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

  搬离石油东山社区已有五个年头了,想想在那里度过的时光是很美好的。

图片 1

北京,现代与古老文化完美结合的城市,最具民居特色,是那些数不清的胡同了。记得儿时,乘公交逛商场,去书店,或者随便的走走,南北东西走向的胡同随处可见。街边的民居大多是灰瓦红门,门前是石墩或石狮。透过虚掩的门,院子里停放着老式自行车,杂物。院中几乎家家都种着老槐树。这些胡同的名字各具特色,劈材胡同,菊儿胡同,盆儿胡同,力学胡同,雨儿胡同……胡同的名字各种各样,千奇百怪。很烟火,也很接地气。胡同口的墙壁上,用钉子钉着胡同牌,红底白字。每家院门上方,贴着铁制门牌号。走进去,按照门牌号码就可以到达你要去的地方,找到你要找的那个人。狭窄的街道,星罗棋布的胡同,是老北京独具一格的地方。

  石油东山社区是一个老家属区,绝大部分居民楼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成的,虽然有些许年头了,但都是相当结实的。只是布局和房屋结构面积跟不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搁到以前的那个年代,那也算得上好的房子了。

长沙今日4月22。

胡同也是孩子们的乐园。放了学,女孩子经常在胡同里分好组跳皮筋。男孩子趴在地上扇方宝,弹球。童年的快乐在编花篮,跳房子里,在男孩子举着竹竿粘知了,捉蜻蜓里。也在邻里之间,你给我一根葱,我拿你家一点盐;你送一些水果,我请你喝一壶茶的和谐里。

  石油东山社区位于店子街。店子街是一条老街,街道虽然经过多次拓宽,还是比较狭窄。在以前自行车当道的年代,还是可以的。在目前这个车轮上的时代,就显得局促狭窄了。这也是许多人不愿在店子街居住的原因之一。

有些凉意的微风穿过针织衫,吹到皮肤,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与屋外刺眼的阳光形成对比,到底应该是冷还是热?同样的天气,同样的温度,同样的风力,同样的阳光,身体得到同频的指令,一瞬间,记忆的门被打开,我沿着门槛,缓缓进入……

恍惚间,一间间房屋拆了,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二环建好了,三环开始建……北京旧貌换了新颜。一条条胡同写进老北京胡同文化。成为北京建筑一段历史,一段记忆。你再也听不到稀奇古怪的胡同名字,听到的地名无外乎以桥,以公园,以门,以新建小区命名的地名。留下零星的胡同名字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其实居住在那里也有许多好处。背靠土塬,空气质量也比城市中心区好得多,迈步就可去塬上观景和健身。到了每年的四五月份,漫山的槐树挂满了槐花儿,在院子中都能闻到浓郁的槐花香味儿。忍不住拿上袋子,上山去撸上一些槐花打打牙祭。塬上槐树大多不高,随手都能够得着,所以年年院里的人都会上塬去采摘。

记忆就像一条缝,无时不有、无孔不入。

灰的墙,红的门,狭窄的胡同,街边的槐树,昏暗的灯光,玩耍的孩子,唠嗑的大人,是我儿时对北京全部记忆。在时光荏苒中,当南锣鼓巷成为北京一道风景的时候,我想起流逝在我记忆里的胡同。它离我很近,也很远。就像远去的故人,突然的让我想念。

  步行不远,就到达引渭渠,渠边大树参天,柏油马路顺着渠边往前延伸。沿着渠边马路往前走走,累了就坐在渠边,看看东流的渠水,听听林中小鸟的鸣叫,不失为散心锻炼的好去处。

“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从前——那个偏执的少年”。这是光良的歌,很多年前听过,当脑海里搜寻着记忆中的碎片,这首歌、这些文字也闯入进来。

一个人,坐上北去的地铁,在南锣鼓巷下车。出了站台,我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我在街边站了很久。除了陌生还是陌生。城市在发展建设中整了容。我看不到旧日的模样。尽管我在北京土生土长。遇到老者,满头银发,灰底花衫,直觉是长期居住在这里的北京人。前去问路。热情的北京老人向北指去,你瞧,过马路就是南锣鼓巷。你是外地来参观的?我笑了,不,我很多年没有来。我想随便走走。我说。告别了老人,过了马路,走进南锣鼓巷。

  而到了春天,年轻的父母便会带着孩子上塬放风筝。绿绿的原野,长长的线儿,连着天上飞翔的风筝,年轻的父母在逗趣,一幅自然的美景……

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想起那个满树花开、满城花香的槐花季。对槐花,陌生又亲切的感觉,黯然涌动。

我来,我只想追寻一份儿时的记忆。享受曾经的闲散无忧。也在追寻逝去的时光。在北京人争先恐后往郊区,外地,国外观光旅游的时候,我选择停留。北京,一座古城,一部历史,我还没有读,读了的,还没有读懂。她需要我走近她,了解她,欣赏她,爱她。记得,我在后海烟袋斜街拍的照片,拿给朋友看。她们好奇地问我是哪个国家的风情小镇。我无语。我们忽视掉身边美丽的风景,轻视,怠慢了她。我们总以为远处的风景才是真风景。忘记了,身边无处不风景。我们失去的,是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美,无处不在,近在咫尺。

  若想登得更高,就要走得远一些。登上蟠龙塬,进入农户小院中,打打牌,吃点儿农家小菜,站在塬边看看市区全貌。远处的渭河像一条长链,在落日的映照下,泛着金色的光芒。苍茫的秦岭像一条静止的巨龙。沿东西方向延伸。这时的你还会失望、丧气、精神萎靡吗?这时的你勇气必将被重新唤醒。生活虽然艰辛,但不是没有希望。放松心情,轻装上前迎接那明日初升的太阳,你必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明天。

我记得,以前家门口的马路两旁都是槐树,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它们,当我们正值蓬勃少年时,我们发现了它。

去的还早,人并不多。正是拍照的好时机。一位拉黄包车,穿中式亚麻衫子的中年汉子说,来了也白来,还没有开门。还真是。这里晚间关门很晚,开门也要九十点钟。如果天气尚好,夜间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这也好,人少安静。我不是来逛小店的,我来,看看北京的胡同,我来,追忆逝水流年。

阳光斑驳。暖暖的。凉凉的。轻轻扬起头,四月的槐树开满了花。白如雪,洁如云。春风微佛,阵阵花香,花香钻进肺里,腻人芬芳。融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芳菲四月,春情暖暖。

走进南锣鼓巷,似曾相识,街边小店风格与烟袋斜街简直就是姐妹街。不同的是,这里除了小店,增加了许多美食。咖啡店,奶酪店,酒吧。与烟袋斜街相比较,这里,吃,喝,更具特色。

图片 2

南锣鼓巷,北京胡同的一张名片,当她成为旅游景点的时候,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不民居,不烟火,更多的是商业化的经营。老北京的韵味少了,多了时尚元素。这样的变化,适应了北京城的发展,无疑也是胡同文化消失的悲哀。我更想看到老北京人坐在木凳或者石台上,摇着蒲扇,喝着吴裕泰、张一元的茶叶,在槐树下唠嗑;或者围在一起下棋。中年妇女坐在马扎上,安静地勾着桌布,织着毛衣;或者择着菜。孩子们在槐树下玩耍,嬉笑。这样的风景是真正老北京人生活一景,安稳的,平静的。

于是。每年的这个时候,我和小伙伴们都会举起长长的竹竿去敲打挂满枝头的槐花。

如果,没有儿时记忆。我会喜欢上她。个性小店,怀旧纪念品,红门灰瓦的建筑。我会爱上很小资的南锣鼓巷。这样的小店是我的最爱。可是,作为胡同文化,当时尚湮灭老旧的气息,原汁原味的老北京特色荡然无存的时候,不得不说,这是城市发展的进步,也是传统文化的退缩。

槐树下,来一场槐花雨。铃儿般的笑声在徘徊在荡漾。那时的我们是那么容易快乐。

来的尚早,不过,个别小店铺已经开了门。怀旧的小商品,女孩子拿着爱不释手,惊呼,询问。中年妇女耐心解答。我想,小店是她们的世外桃源。不曾经历的年代,谜一样的色彩。初相识,新奇的,有趣的。经营店铺的大多数是年轻的男孩子女孩子,不曾体会的情感,只能用现代的思维,今天的模式去经营。如果,走过六、七十年代的人,经营这样一家店铺,售出的,不仅仅是纯粹的商品,还有商品里难以割舍的怀旧情愫。

槐花散落一地,乳白的花瓣真是惹人怜惜。我们认真的把它们捧在手心。沁人心脾的花香穿过喉咙,直至内心,让人欲罢不能,只想嚼一把花朵,吞进肚里,天真的以为从此它的香就住进了身体里。

我在行走,在追寻,在回忆。一个个竹编暖壶壳,一张张胡同明信片,一个个白色搪瓷缸子,都是一个时代的纪念,一段逝去的时光。

女孩子总是爱美的。我们会把槐花轻轻撕开,做耳环、做头饰……只怪那个年代没有手机,不能骄傲的自拍,留下念想……

我怀念,槐花飘香的老槐树,北京的儿化音,三三两两唠嗑的长辈,胡同里的欢笑。我想念,胡同里浓浓的人间真情。我看到自己,坐在红漆门前的小木椅上,看着大哥哥大姐姐,腿盘在一起,一边击掌,一边唱着:编,编,编花篮,花篮里面有小孩……我听到自己的笑声,在胡同上空回荡,回荡……

图片 3

也记不清是多久,两旁的槐树没有了。再也没有寻觅到槐花。闻过槐花香。似乎有那么段时间,忘记生命中曾有过槐花,忘记那段关于槐花的美好时光。

与其说怀念槐花。也许,是穿过迢迢时光,是在怀念那段有小伙伴的青葱岁月。

随着年岁的增长。反而会更加珍惜某些记忆,想记忆重蹈,想记忆覆辙。过往的那些有关童年、有关家乡的故事总是那么让人牵肠挂肚。

多想回到那个纯真的年代。回到那个挂满槐花的枝头下追赶、嬉闹。又是一季槐花开,我望向家乡的方位……

图片 4

我们都很好。只不过是突然想念。思念是殇,丝丝入扣。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