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很早我就有个心愿,想写一部小说,这个心愿终于实现了。一部反映百年历史变迁中普通百姓命运的近三十五万字的长篇小说《父亲》于2012年底出炉了。出书的成功,让我大喜过望,冷静下来思考,让我深深的感悟,是因为有了网络空间,是网络把我和朋友们联系在一起,一起喜怒哀乐,享受生活,让我萌动了这个心愿;是网络让我认识了年华似水、寒梅傲雪、吻竹、月亮、向往、清涟丽人、无限风光、太阳花、巧云、春雨、心随人愿等一班朋友们,是他们一直鼓励我敦促我迎难而上,一路陪着我走过我的文学创作之路,印证了我收进那本书的一篇日记《心路》,是网络的情义帮我把心愿变成了现实。我感谢网络,感谢我的兄弟姐妹们,让我在不经意中实现了人生的愿望。

图片 1

我失骄杨君失柳,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骄杨搬上黄梅戏舞台,杨开慧从硝烟中款款走来,在第七届中国(安庆)黄梅戏艺术节的剧目展演中,观众将看到一个革命英雄之外的普通人杨开慧。

  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心路的历程将会继续走下去,只要心脏还在跳动,就不会停下脚步。在新的里程中,我又将怎么样继续我的心路呢?“心愿”依然是我继续前进的动力。这个心愿,就是想把虚拟的空间文字引渡到现实生活中,把自己的作品搬上舞台,让更多的人分享我内心的喜悦,跟着我一起感受大自然,一起享受美好的生活,一起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

五十年代

6月25日,记者探班大型现代原创黄梅戏《骄杨》,这场由安徽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倾情打造的学院派大戏已经开始排练,预计8月底可进行彩排。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在安徽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工作的堂弟妹范卫红老师谈到了我的想法和心愿,于是她和我一拍即合,她说,你写剧本,我帮你把剧本搬上舞台。对于范老师我并不陌生,除了亲戚之外,她是国家一级演员,现在是安徽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的成人教育部主任,是大名鼎鼎唱响黄梅大鼓的第一人,曾经担任“中国安庆第三届黄梅戏艺术节”主题晚会节目主持人,用黄梅大鼓串词报幕而获得成功的著名演员,在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后,自然也就蜚声海内外。

1953年,安徽省筹建省黄梅戏剧团,严凤英等一批安庆的优秀黄梅戏演员被抽调到合肥。次年,王少舫、王少梅、潘璟琍等又陆续被调入以充实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力量。年底,严凤英与王少舫合作的《天仙配》,在上海华东戏曲观摩会演中大受欢迎,并荣获优秀演出奖、剧本奖、导演奖、音乐奖。

剧情 别样杨开慧

  当范老师谈到当前教育缺失、学生自身素质培养、道德规范的遵守等问题时,自然联想到启蒙养正,敦伦尽分,防邪存诚,忠厚家风的“传世贤文”《弟子规》,我还津津乐道的和她谈起了“弟子规”的由来,那是从中华文化宝库里的瑰宝《训蒙文》演化而来,训蒙文是清朝康熙年间的秀才李毓秀根据《论语》学而篇编纂的三字经文,后来被清朝大学士贾存仁修订改编成现在的范文经典《弟子规》。范老师看到我熟悉这三字经文,笑曰“看来哥哥熟知典故由来,莫不以此为题,写它一段说唱,对于弘扬国学、教化学子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语中的,捅破天机,我当即应允,回家立即着手曲本。

1955年底,安徽省黄梅戏剧团与上海电影制片厂合作,桑弧执笔改编剧本,石挥导演,严凤英、王少舫主演的黄梅戏第一部黑白影片《天仙配》面世,并在全国掀起了一股黄梅戏热潮。1956年的国庆节,黄梅戏《天仙配》的彩车参加天安门检阅;1957年,《天仙配》获文化部颁发的1949-1955优秀影片奖。严凤英、王少舫获得金质奖章。据1958年底统计,仅大陆观众就多达一亿四千万人次之多,创造了当时票房的最高纪录。《天仙配》取得空前成功,时任文化部副部长主管电影及外事工作的夏衍先生感叹:最遗憾的是《天仙配》没有用彩色拷贝,否则效果会更好!

《骄杨》讲述的是杨开慧被捕后20天的生活,也是杨开慧就义前的一段生活,共有五场。更多的笔墨着重于杨开慧对毛泽东的情感、对家庭的情感,将革命者拉回为一个普通人,传递出的是他们的爱情观、婚姻观和家庭观,希望对现代年轻人有所启发。编剧李光南介绍,和大家以往看到的革命者不大相同,这部戏不以说教服人,而以情感人。另外,剧中的感情戏也更加大胆。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几乎查阅了所有关于《弟子规》的相关资料,去伪存真,由表及里,回归原文,我一边翻译,一边对照,一边思索,经过一个月的努力,一部遵从原著精神的六集《说唱弟子规》跃然纸上,终于大功告成。当我把初稿送给范老师时,她惊叹地说,没想到哥哥来的这么快!我笑答:“是啊,时不待我呀,我要抓紧有限的时间,多为后来人做点事,完成我的心愿。”后来在范老师的帮助和指导下,我尽量按照大鼓曲目剧本的要求,精益求精,挑灯夜战,八易其稿,又在原来的基础上高度浓缩统编了一集《说唱弟子规》。

六十年代

导演王世辉告诉记者,这是一台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戏,整体风格大气、正气、向上,体现出杨开慧作为女性的人物魅力,具有亲和力和平民意识,是一台铁琵铜琶和小桥流水相映和、浩然正气和柔情似水相辉映、大义凛然和外柔内刚相结合的戏。

  “说干就干”,对黄梅大鼓情有独钟的范老师,竭尽全力将这一想法付诸实施,并在学院综艺系争取项目,安排作为2015年的教学任务,还亲自谱曲配器,组织教职员和学生,做好排练准备,大有今年必须把《说唱弟子规》拿出来展演的态势,让我好生佩服。

《天仙配》的大获成功让香港的观众也爱上黄梅戏,香港的电影制片厂虽然拍摄了众多黄梅调电影,但演唱者的黄梅戏韵味与安庆的黄梅戏相差太多。所以香港方面提出由他们投资与大陆合拍彩色黄梅戏电影《牛郎织女》和重拍《天仙配》,而且特别指出电影的主演一定要是被他们奉为黄梅戏鼻祖的严凤英大师,当陈毅元帅把这个消息告诉严凤英并征求意见时,严凤英当时就决定:为了专心演好织女一角就放弃再演七仙女,而且提出让青年演员来演,以培养黄梅戏接班人!

剧目 百分百本土

  2015年4月23日,范老师邀请我去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去观摩排练现场,我初涉艺术学院教学领域,不敢造次,做完我该做的事后,范老师领我去了教室。我去教室一看,没有一张课桌,原来教室就是标准的练功房,一面墙是整面的镜子,可以映照到学生们表演的动态,一面墙是整面的黑板,上面写的是供排练时用的剧本台词。那天正巧有安庆十里中心学校的近百名小学生前来观摩,范老师向前来观摩的师生们介绍我,说:“今天前来观摩教学的还有《说唱弟子规》曲本的作者诸葛老师。”我当时真是没有思想准备,一时语塞,无言以对,笑而未达,师生们的笑脸和掌声挽救了我的尴尬。

《槐荫记》的仙女们中,只有张谷芳和董文霞分别是安庆市黄梅戏剧团演员和安庆市黄梅戏剧团青年演出队的演员,其他都是省黄梅戏剧团演员。张谷芳回忆说,当时,导演对演员的选择非常慎重,不仅到安庆市区的几个剧团挑角,还走访了八县的剧团。

《骄杨》是一部原汁原味的本土大戏,由安徽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打造,从剧本创作到导演、作曲等主创人员,再到所有演员,都是我市本土人士。其中,剧本创作者李光南是国家二级编剧,作品黄梅戏故事片《山乡情悠悠》获2002年中国电影最高奖华表奖以及安徽省五个一工程奖;导演为王世辉,作曲为陈儒天,舞美设计为蔡欣平。

  前来观摩的孩子们靠墙根挨排席地而坐,秩序井然。“哒、哒”,随范老师的钢琴过门,学员们的排练开始了。小演员们聚精会神地背诵着台词,敲着鼓点,范老师不时的提示着动作要领,正面对着排练演员不时的提醒队形变换角度的,是舞蹈指导陈正南老师,一遍练习下来,十几分钟,小演员们已经满脸汗水。十里中心学校的学生看完了小演员的演练后热烈鼓掌。老师领着小学生们和小演员们合影留念,观摩活动在小孩子们熙熙攘攘声中结束,我拿起相机留下了这难得的历史镜头和欢快的场面。

1963年5月到《槐荫记》的演员们在省黄梅戏剧团紧张排演了一个月,6月又赶到上海排演了六个月,电影才完成拍摄工作。电影拍好后首先就被拿到香港、澳门去播放,当时极其受欢迎!遗憾的是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开始,这部电影十年之后才又现于银幕。

在去年黄梅戏展演周小戏小品展演中,由安徽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带来的小戏《骄杨》便获得剧目奖和编剧奖。此次的大戏《骄杨》便是在之前的小戏上扩充而来。剧本在去年年底完成,现在作曲也完成了,已经进入到排练阶段。李光南说。

  送走了十里中心学校的孩子们,小演员们继续上课排练,对于重点的画面和造型,陈正南老师指导同学们反复演练,大鼓和竹板交替敲打的声响和着范老师自始至终的钢琴伴奏声,交相辉映,让教室里充满了生动活泼,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课间休息的十分钟,陈正南老师过来和我打招呼说:“久仰诸葛老师大名,我们每天诵读你的诗句,还要琢磨如何让动作符合你的诗意。”我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这是圣人留下来的意思,我只不过把它翻译成白话而已。”大家的笑声盖过了千言万语的寒暄。

七十年代

演员 师生同台飚戏

  中午,我随学院的校车回到了市区,脑海里依然闪现着小演员们汗流满面的演练镜头,闪现着陈正南老师严格要求学生们完成排练动作的场面,闪现着范老师一边弹奏钢琴一边提示队形变换要领的认真劲头。我浮想联翩,深感搞艺术也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事,所谓“台上几分钟,台下十年功”啊!也许把我的作品搬上舞台的心愿,不久就会实现,我的这一梦想将会成为真实,但是为实现我的梦想而辛苦付出的将会是很多人,很多人……我谢谢你们的辛勤劳作,谢谢你们用自己的劳动证实一个普通的道理—任何心愿都要付出代价,不要回头,只要是值得,你就义无反顾地去做!

拨乱反正后,原本被分散到安庆地区黄梅戏剧团、京剧团,甚至其他行业的斯淑娴、张荣华、刘胜男等人重新回到安庆市黄梅戏剧团,黄梅戏也恢复了古装戏。为了重展风采,剧团选择排演的第一本剧目就是《天仙配》。张谷芳记得,当时这部剧主要在人民剧院和胜利剧院演出,非常受欢迎,节假日一天要演三场,场场爆满。为此,剧团更是加大演出力量,仅七仙女就安排了A、B、C、D四个重要演员张谷芳、丁同、郭幼华和陈木兰,轮流演出。

作为一个小成本的本土剧,《骄杨》启用的演员大部分都是安徽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的师生,这不仅出于降低成本、保持原汁原味的考虑,更多的是试图通过这部戏全方位培养戏剧创作各个环节的人才。

八十年代

据透露,《骄杨》中杨开慧的扮演者是黄梅戏表演专业的老师熊筠,毛岸英、李淑一等主要角色均由学生担纲,而潘文格、谭春芳这两位国家一级演员也参与其中,但均并不是主要角色。李光南说:这部戏大部分角色都是学生,道具、器乐、服装等工作也是由学生来完成。安徽黄梅戏艺术职业学院作为国家唯一一座培养黄梅戏人才的专业院校,排在首位的是黄梅戏人才的培养,这部戏参加艺术节展演,也是学院、学生自我展现的好机会。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天仙配》的鹊桥、路遇堪称安徽省黄梅戏学校的样板戏,经常参加演出。其中,周莉与刘红被重点安排轮流演这两折戏的七仙女。

饶庆云是戏校的唱唸老师。1979年上半年,戏校打算让学生们排演鹊桥,于是,她与马永琴被学校领导指派为鹊桥的总排练和身段表演指导,而当时剧团老艺人张传宏也被请来担任顾问。为何如此劳师重重?原来,文革后,黄梅戏虽然恢复古装戏演出。可是,很多老师和剧团演员都不记得鹊桥的舞蹈动作、站位以及动作过渡。有鉴于饶庆云等人演出经验丰富,对此戏的演出场景记忆深刻,于是让她们搭档指导学生排练此折戏。

当时,几位指导老师就在78级学生里挑了七位仙女,这些仙女们平均年龄约11岁。下半年,小演员们再接再厉排了路遇,同样非常成功。

1980年初,78级戏曲表演班的组长陈中元提出,不如再指导这班小演员排出整本《天仙配》。戏校领导很快采纳这一建议,增加了韩军、周明、孙建武和胡文革,11个小演员让整本《天仙配》重新散发艺术魅力。饶庆云告诉记者,当时,这些小演员们非常受欢迎,以至于1980年,美籍华人、美国华侨总商会董事长应行久夫妇在戏校小剧场看完演出后,多次向戏校提出邀请,希望小演员们能到纽约演出,可惜因为多种原因,最终未能成行。

九十年代

此时,鹊桥已经是戏校剧目课常排的传统戏,七位学生一组排练。照片中的七位就是一组。92级的戏校学生张引告诉记者,沈业勤、杨华是90级戏曲表演专业,但1990年该专业只招收了三名学生,于是,她们经常与91级学生一起上课,而其他五位虽然是91级的,但都上过学前班,与沈业勤、杨华学业上基本同步,于是,这七位学生就组成一组仙女。当时,学校经常让她们这组仙女参加演出。

新世纪

安徽黄梅戏学校五十周年校庆晚会上,鹊桥拉开校庆的序幕,惊艳全场。

这组七仙女是06级戏曲表演专业的学生。为了筹备校庆,戏校2007年就着手从06级学生中挑选仙女了。其中,最大的赵丽和张敏17岁,最小的潘柠静才14岁,但她们的身段、表演、样貌样样都是该年级拔尖的。同时,学校还指派李梅青老师担任指导,精心打磨这组仙女的表演功力。李梅青老师告诉记者,这组七仙女是戏校近几年中阵容最靓丽、最整齐的。目前,她们这组仙女排演的鹊桥可以说是戏校的代表折子戏,经常代表戏校参加演出。短短一年多时间,仅鹊桥,就演出不下上百场。

李梅青老师说,今年是06级学生的实习年,戏校首次一次性将戏曲表演班的19名学生留校实习,并根据他们的行当排练剧目。今年年初,戏校还以这19人为骨干,成立少英艺术团,力求将他们整体打造成一直有着精湛演技和唱功的黄梅戏表演队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