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的前半生

图片 1

柳香芹

图片 2

赵孟頫的代表作之一《秋郊饮马图》

图片 3

日前,赵孟頫书画特展于故宫开幕,海内闻者无不雀跃。千年风雨,尘积垢埋,佛头亦不免着粪。赵孟頫所历亦如是:自元以降,赵孟頫身后之名,总不免随世事浮沉。然金身不坏,英名不朽,此番赵氏书画齐映故宫,画人景仰,书者追摹,荣光华夏,实为一时之盛。笔者兹捡拾赵孟頫二三事,连缀成篇,以飨诸公,以助读者观书读画之余兴。

图片 4

图片 5

赵孟頫 真草千字文(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的自画像

图片 6

1265年,三月的湖州,阴冷、潮湿,乍暖还寒,最难将息,刚刚升任户部侍郎兼知临安府、浙西安抚使,被朝廷赐封为进士出身的赵与訔,在湖州归安病逝。

图片 7

图片 8

一声声呜咽,一把把纸钱,送别了这个大家庭平静的过往。

赵孟頫的《人骑图》

图片 9

家主逝去,赵家老宅笼罩上了一层悲怆和凄凉。无力的春风,吹不散老宅里那浓浓的哀伤。

图片 10

图片 11

年仅12岁的赵孟頫,看着痛哭的母亲,惶惑地缩紧了身子。赶也赶不走的悲凉,像江南三月渗透骨髓的冷意一样,在他的心里肆意地漫延。

《秋深帖》(局部),因落款有改动痕迹,很多人误认为是赵孟頫代笔。

图片 12

在这个有22个孩子的大家庭,庶出的赵孟頫,总是和母亲谨小慎微地生活着。在8个兄弟里,排名第7的他,无论是令人尊崇的家庭地位,还是优先的财产继承权,都是他想也不敢想的奢望。

近日,故宫正在举办《赵孟頫书画特展》,展览涵盖了赵孟頫一生中最为经典的书法、绘画作品。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名贤才俊彪炳史册,翰墨瑰宝弥足珍贵。时势造英雄,乱世出奇才,一代大师赵孟頫,生逢乱世,人格如金,博学多闻,卓尔不群。人生如戏,岁月如歌,他不平凡的人生,坎坷而富于传奇。

细论起来,大宋朝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是赵孟頫的十一世祖。而赵孟頫的十世祖,就是民间有名的八贤王四皇子赵德芳。事实上,这位民间传说中的八贤王,活着的时候并没有王爷的头衔,只是死后封赠。

赵孟頫(1254—1322),出生于浙江湖州一个与宋代皇室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大家庭,南宋灭亡后,他又入仕元朝,特殊的时代造就了其独一无二的经历。在乱世中,赵孟頫潜心修炼书法绘画,并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人们对他书法的评价非常高:“超宋迈唐,直接右军”;他的绘画同样气度不凡,明代王世贞曾说:“文人画起自东坡,至松雪(赵孟頫)敞开大门。”

赵孟頫,字子昂,号松雪道人,又号水晶宫道人、鸥波,中年曾署孟俯。南宋时期,浙江湖州人,博学多才,能诗善文,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懂鉴赏,尤其以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在绘画上,他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赵孟頫亦善篆、隶、真、行、草书,尤以楷、行书,著称于世。书风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自成一家,与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楷书四大家”。

大宋开基,赵德芳们或许曾经对未来寄予过若干美好愿望,毕竟,作为皇子,他们是王朝建立最大的受益人。但现实很残酷,越是处于聚光灯照耀的中心,越有可能成为狙击手的目标。

不过,赵孟頫在书画取得盛名之前,经历了一段并不如意的岁月,直到三十多岁入仕元朝,他的人生才迎来转折。

身为赵宋皇室后裔,生活在宋元更替之际,不平凡的经历,成就了他艺术上的非凡造诣。书法超宋迈唐,绘画又掀新高,明王世贞赞叹曰:“文人画起自东坡,至松雪敞开大门。”

太祖有四子,长子滕王赵德秀和三子舒王赵德林均早夭。宋太祖传位继统的希望,就寄托在二皇子赵德昭和四皇子赵德芳身上。但赵匡胤于斧声烛影的迷案里遽然离世后,得登大宝的,却是他的弟弟赵光义。

1

赵孟頫的父亲赵与訔官职低,收入少,为官清廉。一家人,开销大,生活拮据。升为户部侍郎后,年俸500两,食邑600亩,家庭生活有明显改善。天有不测风云,受封第二年,赵与訔因病去世,失去了顶梁柱,年俸与封地被取消,赵家再次陷入困境,依靠皇帝表彰奖励的些许银子和绢帛,赵与訔才得以草草安葬。

儒家文化在政治制度上的重要贡献之一,就是确立了嫡长子继承制。中原历代王朝皇位继统,均传子不传弟。兄终弟及,是游牧民族才有的传统。赵光义代侄而立,从政治伦理上,确实很难有合法说服力。

并不高贵的宋室宗亲

断了主要经济来源,生活艰难的程度可想而知,后来在赵孟頫回忆的诗词中可见一斑:“向非亲友赠,蔬食常不饱,病妻抱弱子,远去万里道。”家道中落,母子相依为命,年方十二岁,庶出的赵孟頫,不谙世事,顽劣成性,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头,想方设法寻找机会,教育儿子。她曾严厉训斥儿子道:“汝幼孤,不能自强于学问,终无以成人,吾世则已亦已矣。”赵孟頫倍感惭愧,谨遵母命,“由是刻厉,昼夜不休,性通敏,书一目辄成诵。”

民间怜悯赵德昭、赵德芳兄弟,就编出了两位皇子的种种贤德故事,四皇子赵德芳被传为八贤王,与忠义杨家将一起,力保大宋江山。

说赵孟頫是“宋室宗亲”并不为过,细论起来,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是赵孟頫的十一世祖,而赵孟頫的十世祖,是民间有名的“八贤王”——四皇子赵德芳。宋太祖赵匡胤传位继统的希望,寄托在二子赵德昭以及四子赵德芳身上(长子和三子早夭)。不过,赵匡胤在“斧声烛影”的谜案里去世,他的弟弟赵光义登上宝座。此后,赵德芳“出阁,授贵州防御使”,远离了权力的中心。但即便这样,赵德芳在年仅23岁时,还是离奇地病死。

十四岁,父荫补官为真州司户参军,虽是九品小官的虚衘,但可以领到一些俸银,贴补家用。这样一来,赵孟頫可以潜心学业,通读经典,练习书法,以不同的字体临摹,抄写《千字文》。反反复复,百遍千遍,不厌其烦,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六体《千字文》,闻名于世。

可这一切都是传说,赵孟頫的这两位祖上均不长寿,且都像他们的父亲一样,死得不明不白。

北宋灭亡之后,赵光义的后人赵构建立南宋,是为宋高宗。宋高宗赵构无子,继子是从太宗赵光义一脉选择,还是从太祖赵匡胤一脉选择?宋高宗经过斟酌,最终选择了太祖一脉。因此,南宋总共九位皇帝,除了宋高宗,其余皆为赵德昭和赵德芳的后代们。

少年的赵孟頫,满腹经纶,意气风发,国子监考试,成绩卓异。但他觉得靠荫补升迁太慢,如果能进入太学,皇帝赐进士出身,那才是最好的出路。正当他美滋滋的做黄粱美梦时,蒙古人的军队,攻破临安城,南宋王朝灭亡。

高梁河之战,宋军溃败,太宗生死未卜,军中有人议立德昭。后虽然很快找到了太宗,但叔侄之间嫌隙已生。

与赵孟頫一脉密切相关的,是南宋的第二个皇帝宋孝宗赵昚(shèn)。他是赵孟頫的远祖赵伯圭的亲弟弟(赵伯琮),宋孝宗即位后对待兄长很友善,赵伯圭一度升任龙图阁学士、安德军节度使等职,官职显耀。宋光宗即位后,又升任赵伯圭为少师、太保。1191年,宋光宗拜赵伯圭为太师,不久,赵伯圭兼任崇信军节度使,“赐第于湖州(今浙江吴兴县)”。

国破家亡,流离失所,二十二岁的赵孟頫,选择做遗民,失意、彷徨、迷茫、哀伤,心无所寄,只能写诗填词打发时光。母亲看到赵孟頫一蹶不振,无心求学,悲愤交加,对他当头棒喝:“天下既定,朝廷必偃武修文,汝非多读书,何以自异齐民?”赵孟頫幡然醒悟,自力于学,师从名家敖继公,致力儒学,精进学业,撰著《尚书集注》,赢得“吴兴八俊”之美誉。

太宗寡恩,征战而不赏。将士们都消极怠战,个个心怀不满。赵德昭听到对太宗不利的议论,害怕军心不稳,就向宋太宗建议立即论功行赏,以安抚将士。太宗听后大怒,说:等到你做皇帝时,再行赏不迟!

从此,赵家这一脉在湖州安顿下来,赵家也成为当地的望族之一。

元朝初定,赵孟頫被举荐入朝为官,他以母丧为由婉拒。守孝期间,赵孟頫搜集名帖,幸得《淳化秘阁法帖》二、五、八卷。此类帖是宋太宗敕令汇集整理的内府私藏历代墨迹,摹刻于石。赵孟頫用近一年的时间,搜罗齐全,研究揣摩,反复练习,受益匪浅。

被君上疑有问鼎之嫌,是大逆之事。赵德昭回营后即用桌上的刀子自戕而死,以如此惨烈的方式,走完了年仅29岁的一生。

但是严格说来,赵孟頫并不像有些研究者说的那样,是“赵宋王孙”。历经300年的风吹雨打,到赵孟頫一代,与远祖赵匡胤的关系,与刘备这个“中山靖王之后”与刘邦的关系,还要远得多。

至元25年,34岁的赵孟頫奉诏进京,觐见皇帝。元世祖忽必烈被赵孟頫的才情气质所倾倒,连声惊呼赵孟頫为“神仙中人”,并册封他为一品官。朝廷重用,一步登天,赵孟頫成了幸运儿。他欣喜之余,发自内心的感恩,从小严格要求,培养教育他的贤母。

而四皇子赵德芳,这位在民间素有忠义口碑的贤德人士,在父皇死后,即出阁,授贵州防御使,远离了权力的中心。但即使这样也难逃厄运,仅23岁便不明原因地病死,赠中书令、岐王。

有宋一朝,在宗法伦理方面,有“大宗之法”与“小宗之法”之别,所谓“大宗之法”,即嫡长子继承家族荣誉(包括可以世袭的官职)和主要财产,然后再由下一代的嫡长子累世相继;“小宗之法”,即次子再立一宗,不和嫡长子在一宗之内,然后次子的嫡长子再继承本家族的荣誉和主要财产。也就是说,一个大家庭之内,慢慢地分出许多“小宗”,“小宗”与“小宗”之间的关系比较淡薄,而且与“大宗”的关系则或亲或疏。

平步青云,名满天下,赵孟頫有些飘飘然,居然想到纳妾。26岁嫁给赵孟頫的江南才女管道升,御夫有术,一首《我侬词》: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让赵孟頫羞愧难当,打消了纳妾的念头,夫妻和好如初,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千古爱情佳话。

赵孟頫成年后,或许无数次地重温过祖上在刀光剑影中向死而生的往事,因此,即使是在宋亡仕元、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赏识之后,他仍是想尽办法思谋外放对权力又迷恋又恐惧,可能是宗室子弟共同的心结。

在湖州,赵家是一个望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大家族中,与皇室关系渐渐疏远的宗亲越来越多。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赵孟頫与妻子,居住杭州,夫唱妇随,甜蜜恩爱赛神仙。在美好爱情的滋润下,赵孟頫进入了艺术创作的黄金时期。元仁宗即位,赵孟頫迎来了人生巅峰,延佑四年,他再次官至一品,夫人管道升也被封“魏国夫人”。

这两位早亡的祖先,应该是喜欢权力、又躲避权力的赵孟頫观照一生的镜鉴。

赵宋宗室关系复杂,简而言之,到了赵孟頫这一代,与太宗系的关系是“远亲疏属”,与孝宗之后的“皇统”关系是“无服宗亲”。

第二年,管道升患眼疾,赵孟頫获皇帝恩准,带妻南下治疗,途中,管道升不幸病逝。鸳鸯单飞,痛苦神伤,郁郁寡欢,三年后,赵孟頫卒于吴兴,享年67岁。巨星陨落,仁宗惜才,赐封赵孟頫为“魏国公”,谥号“文敏”。夫妻践约合葬,才子佳人,天堂共续前缘。

据说,赵孟頫自5岁起就开始学书法,习《千字文》一卷,十数年几乎从不停歇。更具体的说法是:每天要写足500纸,达一万字。

因此,无论是从宗法和血亲的角度,还是从在赵宋宗室中所处的位置来看,湖州赵家,都只能算是赵宋王室一个并不起眼的分支而已。学者徐复观先生在评论赵孟頫时,说他是“过气的王孙”,虽有些不恰当,但说他“实与当地一般的知识分子无异”,却是非常中肯的。

时光飞逝,朝代更迭,元朝的那些人和事,早已湮没于历史的烟尘中。死而不亡者寿,一代大师赵孟頫穿越时空,透过他的书画作品,召唤现代人心灵回归,重温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从11岁到22岁,赵孟頫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湖州的祖宅里度过的,生活的主要内容,可能就是书写《千字文》及学习儒学经典。从少年到青年,在湖州的老宅里,到底写了几百几千遍《千字文》,连他自己都无从知晓,

2

然而,赵府楼高,也会与外界风雨相闻,赵家的深宅大院,早已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高墙外,经常会传过来蒙古人进攻南宋的消息。

靠“荫补”而得九品小官

1234年,蒙古人与南宋在联合灭金后,多有摩擦。1235年夏,蒙古大汗窝阔台遣军分两路大举攻宋。从此,宋蒙两国长达四十余年的攻防战拉开帷幕。

赵孟頫的父亲赵与訔(yín)在世时,官阶并不高,收入也并不多,在病逝的前一年,他才升为户部侍郎,在当时的南宋,约为正三品或从三品,年俸白银500两左右。史料记载,赵家在归安(浙江湖州)还有封邑600亩。而且根据史料可知,宋时的食邑,随官职的变化而变化,人在食邑在,人亡则食邑收回。南宋之末的太皇太后谢道清,其祖父谢深甫曾为宰相,父亲谢渠伯早逝,因此家道中落。据史料记载,在谢道清入宫之前,她都是自己洗衣做饭,家里穷得连仆佣也雇不起。由此可见,当时一个家庭一旦失去了家主在朝任职的收入,很难再维持起码的社会地位。

赵孟頫成长的岁月,正是蒙古人进攻南宋的紧要关头。那十余年的时光,湖州赵家有数人在朝为官,朝廷与蒙古人的战报,往往藉由这些途径,进入那所深宅大院,影响着一腔热血的赵家兄弟。

1265年3月,刚被朝廷赐予进士出身的赵与訔,在湖州病逝。赵孟頫的父亲去世时,因其廉,“度宗赐银、绢以敛”。也就是说,赵孟頫的父亲很清廉,家里也没有积攒下多少家产。甚至在死的时候,靠着皇帝赐予的银子和绢,才得以安葬。

1264年,赵孟頫11岁。这一年,南宋和蒙古都发生了大事件:忽必烈宣布在远离蒙古本土的金中都建立另一个首都,作为蒙古向中原战略延伸的桥头堡;而南宋的皇帝理宗突然驾崩,度宗继位。

赵与訔去世后,赵孟頫一家基本陷入了财政困境,此时的赵孟頫不到12岁。赵孟頫的母亲姓丘,是父亲赵与訔的妾。虽为庶出,还不至于在父亲去世后,完全失去生活来源,但生活境遇肯定不会太好。赵孟頫多年后曾在自己的诗里这样回忆:“向非亲友赠,蔬食常不饱。病妻抱弱子,远去万里道。”

年幼的赵孟頫或许根本无法预见,在南宋之外,正在崛起着另外一个强大的国家,而那个国家最后也成为了他的母国。

也许这时的赵孟頫仍然贪玩,不知家道已经开始走下坡,母亲见了,严厉斥责他:“汝幼孤,不能自强于学问,终无以成人,吾世则亦已矣。”赵孟頫从此发愤,“由是刻厉,昼夜不休,性通敏,书一目辄成诵”。

从这一年开始,赵孟頫的前蒙古时代,悄悄开启。

不过,即便家道中落,赵孟頫的境遇也比老百姓家的孩子要强。《元史》上记载,赵孟頫“年十四,用父荫补官,试中吏部铨法,调真州司户参军。”赵孟頫去世后,他的好友欧阳玄为其所作的《神道碑》中,也说他“弱冠中胄监试,调真州司户参军。”有当代学者研究发现,《松雪斋集·外集》中有一篇赵孟頫代侄儿作的《五兄圹志》一文,里面提到赵孟頫的五兄赵孟頖(pàn)“年十四以侍郎(指赵孟頫之父赵与訔)荫,补承务郎”。因此认为,14岁“用父荫补官”的是赵孟頫的哥哥赵孟頖,《元史》把这一经历误加在赵孟頫的身上。这种推断也是错误的。

仅仅过了一年,影响赵孟頫人生的另一个大事件也突然发生:1265年,父亲病逝,大家庭突然陷入了迷乱之中。赵孟頫4岁的时候,父亲的正室李氏去世。但赵孟頫的父亲究竟有几房侧室?赵孟頫的母亲排在第几?父亲去世后是谁在管家?几十口人的花销如何解决?这些悬念,缺乏足够的资料来解答。

根据宋代的官制,无论是赵孟頖荫补的“承务郎”,还是赵孟頫荫补的司户参军,都是属于从九品官。再说“参军”一职的含义。在宋代,参军是州衙门下面的小官,有录事、司户、司法、司理等“各曹参军”,司法参军掌管议法判刑,司理参军掌管狱讼审讯等。这些活儿,是让基层政权顺利运行的公务活儿,必须有充足的实践经验,所以,14岁的“司户参军”只能是个领俸的名头儿,而不是实官。

但可以从旁佐证的是,赵孟頫的父亲去世时,因其清廉,家里也没有积攒下多少家产。死的时候,皇帝赐了银子和绢,用来安葬。

那么,赵家兄弟在父亲去世前后分别获得荫补,到底是真是假?首先来看看在宋朝几乎泛滥的词:“荫补”。

在这种情况下,少年赵孟頫两耳不闻窗外事,听从母亲的教导,不分昼夜地发愤苦读,读书之余,用写《金刚经》来调剂苦闷。

宋的恩荫制,参考了唐制,并扩大了中、高级官员荫补亲属的范围,规定文官从知杂御史以上,每年奏荫一人;从带职员外郎以上,每三年奏荫一人。这项制度没有硬性约束必须是直系子弟,可以“旁及疏从”,也就是说,三亲六故,只要沾边儿就可以照顾。

赵孟頫一生与佛教有着很深的渊源,而其最早的宗教熏染,估计来自他的母亲,以及这一段时间对《金刚经》的频繁抄写。

除了制度性的奏荫,遇到“大礼”即皇帝举行郊祀或明堂典礼这样的国家大事时,可以破格奏荫;皇帝过生日,可以破格奏荫;官员致仕(退休),可以破格奏荫;曾经在朝中担任重要职务的大臣去世了,也可以破格奏荫,要对他们的后人给予一定的抚恤;遇到国家更改年号、皇帝即位、公主生日、皇后逝世等特殊情况,都可以破格奏荫。

1266年,赵孟頫13岁。开州(今四川开县)归于蒙古人。

所以,“荫补”并没有额度限制,可以同时授予一个大家庭的多名男丁。而且宋真宗时,对官员在任上去世后,假此名目恩荫其子孙的事开了先例,因此,赵孟頫与赵孟頖兄弟两人,各得荫补是可信的。 

这时的赵孟頫仍然贪玩儿,不知家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每天怅怅然,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母亲见了,严厉斥责他:你从小就死了爹,咱孤儿寡母,无依无靠,可你老大不小了,却总也不成器,成天瞎混,要是在学问方面不好好上进,你这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

3

赵孟頫从此更加发愤读书,常常经夜不眠。从这时起,他对思陵体产生了深厚兴趣,并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研习。

变换字体写数百遍《千字文》

对于书画的爱好,是否从此始,目前并没有确切的资料予以说明。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湖州的青少年时期,赵孟頫已经对书画有了比较认真的研究,并可能获得了一定成绩。

尽管生活并不富裕,湖州还是给年少时期的赵孟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湖州,在南宋时是个离首都临安较近的名都大郡,风光尤胜。壮年后,赵孟頫在一首名为《纪旧游》的诗里这样深情地描写他的故乡:“二月江南莺乱飞,百花满树柳依依。落红无数迷歌扇,嫩绿多情妒舞衣。金鸭焚香川上暝,画船挝鼓月中归。如今寂寂东风里,把酒无言对夕晖。”

1271年,赵孟頫18岁。这一年,南宋已经处在投降的前夜。虽然西湖歌舞仍然夜夜不休,但蒙古大军对襄樊和襄阳的围攻,很快就要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为了躲避战乱,赵家举家搬离湖州,住到德清的深山中。即使在这样的动荡中,赵孟頫仍未放下手中的书卷。

少年时期的赵孟頫,大部分时间是在湖州的大宅院落里度过的,书写《千字文》及学习儒学经典,是当年的主要内容之一。赵孟頫不是千篇一律地把《千字文》当成惟一的练习文字,而是经常变换各种书体。因此后来赵孟頫最有名的书法作品,就是他的六体《千字文》。

当时,元军如虎狼南进,宋兵频频失地,江南大族均如惊弓之鸟,纷纷逃亡。

有意思的是,中年入仕后,某年他恰好回江南,一位叫田良卿的人在市场上花重金买了幅他早年所书的《千字文》一卷,专门找上门来请赵孟頫题跋。从少年到青年,在湖州的老宅里,到底写了几百几千遍《千字文》,连他自己都无从知晓,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写完即弃,不知哪位有心人,从什么途径寻获了赵孟頫的这一册《千字文》,并留存下来。在给田良卿的题跋中,赵孟頫也是诸多感慨。

虽然局势已经对南宋非常不利,但赵孟頫对朝廷的胜利仍然寄予厚望。他14岁那年,曾靠父亲的遗恩,被荫封为真州司户参军,可以领取一份俸禄。而年少的他并不想靠恩荫入仕,而是期望通过科举一展雄才,因此,才不避兵刀,从德清山里到临安参加国子监入学考试,并被太学录取。但也许是时局所迫,他没有留在临安入太学学习,而是随即返回了德清的山里,与家人一起躲避战乱。

1272年,18岁的赵孟頫到临安参加了国子监考试,考试成绩不错,“中国子监”。从赵孟頫父亲的情况来看,一味靠荫补,升迁会非常慢,而且会有晋升门槛,想升到更高职位,必须由皇帝赐进士出身。赵孟頫参加国子监考试,可能正是有这样的考虑,希望进入太学,毕业后直接获得进士身份,以谋求更好的上升机会。

1273年,赵孟頫到了弱冠之年,仍未婚配,住在远离湖州的深山里。

1276年,临安城向蒙古兵投降。在蒙古人的征战史上,作为一国之都的临安史无前例地“无血开城”。没有屠城,没有杀戮,没有用大火烧毁这座人口超百万的世界超级城市。蒙古人就这样来了。南宋和赵孟頫的无忧时光同时结束。

1274年,南宋举办了最后一次科举会考。21岁的赵孟頫没有参加。这年的6月,忽必烈以伯颜为帅,对宋朝开始了最后一波战争攻击。

4

那边厢,蒙古人厉兵秣马;这边厢,南宋遭遇大战前的重大挫折7月,宋度宗卒,他年仅4岁的儿子即位。

潜居吴兴做学问

其后的两年风雨如晦,远在山乡的赵孟頫,和家人在担忧中度日如年。

蒙古人占领临安时,22岁的赵孟頫已是一个成年人了。作为一个正好赶上国破的知识分子,他像很多传统的知识分子一样,选择做了遗民。这段时间,赵孟頫写了大量的遗民诗。宋元之交,以名节之虑不志于仕的,不在少数。但当时闻朝廷有召而起之者,也大有人在。日本学者植松正的《宋末进士登第者动向一览表》显示,151名宋末进士,出仕元朝者为57人,占37.8%。

1276年,临安无血开城,太皇太后与小皇帝上降表,向元军投降。

在战乱中东躲西藏了一两年,学业对于赵孟頫来说,略有荒疏,母亲看到赵孟頫终日惶惶然的样子,就对他说:“天下既定,朝廷必偃武修文,汝非多读书,何以自异齐民?”意思是说,天下已经平定,不会再有战乱了,朝廷也会更多地支持文化事业,你要是不多读书,早晚混得跟老百姓一样。于是,赵孟頫从母命“自力于学”。

听闻湖州也无血开城了,赵孟頫才和家人一起返回故里,并最终选择做了遗民。

恰好,大儒敖继公居于吴兴(湖州),赵孟頫得以师事之。敖继公学识渊博,对儒家经典《周仪》《仪礼》《礼记》有特别的造诣,赵孟頫在名师的指点下,学业得以精进,“经明行修,声闻涌溢,达于朝廷”。1278年,赵孟頫开始写作自己的儒学研究著作《尚书集注》(44岁左右才得以完成)。在后来得名的“吴兴八骏”中,赵孟頫赖以出名的,既不是他的书法,更不是他的绘画,而是他的学问。

赵孟頫 真草千字文(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1281年是赵孟頫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此前父亲的墓被毁,这一年他将父亲改葬湖州城南,不久母亲也病逝。此时,诗友、画友以及书法同道,成为赵孟頫联系最多的人。更重要的是,这一年,元朝大臣夹谷之奇任江南浙西道提刑按察司佥事,并与赵孟頫相识。1282年,夹谷之奇被召为吏部郎中,他特别推荐赵孟頫入朝,但被赵孟頫婉拒。

对于此次婉拒,有很多说法,但真正的原因,可能只是因为赵孟頫的母亲新丧。赵孟頫若此时出仕,是违反礼制的行为。守孝之余,赵孟頫四处搜求名帖。1284年,他在吴兴一家书铺里,找到了《淳化秘阁法帖》的二、五、八卷。《淳化秘阁法帖》是宋以后书家的最爱。宋淳化三年(992年),宋太宗令出内府所藏历代墨迹,命人摹刻于石上。赵孟頫经过将近一年的搜寻,凑齐了全帙。得《淳化阁帖》后,经过千百遍揣摩学习,赵孟頫的书法艺术迅速提高,加上自己的内化创造,终成一代名家。

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33岁的赵孟頫终于迎来了新的转机。元朝行台侍御史程钜夫奉诏搜访隐居于江南的宋代遗臣,赵孟頫名列其中。这一次赵孟頫没有拒绝。第二年,赵孟頫来到京城,觐见忽必烈,“孟頫神采秀异,世祖称为神仙中人,使坐于右丞叶李上”。

仕途多艰,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38岁的赵孟頫因朝中的政治斗争,离开京城到济南做官,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赵孟頫的艺术活动明显多了起来。自己多年的积累,再加上在京城时博览皇家巨藏,赵孟頫的才华得以释放,此后数十年间,创作了一件件流传后世的艺术作品。从《行书归去来辞》《行书洛神赋》《楷书帝师胆巴碑》等书法作品,再到《水村图》《秋郊饮马图》等绘画,铸就了赵孟頫独具一格的风格。

5

娶管道升前育有一子

众所周知,赵孟頫的夫人是著名的书画家管道升。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即赵孟頫35岁时,才娶了管道升,“廿六年,归于我。”

但在他此前写的《送高仁卿还湖州》一诗中,有“寄书妻孥无一钱”之语;历史文献记载,1289年之前,赵孟頫在摹写王羲之的《黄庭经》法帖及画《羲之换鹅图》时,曾经题款说:“予内人得古拓《黄庭经》,请予作图,复临一过。”也就是说,赵孟頫此前结过婚,不仅如此,他还有一子:赵亮。赵孟頫在《魏国夫人管氏墓志铭》中,明确写道:“子三人,亮,早卒。雍、奕。女六人。”但为何赵孟頫从没提及他这位夫人的名字呢?原因会让很多人难以接受:很可能,由于家贫,赵孟頫娶不起妻子,只能先娶一个妾。其子赵亮,则是由赵孟頫的这位妾所生。

由于元代“聘财无法,奢靡日增,至有倾资破产,不能成礼,甚则争讼不已,以致嫁娶失时”的情况很多。对无力承担正常婚姻者来说,纳妾,成了一种畸形的婚姻弥补手段。根据当代学者谭晓玲的研究,元代的置妾,有的是“正当求娶”,有的则是“直接购买”,这些,都是当时的“合法渠道”。赵孟頫的这位妾,或为买,或为娶,但不论是哪种情况,均不是名门大户。

《吴兴备志》卷29说:“松雪微时,尝馆于嘉定沈文辉、沈方营义塾。”这说明在吴兴名声很响的赵孟頫,靠书画均不能自养,所以,不得不离乡背井,去外地的私塾当一个教书先生。因此,赵孟頫无钱娶妻的情形,完全有可能发生。

也许就是母亲病中的时候,赵孟頫才匆忙之中娶了一房妾,以慰母心。正是糟糕的现状,催促着赵孟頫尽快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当程钜夫再次到江南访遗时,赵孟頫不愿意错失这个机会。

正是在赵孟頫出仕前夕,他有缘与以“任侠”而闻名乡里的管伸相遇,管伸非常喜欢他,有意把自己待字闺中的大龄女仲姬(管道升,当时已经26岁)嫁与他。很自然地,一见之下,管道升对赵孟頫一见倾心。管道升能诗,能书,能画,能刺绣,是一位全能型才女,据传长相也十分美丽,是那个时代的“女神”。管道升的诗,很巧,很俏,趣味高雅,堪值细品,比如《自题墨竹》:“内宴归来未夕阳,绡衣犹带御炉香。侍奴不用频挥扇,庭竹潇潇生嫩凉。”诗的前几句并无奇绝之处,而最后一句,却陡起新意。一个“嫩”字,既写出风的清新,又画出新竹之风如少女一样的娇俏之态,令人击节。

赵孟頫与管道升结婚后,两个人一起在杭州度过了他们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这一阶段也成为赵孟頫艺术创作的黄金期。

而赵孟頫与管道升两人情投意合,留下了诸多佳话,同时也留下了一桩“公案”——《秋深帖》的代笔问题。《秋深帖》共十八行,132字,现藏于故宫博物院。今世研究者多认为这是赵孟頫代夫人所书。后世争议之处,在于结尾处的署名,繁体字的“升”字,略有涂改。善于联想者就认为,当时夫人正忙,而赵孟頫有闲,于是代夫人给婶婶写信。前面脑子里还记得是替夫人代笔,写到后面却忘记了,一愣神儿,把落款写成了子昂,于是改成道升。

持此观点的人,主要证据在落款的涂抹处(见右图)。他们认为是将“子昂”二字改成的“道升”。靳永先生在《明前名人手札赏评》(山东美术出版社)一书中指出,涂抹处明显看出,“道”字由“子”字修改而来,“升”字是由“昂”字修改而来。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赵孟頫所写信札,除了谈论诗画内容之外的,全部署名“孟頫”,没有一封署名“子昂”,在给亲人的信件中,同样如此。所以,哪怕是赵孟頫真的为妻代笔,其结尾署名,也不会是子昂,而是“孟頫”。此帖“道升”二字,
“道”字基本没有改动,“升”(繁体)字则小有涂抹。以“昂”猜之,沾不上边。

再者,古人可代问候,却不能代笔。代问候,实在是平常之事。如赵孟頫写给亲友,一般都会在信末加上一句“老妻附问信,不宣”(《暂还帖》)、“老妇附此上谢”(《幼女么亡帖》)等。而代笔,一般发生在不会写字之人身上,如果会写字的人代替另一个会写字的人书写,则是一种冒犯。再加上古代的夫妻之道,夫为家主,虽然亲密,也不可太失礼仪,况赵孟頫为朝中大臣,管道升深知礼仪,不会贸然让丈夫替自己写信。

如果真要给一个解释,以下这个推测更为合理:抚养众多子女的管道升,身边每天都围绕着好几个孩子,“森森稚子日边生”(管道升所写诗句),哪个调皮蛋在她写信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管道升,使得信札略有涂抹,所以,管道升略改一下,就寄出去了。毕竟,对方是她的亲人,不必考虑太多的礼节。

如果真是赵孟頫代笔的话,会直接以他的口吻写给婶婶,如管道升也有信要写,加一句“道升不别作书,附此致意”就可以解决问题了。而且从这封信的内容来看,并无特殊意思要表达,无需借赵孟頫之手,言道升之意。所以,《秋深帖》应该属于管道升自己所写,不存在代笔的情况。

1311年,元仁宗即位后,赵孟頫闻诏赴京。此次赴京,成为赵孟頫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光。延祐四年(1317年)赵孟頫被封为一品官,管道升也被封赠为“魏国夫人”。第二年,管道升身患疾病,眼看名医良方医治无效,赵孟頫向皇帝请旨,要求带妻子回南方疗养,皇帝恩准。1319年,他们得以买舟南还。正是在归途中,管道升病逝。这给赵孟頫巨大的打击。1322年六月,赵孟頫逝于吴兴。赵孟頫去世后,仁宗封他为魏国公,并谥其号为“文敏”,以示他在文学方面的成就。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