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年”的三部代表作

图片 1

1933年最后一天,在《晨报·每日电影》的固定栏目《每日座谈》上,夏衍等人以“每日电影”同仁的名义,发表了年终回顾,并推选了“今年的五张最好的中国片”,如下:《狂流》是左翼电影运动开端的标志性作品

图片 2

《狂流》是左翼电影运动开端的标志性作品

《上海二十四小时》代表了左翼电影最高艺术水准

夏衍(1900-1995)作家、文艺评论家。原名沈乃熙,字端先,浙江余杭人。早年参加五四运动,编辑进步刊物《新浙江潮》。从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后公费留学日本,入明治专门学校学电工技术。留学期间接触日本共产党,参加日本工人运动和左翼文化运动。1927年被日本驱逐回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同鲁迅筹建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左联成立后任执行委员,后发起组织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建国后历任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文化部副部长、中国文联副主席、中日友协会长、中顾委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著作有:《心防》、《法西斯细菌》。话剧剧本有:《秋瑾传》、《上海屋檐下》。出版的选集有:《夏衍剧作选》、《夏衍选集》。报告文学:《包身工》。创作改编的电影剧本有:《狂流》、《春蚕》、《祝福》、《林家铺子》等。

图片 3

《姊妹花》是左翼电影获得最佳票房纪录的作品

生平

《上海二十四小时》代表了左翼电影最高艺术水准

1930年代,中国共产党团结领导电影界进步人士协同摄制了一批宣扬反帝反封影片,即“左翼电影”。根据夏衍等人的确认,当时总共产生了74部左翼电影。这一时期的左翼电影,既肩负着中国共产党夺取电影文化阵地的任务,也是一场促进电影艺术发展的电影文化运动。

夏衍1915年入浙江省甲种工业学校染色科。1919年受五四运动激发,和同学共同组织杭州五·八游行。1920年夏毕业,秋被保送赴日本留学。1921年2月考入日本九州明治专门学校电机专业,期间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

图片 4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群众爱国抗日情绪高涨,民族矛盾加深,电影观众对老一套国产的“火烧片”、“言情片”、“伦理片”失去兴趣。

1924年孙中山先生北上“共商国是”途经日本,夏衍和同学前去迎接,受到孙中山热情对待,介绍其加入中国国民党。1925年底夏衍从学校获得工学学士学位,担任国民党驻日支部常委兼组织部部长。1927年因驻日支部被支持南京国民党的人捣毁,夏衍于4月下旬回国向武汉国民党总部请示。在上海得知负责海外工作的彭泽民已离开武汉去香港,无从联系,滞留上海,后被开除国民党党籍。

《姊妹花》是左翼电影获得最佳票房纪录的作品

1933年3月,中国共产党筹备组建的“党的电影小组”正式成立。电影小组由5人组成:夏衍为组长,钱杏邨、王尘无、石凌鹤、司徒慧敏为组员。电影小组直属中央文委领导。其中,钱杏邨、石凌鹤、司徒慧敏是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夏衍是1927年“四一二”事变后加入党组织的,王尘无在1930年入党。

1927年6月夏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从事翻译和工运工作。1929年翻译了马克西姆·高尔基的《母亲》,并和郑伯奇、钱杏邨等人发起了领导了上海艺术剧社,从此与戏剧结缘。1930年他参与左翼作家联盟的组建工作,并当选为“左联”执行委员。1932年他和郑伯奇、阿英等人进入明星影片公司。1933年中共上海文委电影组成立,夏衍任组长,阿英等为委员,从此夏衍开始涉足电影剧本创作。

   
1930年代,中国共产党团结领导电影界进步人士协同摄制了一批宣扬反帝反封影片,即“左翼电影”。根据夏衍等人的确认,当时总共产生了74部左翼电影。这一时期的左翼电影,既肩负着中国共产党夺取电影文化阵地的任务,也是一场促进电影艺术发展的电影文化运动。

在苏联电影理论“电影武器说”的启迪下,“党的电影小组”通过原创剧本、输入干部等方式,保证了左翼影片的拍摄,促进了左翼影片的诞生。比如,为了加强各个影片公司的左翼创作力量,“党的电影小组”将“左翼剧联”盟员及多位新文艺工作者,陆续介绍参加到各个电影公司中去,如沈西苓、周伯勋、郑君里等。同时,电影小组自行创作具有进步内容的电影剧本,在1932年为“明星”、“艺华”、“联华”写出了第一批反帝反封建的电影剧本,如《狂流》、《三个摩登女性》、《民族生存》、《中国海的怒潮》等。随着中国共产党的介入,新兴左翼电影开始宣扬普罗意识,与国民党展开宣传战。

1934年,夏衍为躲避国民党搜捕,在一公寓躲藏三个月,并创作出多幕剧《赛金花》,讽刺国民党当局的外交政策。1936年首演,不久被禁。1935-1937年这段时间夏衍完成两个独幕剧,一个历史剧《秋瑾传》和中国报告文学的开山作《包身工》。1937年他完成了代表剧作之一的《上海屋檐下》。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群众爱国抗日情绪高涨,民族矛盾加深,电影观众对老一套国产的“火烧片”、“言情片”、“伦理片”失去兴趣。

1933年被称为“中国电影年”,是中国电影的转变年,更是左翼电影的丰收年,进步影片接二连三地上映,成为左翼文化运动的重要组成。在左翼电影人创作的大量精品力作中中,有3部电影值得一提:《狂流》《上海二十四小时》《姊妹花》,它们分别代表了左翼电影运动开端的标志性作品、最高艺术水准与最佳票房纪录。

抗日战争爆发后,夏衍辗转各地开展救亡运动,创办《救亡日报》并坚持了3年多的时间。1940年完成多幕剧《心防》,描写刘浩如为首的进步新闻和戏剧工作者,为保卫精神防线进行的斗争。1941年因皖南事变发生,夏衍抵达香港,和邹韬奋、范长江等人筹办《华商报》。后太平洋战争爆发,辗转到达重庆,负责主持中国共产党在当地的文化活动,并完成另一代表剧作《法西斯细菌》,写三个知识分子不同的性格和人生道路,人物刻画生动。

   
1933年3月,中国共产党筹备组建的“党的电影小组”正式成立。电影小组由5人组成:夏衍为组长,钱杏邨(阿英)、王尘无、石凌鹤、司徒慧敏为组员。电影小组直属中央文委领导。其中,钱杏邨、石凌鹤、司徒慧敏是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夏衍是1927年“四一二”事变后加入党组织的,王尘无在1930年入党。

《狂流》是明星电影公司出品的第一部左翼电影,是夏衍受命进入电影界后创作的第一个电影剧本。剧本作于1932年,署名丁一之,1933年由“明星”拍摄成无声电影,署名丁谦平。影片在演绎广大民众1931年与洪水搏斗的抗洪过程中,嵌入了一个农民群众与地主阶级激烈对抗的故事,直击反封建的核心主题。影片在上海首映时,受到观众的欢迎和评论的赞扬,认为“在国产影片当中,能够抓取现实的题材,而以正确的描写和前进的意识来制作的,这还是一个新的纪录”,是“中国电影新路线的开始”。

1944年起,夏衍担任《新华日报》代总编辑。一年后将《救亡日报》以《建国日报》的名字复刊,但不久就被查禁。1946年起,夏衍在周恩来领导下在南京、香港等地进行统战工作。1949年5日,夏衍跟随陈毅进入上海,任上海军管会文管会副主任,负责上海文教单位的接收工作,后任上海市委宣传部长等职务。

   
在苏联电影理论“电影武器说”的启迪下,“党的电影小组”通过原创剧本、输入干部等方式,保证了左翼影片的拍摄,促进了左翼影片的诞生。比如,为了加强各个影片公司的左翼创作力量,“党的电影小组”将“左翼剧联”盟员及多位新文艺工作者,陆续介绍参加到各个电影公司中去,如沈西苓、周伯勋、郑君里等。同时,电影小组自行创作具有进步内容的电影剧本,在1932年为“明星”、“艺华”、“联华”写出了第一批反帝反封建的电影剧本,如《狂流》(夏衍)、《三个摩登女性》(田汉)、《民族生存》(田汉)、《中国海的怒潮》(阳翰笙)等。随着中国共产党的介入,新兴左翼电影开始宣扬普罗意识,与国民党展开宣传战。

《上海二十四小时》是夏衍推出《狂流》后的又一神来之笔。剧本作于1932年,署名丁一之,1933年由明星影片公司拍摄成无声电影。由于国民党电影检查的阻挠,经当局删剪后于1934年底公映。影片以一个童工的生死为情节发展的“草蛇灰线”,串联起贫富悬殊的24小时经历,用对比的方式交错描述资本家的骄奢淫逸与劳工阶级的走投无路。郑正秋曾说,“这是一部国产影片中具有世界性的作品”。

1954年夏衍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分管电影与外事工作,1955年7月到任。此后他写出了剧本《考验》,表现了党的领导干部面对新形势的两种不同思想和作风。他将《祝福》《林家铺子》《红岩》等小说改为电影剧本,受到广大群众欢迎。1962年他获得第一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编剧。

   
1933年被称为“中国电影年”,是中国电影的转变年,更是左翼电影的丰收年,进步影片接二连三地上映,成为左翼文化运动的重要组成。在左翼电影人创作的大量精品力作中中,有3部电影值得一提:《狂流》《上海二十四小时》《姊妹花》,它们分别代表了左翼电影运动开端的标志性作品、最高艺术水准与最佳票房纪录。

郑正秋编导的有声电影《姊妹花》完成于1933年,于1934年除夕首映。《姊妹花》根据郑正秋创作的舞台剧《贵人与犯人》改编,是其家庭伦理情节剧编导的巅峰之作。影片通过一出家庭伦理悲剧,表现了阶级的对立是如何决定了人们绝然不同的生活道路和命运,剥削阶级的思想意识是如何侵蚀人们的灵魂,扼杀着人类的骨肉伦常。在左翼电影运动的助推之下,郑正秋在这部电影中触及了乡村破产、军阀当政、贫富悬殊等尖锐话题,引起观众共鸣。该片甫一登场,即取得了首轮影院连续放映60天的成绩,是国产影片市场有史以来第一部高票房电影。这部电影后辗转在全国18个省、53个城市,以及香港、南洋群岛10个城市放映。

1965年夏衍被免去文化部副部长职务,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投入监狱八年。1977年后复出,1979年当选为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1982年进入中央顾问委员会。1985年文化部为表彰夏衍对中国电影事业的贡献特颁发荣誉奖状。1994年在95寿辰之际,被国务院授予“国家有杰出贡献的电影艺术家”称号。1995年病逝于北京,骨灰撒入钱塘江。

    《狂流》(Raging
Waves)是明星电影公司出品的第一部左翼电影,是夏衍受命进入电影界后创作的第一个电影剧本。剧本作于1932年,署名丁一之,1933年由“明星”拍摄成无声电影(程步高执导,3月5日上映),署名丁谦平。影片在演绎广大民众1931年与洪水搏斗的抗洪过程中,嵌入了一个农民群众与地主阶级激烈对抗的故事,直击反封建的核心主题。影片在上海首映时,受到观众的欢迎和评论的赞扬,认为“在国产影片当中,能够抓取现实的题材,而以正确的描写和前进的意识来制作的,这还是一个新的纪录”,是“中国电影新路线的开始”。

代表作品

    《上海二十四小时》(Shanghai over 24
Hours)是夏衍推出《狂流》后的又一神来之笔。剧本作于1932年,署名丁一之,1933年由明星影片公司拍摄成无声电影(沈西苓执导)。由于国民党电影检查的阻挠,经当局删剪后于1934年底公映。影片以一个童工的生死为情节发展的“草蛇灰线”,串联起贫富悬殊的24小时经历,用对比的方式交错描述资本家的骄奢淫逸与劳工阶级的走投无路。郑正秋曾说,“这是一部国产影片中具有世界性的作品”。

作品1924年1月,正在日本福冈的沈端先将一篇旧作重新修改,题名《新月之下》寄回上海,刊登在《狮吼》半月刊上,署名“沈宰白”。这是夏衍发表的第一小说,作品描写了一个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对未婚妻的思念。创作有电影剧本《狂流》、《春蚕》,话剧《秋瑾传》、《赛金花》、《法西斯细菌》、《上海屋檐下》及报告文学《包身工》。改编创作《在烈火中永生》、《革命家庭》、《祝福》、《林家铺子》等电影剧本,著有《写电影剧本的几个问题》等理论专著。著述甚丰,有《夏衍剧作选》、《夏衍选集》、《夏衍剧作集》、《夏衍电影剧本集》、《夏衍杂文随笔集》、《夏衍论创作》、《懒寻旧梦录》等。

   
郑正秋编导的有声电影《姊妹花》完成于1933年,于1934年除夕(2月13日)首映。《姊妹花》根据郑正秋创作的舞台剧《贵人与犯人》改编,是其家庭伦理情节剧编导的巅峰之作。影片通过一出家庭伦理悲剧,表现了阶级的对立是如何决定了人们绝然不同的生活道路和命运,剥削阶级的思想意识是如何侵蚀人们的灵魂,扼杀着人类的骨肉伦常。在左翼电影运动的助推之下,郑正秋在这部电影中触及了乡村破产、军阀当政、贫富悬殊等尖锐话题,引起观众共鸣。该片甫一登场,即取得了首轮影院连续放映60天的成绩,是国产影片市场有史以来第一部高票房电影。这部电影后辗转在全国18个省、53个城市,以及香港、南洋群岛10个城市放映。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