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那棵老桃树

  我家最古老的树就是门前的那棵桃树。弯弯的树干上泛起几层很不规则的黑黄老皮,有好多处都被虫子钻空,成为一个个小洞。但是那些随意伸出的枝枝丫丫,每3年都依旧发出新叶,开出红红的花朵……!

图片 1

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
日前,天空澄澈,柔风拂面。天津市宝坻区口东街道八台港村东,一树树粉艳艳的桃花尽情绽放,灿烂无比,把个春色点缀得百媚丛生。置身桃园,心境怡然。
这片桃园有产生效益的老桃树2700亩左右,加上今年春天新栽的300亩桃树苗,现在共有桃树3000亩、6万多棵,全村50%的土地种的都是桃树,人均一亩多地。
村党支部书记李敬学介绍说。
每到桃花盛开的时候,就有开着小车的城里人来桃林照相,不过桃花好看,经营起来可不简单,每年年前都得剪一遍枝,清明前后开始浇水、施肥,4月中旬开花后还得松松土。
正在给桃树松土的、有20年 桃龄 63岁的种植户王洪娟说,
虽然辛苦点,但还是挺挣钱的,垛子桃7月中旬就可以上市,然后是早久保、晚久保,一棵树一般可摘200多斤,一亩地20多棵,去年大桃卖到10块钱3斤,卖的及时的话1亩地可以赚1万元。
同样尝过 桃子 甜头的68岁的李河先刚刚又新栽了2亩桃树苗,
我们村的桃树史有30年了,我是村里最早一批栽桃树的,当初栽了8亩地,期间由于价格起起落落,后来就减少了,只剩下2亩地,近几年价格好,两亩地的桃在市场上能卖2万来块钱,我在村头卖每亩地还卖七八千呢。所以,前两年我就开始自己育苗,今年又新栽了2亩地,打算明年开春再栽两亩。原来两个儿子都不愿种地,现在土地却越来越出钱了,以后我想让两个儿子经营,我负责管理。看形势,以后桃子价也低不了,因为我们村的桃甜,特别受欢迎,桃子的成熟度在70%时,含糖量就达18%,其他地方的桃含糖量才7%。我们村东的土地下面原来是古还乡河河道和古潮白河河道冲积而成的,松散冲积物厚度大,有2米多深的淤泥,使得土壤呈沙性,养料丰富,特别适合果树生长,结出的果实甜度大。
我们两委班子正在想办法在桃园里修一条路,让桃农们雨天也能把桃运出来卖,让桃农依桃致富。
望着树树花红,李敬学沉思着。

  三月初,桃树成为我家响亮的风景。那些花朵一开,蜜蜂们就忙碌起来,嗡嗡嘤嘤的出没在花间,有时还有蝴蝶围绕着桃树跳舞……。总之,桃树开花的那些日子,我家门口是最热闹的。

桃树

  这棵桃树仅仅比我小三岁,也快要接近古稀了。母亲记得最清楚,她说:“2017年2月一到,桃树就有66年的岁月了。”母亲为何记得这么清楚,因为这棵桃树是母亲亲手栽的。也是母亲为我特意栽的。

推开老家的大门,我一眼就看见了俺院子里那棵桃树,树枝上成串的桃子仿佛涂了口红,个个对着我微笑着,好像在说:你们可回来了,让俺好想你啊!我默默回答着:是的,我们回来了,我也好想你啊!当我还想说些什么时,妻子却打断了我和桃子的对话,他说:“快看!咱的桃落了一地,真可惜!”

  我二三岁时的那些年月,没有糖果,没有糕点,没得饼干之类的零食小吃,我也不爱吃这些干燥涩口的东西,就最爱吃甜甜的鲜桃。一吃起来比任何人都快,三五斤桃子不要两天就啃光了。母亲发现我爱吃桃子的问题成为他的一大沉重负担。—-那时候,母亲一天劳动,仅仅能还回6分工分,价值不超过2角钱。而一斤鲜桃却要1角钱,是母亲的半个劳工。我这样吃下去,母亲感到有点担忧。其实在那时的农村,像我这样的吃桃实在也是一种奢侈。一天母亲对我说:“在区里当副区长的儿子一年也才吃三四个桃子,你呀一年要吃几十个鲜桃,真是像少爷一样的阔气!”

我低下头朝树底下看,桃子真的落了一地,有些已经腐烂,有些已被小鸟啄的窟窟窿窿的,有些看上去还很新鲜,想必它们不是同一时间落下的,它们“姊妹”一群虽先后离开树枝,但命运都是一样,最后都没逃脱全身腐烂。我看着满地的桃子,又看看我家院子的四周,墙根处长了一些杂草,由于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杂草长得很茂盛,还有一颗野苋菜铺展着鲜嫩的叶片好像在给我诉说它的苦衷,长得那么鲜嫩也没人来采挖它作菜用。房檐下的滴水管把土地冲了几个深深的凹坑,它清晰地给人诠释着大雨冲刷的痕迹。走在院内的土地上软软的,留下几个清晰的脚印,虽然不是混凝土做的地坪,我却倍感家的土地是亲切的、舒服的、接地气的。在我生活的小城到处都是柏油马路、楼前楼后的地面尽是镜子一般的水泥路面,我却感到它的别扭和生硬,这也许是在农村曾经土生土长的缘故吧!

  母亲说归说,但是每次逢集上街,还是要给我买回二三斤大红鲜桃的。只是她每天限量发放,一天一个再也不多给。

下面我还继续用我的拙笔写写我家的桃子。农村人常常这样说:桃三,杏四,梨五年,柿树是个铁果园。意思是在众多果子树当中数桃树坐果最早,种上三年过后的桃树就能硕果累累。我家这棵桃树是我的老爹亲手栽培的,至今已有五个年头了,我每次回老家都会站在院子里看看父亲栽的这棵桃树,曾记得它第一次开花那年,我望着娇嫩粉红的桃花一时心血来潮,拿起笔来作了一首小诗:村前小院是吾家,桃树盈门又着花。蜜蜂不嫌农家贫,争先恐后到俺家。后来我又把这首小诗存到了我的电脑里,想家的时候我就打开电脑把这首小诗读上几遍,之后,我的脑海里就像我诗歌里所写的那样:村前的那个院子里有一树绽放怡人的桃花,想起桃花,就会想起桃树,想起桃树就会想起我的老爹,因为这棵桃树源于他老人家精心呵护才有今天的累累硕果。曾记得几年前父亲给我说过,咱家的这棵桃树不是一棵普通的树,像这样的树种已经很稀少了,父亲说:“这是一棵鞭杆桃,我在北庄你宗耀哥那儿要的,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去他家买桃树苗他都不肯卖,只给咱留了这一棵桃树苗,这桃树长成的桃子不会粘核,它不像有些桃园里嫁接的新品种,桃子个头看着特大,就是口感不好,并且还粘核;另外,这棵桃树还有一个优点,它不会生钻心虫。在当地能抗害虫危害的果树只有两种:一种是通过用桃树嫁接的果树叫——梅杏树;另一种就是咱家种的这棵鞭杆桃树了”。

  母亲把鲜桃放到一个大抽屉里,外边用一把老铁锁锁起来。

我当时听着父亲给我讲的这些话,简直有点不相信,心想桃子哪有不生虫的,一棵桃树有那么神奇吗?也就没有特在意,父亲说着,我便心不在焉的听着,由于对他说的这些话不感兴趣,也就没有追问这桃树为啥叫鞭杆桃,它为啥不生虫,反正这样的桃树我没见过;我只见过桃园里给桃树喷药的场景,管理人员衣帽整齐,把稀释的农药喷洒的满树都是,药水从桃树叶上吧嗒吧嗒的朝下滴,甚至还有虫子危害桃子呢。每每买桃子时心里总是不踏实,拿到家总是洗了又洗。

  每天母亲发放给我一个桃子后,就下地劳动去了。

眼下,父亲的“预言”真的给我兑现了。我顾不得一路的疲劳来到桃树下,伸手摘下一个熟透的桃子,仔细的观察一遍,这桃子真的没有被钻心虫危害,甜甜的气味和那殷红的小嘴瞬间打动我的味蕾,我用手轻轻一掰桃子就两瓣了,紫红的桃核与桃子真的分开了,哦!这桃真不粘核。我激动的品尝了第一口自家院里结出的桃子,味道真的不一般,满嘴果汁那真是——稀溜溜的甜。

  我吃完一个桃子,感到很不满足。就盯着放有桃子的大抽屉出神。可是上面有铁锁锁着,我试着摇晃几次,没有摆弄开,只能闻到桃子发出的香气。我馋嘴起来,就找来一根铁丝条,用这铁丝条去捅那铁锁的眼。一阵捅,竟然把铁锁弄开啦。我就乘机偷吃了两个大鲜桃。然后照样锁上大铁锁。

妻子说:把地上桃子赶紧清理干净,明天该有客人了,大姐该来了。我和妻子开始忙碌起来,她拿着扫帚,呼啦!呼啦!把整个院子的树叶都集中在一起,我开始拿起铁锨把满地的桃子堆在一起,后来又找个大朔料盆,我俩一起把树叶、烂桃弄到大盆里,把大盆装的满满的送到了门外的垃圾桶里,我和妻子一连往外端了好几盆桃子和树叶。干完活,我洗完脸,拿个小墩子坐在了院子中央,看看被我们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小院子,看看这坠满桃子的弯枝桃树,孤独的站在那里,无人管理,无人去摘桃子,也无人去吃桃子,只有几只金龟子撅着屁股趴在那里啃着熟透的桃子,根本就不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还有一只已经把身子钻进桃子半截,正肆无忌惮的蚕食那颗桃子,我哭了,我想起了父亲,老父亲在今年的农历四月初八那天离开了我们,到明天刚好是他老人家的百天祭日。过去,父亲健在的时候,我家的小院子被他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连个树叶都见不到,就门外的大路上也看不到半点垃圾,他是一个爱干净的人,看到不整洁的地方他就会主动去拾捣拾捣。如果父亲还在,我家的小院子决不是这般狼藉,桃子更不会落满一地,就凭他那乐善好施的大方劲,他早就陆续把这桃子分给左邻右舍和过路人了,岂容金龟子在这儿尽享美餐。母亲在的时候常常说:“你爹手里就不能有点东西,他手里如果有点啥儿不给别人分点他就睡不着觉,当干部的时候他能挨家挨户的给社员发报纸,恁就找不着他这样的实诚人。”是的,父亲就是这样:他与人处事出手大方、为人实诚、为官两袖清风……我伤感的望着桃树,思念着父亲,无声的泪从脸颊滑落,一只长嘴黑鸟突然落在了桃树上,它透过斑驳的桃叶探着头很惊讶的望着我,好像我是一位不速之客,此刻,儿子突然说:“爸!给你条毛巾擦擦。(二儿子和我们一起也回家了)”。那鸟听见有人说话扑棱一下翅膀飞跑了。

  母亲发现大抽屉里的桃子少了。也知道是我偷来吃了,但是没有责怪我,因为母亲总是喜爱自己的儿子的。

第二天,我们和大姐来到父亲的坟前,把各种贡品轻轻放在父亲的坟头,还特别为父亲献上一碟刚摘的鲜桃。我把一刀火纸点燃,再也控制不住了我的泪水,我一边哭,一边默默给他老人家说:“爹!你曾给我说过,咱的那棵桃树是鞭杆桃,并且不会生钻心虫,当时我不信,现在才知道您说的没错,现在城里花再多的钱也找不到这样的绿色水果了。去年,咱的桃子是第一年坐果,到后来全都脱落了,你说第一年坐不住果这很正常,明年定能硕果满枝;今年真的树枝都被桃子压弯了,爹!如果你的生命能在延长仨月,就能吃上你亲手栽培的桃子,你都能在病榻上与死神搏斗了三年,为啥不能再给俺三个月时间让俺再伺候您一段时间呢?”

  转眼中秋已过,一天,母亲拉着我的手来到门前的地坝边,说她要教我栽树。母亲挖好坑,拿出一颗茁壮的树苗,叫我扶正,她就开始壅土。“是什么树呀?”我问。

爹!您老人家走了谁还疼爱我们!谁还惦记我们!逢年过节咱村后的十字路口是您准时徘徊的地方,有一次您竟蹲在村后路口的水泥板上等我等到天黑,终于等到了我,我握着你冰凉的手问冷不冷?您笑着说:“不冷!在这接儿子从来不怕冷。”往后再也看不到您用手打着眼罩望我的身影了,我想起咱空荡荡的家心里就特别难受,想起那棵桃树和落了一地的桃子无人管理就会泪流不止……

  “是甜桃树,你要把他照看好,他会给你结出几百个大鲜桃,包够你吃的!”母亲的话,几乎要使我流出口水……

  桃树长得好慢呀。以后的日子,我几乎天天都守护在桃树下,可是一年年过去,那桃树都没有接出桃子来!

  “这树不会结甜桃吧?”我纠缠着母亲问过不停。

  母亲说:“它一定会的,你等着就是。”于是,我就等着吃这棵树接出的桃子。直到第五年,我都八岁了,母亲栽的桃树终于开了花,红红的一满树,很是好看。我拍着小手高兴地叫起来:“桃树开花了,今年有甜桃子吃了!”母亲看到我的欢笑,心里也很是高兴。

  谁知道,不到半月,门前的桃花落尽,可是最终没有接出一个桃子来。我问我的启蒙老师:“为什么我家的桃树不结桃子?”

  启蒙老师专门来家查看后说:“这是北方的桃树苗,在我们这里很难结果的。”“啊!原来是这样。”从此,我就淡忘了吃桃子。直到今天,再好的鲜桃我都难得吃完一个。

  但是桃树依旧生长着,每当桃树开花时,我心里就涌起一阵酸楚。叹息我母亲劳神费力栽下的桃子树,几十年没有结出红红的大甜桃子来。就在这酸楚中,我也不断体验到母亲的艰难与伟大。母亲总是期望我们有个美好生活,她总是期望我每年都有大红的甜桃子吃。所以只到今天,我还是用心的看护着这棵老桃树,欣赏这老桃树开出满树红红的花朵,因为那是母亲用心血染红的希望。

  2017年11月16日于乡下老屋卧薪斋(原创首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