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想念每种温暖一样,想念西藏的秋

  风动,云也动。

世界总是越来越安静,安静到没有知觉,天黑了、天亮了。

西藏的秋很深了。

  阳光与冰山,全是象牙般的面孔。

边吃饭边跟陌生人聊天,回忆一个个故事的初衷,吐露埋藏最深的心声,不知对方的聆听有几分认真,我在说,不难过,只是瞬间不知所措。

秋高气爽,这样的词用在西藏的秋天里最贴切不过。

  无论如何,剑排山永远像一柄长剑,它指向云天,与天空的开阔结盟,留给这险峻的高原许多放纵——即使没有时间累积,也能卓然不群,并将一些凶险且适宜的刺痛植入雪峰,植入攀登者的心中,然后让他们变成一阵风,愿意为冰一样的温度和料峭的捉弄放下春梦,到这里来呈现自己的行踪。

从未想过未来多美好,只是一直对过去心存幻想乐此不疲。曾经霎那美好足以将我们囚禁数年。

一眼望去,是辽阔的田野和不可及的远山。远山后,是一拨又一拨的云汹涌在天边,有千军万马之势。抬头看看天空,是干净的蓝,纯粹的蓝。天地真广阔呀。

  人烟罕至的地方,最难找到的肯定是霓虹。

如果在,即使终年没有日光花儿也会灿烂。

诗意的秋

  在这里,柔和就像风情万种,它是一种成熟的心理机制,虽然无法与生俱来,却在通往极限的道路上悄悄积淀,最后化成宝贵的节操。因为这柔和,所有登山遇见的险情都拥有温情,所有坚持的努力都肃然起敬,像阳光拂照万年坚冰。

如果在,纵然遍地狼烟打开手掌时光也会坦然。

在这广阔的天地里,最耐看的当属山了。

  剑排山上,一切生命都非常稀奇,一切气息都可歌可泣,即便是在非常遥远的山顶,那些流向深潭的冰雪融水依然显得如此深邃,它们不可一世的幽暗,着实让人窒息,而那些安静的清冽则长出一种气势,在雾的氤氲中笃实、沉降,非常牢靠,也非常不可理喻,仿佛玉盘或冰美人沦落凡间,要为自己的功德闭关万年。

如果在,四季也分明。

它们伫立在原野上岿然不动,有着威严又庄严的气场。但这个季节,它们把棱棱角角都收敛起来了,很柔和,像慈母。

  山脊举天,如雄关天堑。目之所极,天无端晴朗,风去意回还,时间像记忆中的碎片,有时兴致冲冲,有时疑虑重重。每一抹辽远,都天高云淡;每一处眺望,都澄明透亮。而那些往来的云霞则藏着掖着心中的激荡,或静静流淌,或神清气爽,它们俨然相信了人间稻麦橙黄,幸福正被秋天做成时尚或光芒。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声音自己的面孔还有笑容,遇见一个人,喜欢上一个名字爱上一个姓氏;错过一个人,记不清一张面孔铭记一个声音。

澳门新浦京2019 ,有男人的气场,又有女人的慈善,这样的山如何让人不心动。

  山上其实没有路,碎石铺成一条万年的天河,如丝带一样婉转,像信念一样坚实,它去往云端,也去往世界最僻静的角落。那些同行的风似乎也很依赖自己的坚定,它们如影随行,不畏艰辛,始终不停地在周边呼啸,直至夕阳西照,直至光影失效。它们的不依不饶如同生活累积下的繁茂,有时气色窈窕,有时心惊肉跳。偶尔,不知从何出释放出的长调也飘飘缈缈,让人怀疑是否到了地俯阴曹。

我记得你的名字记得你的声音。

列队

  山,非常孤傲。既无法看到落叶,也无法听到虫鸣或鸟叫,冰水滴落的地方,时不时有鹰在弹跳。在山高谷深的地方,人们遇见生死或迷茫仿佛也稀松平常。所以,爬山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念想,好像只是人们在经过山前时习惯性地用碎碎的足迹完成对大自然的仰望。

回想遇见和离开,完美如同春去秋来,谁也没有刻意谁也没有安排。

心动了,就忍不住多看几眼。

  迎着风,所有的开阔都被捕获;追赶阳光,所有的温暖都如同收获。不管是不是秋天,离开家园,人们在离天很近的地方沉淀,一种特别的丰收比想象的美,像光阴一直有美丽的青春跟随。

遇见之前我们不认识,离开之后我们正在不认识。

点点墨绿,点点枯黄,像是水墨画里的点点苍山。细细一看,又不像,西藏的山啊,可比水墨画刚毅。

  平和、安静,如秋之月光。烟霞如鼎,殷实地在众山之间徐徐缓缓,指引流年时光。

这年不见秋。

那像油画吗?也不,那比油画柔美多了。大自然就是如此巧夺天工,你永远无法用世俗的条框去定义。

  这里的每一天,都别具气场。它们成色很深,像记忆,也像成绩,不必翻动,不必收起,难得的适宜,足可以存下任何庞大的体积。之后,如同临渊,随缘的随缘,矜持的矜持,祈盼的祈盼……不一样的形态,却有着相同的血脉!

几年被时间洗成几个画面,快乐的,悲伤的。

浓烈的山水

  比秋天还冷,这是剑排山实诚的写照,离天三尺的信条,让人体会到这就是传说中的乾坤颠倒。

正午的窗户涌进来的是外面没有尽头的赤裸裸的空虚,哪怕有一点点噪音,只要有一点点噪音。

有山就能见水,特别在西藏,这是毋庸置疑的规律。

  站在秋的山巅,认真体会风来过,微尘来过,而后,我们都学会了缩小自己,让天地一家独大!

很多地方还没有熟悉却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陌生。

这时候的江水湖水河水都安静下来了,一改夏季奔涌怒吼的模样,就连小溪流也是轻轻浅浅的,静寂地淌着。

这么多年月流走筑起一座越来越大的城,城墙高耸荒草深深,别人进不来,自己出不去。

看看,终究是年轻气盛太过拼命,如此不分昼夜的奔流,哪能不清瘦。终归也是累了罢,它们躺在秋的怀抱里歇息,不惊不扰。

白天描摹黑夜的脸,有多少素颜朝天,流光撑起过往的帆,剩几个岁月变迁。

不惊不扰

你打马他的青春。一袭水,一抹烟,一座巍峨的山。

山是山,水是水,天空是天空,轮廓分明又清晰,这样的世界真干净。是的,会忍不住爱上这样的秋天。

若生活沦陷,回忆终将流离失所相思也枉然。

当然,最夺目的还是要数林木。

他走进你的流年。一壶酒,一缕衫,一场肆意缠绵。

每一棵树,都顶着一头的金灿在秋风里招摇。闯入眼的全是明晃晃的金黄,黄得真是惊心动魄呐。

若时光断点,往事也如烟。

不落,叶子们怎样都不愿掉落,黄得彻彻底底了也不愿落。原来,这世上还有一种深情是树叶对树的眷恋。

颤颤巍巍硕果与秋天,战战兢兢霓虹与光团。

深情的眷念

秋风是刀,一年一度香渐消;秋雨似药,半昼半夜半萧条;秋水缈缈,忽冷忽清忽羞恼。

起风。起了很大的风。

不见秋,若将风景看透。如果在,却是离乱尘埃,不重来。

它们最终还是要面对离别。那是真正的生离死别啊,叶离开了树,就真的永生不再相见。缓缓地,缓缓地落,这样还能再看一眼,多看一眼,有种古代夫妻分离时一步三回头的不舍。

落了,终是落了。即使落了,也要落在树的脚边,静默相伴。有一天,枯了,死去了,也要埋葬在树根下,用一生的深情,滋养曾经深爱过的那棵树。

悲壮

突然,就有了种悲壮的感觉。这样的背景和气氛下,开过一排望不到尽头的军车和坦克,更是壮烈了。

看着车斗里战士们疲倦的神情,知道是军事演习结束了。军绿和深黄,对比强烈的两个色彩同时出现在西藏的深秋里,让人感动。

这个世上,总有些人在默默付出和奉献,甚至不求回报。为了边境的安稳,为了国防的安全,一群年轻的战士守卫在这里,一年又一年。

燃烧

他们看过很多个西藏的秋天了罢。

季节的轮回于他们而言,也许就是一发又一发的子弹打出枪膛,一门又一门的炮弹从坦克射出。简单而枯燥的生活,就为了一个信念在坚持。保家卫国。

我目送每一辆军车离去,用最崇高的敬意。笔直的公路,延伸到望不到尽头的地方。车轮走过的路,铺满阳光。看,大黄狗在田间摇头晃尾,老人坐在田畔,晒着太阳。

铺满阳光

都说一叶知秋,满地落叶就该是仲秋了。

阳光是金色的,叶子是金色的,世界都是金色的。

秋天哪里是衰败的季节,明明是一场华丽的生命宴会。不信你看,燃烧得多火热呀。他们纷纷约好在这个季节,以最美的金黄相见。

然后,一起在风中起舞。也一起,用最美的姿态站成最美的风景。

生命宴会

一棵树,也可以把日子过成美好的样子。纯粹得像天的蓝,像叶的黄,还有云的白。

每一叶,都咧开嘴笑看生活,笑得像秋阳一样温暖。所以,我愿意走近它们,和他们进行秋日私语,更愿意,用镜头永远定格。

即使离开了,也会很想念。

像想念每一个秋天一样想念这温暖。

像想念每一种温暖一样想念西藏的秋。

这是我旅行路上,最美的遇见。

遇见


我是楂阿,我在旅行路上——读书、写字、摄影,还有过生活。有幸遇见你,有幸在文字里有过一面之缘。如果喜欢我写下的字,记得点个小小的赞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