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勰和他的《文心雕龙》

寻知故纸

如今的电视广告、图书出版等行业中,名人推荐产品引来广大消费者争相购买的例子不在少数。所谓名人,泛指在社会上有一定知名度的人士,由于名人是人们心目中的偶像,有着一呼百应的作用,于是人们将名人的出现所达成的引人注意、强化事物、扩大影响的效应称为“名人效应”。事实上,不光现在,古时一些默默无闻的文人为了得到学术圈的认可,也使用“名人效应”推荐自己的书和文章,最为着名的是西晋才子左思,他写了一篇《三都赋》,求当时的高士皇甫谧作序,在名人的推荐下,这篇文章为人们争相传写,以至“洛阳纸贵”的奇观。
南朝梁代文人刘勰出身寒微,家中穷到没有钱娶妻生子,但是他酷爱读书。在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弘扬儒家学术最好的办法就是注释儒家经典,但刘勰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造诣无法超越先贤,于是转向另外一个领域发展,那就是写论文。他发现当时有很多文学批评论文,像曹丕的《典论·论文》、陆机的《文赋》以及李充的《翰林论》等。这些文章虽然写得不错,但内容太少,对文学理论的论述又过于简略。于是,他开始构建自己的文论体系,历经五年多时间,写成了巨着《文心雕龙》。
刘勰的这本《文心雕龙》虽然写得很好,但由于他的社会地位很低,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如果没有当时的名人加以评点,这样的作品是得不到社会认可的。在这样的情形下,刘勰进行了一次大胆的尝试,想请当时的着名文学家沈约品评一下自己的作品,可沈约当时做了大官,一般人很难见到他。于是,刘勰背着书稿等候在沈约府前,待沈约出门时到车前求见,并把自己的书送给沈约看。沈约读完之后,充分肯定了刘勰的文才,还经常把这本书放在自己的几案之上。一来二去,文人们都听说《文心雕龙》这本书为沈约所赏识,借着这样的口碑,刘勰和他的作品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可。
本来不受重视的一本书,经过名人的肯定,立刻变得非同凡响起来。有趣的是,和南朝文学家沈约“名人效应”相关的例子还有一个。当年,有一位叫张率的文人,天资聪慧,十二岁能写文章,到了十六岁作品已有很多。那时有个叫虞讷的人见了以后评头论足、加以诋毁。后来,张率把他的作品全部烧毁,重新作了一首诗拿给虞讷看,托名是文学家沈约所作,结果虞讷句句称赞,认为无字不佳。当张率表示“这其实是我的作品”之后,虞讷很惭愧,灰溜溜地离开了。
明明出自同一人之手,只因为作者不是名人,写得好也得不到夸奖;而假托名人大名,即便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也能迎来众人啧啧赞叹,究其根源,就是对名人的盲目崇拜和迷信,使得一些人失去了辨别好坏的能力,这也是值得现代人思考和警示的现象。

图片 1

名家轶事、国学掌故、藏书常识…… 欢迎来“寻知故纸”,看故事、长知识。

   
 《文心雕龙》是我国古代第一部系统全面的文学方法论和文学批评书,它是南北朝时候大文学家刘勰(xie)撰写的。

如今的电视广告、图书出版等行业中,名人推荐产品引来广大消费者争相购买的例子不在少数。所谓名人,泛指在社会上有一定知名度的人士,由于名人是人们心目中的偶像,有着一呼百应的作用,于是人们将名人的出现所达成的引人注意、强化事物、扩大影响的效应称为“名人效应”。事实上,不光现在,古时一些默默无闻的文人为了得到学术圈的认可,也使用“名人效应”推荐自己的书和文章,最为著名的是西晋才子左思,他写了一篇《三都赋》,求当时的高士皇甫谧作序,在名人的推荐下,这篇文章为人们争相传写,以至“洛阳纸贵”的奇观。

     
 刘勰(约公元465-520),字彦和,生活于南北朝时期的南朝梁代,中国历史上的文学理论家、文学批评家。汉族,生于京口(今镇江),祖籍山东莒县(今山东省莒县)东莞镇大沈庄(大沈刘庄)。他曾官县令、步兵校尉、宫中通事舍人,颇有清名。晚年在山东莒县浮来山创办(北)定林寺。幼年死去父亲,家境很贫苦。刘勰虽任多种官职,但其名不以官显,却以文彰,一部《文心雕龙》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地位。由于他在文学上的成就很大,也很为当时的昭明太子(《文选》修撰者)所敬爱。
 

南朝梁代文人刘勰出身寒微,家中穷到没有钱娶妻生子,但是他酷爱读书。在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弘扬儒家学术最好的办法就是注释儒家经典,但刘勰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造诣无法超越先贤,于是转向另外一个领域发展,那就是写论文。他发现当时有很多文学批评论文,像曹丕的《典论·论文》、陆机的《文赋》以及李充的《翰林论》等。这些文章虽然写得不错,但内容太少,对文学理论的论述又过于简略。于是,他开始构建自己的文论体系,历经五年多时间,写成了巨著《文心雕龙》。

     
 这部书是刘勰在齐朝末年写成的。《文心雕龙》共10卷,50篇。分上、下部,各25篇。全书包括四个重要方面,由刘勰在江苏省镇江市南山写下。上部,从《原道》至《辨骚》的5篇,是全书的纲领,而其核心则是《原道》《徵圣》《宗经》3篇,要求一切要本之于道,稽诸于圣,宗之于经。从《明诗》到《书记》的20篇,以”论文序笔”为中心,对各种文体源流及作家、作品逐一进行研究和评价。在有韵文为对象的”论文”部分中,以《明诗》《乐府》《诠赋》等篇较重要;在无韵文为对象的”序笔”部分中,则以《史传》《诸子》《论说》等篇意义较大;下部,从《神思》到《物色》的20篇(《时序》不计在内),以”剖情析采”为中心,重点研究有关创作过程中各个方面的问题,是创作论。《时序》《才略》《知音》《程器》等4篇,则主要是文学史论和批评鉴赏论。下部的这两个部分,是全书最主要的精华所在。以上四个方面共49篇,加上最后叙述作者写作此书的动机、态度、原则,共50篇。

刘勰的这本《文心雕龙》虽然写得很好,但由于他的社会地位很低,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如果没有当时的名人加以评点,这样的作品是得不到社会认可的。在这样的情形下,刘勰进行了一次大胆的尝试,想请当时的著名文学家沈约品评一下自己的作品,可沈约当时做了大官,一般人很难见到他。于是,刘勰背着书稿等候在沈约府前,待沈约出门时到车前求见,并把自己的书送给沈约看。沈约读完之后,充分肯定了刘勰的文才,还经常把这本书放在自己的几案之上。一来二去,文人们都听说《文心雕龙》这本书为沈约所赏识,借着这样的口碑,刘勰和他的作品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可。

     
 传统修辞学分为消极修辞和积极修辞两大方面。刘勰在《文心雕龙》中,对这两方面都有精当而深刻的论述,尤其对消极修辞的论述,不仅论及文章技巧,而且深入到心理活动和思维规律与语言生成关系的层面,不仅当时直至今天也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来不受重视的一本书,经过名人的肯定,立刻变得非同凡响起来。有趣的是,和南朝文学家沈约“名人效应”相关的例子还有一个。当年,有一位叫张率的文人,天资聪慧,十二岁能写文章,到了十六岁作品已有很多。那时有个叫虞讷的人见了以后评头论足、加以诋毁。后来,张率把他的作品全部烧毁,重新作了一首诗拿给虞讷看,托名是文学家沈约所作,结果虞讷句句称赞,认为无字不佳。当张率表示“这其实是我的作品”之后,虞讷很惭愧,灰溜溜地离开了。

     
 在语音修辞方面,刘勰没有沿习名人沈约的“八病说”,而着重提出了“飞沉”问题、“双声叠韵”问题。在《神思》中,刘勰就提出了“寻声律而定墨”的主张,在《声律》中又说:“凡声有飞沉,响有双叠。双声隔字而每舛,叠韵杂句而必睽;沉则响发而断,飞则声飏不还。”刘勰认为,作韵易而选和难。足见刘勰不但非常重视而且准确把握了汉字汉语的语音特点,对语音修辞在理论上作出了可贵贡献。

明明出自同一人之手,只因为作者不是名人,写得好也得不到夸奖;而假托名人大名,即便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也能迎来众人啧啧赞叹,究其根源,就是对名人的盲目崇拜和迷信,使得一些人失去了辨别好坏的能力,这也是值得现代人思考和警示的现象。

     
 在语汇修辞方面,刘勰提倡慎重遴选词语。语汇修辞中,还涉及用字,刘勰在《炼字》提出用字“四要则”:一避诡异,二省联边,三权重出,四调单复。无怪刘勰叹曰:故善为文者,富于万篇,贫于一字,一字非少,相避为难也。

     
 在语法修辞部分,刘勰在《章句》中提出了要按内容安排章句和按情韵安排章句的主张。刘勰主张,句式的选择上,用长用短,或长短穿插,整散结合,完全要符合情韵需要,情韵急,少音节短词句,情韵缓,可用舒曼之长句,情韵起伏跌宕,则可长短并用整散结合,以收荡气回肠之效。

   
 《文心雕龙》不承认抽象的文学天才,认为写文章重要的是对事物仔细观察,只有抓住了事物的本质,才能写出好的作品。它认为文学的内容和形式是统一的,文章的表达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针对当时人写文章多从形式上做工夫没有真实内容这一弊病,《文心雕龙》提出了反对造作、反对以词害意、反对内容迁就形式等主张。

   
 《文心雕龙》一书,受到了后世极大的推崇。在这以前,许多讨论文学的论著,多半偏而不全,都没有这部书系统、全面和周密。《文心雕龙》是目前了解南北朝以前文学理论唯一的一部大著作。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