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瓣菊香

  秋季的小溪,哗啦啦地流着,夹杂着远方枫树落下的红叶。

姥姥家的田野

一 等待一路花开

  那散落的红叶,随着小溪,蜿蜒曲折,来回游荡。来的来,去的去,那一片一片的红叶,像一个一个满怀憧憬与希望的姑娘。流水在大岩石处,优美婉转地打了个转,然后哼着小曲,兴高采烈地向前走去;那落叶也跟着流水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继续前行。

**今年是岳母逝世八周年之际,今以王伟力的作品《姥姥家的田野》来怀念我的岳母…….**

总感觉每个日子,像水一样流淌,匆匆之间流散成四条河流,流经五指的缝隙,默默渗漏,变幻成四季,然后悄悄地风干变皱,依稀如烟。这似水一样的日子,如日子一样匆匆的烟火,怎么就穿透了四季,穿过了丛林般的指缝,弃我们而去呢?

  春去秋来,叶黄叶落,那不变的小溪,还在那里,静静地眸望着,看花开花落,听鸟语虫鸣。南飞的鸟儿,累了倦了,停在小溪,大喝了一口清冽的小溪水,便开始激动地唱起了歌来,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句接一句地,就像在举行音乐会一样,那场面,热闹极了,美丽极了,久久不愿散场。

梁山冰雪记

如今,我只能垂下稀疏的发丝,穿行于指间,从那一丝如帘的空隙里,把你怯怯地张望,张望成秋色里一个孤独的等船客,等待一条河流,等待一路花开。

  那紫色的野菊花,点缀在小溪的两岸,时不时还有秋蝶环绕。野菊花,在微风的吹拂下,时而点头,时而哈腰,时而起舞,时而转身……那美丽的蝶,也不禁被这野菊花迷住了,开始了伴舞,就像仙女一样,跳着唯美的拉丁,时而柔情似水,时而慷慨激昂。

在姥姥家,一提起我的姥姥,没有一个人不伸出大拇指称赞她,姥姥逝世已满八周年,我非常怀念她,心想再也吃不到姥姥煮的荷包蛋了,姥姥,我想你,你听得见吗?愿天上的姥姥保佑我们全家幸福安康!今天以《姥姥家的田野》这篇文章来纪念我的姥姥!

二 指间穿行的晨昏

  你看,小溪的鱼儿,也活跃了起来。那鱼儿,不大,一会儿放慢脚步,一会儿急速游还,时快时慢地,超有节奏感。有的小鱼儿,激动得跃出水面,随即落下,溅起一阵阵水花,那一粒粒水珠,像极了珍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鱼儿们,成群结队的,表演可有规律了,就像训练有素的舞者。

姥姥家的田野,被四面环山的山遮住了,坐落在山的中间,但是这里一年四季景色迷人,特别是那些小草,令田野更加生机勃勃!

深秋。飘舞的叶片正如我翩翩撩起的眼神,一拨一拨的在这个季节顾盼。想要留住什么,但终归没有留住,都流散到了她该去的地方。尽管,我的眼神这样顾盼着这样的秋,可是,我仍然像春天一样活泼,如夏日一样热烈的伸出干瘪的臂,摊开风干的手,触摸着,想是落叶的喘息,或是温热的回眸。

  秋风吹啊,吹啊,吹走了小雨,吹来了彩虹,那彩虹架起的地方,就在小溪的上方,我多想走上这座彩虹桥,望着小溪,望着远方。远处的小朋友,看到了这个彩虹,便向爸爸妈妈嚷嚷着:爸爸妈妈,你们快看哪,那小溪上有彩虹!爸爸妈妈蹲下身来,守卫在小朋友的身旁,静静看着,静静欣赏。

春天,一阵暖风吹来,小草在山林间、河岸边、空地上安下了舒适的家,它们露出嫩绿的小脑袋,随风轻轻摇摆。浅黄色的蒲公英花星星点点地点缀在草地上,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小溪里的冰融化了,溪水缓缓地向远方流着,引来许多可爱的小鸟,它们站立在小溪边,一会儿低下头喝一口溪水,一会儿仰起头细细品尝溪水甘甜的滋味。

就这样伸出我的手掌,伸进无边的树林,穿透连绵的山川,舔舐到遍野的秋意,一直延伸——

  小溪的两旁,那仍翠绿的草与树,也垂下身来,好像在和小溪说着什么一样。他们悄悄地说着,一边抚摸着自己的长发,并舞动着,像极了长发及腰的姑娘。我仔细地聆听着,哦!我听见啦!他们好像是在说:秋天真美啊!有彩虹!有落叶!有流水!还有还有!美好的生活与希望!

夏天,翠绿的小草长高了,踩上去软绵绵的,好像一块绿色的地毯。山间的小树也不甘示弱,争着长出翠绿的枝叶来,茂密的枝叶交叠在一起,好似一把绿色的大伞。五颜六色的野花遍布山林间、田野里、小溪边,和着鸟儿们欢快的歌声翩翩起舞。

没有召唤,也不及诉说,手指就在红叶纷飞,离开枝头的瞬间,一起落下,再落下,扑倒在你和那萧瑟着言语的草叶儿的身边,渐渐露白,渐渐霜降,默默粉坠,直到雪舞成妆,翠染成河,香蕴成诗。

  那鸟儿,在小溪喝完了水,便飞到了不远处的石桥,小憩了一下。他们最后在看了看这开满野菊花并长着绿草小树的小溪,它的眼里似乎含着泪水,不愿飞往远方!小溪和小树、小草、野菊花依依不舍地告诉鸟儿:好朋友,快去吧,你的朋友们都等急了吧,我们来年在约,还要听你和你的朋友们唱歌哦!

图片 1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正是在这个深秋里我终将穿行过的,我也终将不会遗憾。因为,在这样的深秋,从我身边滑过指尖的是带着菊香的晨昏,留下的,没有弃我而去的就是这些怒放着的野菊花,野菊花的瓣和蕊。

  鸟儿飞走了,带着不舍,带着回忆,也带着希望,以及秋溪的眸望!

秋天,小草慢慢地变黄了,远远望去就像一个戴着草帽的小精灵。秋风吹来,落叶如蝶,纷纷扬扬地盖在小草的身上。小草使劲地摇晃着,好像在说:“别闹了,别闹了,我还不想睡觉呢!”田野里一片丰收的景象:黄澄澄的谷子,咧开嘴的玉米,肥肥胖胖的土豆,白白净净的大萝卜,涨红了脸的高粱、、、、、、、真是数不胜数。

我真的又能遗憾什么呢?野菊花的秋天,我也在怒放,我依然有着继续穿行的温度和芬芳。

冬天,山林里小动物冬眠了,小溪结冰了,除了我们小孩的嬉笑声外,就是呼呼的风声了。雪花飘落,田野里白茫茫的一片。小草早已把它的根深深地扎进土里,盖上厚厚的雪被睡着了。

三 用满天星斗煮茶的夜

我爱姥姥家那如诗如画的田野!

看见你,是在荡漾着残月的夜晚,那条向村外弯曲延伸的小路上。一个人经不住乡村夜晚的静谧和斗室的局促,掀开窗,让月光进来,也扑面而来了夜似的凝香,想,你定在黑夜的海洋,盛开在屋外的路旁。确切说,我已喝着你用满天星斗煮好的香茗,细细品咂。披着衣,被你扶着走入了夜,院门未闭,渗透着点点灯光。孤寂的夜虫,时断时续,稀疏的栅栏外,夜风中的玉米和高粱私语渺渺,探头张望。土地和庄稼的芳香如醚如醉,拔脚在这浓稠的夜,怎么也迈不出距离。

有白皮的树,路旁默默着冷冷地看着夜,和我这个夜行的人。一簇簇星星点点的白,依偎在树旁,靠近在我的脚下。你就是那个煮茶的人了?俯身,蹲下,密密匝匝地簇拥着的小花花,幽香袭人,沁入心脾。猛然间想起了唐寅的《菊花》,“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空。多少天涯未归客,尽借篱落看秋风。”你是凝霜吗?点染小径,夜愈深,花弥香,且我已归来,就在你身边。伸出双手,轻揽纤细的花茎,银珠闪烁,清凉濡指,三两枝花儿朵朵采撷在手,淡香无痕,萦绕指尖。当捧于鼻尖,仔细端详时,方晓得了大形无形,虽渺小平凡,众人不闻,然秋尽知,我已沉醉;亦方懂得在我多年来与故乡之间的白天和黑夜里,唯有你才最能让我触到家的暖,到达心的岸,靠近花的瓣,在这暖暖的土炕上,枕香而眠……

四 生命中最美丽的舞蹈

看见你,是在山坳秋色清爽的晨曦,和父兄砍倒满地秸秆的田垄边。在朦朦的天光里,兄长还似儿时那样叫着小名,唤我起床,和父亲理好绳索,拉着板车,扛着?头,带着斑驳而温暖的水壶,在明灭升腾的旱烟袅袅中,消失在清秋的晨风中。

一亩多整片的玉米棒子在父母的辛苦下,已收获一空,黄澄澄地全晾晒在了屋檐及院子里的老槐树上,现在只剩下了墨绿和苍黄杂夹的秸秆迎风飒飒。父亲把旱烟锅在鞋底子上敲了敲,怜惜地看着有点瑟缩、嘴唇微青的我,说,动弹个筋骨就热火了,我们给倒的撂,你扎捆捆。说着和兄长转过身抡起?头,对着秸秆根就挖、砍起来,我跟着后面一个个摔掉粘土,整齐地扎捆。渐渐,我跟不上了,兄长回头瞅瞅我,憨笑着说,别心急,先撂倒了,我们一起捆。看着,听着,儿时父亲驮着我看大戏、赶大集,兄长护着我上学,帮着我干活的一幕幕往事显现眼前,不觉眼角有点湿润,秸秆一个个成捆成堆……

当整片秸秆被挖倒,一个个齐整躺着被捆扎停当的时候,眼前露出了一大片的空地,看到了远处被秋叶烧红的山和天。坐在弥散着柴草芳香的秸秆捆上,父子们忘记了湿透的汗衫,愉快地说着话儿,旱烟香香地抽着,我们香香的闻着,幸福而甜蜜。说话间,兄长指着远处红红的柿子林说,母亲早就摘了柿子放窗台上晒着,说等搁软了,你就回来了,终于柿子红了,你也回来了,今年的柿子比往年的都甜。望着那一抹抹红透了的柿子林,听着兄长的话,眼角不由一阵潮湿,愧疚的说不出话来。泪眼婆娑中看到了漫山遍野清亮亮的白和金灿灿的黄,那些野菊花,今年她们也比往年开得早,艳艳的繁繁的,赶到这个秋天,赶到这个时光,和我一样的赶到,只是她们能在每个盛开的日子都给整个秋天以美丽,以芬芳,而我又能给予什么?而今的这个秋天,我愧疚而幸福着,幸福着自己还尚能赶到,像野菊花一样盛开在芳香的田间,盛开在火红的柿子林燃烧的山坡,盛开在父兄甜蜜幸福的容颜里,盛开在母亲甜蜜等待的心房里。和野菊花一样的赶到,一样的盛开,一样的品尝芬芳甜香,这个秋天是美好的,更是幸福的。

几声秋鸟啁啾,两只雀鸟飞旋着向田垄边一棵野枣树上栖落,突然,一颗红透的酸枣掉到了我的身边,浮于一束盛开的野菊花上。顿时,黄灿灿的小花,翠柔柔的叶片,玲珑纤巧,轻轻摇曳,自由绽放,活泼可爱。那么惬意,那么素雅,向我张望,不由的伸手欲攀却缩回手来,生出怜惜的情愫,暖暖的,深情地对望着她,那么爱慕,那么倾情,就让她轻盈、自由、奔放地绽放着吧,多美啊!

枣树上的鸟儿正私语呢喃,杂草丛的野菊正翩翩舞蹈,鸟语花香,都自由而美好的生着。在这些生命跳跃的时光里,有的是阔远无边的天空,有的是自由无疆的大地,可以尽情飞翔,可以尽情绽放,都为了生命中那最美丽的舞蹈。看着父兄,想着母亲和他们一样的人,在遥远的乡下,守着那一方赖以生息的土地,过着恬淡闲适的日子,饮苦咽痛,悄悄承受,想你念他,默默给予,朴实无华,平凡而幸福,充实而淡泊。这不正如那些飞翔觅食,建巢搭窝的鸟儿和默默绽放,吐露芬芳的野菊花吗?尽管会有风霜雨雪,尽管会有困难和苦痛,甚至会不如盆花而被遗忘和疏远,但都在坚强地飞翔,坚强地舞蹈,坚强地活着,即使会翅断梦逝,叶落花谢,也要赶上这个秋,给予这个秋,收获这个秋,给飞翔一个梦想,给花开一个答案,给活着一个理由,给生命一个微笑。

现在的我们,又怎么能不更好好的活着呢?像野菊花一样活着,捧着一抹馨香,给秋天一个暖暖的拥抱!

五 一抹倔强盛开的微笑

看见你,是在午后散步,一个人行至村口老树旁的小溪边。深秋的午后,阳光显得有些热情,暖暖地摩挲着每一处村落。每一家屋舍的檐下辣椒串串,玉米灿灿,红红火火。一把把农具整齐地悬挂于厢房眼檐前椽头,院边的菜畦里,是几块越冬的菜蔬和几株落光叶片的树木,三两头黄牛在栅栏内悠闲地甩着尾巴,一声声“咣-咣-咣”,甩开棒子脱玉米粒的声响,渐远渐近,乡下农村的秋天祥和而安宁。农人们以千百年传下来的方式迎接着秋天,也会必将越秋而去。我也会,正在穿越这静美的田园之秋。

驻,像一抹云彩恋于树梢,在村口的老树旁,热望一条小河时,那是母亲为我们浆洗衣裳的地方,而如今,如今却没有了往昔的模样。冲蚀的河床,裸露的庄稼根茎,丛生的芦苇,灰浑的流水都让我沉郁起来。沉郁心中痛失了一条河,曾经能撑船摆渡,摸鱼捉虾的河究竟去了哪里?唯见一支静默如哑,失语无言的瘦水,悄悄地循着杂草的丛隙流淌。突然感觉自己像个老人,更像站在了一个老人的身边,起手抚摸,那是干瘦的脸,浊浑温热的泪行,流淌在这荒芜的河床,这荒芜的秋天,沉郁的秋天,直到行将荒芜的我的脸庞。

不晓得,那是何时的一场大雨,泛滥了这条河,退去之后,何处是岸?对望的草根多了几双灰凉的白眼,用目光,只能用目光呼吸,已长不出绿色,和僵直对望的我,生不出的笑脸。一直望,想望穿这一支秋水,却不能而穿透了自己,沉郁的水边,和秋水一起变凉。还一直望,那被洪水推倒的肢腰,没有向上的高度,但倔强的脖颈上,怒放的黄花依然倔强地盛开着微笑,那是一簇倔强的野菊花,在故乡这支秋水里最迷人的笑脸。手,和目光一同穿透这支水,游走到青淤的泥沼,扶起孱弱的花枝,和那跳跃的金黄与坚韧的馨香一起,暖暖依靠。

那么近,依偎着的感觉,温暖和慰藉了沉郁着的心房,目光,便不再迷离。在这条河嬗变成小溪的树下,叶片吻附着岸,成了我最柔弱的硬伤,还有那一抹金黄,在穿过秋天的时光里,一抹倔强的微笑,和那野菊花的芳香,一起开放在我的手心,移植到了我的心上……

六 芬芳也寂寞

看见你,是在装了满包鲜红的柿子,挥别那个温暖的小屋和亲人的山路上。庄稼和果子都已收藏,秋衣穿在了身上,在红叶劲烧,流霞纷飞的黄昏,我的脚拔出了那个小山村,却没有走出绵延的秋色和目光。崎岖的山路,绵软的落叶,秋色层林尽染,步履沉重如铅,峰回路转,满目黄花又见亲人面!

靠近,坐在山路边,四野菊花抢入眼,芳香无限。欣然采撷一束,馨香盈袖,怜爱入怀,那可是我乖巧的囡囡,那个小时候在奶奶家的山丫头?每次回去,都会看见丫头怯生生的,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也都会摘一些野花,戴到头上去,变为美丽的小公主。而今,那个可爱的丫头,戴着野花的小公主哪儿去了?手里的山菊花今天又该给谁去戴?那个遥远而又美好的幸福时光。

握着菊花,指染残香。那是一个美丽的童话,却甜美并记忆了一生。在满是秋果的河畔,我们采摘了山洼最美的野菊花编成帽子,说好了的,谁先第一个找到你,并将野菊花戴到你的头上,你就跟谁过,做他的媳妇。你,藏在落满小鸟的枝桠的老榆树后面,一个山花般的少女,吃吃地笑着,十几个攥着野菊花的男孩子在一条线面前奔跑,欢呼,最后我的菊花帽第一个戴到了你的头上,你吃吃羞羞地地笑着,我的脸像一块红布,看着满地散落的菊花瓣和失望坏笑的伙伴们,骄傲的像朵盛开的菊花,喜滋滋的甜。而今,那个美丽的戴着菊花帽的姑娘,你又去了哪里?你那灿烂如菊的笑脸是否又和我一样在秋天里绽放?我的现在的菊花又该插到哪里?那棵古朴的榆树还在,我的亲爱的伙伴们,你们又在何方?

目对黄花,手绕香,花瓣飘,零落随风瘦了经年,人不再,花依香。红了山坡,染了心房,湿了衣裳,我的菊香的秋,指间离落的花瓣,只能“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落寞之至,“惆怅旧游那复到,菊花时节羡君回。”秋风起处空抱花,青苔犹新,人未归来,花枉开,芬芳也寂寞。

七 那扇流淌着秋色的窗

窗,会很自然地被打开,也会被关上,就像这个秋,秋里面的野菊花,绽放,凋零,秋里面的人儿,往昔,现在,一样那么自然。而我们的生命之花又怎么能常开不败?

一直不想诉说那些像水一样流淌的日子,匆匆之间不及回挽的流散和渗漏。因为,我深深的怕,怕它们都悄悄地被风吹干,无法触摸,怕它们像窗一样会被自然地关上,把我丢进坚硬的黑色里,再也无法暖软起来,继续像水一样的流淌,流淌的变成小溪,像小溪一样稀疏的不再飘零的发丝。

匍匐,不及秋意肆染,我的山川、河流落满霞光,不及伸手,冬,已在寒夜露出白脸。匍匐着,伸出五指,在霜花如雪的夜,让稀疏的发丝穿行,穿行于那些金蕊流霞的菊黄之间,坚韧芳醇的淡香之间,触摸这无法逾越的秋,慰藉这如秋般灿烂如花的时光,和我一路奔波而来的年华。

八 和菊花一样幸福的躺下

还是深秋。叶片或者眼神,不管都最终到哪里去,流散成云烟,幻化为雾海,都是归宿,就像我们还要到冬天去一样。然而,花,依然在开,开在秋天里。我在自己的秋天里,采撷了一束带着芳香的野菊花,幸福的一起躺下,住进了一本书里。那一页,是一幅秋果累累的树林,飞翔着快乐的小鸟,簇生着金黄金黄的野菊花,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母亲在浆洗衣裳,采摘了一大把野菊花的我,正欢笑着向她跑来……

九 撑到春天的渡船

日子总会是流水一样,秋原本就是一条船。撑着篙,走进秋里,看两岸金黄,花开花谢,触摸一路菊香,渡到冬的尽头,春天还会远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