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邶风·凯风原文、翻译及赏析[古诗]

  编辑荐: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诗经·秦风·无衣》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先秦·佚名《国风·邶风·凯风》

  午夜街头不管怎么喧闹与繁荣,终将在星辰倦月之中慢慢安静,空气有着这个城市独有的气息,还有春天飞扬的柳絮,不远处飘过来的烧烤摊独有的味道,那是不愿意睡去的调味剂,那些竭斯底里的折腾的灵魂依旧在酒精里精彩,从白天一直到晨曦拂晓。

译:柴子恒

国风·邶风·凯风

先秦:佚名

蓼彼萧斯,零露湑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蓼彼萧斯,零露瀼瀼。既见君子,为龙为光。其德不爽,寿考不忘。蓼彼萧斯,零露泥泥。既见君子,孔燕岂弟。宜兄宜弟,令德寿岂。蓼彼萧斯,零露浓浓。既见君子,鞗革忡忡。和鸾雍雍,万福攸同。——先秦·佚名《小雅·蓼萧》

小雅·蓼萧

鹑之奔奔,鹊之彊彊。人之无良,我以为兄!鹊之彊彊,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先秦·佚名《鹑之奔奔》

鹑之奔奔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先秦·佚名《秦风·无衣》

秦风·无衣

先秦:佚名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974诗经,赞美,爱国

  我与战友从酒吧里出来,坐着车子回到酒店门口,看着还有余温的城市居然一时也不肯上去,虽然已经很疲惫,也带着酒精微醺的微醉。天空有一轮明月,皎洁得就如一个特大号的路灯,在月光与灯光里依稀看见散落在天空的星星,偶然有闪烁的亮点移动,那也不过是来去在空中的旅人。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你感叹这说,时间真快,在部队那会都是一块鲜嫩爽口的鲜肉,而今却腊味十足。我鄙视的看着他二十几年未曾变过的身材与依旧帅气的脸,我慢慢的说,何必攻击我呢。他看了我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声音在午夜里传不了多远,就在不远处给那个烧烤摊独有的热闹轰散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我们说着在部队里琐琐碎碎的事,每次训练如何偷懒,说着谁谁一些糗事,然后又炫耀着各自用汗水与坚强换回来的荣耀,也许这些在现实中不值一提,也真的不能和任何经济挂钩事物比较,但却没有任何一样的物质能够那样的真挚与深刻。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偶然会说说彼此成就,但不是炫耀,更多的只是平淡的诉说,心里真的希望彼此过的越来越好,也会说说一些烦恼一些不如意,也不是慰求怜悯,仅仅是一种信赖的倾诉。“与子同袍”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只要穿过那身军装的,都知道在短短几十年里那是最信赖的后背。

【译】谁说没有衣服?会和你穿同一件战袍。君王要起兵,修整好我们的戈矛,和你面对共同的仇敌!

  更细腻的情感不是因为细腻的人生,而是在豪情壮志,在奋勇搏击的路上,那离别后的思念。不管有没有战火硝烟,与子同衣就是代表着无私的信任与坦然。脱下军装走进社会,当经历这各种繁华,在每个酒醉后,在每个疲惫不堪躯体躺在床上时候,那段简单却激情的岁月,那一张张熟悉却遥远的脸孔慢慢浮现,梦里那一声声奋力的吼叫,醒来也就没有懦弱退缩的理由。

谁说没有衣服?会和你穿同一件汗衫。君王要起兵,修整好我们的矛戟,和你共同作准备!

  你问我过的如何,我也只是说凑合着,也努力着。我问你如何,你说也在努力着。但彼此说的最多的却是,注意身体,然后说着那么些年走过来的点点滴滴。没有保留也无需保留,就像那杯酒,举起来也就干了,各自奉承着各自的酒量,却没发现眼前人影开始摇晃。

谁说没有衣服?会和你穿同一件战裙。君王要起兵,修整好铠甲和兵器,和你同上前线去!

  每个人都会有很好的朋友,还有很好的兄弟姐妹,但是我们却会比别人多一样,战友。

【补】生死之交,战友之谊。一说过去西南袍哥组织即取自“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诗意,李劼人当代小说《死水微澜》中角色罗歪嘴即为袍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