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儿红

  每每看见市场的水果儿摊位上成堆的鲜枣,就会不自觉的想起老家院子里的两颗弯腰儿枣树,和枣树上密密麻麻的大红枣,眼前仿佛看见母亲忙着晒枣的身影……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几十年弹指一挥间,儿时的那些美好,那些幸福和甜蜜,还有母亲心爱的果园,和她在果园里辛勤劳作的身影,总会时不时的浮现眼帘,如梦如幻的,思念之心,久久的涌动着。
——题记

立秋后,枣树枝条上的叶子由绿变黄,树上的枣儿渐渐成熟,由青变白,渐渐地又由白泛红缀满枝头,与稀疏、渐黄的枣叶相映成趣。

  题记

老家门前那块空地,是母亲的菜园子,母亲用秫秸杆栅成菱形的小花格儿,看着整齐漂亮,园子里始终种着适应气候儿的蔬菜,一年四季基本上就不用买什么菜。

枣树是一种极其普通且常见的树种。从我记事起,村前村后、沟壑院落,随处可见它们的身影。虽无杨柳的挺拔俊秀、婀娜多姿,但它朴实无华。不管土地如何贫瘠,年复一年在春夏之交开出黄色的枣花,秋后结出饱满的红彤彤的枣子。

  每每看见市场的水果摊位上,一堆堆像青红玛瑙一样的鲜枣,就会想起老家院子里的两棵弯腰儿枣树,和枣树上密密麻麻的大红枣,眼前仿佛看见母亲忙着晒枣的身影。

除了种菜,母亲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种果树,在我们那不太大的院子里,种了两棵枣树,和一棵杏树。

在农家人眼中,“宁舍杂货铺、不舍红枣树”,农家人爱枣,特别是男婚女嫁,用红枣作彩头,在纯朴的风俗习惯中被作为美好、吉祥、幸福的象征。枣原本普通,不过沾了其谐音“早”字的光,枣子,早子,早生贵子,寄托了农家人的美好愿望。逢年过节,家家户户都要蒸年糕,黄黄的年糕里嵌入一个个大红枣,作为礼品送给亲朋好友,传递着亲情和友爱,并以此祝福来年人寿年丰、日子红火。

  母亲是一个勤劳治家的人,特别喜欢种各种果树,自家门前的大小空地儿里,都种上了各种各样的蔬菜和果树,有梨树,桃树,柿子树,核桃树等。院子里的两棵枣树最早,是土地改革分得房子以后,母亲首次在自家的院子里种的果树。

母亲种的树也像母亲一样勤劳,听母亲说,枣树栽上的当年就开花结果,由于果实结得太密,不忍心把果实摘了仍掉,很小的时候就压成弯腰儿树了。

春末夏初,光秃秃的枣树慢慢变绿,黄色的枣花掩映在翠色中,开得既羞涩又热烈,甜甜的香气让人舒畅,令人陶醉。枣花脱落,一颗颗绿色的小枣像绿宝石缀满枝头。从枣花飘香时起,我们这帮孩子内心就“蠢蠢欲动”了,天天围着枣树转,盯着枣树上的枣子。此时,大人们便警告:“现在别摘啊!等到八月十五才甜呢!”我们表面上答应着,却总是趁大人不注意偷吃。在尝到了偷吃未熟的枣子酸涩的滋味后,我们不得不耐下性子等待枣树上的枣子成熟。到了九月,椭圆状的枣子由青变白,渐渐地又由白泛红,红彤彤的枣子在绿叶映衬之下,挂着露珠晶莹剔透,鲜嫩欲滴,在秋风中伴着枣叶的飒飒声轻轻摇曳,醉人心扉,清新的空气中飘荡着枣子淡淡清香。一到这时候,我们这帮孩子就开始“磨刀霍霍”了,整天在村里枣树下转悠。看到四周无人,顺手拾起一块砖头瓦片,往树上投去,枣叶伴着枣子落下,引得院子里的狗一阵狂叫,捡起地上的枣子,就作鸟兽散,仓皇逃去。

  俗话说:桃三杏四梨五年,核桃柿子六七年,桑树七年能喂蚕,枣树栽上能卖钱。就是说枣树很勤奋,树苗栽种后,第二年就会开花结果。

两颗枣树,面向南方,一前一后,一样的粗细,一样的健壮,树干渐渐长成了一样的大弧形,真像一对儿孪生兄弟。

寒露一过,枣子熟了,像一粒粒红玛瑙挂满枝头,家家户户便开始打枣了。打枣一般选择在中午,打枣的时候,在地上铺一块席子,只见主人拿着一根长竹竿,对着枣枝,稍微用力打几下,数不清的枣儿冰雹一样落下,顿时树下就像撒了一地红玛瑙。打枣的声音,就是我们孩子们集合的号角声。我们从四面八方不请自到,围着枣树卖力地捡拾打飞的枣儿,大人们在树下把枣儿拾到篮子里。偌大的村子里,噼噼啪啪的打枣声、此起彼伏的笑声、孩子们的嬉闹声交织在一起,演绎出一曲欢乐的丰收之歌。我们帮主人捡枣,作为酬劳,自然也能分得一捧枣。记忆中最深刻的莫过于自家打枣,父亲拿着四五米长的杆子对着枣枝用力打几下,玲珑小巧的枣儿便如瀑而落,纷纷洒洒,红的是枣,黄的是叶,尽管偶尔会被“扒角子”蛰一下,那钻心的痛也丝毫不影响我和母亲在枣树下拾枣的热情。噼噼啪啪落下来的枣子不时打在后背上,打的生疼,但看到满地的枣儿,也就忘了疼,只顾着往篮子里拾枣子。拾枣时,我是边拾边吃,看见个头大,红得发紫、发亮,又没虫眼的枣子,来不及擦一下就急急往嘴里塞,嗑着脆甜,清甜可口。尤其是刚打下来的枣子,那个好吃的滋味实在无法形容。若树下放几个洗衣盆,落下的枣儿落在盆里,打的盆砰砰作响,还真有几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意境呢。家家户户的枣架上,铺满晾晒的红枣,整个村庄弥漫在醉人的枣香之中。贩枣的商贩也如期而至,各家各户经过筛选,储备足自用的红枣后,大部分被贩枣的商贩买走。这时,树上的枣儿已摘光,只剩下高处点缀于枝丫上的几粒红枣,如同一个个火红的小灯笼,给清幽恬静的村庄带来梦幻的意境。

  在我刚记事儿的时候,院内的两颗枣树已经有碗口那么粗,那颗杏树也已经开花结果。特别是两棵枣树长得很有意思,一前一后面朝南,象鞠躬一样深深地弯着腰儿,活脱儿一对弯腰儿的孪生兄弟。虽然年龄不大,树干上却爬满了横七竖八的干瘪皱纹,有的长,有的短,有的直,有的弯看上去很丑陋,犹如老人饱经沧桑的脸。也许是为了保护它的果实吧,树枝上还长满了长长尖尖的刺儿,摘枣时候稍不小心,就会狠狠地刺你一下,够你疼半晌。

澳门新浦京手机版 ,我刚记事儿的时候,杏树和两颗枣树就有小盆那么粗,每到冬季,母亲会把树根的周围挖开埋上肥料,浇上适当的水。到了腊月初八,母亲都会盛上一碗腊八粥,待放凉以后,把每一棵树,用刀砍个小口子,喂上腊八粥,母亲说,树吃了腊八粥,明年就会结更多的果实。

岁月拉扯着我们长大,枣树渐渐地衰落被伐掉,消失在视线里。“忽忆故乡树,枣花色正新。”而童年关于枣树的记忆永远定格在脑海中,那宛若狂欢节的打枣热闹场面是最难忘的童年记忆。

  听母亲说,那是因为这两棵枣树栽上的当年就开花结果了,由于枣子结得太密,不忍心把果实摘了仍掉,所以两棵枣树很小的时候就累成弯腰儿了。每到冬季,母亲会把树根的周围挖开,浇上茅粪和水,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虽然树干已经弯成了弓形,但依然非常健硕,每年的果子密密集集压折枝子。

次年阴历二月间
,一朵朵小巧玲珑的粉红色杏花缀满了枝头,它们那天然的娇美和妩媚的风姿,散发出一阵阵清淡的幽香,让你心旷神怡,成千上万的蜜蜂不失时机的辛勤劳作。微风吹过,杏花轻轻的微笑,跳起了动人的舞蹈,欢迎贵客来到,给春天增添了无限的色彩和神韵。也让我常常望树兴叹,我要有一件象杏花一样的花布衫儿该多好啊!母亲知道了我的心愿,真的去给我一件象杏花一样的花布衫儿,可漂亮了。

  枣(早)树听起来象是急性子,其实枣树是地道的老慢拖儿,春天,各种果树早早的过了花期,果子都挂满枝头了,枣树还在漫漫长梦中呼呼大睡,在春姑娘的再三催促下,朦朦胧胧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它那不慌不忙的样子,一点也没有想发芽的意思,而是先打探一下春天的信息。

一场春雨过后,微风轻拂,花瓣一片片飘落,它们在空中翩翩起舞,像纷纷的雪花,落在了地面上,豆粒大的小杏子诞生了,在嫩绿的杏叶的呵护中成长。

  一直到了阴历四月初,那光秃秃的枝条上才不急不慢的长出一簇簇细小嫩芽。一场春雨过后,枣树贪婪地吮吸着春天的甘露,在明媚的阳光中孕育着生命力,那一片片嫩绿的新芽,在阳光下舒展开来,小嫩芽很快长成椭园形的小叶子,青翠欲滴,在初夏暖阳的眏辉下,像一片片碧绿的翡翠,熠熠闪光,给小院增天了勃勃生机。

杏子慢慢的长大,由青变红,由红变黄,到了割完麦子的时候,杏子长成了婴儿的拳头那么大,黄橙橙的金杏挂满了树枝,不由得让人垂延欲滴。

  每年枣树上都会发出许多新枝子,伸向四面八方,树冠就象两个张开的大伞,遮天蔽日,靠院墙的一棵为了欣赏外面的风景,不惜把半个身子探向墙外。

别看母亲是个小脚妇女,上树可利索了,虽然四十多岁依然不减当年,母亲身上挎个布袋子,蹭蹭的爬上高高的杏树,小心翼翼的,一代子一代子把杏摘下来,堆在那里金光灿灿,简直就像一座小金山,看着就直流口水,我忍不住伸手去拿,母亲却不让吃。说小孩吃了新杏肚子里会长块子,会没命的。

  农历五月初,在枝叶中间,长出了许多像小米粒大的花蕾,竞相开放,一簇簇黄色的枣花儿开满枝头,茂密云集。枣花虽然没有桃李杏花那么鲜艳夺目,但依然以它的浓香渲染着春的绚烂,一阵阵浓郁的花香,飘散在空气中,引来了成群结队穿着彩裙儿的花蝴蝶,在蜜蜂嗡嗡的伴奏声中翩翩起舞。各种小鸟儿枝头上叽叽喳喳,跳来跳去,门前过路的人,不由得驻足观望,吸着鼻子深深的呼吸几口,陶醉在花香之中。每年端午节前的晚上,母亲都会拽上一把枣树叶子和枣花,放在一个大盆子,倒一桶水,再放上一把青艾叶子,放在院里让露水露一夜,那种清爽的香味儿,沁人心扉。母亲说它能清热解毒,端午节清晨趁着还太阳还没出来,洗洗脸,一年都不会得眼病。

母亲把一部分送给左领右舍的邻居,一部分拿到集市去上卖,剩下一少部分,就埋在麦子囤里,焐上几天,拿出来时用手轻轻一捏,杏子就两半儿了,酸中带甜,甜中有香,真是色香味美。母亲说,桃养人,杏伤人,李梅树下抬僵人,只有焐到这份上才会有营养而不会伤人。

  随着清风的缓缓吹来,枣花开始陆续凋谢,金黄色的枣花儿飘飘洒洒,那细小的花朵儿铺满了一地,仿佛给小院子里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黄绿色绒毯,整个小院子变成了一个花的世界。

相对来说,枣树发芽和开花的时间较晚,阴历四月初才慢慢长出嫩芽,椭园形的小叶油光发亮,阳光一照,闪闪烁烁,像是给枣树缀上了许多绿色的宝石,新发的枝子向四面八方伸展,嫩绿色的子叶慢慢变成深绿色,整个树冠就像两个大帐篷似的相连接着。在这些叶子中间,滋生了许多像小米粒大的小花蕾,阴历五月间,这些花蕾竞相开放。一簇簇金黄色的花开满枝头,茂密云集,给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皱纹,横七竖八的伤痕,又给弯腰弓脊的树干增添了勃勃生机。微风一吹,阵阵浓郁而甜密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一群群花蝴蝶在蜜蜂的奏乐声中翩翩起舞。

  随着枣花儿的飘落,枝叶间一串串绿豆大的小枣儿诞生了,重重叠叠,欲滴青翠,吸引各种小鸟和喜鹊常来做客。

每年端午节的前一天的晚上,母亲总是采一些带花的枣树叶子,梨树叶子和艾叶子,放在刚挑回来的水中,在外边让露水露一夜,端午节的早上,让我们洗洗脸和头,再擦擦身子,母亲说,这水驱五毒,一年不会害眼病,长脓疮。

  在不知不觉中,枣子渐渐长大,到了阴历六月底,一串串的青枣压弯了枝头,象是给树上缀满了绿色的宝石,农历七月半,一个个的枣儿陆续由青变白,由白变红,青的,红的,半青半红的。青的如碧玉,红的似玛瑙,半红半青的如漆如画,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秋风一吹,树叶沙沙作响,一串串的红枣随风摇曳。整个枣树都闪动着霞光碧彩,挑逗着人们的味蕾,让人羡煞了眼,馋坏了嘴,忍不住谗涎欲滴,口角流水。

枣花儿随着微风缓缓落下,繁密的枝间结满了一串串小枣,重重叠叠,青翠欲滴,吸引各种小鸟和喜鹊常来关顾做客。

  离院墙近的那棵枣树,伸向墙外的那一半,树枝低垂,珍珠般的红枣,张嘴可食,每一个过路的人,都忍不住,摘上几颗,咬一口嘎嘣溜脆,甜到心窝儿里。上学的时候,每到枣子成熟,母亲总会摘一些最红的,装满一书包,让同学们都尝尝鲜。

在小孩子的眼巴眼望中,枣子逐渐成熟,到了阴历七月底,好像成百上千个精致的小灯笼挂在弯弯的指头,又大又圆,有青有红。青的如碧玉,红的似玛瑙,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闪闪的,让人忍不住口角流水。

  到了打枣的时候,母亲总会喊上左邻右舍,那些壮劳力爬到树上摇的摇,打的打,大红的枣儿就象冰雹似的散落一地,有的砸在人们头上身上,崩崩的弹跳,也顾不得疼,继续的捡着吃着,说着,笑着,每个人都大饱了口福,妇女们和小孩子们都把身上的小口袋儿装得鼓鼓囔囔的,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离院墙近的的那棵枣树,树蔓一半伸向外边,低垂的树枝,挂着蜜般的红枣,诱的路人不由得抬头,张嘴就可以吃到,嘎嘣溜脆,甜到心里,谁过来都会吃上几颗。

  打完枣后,除了大家吃的拿的,还足足剩下两大筐,母亲把这两大筐枣子,捡一些最红没有伤痕的擓到集市上,卖些钱补贴家用。然后把高粱杆织的宽宽的箔,用几个高凳子支在通风向阳处,把枣子摊在上边,每天翻来覆去,重复这样的劳动,经过几天的翻晒,那些脆正正的大枣晒成了麻婆儿脸,枯枯搐搐。还要一直晒到软软的,薄薄的皮儿,厚厚的肉,吃起来又香又甜,才算达到了最好的效果。

到了打枣的时候,母亲总是喊上左邻右舍,那些壮劳力摇的摇,打的打,大红的枣儿就象冰雹似的散落一地,有的砸在人们头上身上,崩崩的弹跳,也顾不得疼;继续的捡着吃着,说着,笑着,每个人都大饱了口福,小孩子们都把身上的小口袋儿装得鼓鼓的。

  到了隆冬时节,枣树的叶子全落光了,光秃秃的树枝上包着一层焦红的树皮,就像披着一身紫红色的龙袍,为了防止老鼠偷吃,母亲又把一嘟噜一嘟噜的玉米棒子,挂在了枣树的枝枝杈杈上,活像两个弯腰儿老头,背着沉重包裹,站立在风雪中。

待枣子打完以后,虽然枣树的叶子也被打得有七零八落,但他们还是深深地舒展一下身腰儿,如释重负,在风中梳理着被打乱的枝叶,用它那厚实密集的叶子,为主人遮荫避雨。

  那时候农村的孩子,没有什么零食可吃,母亲为了细水长流,把晒好的枣子锁在箱子里,馋了,就央告母亲拿出来几颗,细嚼慢咽,慢慢品尝,在那个穷苦的年代,这就是最幸福的!干枣送人是尚好的礼物,亲戚来了,母亲总会让他们带走一点儿。母亲走亲戚的时候,除了点心盒,还要额外装些大红枣。

母亲每天把枣子摊在太阳底下晒晒
,一直晒成象麻婆脸似的,枯枯搐搐,薄薄的皮儿,厚厚的肉,吃起来又香又甜,母亲就把它锁在箱子里,每天给我们拿点儿当零食吃,亲戚来了,母亲会让带走一点。在那个时代的那个季节,干枣可能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到了春节,母亲用她的巧手,蒸一大筐的蒸馍,又白又轩,每个蒸馍里边包一颗红枣,还蒸了一个枣花山,那是一朵朵小枣花儿馍连在一起,蒸熟以后,立起来象一座小山,雪白的馒头上,站立着一一颗颗的红枣儿,看着就让人流口水。这枣花山馍,大年初一摆放在神台上,祭拜祖先以后,母亲才能给我掰一个花瓣儿。

后来母亲有在菜园子的一半儿的地方种了六棵桃树,叫什么五月仙桃,母亲隔段时间,就给它们施肥浇水,在母亲的精心管理下,三年就挂果了,长得就像白蒸馍一样,桃尖就像小姑年的脸蛋儿一样粉嫩粉嫩的,晶莹圆润,芳香四溢,吃一口甜到心窝里,和王母娘娘的蟠桃相比也毫不损色。

  每年的春节,母亲辛辛苦苦蒸的这些枣山和大蒸馍,都是留着招待客人和孩子们吃,母亲也从来就不舍的吃一口。

在我上中学的时候,不管杏子,桃子和枣成熟,母亲都会捡最大最好的,装满满一书包,让我带到学校,给同学们分享。

  虽然母亲已经过世五十年了,院子里的两棵弯腰儿枣树,也因为盖房子早已被砍掉,可每每看见红枣和枣树,都会让我不自觉的想起它们那生机勃勃,勤勤恳恳,挂满果实的模样,想起母亲忙忙碌碌的身影,想起母亲晒的那些大红枣,又香又甜。虽然母亲和我只有十八年的缘分,但母亲的正直,善良,淳朴,勤劳,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依然镌刻在心,无时不在影响着我的人生,十八年,那深深地母爱,如一株美丽的百合花,绽放在我的心头,那种温暖和幸福永远让我沉醉!

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母亲在偶尔一次赶集中,买了一棵核桃树,准备栽在桃园边上,就在树坑挖好的时候,邻居伯伯过来,看母亲栽的是核桃树,就阻止母亲说,别栽了弟妹,咱们这有句老话,栽核桃树者,吃不到核桃,当时我的心就咯噔一下,劝母亲把核桃树扔了,母亲性情刚直不信邪,也舍不得扔,执意要把树载上。

三年以后,核桃树树干高大,枝叶茂密,就在即将挂果的时候,母亲却永远的看不到自己辛勤种下的果树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