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世唐诗知多少

图片 1

内容摘要:当时看法较简单,认为日本学者平冈武夫统计,清编《全唐诗》存诗四万九千四百零三首又一千五百五十五句,做一番加减法,应可知道存世唐诗的大体数字。比如“秋风万里芙蓉国”作者谭用之,“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作者翁宏,以及围绕翁宏的十来位诗人,历来视为五代人,今知可能出身于五代末,但他们所有事迹和作品,都在宋初。至于后人割裂诗篇,如李绅与裴度、刘禹锡、白居易合作《喜遇刘二十八偶书两韵联句》长诗,《全唐诗》沿《万首唐人绝句》之误,将李绅三节作为《和晋公三首》又将裴度联句割为《喜遇刘二十八》《送刘》《再送》,一首诗截成了六首。清编《全唐诗》成书仓促,不能充分考证鉴别,又所承袭胡、季二书,囊括明代所传唐诗的所有文本和错误。

人们常说唐诗宋词是中华优秀文化的瑰宝,我们从小到大背的最多的估计就是诗词了。然而,要真正说起来,有众多唐诗的作者版权尚存在争议,其中不乏耳熟能详、大家背得滚瓜烂熟的作品。可以说,我们读到的很多唐诗都是“假唐诗”!

清康熙版《全唐诗》

关键词:唐诗;诗作;宋人;孟浩然;闻曙钟;考证;诗歌;收录;道士;韵文

图片 2

这是我第二次写这个题目。

作者简介:

01杜牧丨清明

前一次写在二十年前,1997年夏初,应天津《今晚报》之约。他们要开博导专栏,我前一年刚跻身其间,于是冒昧写了千余字。当时看法较简单,认为日本学者平冈武夫统计,清编《全唐诗》存诗四万九千四百零三首又一千五百五十五句,做一番加减法,应可知道存世唐诗的大体数字。

  这是我第二次写这个题目。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所谓减法,一是指《全唐诗》因体例不善而引起的重复收录,如乐府诗既据《乐府诗集》收在书首,又在各人名下收存,谐谑、诗词也有不少重收;二是指同一首诗分别收录在二或三人名下,不免重复统计;三是唐前五代诗多有误收。三部分合计,大约要减去四千首左右。

  前一次写在二十年前,1997年夏初,应天津《今晚报》之约。他们要开博导专栏,我前一年刚跻身其间,于是冒昧写了千余字。当时看法较简单,认为日本学者平冈武夫统计,清编《全唐诗》存诗四万九千四百零三首又一千五百五十五句,做一番加减法,应可知道存世唐诗的大体数字。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所谓加法,则指从乾隆末开始之各家唐诗补遗,至今大约已超过八千首。加减合计,保守估计约是五万三千首,最多是五万四千首。我近年又有许多新的所得,但总数肯定还无法超过五万四千首。

  所谓减法,一是指《全唐诗》因体例不善而引起的重复收录,如乐府诗既据《乐府诗集》收在书首,又在各人名下收存,谐谑、诗词也有不少重收;二是指同一首诗分别收录在二或三人名下,不免重复统计;三是唐前五代诗多有误收。三部分合计,大约要减去四千首左右。

杜牧的千古名诗《清明》可谓童孺皆知。但卧榻先生你说本诗也是假唐诗,我幼小的心灵还真是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怎么办?宝宝不淡定了。别急,请慢慢看来。

近年来发愤重新全部校录唐诗,所得之丰,远超想象。照理说,具体数字应越来越清晰,我以往也一直这样认为。然而越是接近定稿,我越发迷茫,于是想借本文将这些迷茫写出。

  所谓加法,则指从乾隆末开始之各家唐诗补遗,至今大约已超过八千首。加减合计,保守估计约是五万三千首,最多是五万四千首。我近年又有许多新的所得,但总数肯定还无法超过五万四千首。

主要理由

习惯所说一首唐诗,是指保存完整、题目和首尾完具的一首作品,多数情况下应该不会引起误解。但如果我借这几个字说事,其实很难明确界定。

  近年来发愤重新全部校录唐诗,所得之丰,远超想象。照理说,具体数字应越来越清晰,我以往也一直这样认为。然而越是接近定稿,我越发迷茫,于是想借本文将这些迷茫写出。

已故国学大师陈寅恪(1890—1969)在他“以诗证史”的代表作《元白诗笺证稿》中指出《清明》一诗来历不明:“此诗收入明代《千家诗》节本,乃三家村课蒙之教科书,数百年来实唐诗最流行之一首文集。若就其出处,殊为可疑。”随后,有学者从多方面予以论证:

先说唐,任何人都知道唐之立国在618年唐高祖开国,907年唐亡于后梁。但唐诗的时间则并不限于此。明清两代,都认为五代是唐的余闰,《全唐诗》包括唐五代十国的所有诗作。那么问题来了,前后截止期,都是全国人民共同跨过新时代,就要有具体的限定。从隋入唐者,前后都有作品者大约二三十人,涉及诗作不足百篇;五代十国入唐者,因各地域归宋时间不同,入宋前后存诗较多,现在的一般办法是存数不多者两边都算,入宋诗作较多者如徐铉、李昉,仅存入宋前作品,对读者当然不太方便,但为避免滥收,又只能如此。

  习惯所说一首唐诗,是指保存完整、题目和首尾完具的一首作品,多数情况下应该不会引起误解。但如果我借这几个字说事,其实很难明确界定。

早期的杜牧集子中,外甥裴延翰编的杜牧文集《樊川文集》不见收录此诗,再其后北宋田概编《樊川别集》以及《樊川外集》中,均无《清明》。稍晚的《樊川续别集》里才出现了《清明》一诗,而里面的诗,全是许浑所作。《樊川续别集》系南宋人抄辑,讹误多多,当时即为刘克庄、洪迈等着名的诗人学者否定。在此几百年间,从来没有人提到过这首诗是杜牧的。

清编《全唐诗》所收,原则上无论所据书之早晚、真伪、完残,凡相沿为唐人诗作一概收入,造成许多误讹。今人手段发达,考证精微,几乎每首诗或每个诗人之生平都调查清楚,结果大跌眼镜。比如“秋风万里芙蓉国”作者谭用之,“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作者翁宏,以及围绕翁宏的十来位诗人,历来视为五代人,今知可能出身于五代末,但他们所有事迹和作品,都在宋初。两《南唐书》有传的邵拙,今知其应考在咸平间,南唐之灭亡已二十多年了。这些还算能弄清楚。更糊涂的是,唐代的传奇志怪,宋人喜欢继续添油加醋地编造。顾况落红流诗,已很难相信,宋人再敷衍出于佑与韩氏的类似故事;王轩西施石故事,宋人也继续编造两人幽会后的调情诗作。元明两代,造伪更蔚成风气,唐五代女诗人,大约三分之一是假托的。我还发现一有趣情况,宋人说到好诗而忘作者,就号称是唐诗,逐一查检,大多可以理清。凡此之类,累加就涉两三千首之多。

  先说唐,任何人都知道唐之立国在618年唐高祖开国,907年唐亡于后梁。但唐诗的时间则并不限于此。明清两代,都认为五代是唐的余闰,《全唐诗》包括唐五代十国的所有诗作。那么问题来了,前后截止期,都是全国人民共同跨过新时代,就要有具体的限定。从隋入唐者,前后都有作品者大约二三十人,涉及诗作不足百篇;五代十国入唐者,因各地域归宋时间不同,入宋前后存诗较多,现在的一般办法是存数不多者两边都算,入宋诗作较多者如徐铉、李昉,仅存入宋前作品,对读者当然不太方便,但为避免滥收,又只能如此。

《清明》现在可以查到的最早出处见于南宋孝宗时期编撰的类书《锦绣万花谷》,该书《后集》“村·杏花村”下录有《清明》,小注“出唐诗”,但既未署杜牧名,也无“清明”题名。杜牧成为《清明》作者,最早是在《分门纂类唐宋时贤千家诗选》上,即大名鼎鼎的《千家诗》。此诗集旧题编纂者为南宋着名诗人刘克庄。该诗选前集“节候门”下,收录了13首清明、寒食诗,第一首即是《清明》,并标明作者是“杜牧”。

再说何者为诗。我们习惯说《诗经》、楚辞是中国诗歌的两大源头,但从六朝文体说兴,严辨诗文界限,一是骚体的韵文皆属文而不算诗,二是四言的韵文如赞、铭、箴、颂皆归文而不归诗。这些已不存在争议,虽然也有人试图改变,采纳必招争议。大端之问题在于佛道歌诗,习惯上僧人之个人诗作多称偈颂,道士之什《全唐诗·凡例》称章咒,准确还是称歌诗赞颂为好。康熙帝不喜欢此类作品,一句“本非歌诗”,将胡震亨辛苦搜罗的包括王梵志诗歌在内的大批作品皆排除在外。近百年因敦煌遗书中大量民间及僧道俗曲礼赞类作品之发现,在收录体式上学者大多已接受从宽采录的态度。当然宽到什么程度,仍很难把握。

  清编《全唐诗》所收,原则上无论所据书之早晚、真伪、完残,凡相沿为唐人诗作一概收入,造成许多误讹。今人手段发达,考证精微,几乎每首诗或每个诗人之生平都调查清楚,结果大跌眼镜。比如“秋风万里芙蓉国”作者谭用之,“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作者翁宏,以及围绕翁宏的十来位诗人,历来视为五代人,今知可能出身于五代末,但他们所有事迹和作品,都在宋初。两《南唐书》有传的邵拙,今知其应考在咸平间,南唐之灭亡已二十多年了。这些还算能弄清楚。更糊涂的是,唐代的传奇志怪,宋人喜欢继续添油加醋地编造。顾况落红流诗,已很难相信,宋人再敷衍出于佑与韩氏的类似故事;王轩西施石故事,宋人也继续编造两人幽会后的调情诗作。元明两代,造伪更蔚成风气,唐五代女诗人,大约三分之一是假托的。我还发现一有趣情况,宋人说到好诗而忘作者,就号称是唐诗,逐一查检,大多可以理清。凡此之类,累加就涉两三千首之多。

《全唐诗》中收录了杜牧好多诗,却不收录影响很大的《清明》。《全唐诗》是清康熙年间曹寅等人敕编,《清明》在宋后已有广泛影响,如果是杜牧作品,不可能不收录书中,这说明清人已认为,《清明》作者非杜牧。

还要说到什么是一首。最简单的问题在处理一代文献时,常会非常复杂。比如贺知章的两首《晓发》,其一云:“故乡杳无际,江皋闻曙钟。始见沙上鸟,犹埋云外峰。”其二云:“江皋闻曙钟,轻栧理还舼。海潮夜约约,川露晨溶溶。如见沙上鸟,犹霾云外峰。故乡眇无际,明发懐朋从。”其一四句均见于其二,但排列不同,构成了新的诗境。还有这首:“野人不相识,偶坐为林泉。莫漫愁沽酒,囊中自有钱。回瞻林下路,已在翠微间。时见云林外,青峰一点圆。”以前四句独立成篇者唐代就流传很广。类似情况还有王湾《江南意》和《次北固山下》之前后属稿之不同。以上几例应皆属于作者自改或再创作的例子。至于后人割裂诗篇,如李绅与裴度、刘禹锡、白居易合作《喜遇刘二十八偶书两韵联句》长诗,《全唐诗》沿《万首唐人绝句》之误,将李绅三节作为《和晋公三首》又将裴度联句割为《喜遇刘二十八》《送刘》《再送》,一首诗截成了六首。再如《万首唐人绝句》五言卷二一收萧颖士《重阳日陪元鲁山登北城留别七首》,在《古今岁时杂咏》卷三四、《唐诗纪事》卷二一皆作古诗一首,也被割成了七首。

那此诗的真正作者是谁?有人提出,是许浑。如果是那个晚唐诗人许浑,那此诗尚还是正儿八经的唐诗。也有人提出,《清明》作者可能是北宋诗人宋祁。如此,《清明》则成了宋诗。

举以上例子,是要说明唐诗流传千年,歧互传误的情况非常严重。清编《全唐诗》成书仓促,不能充分考证鉴别,又所承袭胡、季二书,囊括明代所传唐诗的所有文本和错误。我从1981年起作唐诗搜罗考证,又恰逢时代风会与学术转型,得以半生经历肄力于此,所得之丰,超迈前贤。年齿渐增,思有以作集大成之工作,以嘉惠学界,且以求真祛伪、求全备录为目标。进行多年,完成可期,略布所怀,亦求益于有识者。

总的来说,《清明》是杜牧所作存疑,但尚无确凿的证据表明另有其人,还是先挂名杜牧为宜。

明眼的读者可以体会,我的题目借用了孟浩然诗“花落知多少”的句式。孟浩然当年感叹流年,见夜来风雨,满地落红,感慨良多。虽然惜春之逝,但他绝不会去数一下园内落花几何。同理,我们大约估计唐诗今存数在五万三千首上下,绝对可靠者大约略过五万首,也就够了,再求准确,就不免泥沙俱下了。

图片 3

02张旭丨桃花溪

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

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张旭是唐时代着名的书法家,以草书闻名,与怀素时称“颠张醉素”。这首《桃花溪》,自被清人蘅塘退士选入《唐诗三百首》以来,已成为家喻户晓的名篇了。然而,南京大学莫砺锋教授考辨认为,这首诗的真正作者并非唐代的张旭,应是北宋的蔡襄。

主要理由

南宋洪迈编有《万首唐人绝句》,收录了张旭三首绝句,其中就包括这首《桃花溪》。问题是,张旭的这首《桃花溪》,它在所有的唐代文献中间都不见踪影,在五代跟北宋的文献中间同样不见踪影。就是在南宋以前,从张旭生活的时期开始,几百年中间从来没有人提到过、见到过,从来没有书里面记载过这首诗。到南宋中叶首次冒出来,出现于洪迈编的《万首唐人绝句》,距离张旭生活的年代已经好几百年了。更大的问题是在洪迈编《万首唐人绝句》以前三十年,这首诗已明明确确编在北宋蔡襄的文集中。

事实上,对于这首诗重出于《万首唐人绝句》和蔡襄文集的情况,后人已有所注意,明清时期已有学人指出这些诗是被贪多务得的洪迈误收入唐诗(事实证明,《唐人万首绝句》中张冠李戴乃至错讹者比比皆是)。

洪迈为何会把蔡襄的诗误归张旭名下?一种猜测是,蔡襄生前曾收藏张旭的墨迹,蔡襄在张旭作品后面自书其诗,后来,洪迈看到内府所藏的、曾经蔡襄收藏的张旭真迹,因考核欠精从而将张、蔡两人的真迹张冠李戴,清朝蘅塘退士编《唐诗三百首》,也未考辨,致使“唐诗三百首”中出现了宋诗。

图片 4

03唐温如丨题龙阳县青草湖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这首诗收录在《全唐诗》卷七百七十二中,题为《题龙阳县青草湖》,作者唐温如,“无世次爵里可考”。一直以来,人们都把它当作唐诗,然而,据中山大学陈永正先生考证,本诗是一首元人作品。

主要理由

唐温如其人其诗,在唐、宋人有关的载籍中都没有记录,连素有淹博之誉的宋人洪迈撰集的《唐人万首绝句》进御本及赵宦光、黄习远的编订本中也没有这首诗;从唐朝至清朝许多唐诗选本中也没有发现这首诗的踪影。

最早收录唐氏此诗的是元人赖良编纂的《大雅集》,题为《过洞庭》,唐珙作。在作者小传中介绍,珙字温如,会稽人。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载,赖良字善卿,浙江天台人,“是集皆录元末之诗”,“其去取亦颇精审”,“故不失为善本”。最后,陈先生得出如下结论:“唐温如,名珙,浙江会稽人。元末明初诗人。《题龙阳县青草湖》一诗,原题作《过洞庭》。《全唐诗》收录此诗,实误。”

可见,本诗是一首真正的“假唐诗”。

图片 5

04司空图丨二十四诗品

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

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匪强,来之无穷。

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犹之惠风,荏苒在衣。

阅音修篁,美曰载归。遇之匪深,即之愈希。脱有形似,握手已违。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碧桃满树,风日水滨。

柳阴路曲,流莺比邻。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

绿杉野屋,落日气清。脱巾独步,时闻鸟声。鸿雁不来,之子远行。

所思不远,若为平生。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

若严格的讲,二十四诗品是文艺理论作品,属于文学批评范畴。但它有个特色,就是以诗论诗,自身也是优美的诗作。

主要理由

复旦大学陈尚君教授通过文献学的方法,指出《二十四诗品》并非司空图,而是明人的伪作。该文有破有立,这在学界引起极大反响。其理由在于,自司空图到明朝年间,从来没有人在任何着作中提及本篇,而明朝年间则突然冒出来说是司空图所作,殊为难解。一般说来,文献学考证出来的东西,都极为可信。因此,陈教授这篇文章至少在“破”这个维度上,站住了脚跟。

尴尬的是,很多搞文学研究的学者都是吃这碗饭的,陈尚君教授的观点相当于把他们搞了一辈子的研究一拳打翻,其论如果成立的话,中国文学史、文学批评史乃至美学史都要改写。于是有一些人选择了打死也不认。没办法,在文献资料还找不到真正作者或作者年代的情况下,大学教材选择了暂时搁置争议,记名司空图名下,不把话说那么死,期冀后来者更深入地探讨。

话说回来,就算《二十四诗品》不是司空图的作品,这仍然是中国文艺美学上最为重要的论述之一。

图片 6

结语

以上所列举的诗,都是耳熟能详的好诗。其作者争议的理由也大为相似。这种用文献学的方法考证出来的东西,一般来说极其可信,只不过除唐温如能确定是元人外,其它诗的作者,只能说存在较大争议。也期待后来者发现更多可靠的资料,为这些诗确定真正的主人。

此外,还有众多唐诗名篇的作者存在争议。河南大学教授佟培基先生着有《全唐诗重出误收考》,曾对此作了详细而专门的论述,有兴趣者可自行查阅。

图片 7

号外:其它存在作者争议的唐诗

作者:王维?道川禅师?

远观山有色,静听水无声。

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嗅梅/寻春

作者:无尽藏?

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岭头云。

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早梅

作者:戎昱?张谓?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代悲白头翁

作者:刘希夷?宋之问?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行逢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

{“type”:2,”value”:”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