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壁涂鸦有好诗

图片 1

前言

西园雅集图。张大千/绘

大多数人知道诗词一般都仅仅熟悉唐诗宋词而已,说到魏晋南北朝的诗人就不太了解了,但是有一个诗人却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就是才高八斗的曹植,曹植之所以如此闻名是因为那个七步成诗的故事。

图片 2

据说宋朝也有这样一个人,有人说他有五步成词的本领,可惜他虽然贵为江西诗派二十五法嗣之一,却远远没有曹植那么出名。

连环画《钗头凤》封面

图片 3

说到古代题壁,有两点不可不知。其一,古代不但庙观楼阁,甚至连路亭驿馆、野林峡谷,一般都备有专供题写用的板壁、平石、诗牌等。往来客人苟有诗兴或者欲作提醒(譬如路途注意、启事等),皆可方便挥毫题写。此习俗远传海外,连日韩等国的旅游胜地至今仍有提供“专用题壁”的笔墨,即使板壁已经逐渐用册页、木板、卡纸等取代,但是游览小憩时翻检一些卡纸旧题,因为上面书写颇多汉诗,雅趣故然,援笔也易生遐想。

一、五步成词是真是假?

蜗居伏案,偶有感慨,灵感倏来,也可题写自家墙壁,所谓“案满涂鸦添逸兴,暮间飞上草庵墙”,任情不羁,只为图个自在。日本江户时期汉诗诗人龙公美的《题庵壁》,是一首著名的自题斋壁诗,“金龟城里画桥南,落魄儒生小草庵。陋巷月临秋寂寂,衡门风动柳毵毵。腹中蠹食书千卷,腰下龙鸣剑一函。徒慕柴桑松菊主,深惭五柳至今甘”。首联以京都宫城与山间草庵对举,富贵与清贫清楚划线。次联写清贫,承“草庵”分写“陋巷”“衡门(柴扉)”;颈联写志向,慨叹书剑风流用“腹中腰下”四字,暗示其志拘束不展。尾联写现状,说在清贫易守而志向难酬的情况下,徒慕中国东晋陶潜,愧领五斗。东瀛江户汉诗精品,皆讲究声律和诗法,读者万勿以“淮北生枳”陈见视之。

谢逸字无逸,是北宋江西诗派二十五法嗣之一。出生于宋代临川,与其从弟谢薖并称“临川二谢”
。王勃《滕王阁序》中有“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的佳句,可见临川自古以来人才辈出。

其二,古代题壁谢绝恶俗,要求题壁者不但诗文上好,书法水平也须上乘。在管理方面,既然标榜明正风雅,也会及时清除陋字歪诗。宋人蔡廷瑞有诗曰“题遍寒岩古佛庐,唐人诗句晋人书”,大致明确指出当时题写的要求。当然,题写者的即兴发挥,未必都能达到李杜诗和“二王”书法的水准,至少也得涂鸦顺眼,诗文顺口。古代比较本分的文化人大都有自知之明,敢于题壁的君子通常都会留下姓名,随便让歪诗烂句陋字恶书题壁现眼,无异遭人诟骂,自寻难堪。《旧五代史》提到过一个小文人胡装,平素偏爱卖弄,“学书无师法,工诗非作者”,诗文和书法皆不入门,却“僻于题壁”(酷爱题壁),到处胡乱涂抹,而且“所至宫廷寺观必书爵,里人或讥讽之,不以为愧”。僻,同癖,嗜好。胡乱题壁,已经招人讨嫌,还大书其爵,厚颜之极。但逢此类,管理方面鉴别后会及时清理淘汰,粉刷更新。

老街查询谢逸的资料时,看到谢逸有一个“五步成词”的传说,在百度上是这样描述的:

恶俗者去,美善者留,关系传统文化的绿色生态平衡,不可不慎。古代对题壁的留存大有斟酌,即使文家墨客的题壁,都要区别对待,并非美丑悉数并蓄。

据《苕溪渔隐丛话》引述《复斋漫录》:“元估中,临川谢无逸过黄州关山可花村馆驿,遇湖北王某,江苏诸某,浙江单某,福建张某等秀才。四人知其来自临川,戏以‘曹植七步成诗,诸君七步为词’相谑。逸行五步,词成,挥毫疾书《江城子》一阙于壁:‘可花村馆酒旗风,水溶溶,落残红,野渡舟横、杨柳绿荫浓。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夕阳楼上晚烟笼,粉香浓,淡眉峰,记得年时相见画图中。只有关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标致依水,情乎俱妙,遂以‘五步成词’闻名江南。”

宋吴处厚《青箱杂记》《蜀中广记》等记宋初事,说处士魏野曾经陪寇准(封寇莱公)“游陕府僧舍,各有留题”,数年重游时发现寇准诗“已用碧纱笼护住,而(魏)野诗尘昏满壁”,魏野有些失落,幸好陪游的一名官妓机灵,急忙用衣袖拂尘,魏野顿时心情舒畅,得诗曰“世情冷暖由分别,何必区区较异同。若得常将红袖拂,也应胜似碧纱笼”,解嘲即是自慰。出门在外难免遭遇不顺,有时一笑了之,退后一步,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这段话据说是来自于《苕溪渔隐丛话》引述的《复斋漫录》,老街在《苕溪渔隐丛话》中没有找到这段话,不知道这段话是否真得出自于此书。在网络上搜索类似内容的话,发现很多介绍谢逸和临川的文字都有这一段描述,而且错误的地方都一样。

“碧纱笼”的出典,据《唐摭言》《嘉话录》等,应自唐诗本事。书生王播家境贫窘,尝客扬州惠昭寺,随僧食斋饭,僧故意“斋(饭用)罢而后击钟”。后来王播登科,“出镇淮南,访旧游”,发现旧题已经因为王播显荣而“以碧纱幕其诗”。王感慨赋七绝二首,其二曰“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阇黎饭后钟。三十年来尘扑面,而今始有碧纱笼”。诗有讥讽,但声色不露,只淡淡道来,是诗中“维摩坐定”的自然家法。

谢无逸过黄州关山“可”花村馆驿。

王播诗后成典,历代题壁遂有了荣宠、存壁、慢怠和泥除细分数等的待遇。例如南宋孝宗赵昚少年时在佑圣观读书,题壁有“富贵必从勤苦得,男儿须读五车书”,癸未(1163年)登极后,佑圣观不敢慢怠,“以碧纱笼宝藏之”。

只读这一句,不知道“可”花村是什么村?看到下面录入的谢逸江城子“可花村馆酒旗风”,才知道原来是杏花村。不知道是别人抄的百度还是百度抄的别人,众多介绍谢逸‘五步成词’的文章全都是“可花村”。

用厚纸糊壁的保存,多是回避风险的权宜之计。在孝宗前约七十年,北宋东坡刚从贬谪地归来,行至常州报恩寺时,恰逢僧堂新成,以板为壁,很方便过客题写,于是东坡暇日曾经题写数篇。后来“党祸”横起,东坡诗文墨迹尽在查搜焚毁之列。报恩寺老僧卓有识见,竟敢冒死保护板壁上的东坡墨迹,“以厚纸糊壁,涂之以漆,字赖以全”。没承想,待政治陷害风潮遁去,皇上立即敕诏遍求苏东坡和黄山谷的墨迹。这时老僧圆寂久矣,唯老头陀知晓护壁事,于是报告郡守,“除去漆纸,字画宛然”。后又临写板壁上的东坡墨迹,以书本晋呈朝廷。宋高宗得览此本大喜,松院生辉,老头陀跟着沾光,也得到“祠曹牒”成为正式寺僧。

“可花村”是“杏花村”的笔误,这个不重要。只是“五步成词”的故事似乎不至于空穴来风,到底出自何处值得探讨。百度实在不太可信,如果有诗友知道出处请留言,老街先谢谢了。

其实,“碧纱笼”可以算作松院道观迎合世俗所需的一项发明。这恰好说明,寺壁蒙尘,拂去即可,而最难拂却的,就是世人心上的俗尘。题壁牵扯出“碧纱笼”,而“碧纱笼”又牵扯出古今多少虚荣和阴暗,恐怕国人自己都说不清楚。“索笔请题青石柱,留名愿附碧纱笼”(宋韦骧句),企望题壁后笼纱荣宠的,古今都大有人在,所以乾隆西巡见昔日诗作“已刻碑,覆之以亭,四面纱橱护之”,便戏题莲池书院,曰“桃花已谢杏花红,荏苒韶光瞥眼中。留咏前题成小驻,笑他何必碧纱笼”,那种至尊者喜形于色的真得意假谦虚,实在是言不由衷。

图片 4

读题壁诗文,观人生百相,定有收获。如果想回避名利场的喧嚣,又关注题壁的读者,不妨读读宋杨万里的“若爱殿前苍玉佩,断无身后碧纱笼”,元郑玉的“不用碧纱笼石上,但令风雨长莓苔”,明吴宽的“委巷尘埃浑不到,留诗何用碧纱笼”,清查慎行的“好是不题名姓在,免教僧费碧纱笼”等题壁诗,反倒轻松愉快,天天都有好心情。

二、三首题壁诗因作者尊卑不同待遇迥然 可见世态炎凉

(作者:林岫)

虽然“五步成词”没有搞明白,不过谢逸的另外一个故事确实出自于《苕溪渔隐丛话》,据《苕溪渔隐丛话》引
《复斋漫录》云:

谢无逸尝于黄州关山杏花村馆驿题一词云:“杏花村馆酒旗风,水溶溶,飏残红。野渡舟横,杨柳绿阴浓。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夕阳楼外晚烟笼,粉香融,淡眉峰。记得年时,相见画屏中。只有关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词名《江城子》。其后,过者必索笔于馆卒录去,卒颇以为苦,因以泥涂之。

在《苕溪渔隐丛话》前后100卷中,关于谢逸的故事大约录入了七八次,最有名就是这首《江城子》的故事。杏花村到底在哪里也很有争议,有人说杏花村在池州,但是这个故事里的杏花村在黄州。

谢逸路过杏花村,题了一首江城子在驿馆的墙壁上,搞得驿馆的馆卒很生气,因为只要是见到这首词人都去找他讨笔抄写下来。于是这个馆卒为了减少麻烦,竟然找来泥巴将谢逸的这首词给涂掉了。

这件事不由得让人想起另外两个题壁诗的故事。第一个是唐穆宗时宰相王播的趣事,五代王定保《唐摭言.起自寒苦》:

王播少孤贫,尝客扬州惠昭寺木兰院,随僧斋飡。诸僧厌怠,播至,已饭矣。后二纪,播自重位出镇是邦,因访旧游,向之题已皆碧纱幕其上。播继以二絶句曰:”……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阇黎饭后钟。二十年来尘扑面,如今始得碧纱笼。

王播富贵以后,看到当年讨厌他的和尚们把他的题诗用“碧纱幕其上“,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也。

宋吴处厚《青箱杂记》卷六也有一个题诗的故事,说的不是同一个人的此一时彼一时。而是同时期的两个人因为地位高低不同,其题诗受到的待遇也不同:

世传魏野尝从莱公游陕府僧舍,各有留题。后复同游,见莱公之诗,已用碧纱笼护,而野诗独否,尘昏满壁。时有从行官妓,颇慧黠,即以袂就拂之。野徐曰:’若得常将红袖拂,也应胜似碧纱笼。’莱公大笑。

魏野一生清贫,却拒绝了皇帝的好意,不愿意出仕。魏野为寇准所尊重,还曾经赠诗劝寇准:”好去天上辞将相,归来平地做神仙。”

二人一起游览寺庙时,各有题诗,多年以后两个人旧地重游,却发现寇准的诗”用碧纱笼护“,而魏野的诗却”尘昏满壁”。旁边一个才思敏捷的官妓为避免尴尬,赶忙用衣袖挡住。魏野却没有放在心上,反而作诗自嘲:’若得常将红袖拂,也应胜似碧纱笼。’引得寇准哈哈大笑。

从这三首题壁诗的不同待遇可以看出世态之炎凉,也可以看到俗人眼中只有权贵与布衣的社会地位之分,至于诗词作得好不好就不关心了。

假如谢逸和魏野某日也像王播一样出将入相的话,估计和尚们也会”碧纱笼”护之,只是那个驿卒可能麻烦些,不知道泥巴揭下来后,谢逸的那首词还在不在。

图片 5

三、谢逸《江城子》简析

但凡读过谢逸这首词的人一定会很诧异,怎么会有那么多文章出现“可花村”呢?可见天下文章一大抄,只不过有人抄的时候连脑子都不动。

下面看看谢逸的这首《江城子》:

杏花村馆酒旗风,水溶溶,飏残红。野渡舟横,杨柳绿阴浓。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

夕阳楼外晚烟笼,粉香融,淡眉峰。记得年时,相见画屏中。只有关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

这首词有几个字要特别注意,“飏”残红:仄平平,其中的“飏”是平仄两用字,这里用作仄声,所以不能是“扬”;杨柳绿“阴”浓,中仄仄平平,阴是平声,荫是仄声,所以一定是“阴”,肯定不是“荫”。

上阕写景,杏花村馆酒旗风,指行人羁旅,又见杏花酒旗。野渡舟横,化用韦应物《滁州西涧》“野渡无人舟自横”,取其幽静寂寥。前四句是相对比较近的景物,后面写远景: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

写景时要注意远近的对比,会更有空间感,另外要注意上阕写景中动静的结合。

下阕写人抒情,第一句有柳永“想佳人妆楼颙望”之感,后两句“粉香融,淡眉峰”,用借代手法描摹佳人。

后面是时间的今昔对比:记得年时,相见画屏中。只有关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当年的相聚,如今的分离,照应上阕结尾的:人不见,草连空。

图片 6

结束语

谢逸一生布衣,以诗文自娱,其高处在诗不在词。据说黄庭坚读到他的诗以后,将其比为苏门四学士的晁补之与张耒,此说来自于《冷斋夜话》:

黄鲁直读其诗曰:‘晁、张流也,恨未识之耳。’无逸诗曰:‘老凤垂头噤不语,枯木槎牙噪春鸟。’又曰:‘贪夫蚁旋磨,冷官鱼上竹。’又曰:‘山寒石发瘦,水落溪毛雕。’皆为鲁直所称赏。”

谢逸最知名的是其咏蝴蝶300首,因此被人称之为谢蝴蝶,可惜他的蝴蝶诗并没有完整的传下来。

结束时,老街依照惯例用其韵作《江城子 》一首:

落花香径小园风,扫愁红,上眉峰。斜日阑干,双燕画帘中。独上西楼鸡塞远,千里外,暮云空。

阳关三叠两心同,水光溶,晓光融。别梦重来,旧忆似春浓。芳草天涯人不见,孤月影,淡烟笼。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