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青 简介

风流哟,风流,什么是风流?我心中的情丝像三春的绿柳;

“风流哟,风流,什么是风流?我心中的情丝像三春的绿柳;风流哟,风流,谁不爱风流?我思索的果实像仲秋的石榴…”耳边再次响起这首诗歌时,已悄然走过数十个春秋。然而在匆忙的时光中,纪宇先生不仅没有退出历史的大舞台,反而在文学界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

艾青原名蒋海澄,笔名莪加、克阿等。生于浙江金华,1996年5月5日卒于北京。1928年考进杭州国立西湖艺术院绘画系。翌年赴法国勤工俭学,自学绘画兼习法文,并大量阅读哲学和文学著作。比利时诗人凡尔哈仑的诗作,给他后来的创作留下深刻的影响。1932年回国,途中写了《那边》等忧国忧民的诗作。同年5月在上海加入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7月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入狱,囚徒生活促使他从绘画转到诗歌创作,在狱中写下《芦笛》、《透明的夜》、《巴黎》、《马赛》等诗作,其中《大堰河──我的保姆》一诗使艾青一举成名。作品赞美养育自己的农妇,为其凄苦的命运抒发悲愤与不平,表达了对中国广大农民遭际的深刻同情。1935年出狱,曾到常州武进女子师范学校任教半年,继又流浪到上海。1936年自费出版第一本诗集《大堰河》。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从上海到武汉、临汾、西安、桂林等地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40年到重庆,任育才学校文学系主任。翌年去延安,被选为陕甘宁边区参议员、延安文艺界抗敌协会理事。1939年出版诗集《北方》,至1945年共有《向太阳》、《火把》、《献给乡村的诗》等诗集12部。作品从滚滚烽烟中汲取诗情,表现了进取、乐观、昂奋的战斗精神。1945年9月,率华北文艺工作团从延安到张家口。1949年1月,以军代表身分参与接管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同年10月起任《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1950年出版诗集《欢呼集》。同年夏访问苏联,后出版诗集《宝石的红星》。1956年出版诗集《春天》。次年被聘为《诗刊》与《收获》编委,出版诗集《海岬上》。不久被错划为「右派」。1976年10月,重新获得写作权利,开始第二个创作高潮。1979年错案平反,同年当选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1980年出版诗集《归来的歌》、《彩色的诗》,1983年又出版《雪莲》。这些作品更为练达圆熟,形象更简洁明确,语言更质朴纯净,除继续保持真实与想象相结合的特色,又增添了深沉的思考和睿智的哲理。其中《光的赞歌》、《鱼化石》、《古罗马的大斗技场》等诗篇影响较大。1991年5卷本《艾青全集》出版。著作还有论文集《诗论》、《新文艺论集》、《艾青谈诗》、《艾青论创作》,散文集《走向胜利》、《绿洲笔记》,译诗集《原野与城市》,以及《艾青选集》(1~3册)和多种版本《艾青诗选》等。在中国现代新诗发展史上,是继郭沫若、闻一多等人之后推动一代诗风的诗人。

风流哟,风流,谁不爱风流?我思索的果实像仲秋的石榴。

6月14日,应农学与植保学院院长林琪之邀,新世纪政治抒情诗人纪宇与同学们相约青岛农业大学,在学术会馆为大家讲述了他的经历,希望以他的热情共同领略中国诗歌的意韵之美。

……

中国海洋大学人文科学研究院院长范曾先生曾说过这样一段话,“纪宇出身蓬门寒舍,我生长在名门望族。我和纪宇相比,我有家学渊源,会写字作画是应该的,是本分,不然就是辱没祖先;纪宇能写诗著文全靠自身奋发,他取得今天的成绩,更不容易!”而纪宇每当回忆儿时的生活,总会提及自己的老父亲。他坦言道,自己的父亲虽然扛过枪上过前线,也拿起锄头下过田地,但因为目不识丁,所以格外鼓励自己读书识字。而自己幼时遇到的困难除了家境的贫寒,还有书籍的缺乏。六七十年代,生活条件十分艰辛,没有书可读,他便四处借阅,后又遇到文革辍学回家,但幸运的是,艰苦年代的努力并没有白费,1988年一首抒情长诗《风流歌》红遍了大江南北。

上世纪80年代初,《风流歌》风靡一时。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时不时会播出这首脍炙人口的配乐诗朗诵,记得朗诵者是播音员瞿弦和、张筠英夫妇,他俩声情并茂的声音加之催人奋进的诗歌,迷倒了一大群少男少女。

纪宇说自己最幸福的事并不是自己成为了名人,而是在几百年以后,仍然会有人在洒满月光的天台上读自己的诗。纪宇怀着对祖国的满腔爱恋,五十年来,他关注人生疾苦坚持写作,始终保持着他高度的社会责任感。

小众化是诗歌的一种状态,文学和诗歌的边缘化也使读诗颂诗的人越来越少。就算如此,纪宇仍然执着的坚持着自己热爱的诗歌创作,“就算只有一个读者,我也会为他继续创作”,纪宇平静地说。怀着这样一份坚持和执着,纪宇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让他的诗得以流传和广泛阅读,同时,也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了一位文人墨客的风度翩翩。

《风流歌》作者纪宇,原名苏积玉,生于1948年。1964年,苏积玉考入青岛九中后即开始写作。因投稿被退遭到取笑,他将名字中的“积玉”改为谐音字“纪宇”作为笔名,使用至今。1965年,因写诗总不能发表,他转写杂文,在《青岛日报》发表了《怨与不怨》等。1966年3月,纪宇的处女诗作《石雷》发表在《山东文艺》上。纪宇回忆说,这首处女诗作仅短短8行,最后一句“梦里犹有石头飞”,他自嘲说,当时对诗歌创作达到了痴迷状态,应写为“梦里犹有稿件飞”。

“我回忆,悲欢离合时爱的形态;我思索,大起大落中爱的兴衰。我发现:情之所至,顽石为开…”远处传来《爱》的朗诵经久不衰。报告会后,纪宇将自己所带的诗集分享给在座的同学,与大家交流在诗歌方面的困惑,鼓励大家都能热爱诗歌、热爱写诗歌,领略这种文化的美。

1968年,20岁的纪宇被分配进青岛卷烟厂当工人,仍坚持诗歌创作。1973年,已在诗坛小有名气的纪宇被调到青岛市文化局戏剧创作工作室,从此走上了文学创作的专业道路。1980年,《风流歌》(一)诞生。

纪宇,1948年生,原名苏积玉。1966年开始发表诗作,纪宇乃右臂,专事写作,《风流歌》、《97诗韵》、《20世纪诗典》等诸多作品已逾1000万字,出书30余部。无高等学历,却有一级编剧职称;未上大学,却被聘为名校教授。曾获全国自学成才奖、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山东省十佳、省、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等称号,终身领取国务院特殊津贴。曾任山东省作协副主席、青岛市文联主席,现任纪宇艺术馆馆长。曾入围“百名为建立和建设山东省做出过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150人名单。

当年为何写《风流歌》?纪宇在一篇文章中回忆:“那时,关于理想,关于青春,关于什么是我们这一代人真正的追求,怎样使青春焕发光芒,找到人生最大的价值,这些引人思索的问题,在我的心中已经回旋多时……我产生了要有针对性地回答一下这种社会现象的愿望。”

纪宇说:“这种愿望是强烈的,不可遏止的,却又是朦胧的,不甚明确的。该怎样来正面回答社会向我们提出的问题?我还没有想透。但有一点很清楚,就是我想写一首诗,这首诗应凝聚着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对人生、对社会、对时代的思索和理解。我应该表述的中心题旨就是:人为什么活着,应该怎样活着,人的真正价值和尊严是什么……但在这时,我还没有找到一条最便于抒发感情的渠道,也就是说,还没有找到某一种形式,某一种角度,某一种方法。”

1980年3月,著名诗人李季逝世,当时正在北京的纪宇参加了追悼会。

李季年轻时的长篇诗作《王贵与李香香》一度脍炙人口。在建设年代,他用诗篇讴歌石油工业成果,甚至临终前提出要穿石油工人服装“上路”的愿望。站在李季灵柩前,纪宇感受到强烈震撼,李季的生平和最后的愿望让他想到了诗人的使命,忽然间,“风流”两字如闪电划破了他思索的天空:李季堪称诗坛风流人物,我有责任写一首关于风流的诗!

古往今来,中国文坛写“风流”的诗篇不乏流传千古的佳句。苏轼唱出“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绝唱,辛弃疾留下“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慨叹,毛泽东则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旷古吟咏。然而,某些文学作品包括现实生活中,尤其是在一般人的思维习惯中,“风流”取其贬义为多,例如“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之类。纪宇敏锐地意识到,当时部分青年追求风流,却注重外在形式而忽视其内蕴和实质,不知风流的真正内核而舍本逐末。顿时,“风流歌”这个新颖响亮的题目突现出来,他决定以此来统帅和处理那个阶段的思索,创作一首诗歌。

追悼会结束后返回市区,纪宇恰巧和著名作家袁鹰同坐一起。袁鹰听了纪宇的想法很感兴趣,鼓励说,“写成后寄给我们”。纪宇回忆说,在返回青岛的火车上,诗句像排着队在脑海里翻腾着涌向笔端。1980年4月28日凌晨,《风流歌》(之一)完稿。

《风流歌》是在《人民日报》首发的。不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配乐诗朗诵,各地电台不断转播。这首充满时代激情的长诗随着电波传遍大江南北,好评如潮。

1982年,《风流歌》诗集出版,很快销售一空。许多省的广播电视报应听众要求连载了诗作。

如雪片般来自读者和听众的一封封热情洋溢的信件,更是让纪宇心如潮涌。

一个青年工人来信说,为录下电台广播的《风流歌》,找不到空白磁带就抹掉了香港流行歌曲;老山前线一位副指导员来信说:“《风流歌》令人陶醉,催人奋进。写信时,炮声还在我们身边响,也许我们将为祖国牺牲。但我们希望朗诵着昂扬的诗篇战斗。”

上千封热情洋溢的信件,让纪宇萌生了续写姊妹篇的信心和冲动。他要以此表达未尽的诗情,同时回答读者的一个个问题。

时隔5年,1985年9月18日,又一个万籁俱寂的凌晨,纪宇在灯下写就《风流歌》(之二)。他说:“我要替战士唱血染的风采。第二支风流歌,为战士独有。”

1986年9月7日,《风流歌》(之三)问世,内容分为三部分:时代与风流、改革的风流、齐唱风流歌。至此,跨越6年的《风流歌》三篇全部完成。之二、之三推出后,同样备受欢迎广为流传。

38年过去了,从海滨城市青岛先后诞生的《风流歌》三篇,至今令人津津乐道。诗人纪宇也从一位才气横溢的小伙子成了古稀老者。而今,他依旧不忘初心,坚持为人民写作,通过微信公众号,让心中不老的诗情奔涌向前……

(注:本文写作时参阅了青岛出版社出版的《纪宇自选诗集》,湖北广播电视报编印的《风流歌》学习资料。)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