何祥祖、何友均兄弟,徐诵明的外孙徐冬冬,罗南陔的女儿罗幼梅及孙辈罗亚新、张明旭、逯弘捷等出席。
据介绍,该匾经宜宾市博物院和同济大学相关文史专家鉴定后,认定其保存基本完好、信息真实且重要。宜宾市博物院将对木匾进行修复保护和深入研究,进一步挖掘其历史价值。

匾文作者徐诵明代表同济大学鸣谢李庄士绅罗南陔(曾任南溪县国民党第五区党部书记)将罗公祠免费借给同济高工之雅举,彰显罗府兴学育材,遗泽至今之家风。该匾可以印证笔者在《李庄罗南陔欢迎同济十六字“电文”质疑》中得出的三点结论之一:

宜宾市副市长王力平(前左五)和徐诵明外孙徐冬冬(前左四)、罗南陔之女罗幼梅(前左六)等来自北京、宜宾、上海、南京、西安等地“匾中人”后人及专家学者在“同济大学李庄徐祝罗匾”前合影。
宜宾博物院 提供

者矣。诵明不文,又焉得不彰其行,以为世劝,固不仅对其协助本大学之贤劳,

1941年6月,罗南陔(前左一)出席李庄各界庆祝中央研究院成立13周年。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二月毂旦

关于匾文内容,宜宾市博物院、宜宾市政协等领域的文博专家和我的同事郭世佑教授已经作了初步考证。3月31日,郭世佑教授在澎湃新闻发文(以下简称“郭文”)认为,这块木匾是“同济大学校长徐诵明等于返沪前夕赠罗家祠”的,笔者认为这个时间点还可以说得更精确些。

根据敝人的判断,同济从李庄顺江返校之前,校长徐诵明等可能对工学院驻地东岳庙、医学院所在地祖师殿等均留有类似的文字,就像中央研究院史语所留别李庄栗峰之前留下过碑铭一样,但几经政治运动,估计已不容易找到,罗家祠木匾的发现,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只有用真实的文物与文字资料取代查无实据的“十六字”电文,才能维护李庄作为抗战文化名镇的声誉。真正能够伤害李庄形象的不是别的,就是“十六字电文”之类假文物,李庄与宜宾并不需要它们。

笔者在张明旭及宜宾市翠屏区政协主席、李庄产业园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黄继军等陪同下前往“上官山”考察,果然发现这里至今仍保留着诸多简易历史建筑,这也和同济大学在官山建有部分校舍和教授住宅的记载相吻合。综上分析,结合匾文内容,可以肯定,这块木匾是1945年12月同济大学在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已经迁往官山时赠送给罗家祠的,但距离同济大学最后“复员”上海尚有些时日。

祝君逊蓝以该校历年节余暨增班经费一百六十余万,度地李庄镇囗之囗

此外,这块木匾不仅仅是同济大学赠给罗南陔个人的,也是赠给以罗南陔为代表的当地整个罗氏家族的。按照中国内地农村的习俗,这块木匾被罗南陔接下后无疑是悬挂在罗家祠显著位置,而不是罗南陔个人家中的。这一点,和罗南陔另一嫡孙罗亚新及廖建麒先后提供给笔者的相关视频中宜宾市部分文史专家在罗家祠现场的研判相吻合。

乐道。南陔先生热心教育,协助地方,尤足以继绍祖德而光耀罗氏也。我附职

图片 1

咸丰初,助饷练团,保民卫里,济贫赒急,兴学育材,遗泽至今,尤为李庄人士所

被张氏族人收养的罗南陔嫡孙、年过七旬的张明旭说,李庄的确有个叫“官山”的地方,原来当地人一般都称之为“棺材山”的,就是埋棺材的乱坟山,后来才叫“官山”的。4月2日,宜宾市博物院在“关于同济大学附职校感赠罗南陔匾的研究”中,已经明确“官山”前这个“囗”为“上”,从而明确了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临时校址就在“上官山”。张明旭进而解释说:李庄镇在长江南岸,地势由低渐高,“官山”也因此分为“上官山”和“下官山”,靠近长江的叫“下官山”,地势渐高的远处就叫“上官山”,那里的确有不少同济大学建筑。

大学,亲见诸生诵习于明堂深院之间,怡情于山岚水流之畔,深为附职得优

但年已八旬的罗南陔孙女罗铭丁则认为,上述所谓关于“隐情”的推断不确。她回忆,罗家祠表面上虽属整个罗氏家族,但实际上是祖父罗南陔在“奉养”。她记得1947年分家时,祖父就说黄家坝(罗家祠堂所在地,今属沿江村)的40担租子(田)不能分,那是供养祠堂的。既是罗南陔在供养,那祠堂收不收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租金都是他自己的事,与家族其他人没有直接的经济利益关系,因而不存在“压力”一说。

国立同济大学教授兼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校长祝元青敬书(祝元青印;囗囗)

但为什么已经借用罗家祠两年的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要下定决心新建校舍,离开罗家祠呢?仅仅是官山比罗家祠更近李庄,“为便利工厂实习,暨与本大学密切联系”吗?或者还包括“增班”因素?其中可能另有隐情。

这是迄今为止能在李庄看到的第一件与抗战文化重镇身份契合的真文物,也是有助于同济大学李庄校史研究的重要文献。匾刻通篇镏金,印文略呈朱砂色,显得古朴壮重。粗阅匾文可知,该文乃同济大学校长、徐诵明应同济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校长祝元青之邀而撰,同济懂得感恩。

关于匾名问题,笔者也有话要说。宜宾市博物院称该匾为“同济大学附职校感赠罗南陔匾”,还可以更精炼些。今同济大学史研究者一般称“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为“同济高工”。这样的表达简洁易记,同时也突出了“工”,和同济高工在南京的文脉继承者:南京工程学院、南京工业大学的客观存在相呼应。南京工程学院档案馆馆长、南京高校档案协作组组长王玉秋从笔者处得到消息后还赶到宜宾,参与了全程调研与寻访。

李庄既是证据确凿的历史古镇,也是有功于同济大学、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中国营造学社与全民抗战的文化名镇,倘若彻底拿掉那个经不起推敲的十六字“电文”,无损于李庄的文化含量与整体形象,应当充满自信。虽然十六字“电文”与“罗南陔起草”之说均有作伪之嫌,罗南陔与李庄士绅群体对同济的支持却是真实的存在,完全可凭现有的历史档案,遴选某些真实的字句,彰显那一方热土的情怀,无论是以假代真,还是以假乱真,均不足取。

作为匾文起草者,“匾中人”之一的徐诵明(1890-1991)是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人,同济大学第13任校长(1944-1946),也是李庄同济大学三任校长中的最后一任校长,在该匾中是代表同济大学的,同济大学正是在他的领导下“复员”上海的。

同济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简称“同济高工”,是素负盛名的专科学校,今南京工程学院之前身。该校校长祝元青系同济教授,资深电影演员祝希娟之父,希娟3岁时就随父母在李庄度过她的童年。

匾文书写者,祝元青时任同济高工校长,代表同济高工。祝元青(1899-?),字逊蓝,江西南昌人,1924年毕业于同济大学机械科,1942年起任同济高工主任(1945年起称校长),直到1949年离任。抗战全面爆发后,同济大学在宝山的校舍毁于日军战火,祝元青全家随同济大学西迁,后来成为电影表演艺术家的祝希娟就是在1938年1月生于同济大学西迁所经过的江西赣州,后来又随父母在李庄度过童年的。1946年春,罗南陔七女罗菡芬和同济大学土木系毕业生洪慰德结婚时,祝希娟还是婚礼上的花童。目前她定居深圳。当然,这里还有两个很重要的问题。一是这块匾是徐诵明偕祝元青以“同济大学”名义赠出的,不是“同济大学附职校”。如仅仅是“同济大学附职校”是不需要徐诵明署名的。

敬致私人之申谢已也。是为记。

新昌县委副书记孙建焕日前告诉笔者,徐诵明故居已被当地政府登记为历史保护建筑,目前保存完好。闻讯专程从北京赶到宜宾的画家徐冬冬是徐诵明外孙,曾长期和徐诵明生活在一起,对徐诵明这个“老爷子”充满感情。

始入川。而李庄巨宅足以应学校之需要者,征用尽矣。士绅罗南陔先生,慨然

今年3月“同济大学李庄徐祝罗匾”在李庄被发现。全匾共计384字,采用楷书雕刻,记载了抗战时期同济大学内迁李庄事宜、李庄罗氏家族对同济大学及其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的鼎力支持,见证了李庄与同济大学间的友谊,歌颂了可歌可泣的文化抗战精神。

李庄为蜀囗囗囗囗囗囗囗人文鼎盛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匾文称:“今春,为便利工厂实习,暨与本大学密切联系计,筹议迁校,校长祝君逊蓝以该校历年节余暨增班经费一百六十余万,度地李庄镇之囗官山,兴建新舍……”。也就是说,在偌大的同济大学系统,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已经于“今春”迁到一个叫“囗官山”的地方了。成立迁校委员会、酝酿整体迁离李庄“复员”上海,则是在其后的1945年10月。

同济大学校长徐诵明等于返沪前夕赠罗家祠之木匾与长文

综上分析,笔者认为匾名改称“同济大学李庄徐祝罗匾”不仅重点突出、简洁易记,更契合匾文中心思想;强调了同济大学和李庄之间的关系,宣传了“中国李庄”;既肯定了以罗南陔为代表的李庄整个罗氏家族乃至李庄百姓,更彰显了民族大义,完美地体现了李庄接纳同济大学的初衷:“盖安定同大(即同济大学),间接即增强国家力量”。很高兴,笔者的上述分析得到了有关方面领导和专家学者及“匾中人”后人的认同。

两稔,深感隆情,今当迁离,乞为文以资纪念。谨按。集成公讳其柏,一乡硕望,清

宜宾市档案馆藏祝元青1946年6月签发的同济大学附设高工毕业证书。
宜宾市档案馆 提供

播迁兹土,得与地方贤达相过从,深自幸也。越明年,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

经上分析,笔者还认为,李庄可能再无第二块类似木匾。这点和郭文存有分歧。郭文称:“根据敝人的判断,同济从李庄顺江返校之前,校长徐诵明等可能对工学院驻地东岳庙、医学院所在地祖师殿等均留有类似的文字”。实际上,正因为“同济大学李庄徐祝罗匾”是和“同济高工从罗家祠迁往官山”这个特定的背景紧密关联的,而已有李庄同济大学史的相关研究表明医学院、工学院等在李庄期间院址未发生变更,所以类似的木匾在李庄也有可能只是个别的。何况,作为对李庄的整体答谢,1946年4月,同济大学在校本部禹王宫曾专门组织过一场隆重的离川公演。既然如此,这块木匾的价值就更加凸显了。

师生以抗战胜利行将复员,沪滨万里之东,必有长忆罗祠风月而悠然兴感

图片 2

初读此匾,其文大致可录如下:

(作者系同济大学校史馆馆长、教授。)

距镇约四公里,滨江背山,风景清丽,堂屋庄严,宇舍轩敞。诵明昨秋奉命长本

徐冬冬表示,匾文落款刻有“轼游”,这正是老爷子的字,确定无疑;之所以“字轼游”,是源于老爷子对苏轼、陆游这两个历史人物的认同。徐冬冬还说,此次入川前几天曾和导演张艺谋茶叙。张艺谋说,当年我见过徐老爷子的,当时老爷子已经100岁了,见到我还站起来打招呼,那一代知识分子的风度真令人佩服。

轻颂匾文,我实深感同济大学的校史还值得深入研究。在李庄岁月的真实画卷里,曾为母校同济的李庄之旅陪护始终且在中国造纸工业领域为母校赢得声誉的绍兴籍实业家钱子宁先生,还有曾为安置同济师生多方配合,却在10年之后农协会主席任性施暴的权力舞台“镇反运动”中惨遭杀害的罗南陔先生、张姓大家的访琴、官周昆仲(官周担任李庄区区长)、镇公所文化主任杨惠君先生等人,还有李庄与宜宾的城乡民众,都是值得同济师生怀念和感恩的。

虽然同济大学是比较早地通过“同济青年广播新闻社”得知抗战胜利消息的,但见过大世面的徐诵明预料:在上海的校舍已毁于日军战火,偌大同济大学系统要想在上海找到安身立命之所,绝非易事;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虽“行将复员沪滨万里之东”,但也不可能短时间内离开李庄。后来的事实正是如此。据翁智远、屠听泉著《同济大学史(1907-1949)》,带领同济大学“复员”上海的徐诵明1946年6月才开始在上海履职,整个同济大学直到1946年12月才开始有学生陆续回到上海,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在江湾魏德迈路(今为邯郸路)落户更是其后的事。可以说,虽然徐诵明早有预料,但在成立迁校委员会的两个月即1945年12月说的“行将”竟然是整整一年,肯定出乎他的意料。所以,说这块木匾是“同济大学校长徐诵明等于返沪前夕赠罗家祠”的,逻辑上没有问题,但即便是从1946年6月算起,这个“前夕”未免显得长了些。

良黉舍庆焉。今春为便利工厂实习,暨与本大学密切联系,计筹议迁校,校长

图片 3

及至午时,亚新先生再次通报:他到了何家,却没找到主人,也没看到木匾。我为该木匾的安全起见,将此讯迅疾通报浙大校友、宜宾市发改委主任林世全先生与该市新闻出版文化文物局局长帅胤,请予关注。亚新先生曰:“太感谢您了,我会继续留意,争取拿到这块木匾!但据何家人说,已经有外地人来看过这块牌!我担心会被其他人带走!木匾边上这位就是木匾持有人!”我再复亚新先生:“请注意市局的帅胤局长、发改委林世全主任可能会加你微信”,“千万不要让商人弄走,文物受国家法律保护。”

有一点值得关注,在经济落后的战时内地农村,整个李庄罗氏家族成员不可能都赞同罗南陔租赁祖祠“不受租金”做法的。“今春”即1945年春之前,罗家祠租约或口头约定或已到期,同济大学为了给罗南陔“减压”,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不想继续在罗家祠“将就”,决定迁离在官山新建校舍。当然这其中肯定也包含校舍更近李庄镇,有“便利工厂实习,暨与本大学密切联系”等因素。

徐诵明(1890-1991),浙江新昌人。我国现代医学教育的先驱,我国病理学的奠基人之一。早年两度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九州帝国大学医学院,在中国豪开中文讲授病理学之先河。在主校同济之前,受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委任,担任过北平大学校长,西北联合大学校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同济离川返沪之后,调任沈阳医学院院长、人民卫生出版社社长、《中华医学杂志》总编辑等职,享年102岁。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有一点可以肯定,作为李庄的知名人物,带头张开双臂欢迎“同大迁川”的罗南陔和同济大学之间关系之密切非同寻常。民族大义之外,具体细节可能更温情动人。这就有待于进一步的档案发现和深入研究了。

(作者郭世佑,系同济大学特聘教授,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近代中国研究中心高级海外研究员)

图片 4

29日下午5时许,市发改委主任林世全先生带来佳音:“郭老师好!在帅局长安排下,文物已经找到,并收藏到市博物馆,谢谢您!”此时此刻,我对木匾的安全才算放下心来。次日上午,我还接到帅胤局长的鸣谢并通报有关保护措施的电话。

这块木匾曾被当做门板使用,匾上已无上款,正文亦欠完整,尚可辨认的正文有15行,每行按30个字书刻,下款共3行,其中同济大学校长徐诵明撰文、同济高级工业职业学校校长祝元青书丹,二人的署名与镌印各一行,每人用印章二枚,阳、阴二文交错,另有日期占一行。15行正文与3行下款均为楷体,共能基本辨认的字数约在470个左右。

官山,兴建新舍,匝月而功竣迁之日,祝君请于诵明曰:附职借用罗公祠,时历

以其祖集成公祠相假,且不受租金,附职师生始克絃诵不辍,谊至厚也。公祠

目睹文理分科有增无减之今日,对照工科出身的同济高工祝元青校长的楷书,我亦感慨良多,特意请教过京、深两地师友咸称“真儒商”的湘籍知名书法家、深圳九域投资公司董事长、清华大学历史学硕士卢顺贤先生。顺贤学棣评曰:祝公楷书水平很高,甚有法度,既存唐楷之遗绪,且略参碑意,兼合隋及唐初之书风。

国立同济大学校长徐诵明谨撰(徐诵明印;轼游)

3月28日凌晨,来自同济大学李庄校区的名绅罗南陔之孙亚新先生用微信发来一张照片,并附说明,这是最近在李庄罗家祠一何姓农户家的废柴堆里发现的木匾之照片,他正在全力争取拿到它。我根据该照片蕴含的诸多信息,当即判断,这属于与同济校史有关的抗战文物之真品,已受损颇多,不宜再损,故回复:“谢谢亚新老师通报,此牌很重要,请代为争取,并保护起来,同济感谢近期特忙,当择时来李庄看看。郭世佑敬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