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春风渐浓

  喜悦也好,忧愁也罢,就这样,岁月静好,不急不躁像水晶杯中的清水,纯净、透明,在灯光下,在那些珠光宝气的翡翠面前,在陈列柜中,彰显无法比拟的灵动,那份纯净的宁静,在灯光下那般晶莹诱人。也仅仅只是小小一杯清水,或许时光也是这般,美妙、美好,总来不及珍惜便逝去。

[我曾在某年某月买过一个封面有简笔斜塔的笔记本,并在之后的岁月里花上时间写一段文字,三个月时光里写了六页,然后在某一天我选择了遗忘它。]

这个夏天来的谈不上唐突,也不显得那么仓促,平平淡淡,轻若安然,缓缓到来。似水中月,如老情歌,柔和,没有波澜的流经着岁月的变迁,如故事般延续,恰似轻轻翻阅,手中那本书其中的某一页一样。北方的小城,初夏的风,谈不上有多么的热热烈烈,蔚蓝纯净的天空,骄阳高照,刚好可以轻轻拭去春寒留下的那抹冷清。

  四月,缓缓流淌,绵绵如溪,充满节奏;一缕细风,渐渐驱散冬,弥留下的最后一丝清寒。草木初醒,桃园丛中,一粒粒花蕾,娇滴滴,含苞待放。细雨靡靡之时,北方这座海滨小城,依然春寒难耐。也就在这春寒余味未消之时,五十五岁的父亲,风扑尘尘,乘坐着为数不多的绿皮火车,三千里外赶来,为我张罗着装修婚房。春寒褪尽,四月已余下寥寥数日,月有余,父亲几乎天天靠吃挂面充饥,就是为了能剩下两块地砖钱儿。房子装完了,他收拾行装准备返回老家,还是那趟绿皮车,还是那张硬座票,即便给他买了卧铺,他也会在上车前把票改签成硬座,即使坐二十七、八个钟头,小腿肿的像吹了气,摁一下会出现个小坑……

1_春寒未褪去,不想再穿厚重的衣服。很久没走的那条路,忽然就变成了那副模样。仿佛我是初次光临的陌生人,记不得这里的一尘一土。

看着爬满墙却叫不出名字的绿植,是那样的欣欣向荣,嫩绿的光泽,就像昨夜,谁悄悄地给抹了层油,泛着嫩黄浅绿的叶子,给了整个世界生命般的力量。路旁的绿化带中,那几株含苞待放的月季,好似美丽的少女,娇羞着抿嘴微笑,空气中淡淡的花香,让人驻足留恋。

  或许不用多久,我也将为人父。

2_阳光忽然间没有了踪影。想象中的温暖春天遥远。但是时光依旧在辗转,记忆里的盛夏,光影间苍白的温热。一切仿佛还在眼前。如今我在灯下。窗外微雨。听得到钟表的跳动,呼吸的停顿。岁月已无声无息地走过了如此漫长的路。

夏的韵味就这样缓缓舒展… …

  有些爱,无声无息,不贪图任何回报,就像那杯水,就像时光。父亲临上车前一再交代:“要对人家女娃娃好一些,多点宽容、理解,少点争吵。”话不多,却意味深长。有时候回忆岁月,在奋斗的路上,像儿时村里路面上的面面儿土,如面粉一般细流儿,轻轻溅起的尘埃,像一朵朵小小的花,尘土之花。后来这些便没有了,全部沥青掩盖。踩上去硬邦邦的,再也不会摔倒了只是一脸土。或许,并不是生活教会了谁坚强,只是当困难来临,当面对挫折的时,不坚强又能奈何?也或许,坚强就是坦然面对吧!

3_晴了一日。今夜又落雨。又穿上厚重的衣服。起床时有抵御不住的寒冷。雨声浑浊,雨声交杂,雨声片刻不减。想象中的温暖春天遥远。莫名的心静,不是因为这场雨。仿佛是很久以前,一袭南去的鸿雁。在不舍地盘旋。告别。杯中茶渐冷,人世尘未净。一场烟雨,霓虹闪烁,光影交错,夜风隐约而来。踏水而行,倒映着残破不堪的影子。光芒碎裂。

翻开书,看着别人写的故事。桌上玻璃杯中慢慢舒展着的苦丁,就像人生。虽然都是茗,但却味之甘苦。人,写来及易的两笔,可做人,每段岁月都是部戏,童真的单纯,狡诈的歹毒,都是人心。写故事的人,往往会被故事所困,就像杯中茗,在沸水中翻腾。不论故事还是生活,或许并没有太多的对对错错,委屈了,能怪谁,就像《农夫与蛇的故事》,农夫的善良并没有感化蛇的阴险,能说农夫和蛇都错了吗?不然!善良与歹毒都是他们的本性。他人写的故事总是充满曲折,但结尾却足以让人释怀。可人生不可以重来,发生过的事情不可以修改,没有任何的彩排,每一幕的每一瞬间都在直播,并且自己导演着自己的戏,演好、演坏,自己都是主角。

  刚过完年,就与妻子商量、计划,如何装修房子。看着毛糙的毛坯房儿,手里那点钞票都被捏出了汗来,精打细算到,安排好了每一天,每一顿最少的伙食费,如何操作才能填饱肚子。想要装的好一点儿,还想花的少一点,只能自己选材料,再找师傅。为了挑选像样点的地板,下班后和妻子跑遍了小城的大街小巷,去装修城讨价还价,甚至涨的脸红脖子粗,从“大自然”,到最后的“圣像”,为了几十块钱会和商家软磨硬泡到无能为力。参加过大大小小小的砍价会,商家变戏法儿似的,会榨干你口袋里的每一毛钱。最有意思的是我们国家的工匠精神,“调皮”的木工匠人,这边儿丢掉一大把钉子,那边又会催促着你跑遍整个装饰城去寻找另外一枚回来,因为与众不同。妻子因为装修房子上火,牙疼了足足一礼拜,我嗓子沙哑到连讲话都困难,在雨夜里奔跑着回家(出租公寓),就是为了节省二十块的出租车钱儿,任雨水浇湿头发,淋透身上的衣服。

4_终于迎来了晴天,空气中仍夹杂着微冷的风。想起来很久没有张望这城市夜晚的天空,昏黄却闪亮的灯光。岁月像极了眼中所见的那条只顾兀自汩汩流动。看不到那么蓝的天空,那么晴朗的向往。习惯了过十二点,听到烟火在空中炸裂的声音。有时候也会有安静的十二点,静得什么也听不见。

合上书。慢慢喝着杯中的茶,初喝,苦味充实的弥漫着整个口腔,喝过后缓缓的竟然会泛出丝丝甘甜…

  桃花盛开时,我们终拍完了婚纱照,结束的时候,两个人分吃一份鸡蛋灌饼,一个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跑,沿着灰色的沥青道,夕阳渐染,漫天绯红,那一抹金黄的油菜花丛中,隐约看到你的笑脸竟然那般甜蜜……

5_想看一看这城市繁华褪去的老旧,却一直不能如愿。天气的时阴时雨已经让这个春天变得恍惚。也许就在我们不经意眨眼的刹那,时光就带着春天悠悠而过。天阴着,头发落了雨,川流不的街,人潮没有涌动。地上总没有叶落而过的美丽小巷,角落总会布满灰尘。这小城总找不到多么空阔的地方,闭上眼听不到穿林而来的风声。世界就是这样么,一些人老去,一些人长大,一些人学会了坚强,一些人忘记了过往。

黄昏时,换上跑鞋一个人沿着海滩奔跑,背对着夕阳,影子被拖的老长,听海浪的声音,任汗水尽情流淌。脑袋里飞快地胡思乱想着许多个种种,诸如彩票突然中了五百万,该换个什么样的车子,该在那里再买个大点的房子犒劳、犒劳妻、儿,可这些个遐想,就像海浪中的泡沫瞬间都被吞噬。

6_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听一首老歌,看一首老诗,回忆便翻涌起苍凉的情绪。那是,多少,多少时光之前;我们的那一首歌,那一首诗。老得快记不起旋律,忘记了词句。

时光像树冠上晕开了的年轮,一圈圈,一年年,看着家里的小帅哥一点点慢慢长大,他顽皮的摸样,有时候我也在想,自己小的时候是不是和他一样顽皮、淘气、不讲道理,一样惹人厌。刚满两岁的他能一口气爬上四楼,清晨醒来的时候,他会趴在我身上,对着我的脸稚嫩的说:“粑粑,起床”。有一天清晨,小帅哥莫名其妙的哭泣,一直在哭,怎么哄都不行,当时心魔填胸,对他发了通火,然后下楼去跑步了,回来后妻子告诉我,我走后小家伙一直在委屈的哽噎,后来上他奶奶屋去了,准备去上班的时候,推开母亲的房门想看他一眼,我对他讲:和爸爸拜拜,母亲很生气的让我出去,小家伙呢,连正眼看都没看我一眼,只是很轻蔑的瞄了我一下,更别说和我说拜拜了,下午下班后带他在小区里面玩,我抱着他,他微笑着对我说:“爱粑粑”。那种感觉怎么讲呢,感到泪花分分钟都有夺眶而出的冲动,回想起早上对他发火,冲他吼的情景,心中特别的愧疚。

7_突然记起了忘掉很久的故事。心里再没有那时的波澜,闭上眼睛心跳依然。只是不能再那么清晰的去回忆,像岁月里逐渐泛黄到再也看不清的照片。只是心间不再那么不平。回忆的画面逐渐减少,像极了黎明渐灭的路灯,只留下晨光。夜里反反复复的烟火明明灭灭,终于趋于平静。只有那些小雨坠落的夜晚,才会突然想起。

作为父亲,我错了… …

8_记忆翻扯着记忆掀起滔天的浪。梦想淹没了梦想埋葬所有的希望。给我一个静下来的理由,或借口。我想好好地停下来,不要拖着脚步往前走。

与妻子从认识到相恋,再到结婚生子已经有八个年头,回头看看曾经走过的路,仿佛所有心酸的故事都在昨天,仿佛眨眼间我们的儿子都已经两岁,记的儿子刚出生那会我们经常为生活上的琐事拌嘴,或许是七年之痒了吧。可是现在回忆起来,有时候会很茫然,我们在一起都这么久了吗?还记的刚认识她的哪会;妻子清纯的脸庞,全身洋溢着青春、阳光的模样…
…岁月有时候真的给我们丢下的是一地的唏嘘叹息。晚饭后妻子总会从后面抱着我,将头轻轻依靠在我肩上,轻声问我:“老公,你还爱我吗?”虽然儿子都两岁了,起初的时候,我总会觉着心里痒痒感觉很别扭,怪难为情的,很不好意思,总觉着,爱放在心里就足够,何须说出来。可是我慢慢明白,这是一份温情,这是爱情升华到亲情之后的一份温存。爱有时候装在心里是远远不够的,或许该给自己爱得人多一份体贴。

(高二高三那会的文字,一晃好多年。)

平静的生活,我和儿子之间的浪漫,就是我坐在床沿上给他弹吉他,弹唱世上只有妈妈好,他坐在我对面的小椅子上面认真的听,妻子下班回家后,小家伙两个字,两个字的再说给他妈妈听;世上-“吱呦”-妈妈,好-最后的那个好字,被拖的老长。妻子第一次听他讲的时候被感动的稀里哗啦。“宝贝你真棒!”妻子对儿子讲,小家伙很开心的微笑着,自己给自己鼓掌。走在小区里我牵着他的小手指,他总会很认真的给我介绍他认识的事事物物,当看见小狗时候,他会对我讲:“粑粑,狗,咬哦。”说咬的时候会特意的将眼睛眯成条缝,用力的跺一下自己的小脚。当我脚朝上,头朝下倒挂在小区的健身器材上,儿子跑过来亲我时滑稽的样子,逗笑了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姨们…

平静的岁月,悄悄爬过眉梢。冬末、春始、夏怡然,秋声萧瑟似画卷,持子之手与子偕老。慢慢的我们平凡的一生,终将会是儿子讲给他孩子的故事。夕阳下,你依然依靠着我肩头,我们静坐在沙滩上,轻佻远方,看儿子、儿媳在和他们的孩子挽着裤管戏水嬉戏。

文/马李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