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年的“幸福沙漠”文明

【说古论今】

图片 1

图片 2

对于阿拉伯半岛你了解多少?国博刚刚闭幕的“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其实就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的一个展览。

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日前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展览展出了466件考古与文化遗物均为收藏于沙特各个博物馆中的珍品。这些文物的时代跨度自一百万年前的石器时代开始,经史前时期、前伊斯兰时期、伊斯兰时期,直至近现代沙特王国的诞生,全面反映了沙特阿拉伯考古学文化发生、发展的历史进程。展期
持续至3月19日。

刻铭铜板沙特国王大学考古系藏

2012年,牛津大学在沙特阿拉伯启动了一个古沙漠的研究项目,主要是研究整个半岛的气候变迁,居然有充分的古生物学与考古学证据支持这个半岛上曾经存在过哺乳动物!在整个史前时期,阿拉伯半岛的气候远比今天湿润,完全是一个绿色的阿拉伯,河流纵横,湖泊遍布,人口得以散布与扩张,这使得它成为连接非洲与亚欧大陆的关键枢纽。

近年来,很少有考古发现能够像阿拉伯之路展览展示的文物一样,颠覆人们对于一个地区古代历史的认识。从100多万年前的史前时期开始,早已有古人类繁衍于此。神秘的石刻铭文、纪念性的人形石碑以及制作精美的青铜塑像,堪称前伊斯兰时期阿拉伯文化的典型代表。

金面具沙特国家博物馆藏

这个判断与考古学家发现的大量旧时器时代遗存正好对应。阿拉伯半岛上时代最早的古人类遗存是130万年前的石制生产工具。在阿拉伯北部的舒维希提亚和西南部的伯希玛等地,都发现有此类石器。在此次展览的“人形石碑”单元,我们就可以看到有着一百多万年历史的石制生产工具,包括石斧、刮削器、箭镞等。

在古代,阿拉伯半岛南部是世界上唯一的乳香、没药种植地和贸易区。随着香料产业的发展,错综复杂的贸易网络应运而生,近东地区的寺庙和宫廷贵族消费的大量香料都源自于此。香料之路应运而生,沿途之上的绿洲、城镇、驿站也都随之兴起。与此同时,来自域外乃至印度、中国或其它远东国家的奢侈品贸易也络绎不绝。公元七世纪,伊斯兰时期开始后,麦加成为伊斯兰世界的宗教中心和精神圣地,曾经的香料之路逐渐被始自叙利亚、埃及、伊拉克、波斯等地的麦加朝圣之路所取代;一度流行于史前时期的石雕人像则被有关《古兰经》的刻铭所取代。

在阿拉伯语中,“沙特”的意思是“幸福” ,“阿拉伯”则代表“沙漠”
,更多人对这片“幸福沙漠”的印象是“富得流油”
,却忽视了这片古老土地的灿烂文明。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首次以展陈沙特古代文物的形式向中国观众揭开阿拉伯文明的神秘面纱。展览将持续至明年3月19日。

在朱拜尔绿洲,发现了阿拉伯半岛上第一个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址,一万年前,这里的微型刀片工具由非本地材料打制而成,表明使用这些工具的人已经有了流动性,其流动范围可能超过数百公里。考古学家还在半岛发掘了一座公元前5100年至4300年的墓地,276座墓葬出土了大量随葬品,有来自印度的玛瑙珠、红燧石珠2500多枚。在公元前3000年末期,半岛可以制作本地的红陶,但同样出土了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彩陶,这些都是人类早期交流的明证。

最早发现阿拉伯半岛古代历史的或许是阿拉伯的诗人们。他们的诗句中往往记录着古老的废墟或遗址。伊斯兰时期,商旅和朝圣者留下许多关于重要遗址的相关记载。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沙特王国在阿拉伯半岛开展了广泛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在考古学家们的努力之下,一批批重要的考古发现从沙漠荒丘中揭示出来,一件件珍贵的古代遗产得以重见天日。然而总体而言,沙特考古乃至人们对阿拉伯半岛的认知和探索才刚刚开始。本次展览中的许多文物都是近年来新的考古发现。阿拉伯之路展览为我们揭开了一个引人入胜的阿拉伯古代世界。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沙特王国在阿拉伯半岛开展了广泛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在考古学家们的努力之下,一批批重要的考古发现从沙漠荒丘中揭示出来,一件件珍贵的古代遗产得以重见天日。本次由中国国家文物局、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沙特旅游与民族遗产总机构共同主办,中国文物交流中心承办的“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览共展出沙特阿拉伯王国博物馆珍藏的出土文物466件
,对迄今发现的沙特境内的古代考古学文化进行了全景式的展示和呈现。

距今3000年之前,随着骆驼被驯养与使用,阿拉伯半岛的长途贸易得以实现,甚至不毛之地也变得通行无阻。阿拉伯半岛南部是世界上乳香、没药的主要种植地之一。由于乳香等对气候土壤的特殊要求,并不容易移植,因此至少在公元前3000年乳香就从这里出口,漫长的“香料之路”初见端倪。

▲人形石碑卡耶特卡法,哈伊勒附近公元前4000年砂岩沙特国家博物馆 利雅得

据中方策展人翟胜利介绍,这些珍贵文物几乎每一件都是代表阿拉伯文明、难得一见的珍品。自石器时代开始,经史前时期、前伊斯兰时期、伊斯兰时期,直至近现代沙特王国的诞生,展览全面反映了沙特境内古代伊斯兰文明和沙特阿拉伯本土考古学文化发生、发展的历史进程。展览中的大量文物出土于阿拉伯半岛历代香料之路、朝圣之路沿线,堪称阿拉伯本土文化与东、西方文化之间交流和互动的重要物证,其中不乏震惊世人的发现。

应该说,阿拉伯半岛在与自己不同文化的碰撞融合中不断演进,创造了纳巴泰、德丹、格拉、迪尔蒙等文明,同时在香料、宝石、丝绸、瓷器等贸易的驱动下,又在与美索不达米亚、希腊、罗马、印度、中国等异域文明的交往中,自我强大并影响着世界古代文明的发展。

人形石碑

在展览的“史前时期的考古发现”中,一件石马十分考究。有考古学家认为,这匹马的肩部突脊装饰其实是早期的缰绳,是马被驯化的证据之一。此前普遍的说法认为马的驯化起源自大约6000年前的欧亚大陆草原,这一文物的出土很可能会改变人们对于马的驯化历史的认识。对于人类而言,阿拉伯半岛的生存条件可谓严酷,大部分地区常年处于热带沙漠气候的影响之下。然而,石制工具、武器等上百万年以来阿拉伯半岛上最早的人类活动遗存,昭示这里有着足够悠久的古代文化传统。

公元前8世纪后,宗教仪式对于阿拉伯南部香料的需求变得巨大起来,沿途之上的绿洲、城镇、驿站也都随之兴起,一些中间站点发展成为中心城市。近些年考古人在沙特陆续发掘出欧拉、泰马、卡耶特法奥等主考古遗址,这些遗址无一例外都是当年香料之路上的主要驿站。

这里展示的三件石碑所表现的人物的衣着和神态风格迥异,它们或许代表着古代阿拉伯半岛不同村落和部族间存在的风俗差异。石碑生动的表情、传神的姿态似乎能够跨越时空,动人心魄。

以展示欧拉、泰马等阿拉伯西北部绿洲发现的雕像、石碑等历史文物为主的“欧拉与泰马的考古发现”
,让观众有机会领略到纳巴泰古代文明的传奇风采。欧拉、泰马曾是香料之路的必经之地,阿拉伯北部通往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以及通往埃及、地中海东部的商路,都交汇于此。在当地部族的经营下,欧拉、泰马相继发展成为阿拉伯北部的区域文化中心。

欧拉是阿拉伯西北部古地名德丹的现代名称,这里曾是香料之路上的重要站点之一。公元前6世纪,在里西安部族的经营之下,德丹发展成为区域文化中心。公元前1世纪,德丹在一次地震灾难之后逐渐走向衰落。然而,欧拉绿洲仍然保持着其在香料之路上的重要影响。

▲人形石碑欧拉、泰马、玛甸沙勒附近出土公元前4000年砂岩沙特国家博物馆
利雅得

进入伊斯兰时期之后,麦加、麦地那等宗教圣地更是长期吸引着全世界广大信徒前来朝圣,人们对于阿拉伯半岛有了更多的想象和神往。麦加周边地区发现的一系列考古遗存,让人们看到了伊斯兰宗教信仰对阿拉伯半岛产生的巨大影响。近现代时期,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形成,则实现了宗教与世俗政治的理想结合,为这里带来了长久的和平与发展。展览中的“麦加与朝圣”板块记录了公元6世纪至公元7世纪朝圣之路上的历史。这个时期内,伊斯兰信仰在阿拉伯半岛之外得到迅速发展。为了便于日益增多的信徒前往麦加朝圣,必须开拓更多通畅便利的朝圣路线,此前连接半岛内外的商旅之路往往被改造成了通往圣地的朝圣之路。长此以往,在一些重要的朝圣之路上,驿站、水井、物资补给中心等设施也得以发展。

泰马是沙特西北地区最重要的考古遗址之一,这里是传奇香料之路的必经之地。阿拉伯北部通往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以及通往埃及、地中海东部的商路,都交汇于此。直至公元7世纪伊斯兰时期正式开始之前,泰马在该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中一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这些石碑距今约6000年,它们多出土于阿拉伯半岛北部的哈伊勒和塔布克地区。在约旦南部至也门地区,这种石碑也有着广泛的分布,或许与古代阿拉伯世界的宗教活动或丧葬习俗有关。它们是阿拉伯半岛迄今发现的最早最著名的古代人类遗物。

沙特旅游和民族遗产总机构主席苏尔坦亲王表示,沙特阿拉伯从未离开过世界历史的视线,沙特阿拉伯在经济上有很重要的地位,也有着灿烂无比的文化。

玛甸沙勒是沙特阿拉伯的第一个世界遗产,它是传说中的古黑格拉城,公元100年左右,罗马帝国在这里设置阿拉伯行省,作为绿洲城市,这里种植了大量无花果、橄榄树、葡萄树,因此在阿拉伯北部至约旦、地中海的商贸之路上占有重要位置。考古人员在这里发现了古代纳巴泰王国时期的94座高等级贵族墓葬,墓葬出土了精美的皮革及织物残片、刻铭石的香炉、拉丁文刻的铭文石碑,还有可做香炉的彩陶杯等。

史前时期的考古发现

公元3世纪早期,对于香料的需求猛增,每年大约有一万只骆驼驮着香料来往于阿拉伯南部与地中海之间。据统计,《圣经》一共有188次提到香料,其中出现最频繁的就是乳香和没药。古犹太人分别在清晨和黄昏的时刻烧香两次。传说巴比伦神殿一年的乳香用量是两吨半。而罗马帝国对于乳香的利用如同对丝绸的喜爱一样,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双面器东部省出土阿舍利时期岩石沙特国家博物馆 利雅得

“香料之路”也不止一条。仅以乳香为例,它有两条传播路线,海上航线和陆路商道。陆路通道起点是阿拉伯半岛的南部地区临近阿拉伯海的沿岸港口基纳,一路向北进发,到达沙特阿拉伯的北部佩特拉后,转至美索不达米亚,即两河流域。另外一路转道到达大马士革和其他腓尼基沿岸的各个城市。海上航线从阿拉伯半岛南端出发,沿红海北上,一直到埃及和其他地区。

阿拉伯半岛上时代最早的古人类遗存是130万年前的石制生产工具。考古学家将这一时期称为旧石器时代。在阿拉伯北部的舒维希提亚和西南部的伯希玛等地,都发现有此类石器。

卡耶特法奥遗址位于利雅得西南部约700公里的鲁卜哈里沙漠的边缘处,连接着南阿拉伯半岛与阿拉伯半岛东北部,是半岛腹地上的经济、宗教、政治与文化的中心,也是这条路上最为富庶的城市。遗址显示这完全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只有城东边的峭壁提供了一道天然屏障,城的南北西三面,是条条宽阔的马路,显示着通商城市的便捷。不同国家的旅行者、商人和朝圣者都可以在这里得到休息与补给。考古显示这里有专门的市场,用巨大的围墙围起,东西长30多米,南北宽25米。这个遗址出土的许多文物来自地中海地区,一些文物产自当地却带有显著的罗马装饰风格和技术风格。

▲石马残件 马嘉出土新石器时代,约公元前8810年岩石沙特国家博物馆 利雅得

商队行走与中途休息时都需要安全保障和大量补给,这都需要武力来保证,于是商旅必须向贸易路线的统治者缴纳税款,由于所经之处负税累累,各种香料到达目的地时已经非常昂贵,乳香没药的价值甚至等同于同等重量的黄金。这迫使许多国家减少了对香料的消费,但随着“朝圣之路”的形成,香料之路再次复兴。

大约一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早段,正值阿拉伯半岛的湿润时期。半岛上四处可见的植被、湖泊、沼泽、野生动物无不吸引着古代人类前来渔猎、采集。来自地中海东部地区的游牧部族也集聚于此
,他们使用的石制工具和武器显得与众不同。

古代麦加与香料之路距离较远,直到公元五世纪,擅于经商的古莱氏部族到达麦加后,这里才逐渐发展成为重要的宗教和贸易中心。公元631年,即先知穆罕默德去世的前一年,他离开麦地那重返麦加。这次行动即以朝圣而闻名。公元7世纪晚期,伊斯兰信仰在阿拉伯半岛之外也得到迅速发展。对于信徒来说,即使不能每年完成,有生之年也要至少完成一次朝圣。为了便于日益增多的信徒前往麦加朝圣,必须开拓更多通畅便利的朝圣路线。于是此前连接半岛内外的香料之路被改造成了通往圣地的朝圣之路。

公元前5500年左右,已经有人类陆续定居于阿拉伯半岛的沿海和绿洲地区。这一时期的人们在这里种植庄稼、畜养家牛,同时他们继续狩猎、打渔。一千年后,这里的气候重新变得日益干燥,人们又逐渐恢复了游牧的生活方式。包括箭镞、石片在内的史前时期的石制兵器、工具在阿拉伯半岛的各个地区都有所发现。

布罗代尔说,除了能够把自己的货品输出到远方发扬光大的文明之外,不存在任何别的文明。对于一种文明来说,存在就是既能给予又能收受和借用。香料之路正是这样一种颇为敏感的显示器,呈现着各种文明如何一边收受一边给予。

欧拉与泰马的考古发现

▲金片 泰伊,泰尔萨亚出土公元1世纪金沙特国家博物馆 利雅得

欧拉是阿拉伯西北部古地名德丹的现代名称,这里曾是香料之路上的重要站点之一。公元前6世纪,在当地里西安部族的经营之下,德丹发展成为区域文化中心。公元前1世纪,德丹在一次地震灾难之后逐渐走向衰落。然而,欧拉绿洲仍然保持着其在香料之路上的重要影响,它也成为纳巴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彩陶碗泰马,萨纳伊耶出土公元前1千纪早中期陶沙特国家博物馆 利雅得

泰马是沙特西北地区最重要的考古遗址之一。这一地区最早的人类居住遗址可以追溯至公元前3000年。该地区社会财富的积累和社会文明的发展都要归因于其优越的地理位置,这里是传奇香料之路的必经之地。阿拉伯北部通往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以及通往埃及、地中海东部的商路,都交汇于此。直至公元7世纪伊斯兰时期正式开始之前,泰马在该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中一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狮子雕像 欧拉出土公元前6-前4世纪砂岩沙特国王大学考古系 利雅得

卡耶特法奥的考古发现

▲门窗过梁构件 卡耶特法奥出土 公元前3世纪-3世纪石灰岩沙特国王大学考古系
利雅得

卡耶特法奥是古代贸易之路上最为富庶的城市之一。它坐落于所谓空白之地的西部边缘。卡耶特法奥位于几条阿拉伯南北商贸路线的交叉点上,这里生长着茂密的椰子林,商贸市场、寺庙、墓地遍布各地。对常年生活于茫茫荒漠中的人们而言,这里堪称天堂。

▲赫拉克勒斯雕像 卡耶特法奥出土公元1-3世纪青铜沙特国王大学考古系 利雅得

从卡耶特法奥遗址与居住有关的遗存即可看出其富有程度。从古代遗留下来的一些彩绘墙壁上可以看到宏伟的开放性建筑上装饰着一些奢华的材料。古代遗址出土的许多文物来自地中海地区,一些文物产自当地却带有显著的罗马装饰风格和技术风格,其它文物则带有典型的阿拉伯本土特征。

塔鲁特岛的考古发现与迪尔蒙、格拉

▲额饰珠宝 艾恩加湾出土公元2世纪黄金、次宝石、珍珠沙特国家博物馆 利雅得

塔鲁特岛是阿拉伯东北部最大的枣椰绿洲之一。20世纪60年代,人们在修筑堤道时揭开了一系列重要的考古发现。其中年代最早的遗存可以追溯至公元前2900年,与塔鲁特岛和美索不达米亚之间的商贸往来密切相关。其它遗存则显示该岛与盛产精致绿泥石容器的波斯西南地区存在着广泛联系。

▲迪尔蒙印章 达兰 A/10号墓出土约公元前2000-前1800年热滑石达曼博物馆

这一时期的塔鲁特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它正好位于美索不达米亚文献中记载的迪尔蒙古代文明的中心地区。考古学家相信,公元前4000年晚期至公元前3000年早期,迪尔蒙人民聚居于塔鲁特岛及其周边地区。这里发现的一处大型考古学堆积,很可能就是著名的迪尔蒙海运港口。除了塔鲁特及周边地区外,巴林等地也都发现有迪尔蒙文化留下的历史痕迹。

麦加与朝圣

▲《古兰经》麦加奥斯曼王朝时期,公元16-公元17世纪墨水、颜料、金、纸沙特国家博物馆
利雅得

古代麦加与香料之路距离较远,直到公元五世纪,擅于经商的古莱氏部族到达麦加后,这里才逐渐发展成为重要的宗教和贸易中心。公元631年,即先知穆罕默德去世的前一年,他离开麦地那重返麦加。后来,这次行动即以朝圣而闻名。

自从伊斯兰教兴起之后,克尔白天房及大清真寺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尤其在沙特王国时期,清真寺光塔遍布各个角落,引导人们前往圣城的纪念性大门也随处可见。

▲艾哈迈德墓碑麦加出土公元10世纪玄武岩卡斯尔希扎姆博物馆,吉达

公元七世纪晚期,伊斯兰信仰在阿拉伯半岛之外也得到迅速发展。为了便于日益增多的信徒前往麦加朝圣,必须开拓更多通畅便利的朝圣路线。此前连接半岛内外的商旅之路往往被改造成了通往圣地的朝圣之路。长此以往,在一些重要的朝圣之路上,驿站、水井、物资补给中心等设施也得以迅速发展。

沙特王国的形成与考古

▲佩剑 20世纪金、银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研究与收藏基金会 利雅得

18世纪初,阿拉伯半岛虽然名义上隶属于奥斯曼人,却没有形成统一的国家组织,各地的氏族部落以各自强大的家族血亲划分出一定的家族统治区,对半岛进行实际的统治。后来,倡导原教旨主义的瓦哈比教派与沙特家族武装力量结合起来,为建立统一的伊斯兰国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确立了延续至今的政教一体的沙特政治体制。

▲彩绘木门纳季德公元19世纪晚期-公元20世纪早期木沙特国家博物馆 利雅得

1932年,随着沙特王国的诞生,上千年以来本土的阿拉伯人终于第一次成为伊斯兰圣地麦加与麦地那的守护者。这里能够体现沙特第一王国、第二王国的遗物包括一些武器、珠宝以及文字材料。王国的建立者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的一些个人物品也特别展示于此。佩剑、长袍、驯鹰装备等物品让人们有机会真切感受沙特王国建立者的一些个人生活品格。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