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2019众生以菩提为烦恼,亦可于烦恼中自修菩提

  编辑荐:浮华尘世如烟似梦,我只愿做一清醒中的糊涂人。坦坦荡荡地活着,潇潇洒洒地奔走于红尘。

  编辑荐:与其与世流俗,随波逐流,不如朝着心中的方向,向着你心之所向之处,爱你所爱的,做你所喜欢的。愿你心之所愿,行将所至。以一颗赤诚之心,抵挡岁月的洪流。

  编辑荐:此生修行,只愿得洒脱随性地活着,不问外界的纷纭变化,乃至世事无常的变迁。

  烟火红尘,这缭绕的烟火常常将你我呛得喘不过气来。许是心中的欲望在作祟,又或许是历经尘寰的洗礼过后早已忘却了自己的本心。这一路走来,我寻寻觅觅,跌跌撞撞,为的是追寻心中的理想,更为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份光亮,即便光芒微弱,亦能照亮自己,照亮他人。

  红尘百味,世人皆各有所爱。有人偏爱甜的滋味,有人却钟爱其酸味,亦有人喜爱辛辣之味,而我,却偏爱一种味道,那便是苦味。在众多的瓜果蔬菜中,我尤其钟爱苦瓜,爱极了它的苦味,更爱那苦尽甘来的滋味。而有关于苦的成语,我亦喜欢。“苦尽甘来,”“同甘共苦”,这样的一种人生境界,亦是我一直所追求与向往的情境。万象皆苦,然你我却能于苦中作乐,于苦中尝乐,终有一日会守得云开见月明,迎来云淡风轻的那一日。

  我曾无数次在佛前许下心愿∶今生我只求做一寻常女子,与文字淡淡相依,与梅花相伴一生。不贪不恋,不奢不求,明心见性,知足心安。若有来世,我定将皈依佛门,许是做佛前的一朵青莲,许是最那朵我最爱的白梅,开在寂静的禅院,独自开落。又或许,只是佛前的一盏青灯。

  此生坠落红尘,你我都不过只是一介寻常之人。我们生来平凡,却并非平庸之辈。一切的善恶是非,爱恨情仇,皆由心而造。有些人,愿意遵循命运的安排而存活,因而一生并没有太多的起起落落,他们甘于平凡,故而日子简单平淡,淡定从容。

  甜的东西,往往最容易吃腻;而酸的东西,虽酸甜可口,但也夹杂着一份酸楚;辛辣的东西,容易使人上火;任何一种味道,若只尝其中一种,而舍弃其它一切,终是尝不到世间的美味佳肴的。即便是最简单的家常便饭,也应是各种味道俱全,这样可口的饭菜,才更让人尝得津津有味,回味无穷。

  但佛告诉我,只要我心有所皈依,心若有情,何处不是人生净土?心在云水间,红尘又何尝不是最好的修行?哪怕只是一株不起眼的小草、一滴晶莹的露珠,又或许是一只蝼蚁,只要自身清净,众生皆可成佛。

  也有一些人,他们坚守自己的信念,与其做一循规蹈矩之人,他们更愿在红尘里潇潇洒洒地闯荡一番,任凭千帆过尽,归来仍是少年。许是这过程,会是无比艰辛困苦,但绝不轻易认输,不轻易向苦难低头。宁做自我,也不与俗世苦厄妥协。

  因而,好的人生也当是如此。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当是缺一不可,缺少其中一种,都算不得上是真正圆满的人生。唯有尝尽人生百味,方知人间冷暖。而红尘百味,我只愿求得一味真味,此味道,是“真诚”是“真心”,更是“真实”,唯有做到如此,才能无惧尘世的磨难,无惧岁月的考验。

  从幼时开始,我便知道自己此生不是贪图富贵荣华之人。我素来只爱清淡、朴素、与简约,因而任何的诱惑,都无法扰乱我的心。而我也许是太过寡淡,心性过于漠然,我总想着逃离人间的情爱,做一无欲无求之人,如此便可来去随心,没有挂碍。奈何坠落红尘身是客,又怎能轻易地割舍下人间的情意?此一生,除却我最爱的梅花与写作,也唯有人间的珍贵的情意令我难舍难分。无论是短暂的邂逅还是一生的相聚,于我而言,都自当珍惜,不敢辜负于人。

  我向来都欣赏这样的人,无惧尘世狂风巨浪,也无惧别人的闲言碎语,他们身心澄净明朗,洒脱不羁,为人光明磊落,处事从容有度,不慌不忙。自古以来,我所欣赏之人,有如魏晋的竹林七贤,傲视权贵,聚于竹林之间,抚琴作画,饮酒高歌,虽仍有几分仕途的不如意乃至无可奈何。可他们的志趣高洁,品德高尚,仍是我们后辈为之所赞叹,所传颂的。

  “唯大英雄真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古往今来,王侯将相,文人墨客,都有着自己的那一份洒脱不羁与赤子之心,论诗词文学,我尤其钟爱李白、王维、苏东坡、李煜、陶渊明、李清照。不仅因为其诗人的文采斐然,更是因为其一片赤子之心,打动了无数人的心,与之诗人的心得以心心相印。这份真味,是历经红尘百千劫难后的也无风雨也无晴,更是静定安祥,慈悲善良。一个人也唯有做到如此,才能在这沧桑世态里,做一个悲喜自然,豁达洒脱之人。

  每每困囿于俗事烦恼的纠缠之时,我总会到一些寂静悠然的禅院,让自己置身于中,去仔细倾听来自禅院中高僧禅师们的诵经声,还有回荡四方的钟声,让那一声声钟响扣响心门,一句句佛号化除烦恼。在钟声于佛号中,一切都静下来,世界不再浮躁喧嚣,而我的心亦能够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明白自己的所需所求。在这样一座古寺禅院之中,慢慢地褪去自己原本浮躁的心,换来的是安宁与寂静。也可慢慢淡忘那些烦恼,搁下身上的重担,让自己学会释怀。

  亦有那扬州八怪,虽也是一生仕途不如意之人,却各有抱负,一生都未忘记自己的初心,乃至对生活的热忱与希望。他们看透人情百态,看破却不看透,写尽世间的悲欢离合,苦乐哀怨,却仍深爱着这人世红尘。他们一边努力地追寻着能让自己施展抱负的地方,又一边努力地寻求着一方人间净土。同命运一次又一次的抗争,尽管每次都是遍体鳞伤,却仍旧屈不饶,从容不迫,无所畏惧。

  以光明坦荡之心做人,以全心全意去做事,以真心对待他人,以最简单舒适的姿态做最真实的自己。如此便已是人生的一种快乐。安静地活着,慈悲且善良待人,不与世争,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亦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心,如此,就已是一种圆满,一种成功。

  无论所经过的古寺禅院,是人迹罕至还是香火不断,我总会停下脚步,进入其中慢慢地烧下一株香,这一柱香,寂静安然地焚烧着,而我双手合十,叩拜于佛前,心中所求不过是∶一愿山河静美,盛世安宁,众生幸福康泰。二愿此生我爱的人,爱我的人,一生平安喜乐。三愿无论未来之路会有多少艰难险阻,都能使自己不忘初心。拥有一颗慈悲之心、柔软之心,坚韧而顽强地活着。

  在我心中,竹林七贤,乃至扬州八怪,他们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而所谓的英雄,并非驰骋沙场,保家卫国,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英雄,是如同智者一般。纵居滔滔尘浪之中内心依旧波澜不惊。他们敢做敢为,敢于想世人之不敢想之事,更能做那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纵知道成功机遇渺茫,哪怕没有一线生机,仍要使尽浑身解数,将不可能转化为可能,处顺境时不骄不躁,处逆境时涅重生。

  也曾有无数读者朋友们问我,为何我年纪轻轻文字却娴熟老练,看似少年老成却又不失天真?我只道是,文字由心流露,所处之境,所历之事,皆是文章来源。而文章本天成,唯有以其真诚之心去创造,去耕耘,才能写出扣人心扉的诗句与行文。写文章如是、歌者、琴者、画者,皆如是。

  众生所求之愿,或许无非是为求得功名利禄,或是为寻得一份美满的姻缘,然而我之所求,却是极为简单。只因我明白,功名利禄,又或是人情冷暖,因缘际会,一切都在自己。与其求人,不如求己。自己有所需求,便为此二付诸努力与行动,但无论其结果如何,都该坦然面对。无论遭逢顺境还是逆境,都要做到淡定从容,无所畏惧。

  唐诗风流,宋词清丽,然而魏晋朝代的诗词乃至诗人,却自成一格。犹如林间的翠竹,拥有着天地间的灵气,高雅而坚劲,顽强而挺拔地活着。是清雅脱俗,亦是雅致风流。我喜欢那份敢于冲破世俗藩篱,敢于直面爱恨,敢于直面承担苦乐的人。

  所谓的“天真”,不是装傻充愣,也不是不分场合做出幼稚荒谬的举动与决定,而是过尽千帆后却不失其本心,不曾失去对生活的憧憬与希望,如此这般就足以慰籍那颗被俗世折磨得伤痕累累的心。

  人人皆有欲望,有所求则必有失。求而不得便生烦恼,而烦恼无以派遣就会有了心结。正如有些东西,是你轻易便能得到的,在他人眼中,却往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有些东西,你不屑一顾,于他人而言,却是视若珍宝。更有一些东西,你只可相望却不可相亲,可遇而不可求。

  也许在这红尘之中,处于江湖之上,没有谁能做到一身凛然正气,从无半分怨怼与执念,亦没有谁从一开始就一身污点。但至少我们都能做到,即便无法成为守护世间正义的英雄,也要努力做自己心中的那个侠客。洒脱不羁,随缘放旷,仗剑走天涯。为人处事,方知傲心不可有,傲骨却不可无。刚中带柔,柔中带刚,方能不被俗世所轻易击倒,也不会被纷扰的各种人世诱惑所迷乱于心。心由境转是俗人,境由心转则为圣贤。

  雪小禅曾说:“人到了一定年纪,天真是难的。如果天真不好,就落了个幼稚的名声——沧桑其实是最容易的,时光可以把任何人磨砺得特别沧桑,一颗心终于变得不再柔软,像风干的老鱼片,又硬,又失原来的鲜味。在年轻的时候,都抱怨总是长不大,总抱怨时光太慢,但是,还有比时光更快的东西吗?一夜沧桑也是有的,荒凉的天真却是难的。”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仍愿保持着一颗沉稳而内敛的心,做到韬光养晦,荣辱不惊,大巧若拙,大智若愚。

  也许正因如此,才有了佛家的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可这世上又可曾真正十全十美的人生?每个人生来都是孤独而残缺的,所谓的圆满,就是不断地精进学习,今日比昨日快乐,今日比昨日智慧,今日比昨日慈悲,这便是成功。

  我总愿坚强而柔韧地活着,砥砺地前行,踏实地走好脚下的每一步路。无论此身或富或贫,只要活着,就能欣赏到万物的大美,看件自己内心的慈悲和泪水,欢笑与喜悦。孤独地行走,独自怒放,开出自己的风采,活出自己的风骨,也是好的。

  真正的修行,是修心。淡泊宁静,平和安详,与其取悦别人,不如取悦自己。与其与世流俗,随波逐流,不如朝着心中的方向,向着你心之所向之处,爱你所爱的,做你所喜欢的。愿你心之所愿,行将所至。以一颗赤诚之心,抵挡岁月的洪流。

  多数人,一生忙忙碌碌,却始终不曾感到快乐。他们也许一生都在不断地追逐,追逐名利、追逐梦想、追逐自己所爱的人,追逐更好的物质生活,可很多时候你可曾想过给自己的心灵偶然放个假,得以让心灵有过片刻的停歇?一路上你身上的重担愈来愈重,你可曾想过给自己解压,将不必要的包袱都给抛弃,方可轻装上阵,没有挂碍地去往每一处?万物自有定数,既然求而不得,不如学会放下,放下方得洒脱,方得自在。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而主天下不可存焉。父母俱全,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惟愿此凡尘中的每一个人,此三个心愿都能实现。也愿所有人,都能做一个洒脱从容之人,如我所言,做自己世界里的英雄。可以容纳世间万象,在任何风云面前都可以淡定从容。

  也许我们从不该想着怎样去逃避人世的种种劫难,而是应该考虑如何去应对种种令你措手不及的生离死别,乃至悲欢离合。众生皆以菩提为烦恼,却不知于烦恼中亦可修出菩提之心。

  世事万般无常,我心温暖恒长。任岁月无情捉弄,我自风骨依然,一身正气,不惧怕尘风狂狼,也无畏离合悲喜。

  《金刚经》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无论有行之物,还是无行之物,皆是有情众生。我们身在红尘之中,即便无法做到片叶不沾身。但只要自身清净,就无需害怕会因世海浮沉此而使心灵蒙上尘埃。

  虽知悠悠岁月,前方当是布满艰难险阻。可我仍不会就此妥协,既生而为人,就不该白白走这一遭。浮华尘世如烟似梦,我只愿做一清醒中的糊涂人。坦坦荡荡地活着,潇潇洒洒地奔走于红尘。

  真正的平静,不是远离车马喧嚣的尘世,而是在心灵修篱种菊。此一生,无论或仕或隐,或贫或富,我都会以平常心视之。

  此生修行,只愿得洒脱随性地活着,不问外界的纷纭变化,乃至世事无常的变迁。安稳平淡地活着,不惧尘世狂风巨浪,也无畏离合悲喜,就这般将日子过到波澜不惊,过至宁静安然,就已是我此生最大的福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