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雨叩心窗……

  一柄红烛,晕染了窗棂,素白了灰墙上的孤影。条案上一屈曲曲的王者香,绵软着叶片,散着清清的淡香、安谧落窗。

  柔雨叩心窗,淅沥格栅。

文/随喜乐

  一卷翻开的老书,破旧沧海桑田。沾满了灰尘,滴满了水渍,许是泪水,许是夜雨。难辩字迹难分行距,无从知晓老书的时间内容。

  轻推月扇灰蒙蒙的夜,湿润的风从窗缝里挤了步入,抖了一晃弯弯的蓝叶。远处,弱弱星星的光点点,闪烁着恍惚的夜色,寂静、怡谧、闲然,安静中一抹净土的增殖。

图片 1

  许是早已的风花,一悠远的雪月。

  细雨涟涟,清劲风浅浅。一丝和风卷日光黄瓦从小镇滑过,浅浅的洒下了水雾。缱绻里,一方夜空,一碧玉波,飘雨中一缕平淡,让染秋的红影里浓了秋色的意象。

断桥残雪是莫愁湖上名闻天下的景致,以冬雪时远观桥面风仪玉立于湖面而称著。翻阅轶闻最先记载“断桥残雪”的是北齐的张祜,他的《题瓦伦西亚孤山寺》云:楼台耸碧岑,一径入湖心,不雨山长润,无云水自阴;断桥荒藓涩,空院落花深。诗中的一句“断桥荒藓涩”,从当中可以知道断桥原是一座苔藓斑驳的古旧平板古桥。大暑初霁,原本苔藓斑驳的古木桥的上面,雪残未消,似有个别半壁河山的荒涩认为,那也就潜埋下了断桥残雪那玄武湖上奇特景点的伏笔。

  淅沥细雨,绵绵轻轻。流萤一翅,蝉鸣脆笛。月光影,独枝风拂,一束潋滟的丝琴飘出简约的约请,盛妆艳抹一抹白棠。

  心窗雨叩,饮醉着一杯炎凉,细品尝茶、香溢长廊。一平雅淡的流水,潺潺着日子的广阔,从拱桥下日渐流淌。飘着炊烟的十二月,夹着米粽的叶香。一程山水一程风雨,弥漫着两方落镇的秋月,浓重着漫山汪曲攸,啼血俏妆。

后经考证最贴切的布道是:每当瑞雪初霁,站在鹤伴山上向北张望,洞庭湖银装素裹,白堤横亘雪柳霜桃。断桥的木桥拱面大门完全敞开,在阳光下冰雪消融,表露了斑驳的桥栏,而桥的六头还在白茫茫白雪的隐讳下。依稀可辩的木桥身似隐似现,而涵洞中的白雪奕奕生光,桥面雾灰变成反差,张望去似断非断,故称断桥。

  夜,深。

  月弯深深,落下了心窗的雨花。

大约领会了断桥残雪的来历,让大家先闭上眼睛,静静地听一听它的音频,从这首绝美的乐章里,我们好像看到一副如闻其声如见其人的画卷,述说一个千古唯美爱情的依恋与无助——

  回想着,邂逅偶遇的敏锐。只是擦肩白梅,多看了一眼,弯眉红叶若画,一卷柔美。池塘月色,莲茎粉蝶。

  曾是古桥一幅秋月,郎窑红霓裳。浅绛红染尽了月光,从流水到曙光。一街黄灯,羞涩着紫色的脸膛,酌量了一辈子的嫁妆,携手的双影从胡同的那头延伸到那头。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

  流水心韵,潺潺悠悠。星辰风月竹林,雨雾缠绵夏夜。滴深橙波里石桥酿着温梦,留下了八日情和爱。

  乌蓬响起轻笛,古桥奏起唢呐,鞭炮笼罩了小镇,笑颜绽开了云霞。秋红雨意,滋养了巷头城尾一片笑脸,晕染出一色孔雀绿的丝菊,一黛远山上,越岭林秀,营造了一卷最佳看的景象。

世代也看不见凋谢

  石桥青青,红棕花香,一笺滚烫的舌尖饮醉了两颗心灵,一岚暖枕写下了誓言。

  一河两岸,柳絮花香。梦香中的午夜,情醉木桥,一伞青花,两束潋滟,演出着红尘四月天的菲菲。桂子舒展双媚,肩落白梅故乡。转身就到了香气的雨搭下,几丝金菊香,一雨轻叩窗。不问多少诗行,不语多少词章,相思着细雨绵绵,缠绵着心窗……

江南夜色下的小乔屋檐

  清越古琴,鸣瑟幽幽。流淌出一卷尘寰最美的馥郁柔美。木樨溢梦,舒展肩兰。屋檐下飘香逸飞的星回节,缠绵着圆圆满满故乡的月梢,赏菊、登高。

读不懂塞北的荒地

  朦胧中,一伞青花飘来,伴音秦时月亮,轻弹汉疆月光。

梅开时节因寂寞而缠绵

  她站在石桥上面对天长叹着时段,迎风写诗,落雨作词……

春归后又飞速撤消

独留作者赏烟花飞满天

挥舞后就随风飘远

断桥是不是下过雪

自家瞧着湖面

水中寒月如雪

指尖轻点融解

断桥是不是下过雪

又忆起你的脸

假诺无缘后会有期

白堤柳帘垂泪好三遍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

永恒也看不见凋谢

江南夜色下的小乔屋檐

读不懂塞北的荒野

梅开时节因寂寞而缠绵

春归后又便捷肃清

独留小编赏烟花飞满天

摆荡后就随风飘远

断桥是还是不是下过雪

自己瞧着湖面

水中寒月如雪

指尖轻点融解

断桥是或不是下过雪

又忆起你的脸

一经无缘后会有期

白堤柳帘垂泪好若干遍

许嵩那首《断桥残雪》用极具柔美与古典风格的曲调,书写了二个无名氏的在断桥的上面苦苦守候的老朋友,无论是在江南的夜色,依旧在荒野的塞北,都挡不住相思的寂寥。白堤柳帘,折翼枯叶蝶,梅开时节,烟花飞满天,四季轮回中爱情南来北往,缘起又缘灭。

断桥是或不是下过雪?

演唱者开始猜疑自个儿,质疑爱情是否早就来过?无缘拜拜,难道只好泪洒断桥?

断桥是不是下过雪?

断桥是还是不是下过雪?

演唱者一再自问自嘲,于是作词、作曲、编曲留下本身内心的那一股生命的气味与大家共鸣。

“有缘千里来晤面,需往东湖高处寻。”断桥上面曾经依然有传说的,有一千年修炼的蛇妖化作人形叫白娘娘,与青蛇精小青,在科伦坡东湖的断桥的上面遇雅士许汉文,白蛇逐生欲念,欲与骚人文士缠绵,乃嫁与他。后经验众多黑白,许宣乃知白拙荆、小青俱是狐狸精,并受白蛇勒迫,焦灼难安,便求法海禅师救度。于是白蛇被收入钵内,镇压于大雁塔下。许汉文看破尘凡情愿出家,礼拜禅师为师,就西塔披剃为僧。修行数年,一夕坐化去了。众僧造一座骨塔,千年不朽,临逝世时,亦有诗八句,留以警世,诗曰:

祖师度小编出江湖,水中捞月始见春。

化化轮回重化化,生生转换再生生。

欲知有色还无色,须识无形却有形。

色就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显然。

听歌识曲,追古思今,每个性情中人都会发生Infiniti的惊讶,各种角落旅客人都会发出点不清的回想。每一个听过许嵩《断桥残雪》那首歌的人,内心都会有贰个团结爱情以前的事,都会有二个模糊的白娘娘或许许汉文公子,来过您的社会风气,爱过你的脸,只是随着年华的未有家能够回,我们早已回不到过去的爱恋。空正是色,色便是空。

断,恐怕是情爱最棒的精选;

断,也是天机最稳当的构造。

图片 2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