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的人生

  脚步声,行李箱的磨轮声,唧唧喳喳的交谈声,夹杂着呼呼的喘气声,在地铁站里汇集在一起。一股酸甜苦辣咸的味道,浑浊着一张张地铁票。焦急的人们蜂拥着走进深深的地下里,准备拼搏焦急的地铁人生。

图片 1

图片 2

  于铿铿锵锵的轰鸣中,一列列的载客车,匆匆地驶了过来,将匆匆的过客吸进肚子,随即又匆匆地驶了过去。

文/伍月小姐

昨天晚上下班,地铁驶出地下的时候,忽然发现外面的天还有些亮,原来不知不觉间,又一个冬天已经过去。站在拥挤的人群中,觉得有些恍惚。

  于高峰的地铁车厢里,那些经验丰富的、体格强壮的、拿命一搏的,都勉强地用一身汗水挤了上来。虽然,终于迈上了封闭的行程,但却不能让坚韧的神经松懈下来,因为还要在这车厢里继续拥挤着更为苍茫人生的拼争。

01

今天,像往常一样提前十分钟出门,排队刷卡,在限流处等着进站,一切都如往常,然而,在车厢入口处发生的一幕却使今天的上班路不同往常。

这是广州最拥挤的一条地铁线,每天来这里上地铁的人都多如蝼蚁,上班族背着文件包,个个面无表情,脸上带着早起的不悦,在一列列飞驰而过的车厢中,找一个空隙,随着人流钻进去,让车厢把自己带到那个目的地。

8:35分,从一列装满了黑压压的人,马上就要开走的车厢里传来一阵刺耳的争吵,此刻的我,正站在黄色隔离带外,在等下一辆地铁。

抬头望去,是两位中年男子,在争吵,准确的说,是在挣嚷,因为我亲眼看见,比较靠近车厢中间的男子把距门口较近的男子往外推。

理由很简单,靠里的男子认为刚上来的男子抢了他的地盘,霸占了他原本就很狭小的空间,他很不开心,想把这个刚挤上来的男子推出车厢外。

而被推的那个男子显然不愿意,他应该是快迟到了,执意要挤上这辆已经拥挤不堪的地铁。

我很理解他的心情,因为曾几何时,上班快要迟到的我,也是这样背着书包奔跑在地铁站,渴望刚好来一列车厢把我带走;

我也很理解那个推攘别人的男子,因为曾经面对别人突如其来的闯入,我也会有一种疆域被侵占的不开心。

在这两名男子的争执中,原本已经闭合的车厢门突然又开了,紧接着,三五个地铁工作人员匆匆赶来,像是要处理一项紧急事故那般,全围在了这辆门口处。

图片 3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6分钟过去后,车厢门口终于被贴上了一个“此门已坏”的标识,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在他们两个的争执中,地铁门被挤坏了。

地铁虽然顺利开走,但这件事前前后后,一共有10分钟,这辆车走后,我听到身后有不少快要迟到的上班族的抱怨。

几年前刚毕业到北京的时候,地铁还是2元的统一价,那个时候因为不熟悉,在坐环线的时候经常会绕远,上地铁前还要反复的看地图。如今,整个地铁图已经印在了脑海里,每天都在温习。

  至于没能挤上这一列的,则同一标准同一状态的,发出沮丧的、郁闷的、喃喃的咒骂着,毫不谦让地站在队列的最前端,不时地用恶狠狠的眼睛盯着想要插队的人。他们知道,如果下列再上不去,下趟的下趟,将会更加不堪,不但会伤及脆弱的心脑神经,耽误掉用半生泊来的工作,甚至会危及到赖以果腹的薪金。

02

地铁坐的多了,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经历不少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今天早上发生的,虽然不是十分愉快,但已经是最普通的一件事了。

曾经在早上的地铁车厢里,看到有人因低血糖晕倒在地,周围人没有一人搀扶,直到下一站到了,地铁工作人员才把她扶出车厢,那个时候,我看到她嘴唇发白;

曾经在地铁车厢里,看到两个民工打扮的外地人,中午车厢里人很多,其中一个被人流挤着进了车厢,另外一个,却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留在了门外。列车门关了,里面的那个人朝着外面的那个人比手画脚,意思是说让他在原地等待,他待会就原路坐回来。看到车门外的那个人,我才知道,没挤上地铁的那个人,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我不知道当时的他,内心有多煎熬。

曾经在地铁车厢里看到同样一对被人流挤散的人,不过这次是对老人,没有挤上车的那个婆婆,拍打着车厢门,望着已经远去的列车痛哭,她的声音很大,惊扰了所有候车的人,我不知道是怎样的恐惧,让那一刻的她,如此的歇斯底里……

曾经在末班车的地铁车厢里看到一个人,她像是在做推销的工作,是那种最常见的卖小白鞋清洁剂的。她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女,用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逐一问人们需不需要,当问到一对情侣时,为了展示自己产品的功效,她亲自蹲下来给那个挽着女朋友手的男生擦小白鞋。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好难过,因为就在前一分钟,当她问我需不需要时我怕她是个骗子,直接拒绝她了……

一节小小的地铁车厢,就像是一个小型社会,里面上演的,是人生百态,我看到的,是人间的情暖。

地铁,是个神奇的地方。

在这里,反复上演着没有任何彩排的剧情。陌生人之间的距离被无限缩小,很多的情绪和故事,无处躲藏。

  地铁车厢里,人与人之间真正的达到了零距离接触,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本地的或外地的都相互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所有的尊严,都被悄悄地装进了口袋里。

03

一个朋友两个月前来广州找我,见到我的第一面开始抱怨,她来的时候化的妆,打的粉底液,都在地铁车厢里被挤花了,流汗流没了。

她问:你是怎么受得了每天挤这么挤的地铁去上班的?

我苦笑:早就习惯了啊,一开始我和你一样,觉得这么挤,不是人过的日子。后来啊,就慢慢习惯了,因为你再抱怨,不还是要坐地铁吗?倒不如用一个愉快的心情去接受。

还有个之前从来不坐地铁的朋友,在第一次看到早高峰的地铁限流后惊讶地给我发微信:我都排了五分钟的队了还没进站,你说我上班不会迟到吧?

有趣的中年男人

  这时的地铁车厢,就像一口大锅,煮着满满的一锅“人肉饺子”。

04

生活在一线城市的人,想必已经习惯了每天早高峰地铁车厢里的拥挤。

在这种拥挤中,在这种公共场合里,你可以窥见所有丑态,看到人性的所有缺点。早起的愤怒,面对不公平待遇时的不满,上班快要迟到的焦急,都在彼此摩肩接踵的拥挤中,被暴露无疑。

一开始,你会很不习惯,你想抗议,你想对黑压压的人群发泄自己的不满,你觉得你理想中的生活
,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但后来,你渐渐被同化了,你开始麻木了,你被迫习惯了。你常常被劝告:没有能力改变时就学着去适应。于是你也开始每天掐着点去挤地铁,在拥挤中被别人踩了一脚后在心里恶骂一顿。

然后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习惯了每天在地铁里妆被挤花,习惯挤地铁时不再敢穿高跟鞋,习惯每天随着人流走,却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应该在哪里。

习惯,有时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害怕有一天我也在这种随大流中渐渐变的麻木、没有同情心、开始不上进。我害怕在每天与地铁的争斗中,忘记了当初的豪言壮语和昔日的梦想。

我不想被同化。我想做个善良的人。

我想从每天坐地铁开始改变,即使看到了人性的丑,也要时刻提醒自己保留内心的善。

车厢里,虽然拥挤,却很安静,大部分人都默默地抓着自己的手机,突然耳边想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地铁车厢里虽然很拥挤,拥挤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但很安静,安静得都能听到紧邻者的心跳声。

“你能不能把胳膊放下去?”

  地铁车厢里很和谐,和谐到人们终于破解了男女授受不亲的密码。

一回头原来是另一个中年男人用胳膊抓着地铁车厢顶部的扶栏,胳膊弯曲了一个弧度,而这个弧度刚好就让他的胳膊倚到了对方的头。

  在地铁车厢里,能够争到地位可以让自己舒舒服服安坐的,自然旁若无人地坐下来,能抢到合适位置让自己能稳稳当当立足的,自然当仁不让地站定了下来。至于那些几乎没了立足之地的,只有相互抬举着,一会你脚落地的站一站,我脚落地的站一站的大多数们,也只能被挤上去又拥下来的折腾着已经疲惫到不能再疲惫的身躯。

这个抓着扶栏的男人脾气也蛮爆“人那么多,我有总得扶着点啊”

  移动的地铁车厢内,不管是坐着的,也不论是站着的,都在尽心尽力地责无旁贷着自己的短暂旅行。那象征着生命唯一的八门五花的手机,得到充分完全的露骨的亮相。每个人的手指里都在干练地运动着手机,拼命地想将千里之外的世界拽进这个狭窄的车厢里。

被撞到头的男人,听了也没再做声,直接转了个身,也用同样的姿势抓起了扶栏。

  不管是男的,也不论是女的,或丑或俊的,或胖或瘦的,都在目不斜视。偶有几个实在是被列车的晃动拿不稳自己的手机,灵机一动,便将就着插上耳机,一脸肃穆地听起歌来。

这下好了,两个人的胳膊杠上了。刚好赶上到站有人要下车,有点拥挤,之前被碰到头的男人又不干了“你能不能别挤”

  列车由繁华灿烂寸地千万金的的国贸急急西行,经过一根顶乡下一年收入的标价一万元皮带的王府井,到达平凡人可望而不可及永远也站不到城楼下面一角的天安门。在这里又拥挤上四五个同样相貌的新都市人,在车门口咬紧着牙关,用尽吃奶的气力,将全身的重量压在脚趾头上,上演着没人能看得见的芭蕾舞。

“别人挤我的,要不然你别坐地铁啊”

  这时候的地铁车厢里,一根针也插不下去了。

听到对方这样说,之前被装到头的男人就又没了声音。

  都在说,职场上在拼,商场上在拼,考场上在拼,情场上在拼,政场上在拼,甚至病场上也在拼,在拼一种精神。其实,任何的拼,都比不过地铁上的拼。它考验着一个人的坚强,它考验着一个人的体质和意志。

两个人很有意思,每次只对话一句就都不说话了。再到一站有人下车的时候,之前扶栏杆的男人赶紧说“你看到了啊,不是我挤的”

  在地铁里没有矜持,没有豪放,没有高富帅,也没有白靓美,所有能在外部展示的,摆谱的,拿架的,只要融入进来,所有的人生现象都被浓缩在这节小小的地铁车厢里了。

“我又没说是你挤的”

  曾经的倨傲不羁,曾经不可一世的,曾经温文尔雅的,甚或是身家万贯,甚或是学富五车,甚或是高管要职,只你跨进这地铁车厢里,就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一介小小良民。

“我怕你又说是我啊”

  只见一个被挤得脸和鼻子都在车门的玻璃窗上变了形的青年人,看上去好痛苦、好伤感,他似乎在用最后的意志坚持着,强忍着内心的苦痛,不让眼泪流下来,那种失落、无助感,都汇集在了他的肢体和表情里。

之后是再一次的安静。

  在玉泉营站慌忙跳下去了几个人,瞬间就没了身影,接着又跳上来几个,个个都如奔赴战场一般,精神高度集中,力量高度爆发。

两个人的年纪,配上这样的台词和当时的表情,完全没有了冲突的氛围,突然让我觉得像是两个赌气的孩子。原来不用等老了才能变成老小孩,孩子气一直藏在我们身体的某个角落,时不时的就会跑出来玩耍一番。

  “八宝山到了!”在播音员甜蜜的播报里,满车厢的人突然步调一致起来,一路的烦躁没有了,拥拥挤挤的不适化解了,互相怒视的眼光温和了,紧皱的眉也展开了……

hello~小情侣

  这不断往复的地铁,不就是人生的循环么?年年岁岁,朝朝暮暮,循循环环,反反复复,演绎着人世百态。乘地铁的人,两点一线,简简单单,这是许多人的奋斗轨迹。

离开校园好多年,不知道现在的学校还会不会严查早恋这种事情。有的时候下班早了,就能赶上初中生放学,那些充满朝气的学生,穿着标志性的校服,一人背着一个大书包(只是看起来很大,貌似很轻?),一人手握一个手机(多半是iPhone?),三两成群,在一起嬉笑。偶尔就会有那么两个,比别人靠的近,显得很是暧昧。

  每天都有无数个故事在地铁车厢里上演着。一次顺其自然的让座,一声关爱的叮咛,一个善意的提醒,折射出了人间的温情;人山人海中的一声断喝、一把推搡、一句辱骂,显露了极少数人的自私与傲慢。

前几天碰到一对,男生很体贴的帮女生拎着书包,一会又帮女生挽一下散落的几缕碎发,女生也是一脸的甜蜜。两个人轻声的说些什么,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一定是一些很开心的事情吧,因为我看到那个女孩一直在笑。

  地铁小天地,人生大舞台。世间百态,人情冷暖,每一班地铁都在上演着,都在讲述着……

结婚多年,再没体会过那些只属于恋爱的小情绪。现在想想,很怀念。无忧的年纪,没有柴米油盐的琐碎,单纯的美好,就连吵架都是跟现在不一样的心情。

地铁上遇到的故事有很多,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还在地铁上,沾了始发站的光,排到一个座位,可以不用挤在人群中摇晃。

不知道,看到这篇文章的你,在这奔驰的列车上遇到了什么故事,让你想起了什么样的时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