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有一种凄美叫思念

  一

踩着五月的尾巴,生怕让她溜走了,因为还欠五月一份思念没有抒写。五月的思念,关于你,关于我,但又与你我无关。

当岁月和美丽,渐渐成为风中的叹息,当思念的你,想来让我心疼不已。这柔软而浅淡的夏季,眼眸里那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搁在笔尖,那是我想你的诗句。

  月下的那轮倒影,伫立凝望;素色裙摆,看摇曳的叶子,悄然落泪。日子悄悄包裹的光景里,挂满萧瑟的青柳。清凉的银灰隔着缝隙,一丝一丝地带走我的白昼。


——题记

  我拍打着树木,晃动着,祈求一段千年神话。月亮升起,我的梦却泛着白光,树木开始枯萎,以九十度的弯曲萎缩。

五月,一个灿漫的季节,然后却依旧阻止不了春花的凋落。一朵朵,一叶叶,承载着爱情的热情,带着些许哀怨,就这样沧桑凋落,那么的萧瑟。天意大概就是如此吧,花期过了,任流年再怎么回溯,我们已不站在最初的位置,就像天空里的浮云一样,走远,飘远……

日光里,我总是会微笑着,想起你。

  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我依旧无法释怀,无法忘记过往,无法忘记你,那些不曾剪断的故事,像锄头一样深深地挖进土地,我甚至听到了哐当、哐当的声音。

五月,落花人独立,无尽凄凉,无限孤单,轻风吹拂过脸庞很暖,很暖。头发上,衣衿上,留下软软的杨花痕迹,明明知道繁花落尽时是无尽寂寞,明明知道用情越深,思念愈痛,却依然让自己陷了进去,无法自拔,无法拒绝,无法逃离……

日光下搁,错落在眉睫的影子,凌乱而兀长,似乎天空的浮云,覆住一片薄薄的阴凉。七月的光景,盛开得富盛的花朵纷纷繁繁,在微风中摇曳。

  二

五月,望着一地残花落叶,唯有独自惆怅。

抬起头,仰望天空的时候,不免看到,那些花朵绽放又掉落的姿态。那些开在窗格的艳丽的花,掩映在指尖,融在掌心的温热中,泪滴一般,纠结着我手心细碎的掌纹。

  那年立秋,我扯断了电话线。只是轻轻一扯,便断了,此后,杳无音信。


某些天长地久,某些海誓山盟,会在这样的境地里产生的吧!我想,会的吧!当我把纸飞机放飞天空的时候,那些划过天空的优雅弧线,那是想念的形状。

  风一直刮,下雨了,没有停的迹象。对于一条条河流来说,恒古便是久远。

五月,异地的天气好不炎热,幸好背阴的屋子依旧如春如秋,这恐怕是这间屋子一年中最舒适的时候。抬头仰望,窗户、玻璃、树枝、天空……没有云。心底只剩思念,这思念无处释放,就让它化作一缕青烟吧,升上这毫无遮掩的天空,聚集成相思的云朵。风,有风吗?谁能把这沉重的云朵带走吗?不远,只要带到她的身边……

某些时光深处的想念,在彤彤的日影里隐匿。看见天空里,那深蓝色的流光,就怀念起那时你说,你在天空之南,南的没有尽头的地方,浅笑如烟,明媚如阳。

  日子笨重了,思念像长了毛似的疯长。骨头咯咯吱吱,关节扭曲成心状,在岁月的屋檐下,点滴硬是砸碎了那块磐石。

五月,炙热的天空下,似乎已经找不回那淡淡的记忆,只留下片片绿叶,来延续那柔弱的生命,看到老天的悲泣,孤寂的心就伤痛不已,沉闷的夜,等着雨露净化哀愁,眺望远方,有谁知道有一份执着一份守候。

素白的时光里,我用淡蓝色的信纸,折起我们相遇那一季的温暖光景,绕过蓝色的海岸线,将你轻柔浅笑的眉眼,连同这季节里,那些明媚如熙的时光,一并携着我指尖熙长的温度,融在我手中这一杯温热的咖啡里。

  山上的树绿了,坡上的草黄了。

五月,骄阳下我学会了隐藏,表面的快乐谁都能感受到,心底的痛楚只有自己才能看到。冷漠的世界里,我慢慢的习惯,习惯了一个人独自幻想,哪怕又是绝望,习惯了一个人独自听着伤感的音乐,哪怕尽是忧伤,习惯了一个人写些伤感的文字,哪怕还是满心的悲伤。不想再为感情表达什么,我只想好好的活着,找一个地方把爱深深埋葬,希望在有生之年,心不再有悲伤。期望不远的某一天你能走进我的梦想,把我所有的伤痛聆听,伴我走过生命的旅程,当一切都尘埃落定,陨落残凋,我的世界将你深深定格,定格在我心永恒的誓言。

而今,映在这一杯咖啡里的,是我浅浅的影子,在浓郁的色泽中若隐若现。窗前丝丝缕缕的日光,细碎地洒落在点缀着印花的窗帘布上,铺着浅色碎花图案的桌布上,将我手中瓷白的咖啡杯,镀上一层温暖的色泽。

  我的哭,以无声的姿态,在土地上一点点扎根、扩散。蔓延到旮旮旯旯,凡是有你的地方,全被填满,也许透过城市的夹层,你能感受到,我奄奄一息的生命,骤然间,窜入高空,化成一汪水,随后,凝结成冰。


那些浅碎的日光,在天空下跳跃着,流转着,再蓦地落入瞳孔。安之若素的纯白,伴着凋落的花儿,在指间滑落,微风浅浅,年华静走。

  爱的死角,我哭天嚎地,你拎着那根牵绊生命的细线,于昏黄的日光中消失。

五月,离别时,308路偶遇,又是一个巧合,巧合的让人心痛,转身的刹那间你是否可以做到毫不在乎?我们可以设想无数个开始,却只能接受一种结局;我们可以装饰起点,却无法改变终点。终究要以伤感与不舍谢幕。

倾城的日光里,我的眼瞳中埋藏着大片大片的暖色,就如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不分昼夜,不分四季,始终欢喜地,开在眼底,如同一朵朵绽开在你唇边的笑颜一样,那么欢喜,那么纯洁。

  飘在我颈脖的丝巾,以悲壮的姿势,昂然而舞,合唱的是谁?

五月,是否可以把离别看的云淡风轻,不在痛彻心扉,是否可以在分别时潇洒的离去,不再泪眼婆娑。然而,我忘记了,忘记爱情始终是我的致命伤,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我始终无法逃脱命运的网。

想起你的时候,就像是中了一种遥远的蛊毒一样,让挂在唇边的泪水,就那么轻易地,一点一滴的,流失在,想你的这个季节。

  三


微凉的风,吹开眼角的倦意,轻轻弯起眉眼,不言不语,让双瞳在一两缕日光的温柔里,开出灿烂缤纷的花来。当合起眼的时候,似乎又听见你在我耳边呢喃的轻柔细语,我不知道,这一季一季的流光,千折百回之后,你是否,还是一如既往的安好?

  原野,到处是花儿。

五月,跨越两座城市,一种思念,却是两种温度,到达家乡我却始终没有感受到这个季节应该拥有的热烈,相反的是,时阴时晴的天气,漫天飞舞的雨丝,让这个五月凭空增添了几分闲愁,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思雨细如愁。不禁,试问闲愁有几许?

嘴角漾开的笑意,在天空下渐渐弥散开来。纯白的年华,坐在倾城的日光里,温柔的日光搁浅我的影子,让我发染的颜色,那么刺眼。

  浅红、淡绿、金黄、粉绿、雪白、一片片,一洼洼。

五月,花的凋谢,叶的飘零,带走了何人的回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这样的季节里,只是伤感太多,风起的时候,叶儿花儿,飞扬飞扬,旋转旋转,飘落飘落,就这样悄悄的离开枝头,飘零了。逝去了……

你不知道,我浅红的发隙里,夹藏着,一段旧日的时光。有时,很想微笑着,把我的心事说与你听,或者说与着风儿听,此刻,我的想念,来得铺天盖地。

  能叫出的花儿名有限。花儿如颈脖一般,细得让人心疼。或许因为细小,它们显得孤单,或许因为细小,让人怜爱。

五月,两颗心已在异乡城市那陌生的风中搁浅,只能,带着一些无奈,带着一缕伤感,带着一些彷徨,带着一点叹息踏上归途,我去了,只为了更好地回来,是无缘这个城市?还是在这个城市无缘?下一站,我们会不会走远?

天空里,那些璀璨的星辰,耀眼而明亮,那是我想你的眼睛。

  我和细细的花儿一起,在山坡上偷一点日光,不多不少,正好填补内心稀缺的光芒。

图片 1

安静的夜,思念是如此的深沉,反复吟唱着一首寂寞的歌,看着一段寂寞的文字,就这么,念想着,将这一段苍凉的时光耗尽。

  风,一如既往地来了,细细的花并列摇动着。风,摧古拉朽般地肆虐着。齐脚脖深的花儿,微笑着,坦然磕首的同时,撒满了馨香。

坐在屋顶上看星星,又想起了当初,又是谁在幽暗的夜空下,仰着头,扳着手指数着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像极了,我们那时纯真的样子。那些闪闪烁烁的星星,在暗蓝的夜空里,就如同我们昔年的故事,寂寞的喋喋不休,像是在等待下一个天亮,等待故事的结束。

  也许,它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有怜悯,没有庇佑,只能仰着细细的、小小的、凉凉的颈脖视死如归。

是谁说的,我们的故事,永远不会有曲终人散?你说,我们就算到了海枯石烂的那天,我们,也会如这星辰般璀璨。

  而我,掏空自己的内心,却换来一场失语的对白。

即使夜晚也有星光在闪耀,即使每一颗星上都有着一个守护的人儿,即使在每一个悲伤肆意的暗夜里,它们都在不眠不休地为某个人守护,正如你的悲伤,我永远也不懂,是吗?

  四

那些流星划过的时候,我总忘记了去许愿,那时你总说我是笨蛋。是的,我很笨,总是忘记了许愿,总是忘记了你的模样,不知,这时的你,是否还是如当初那般美好?

  夜深,千家万户的灯光逐渐熄灭。一个失意落魄的人,正在以自己的方式书写。灯光作证,微弱的灯光直抵我内心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泽和温润。

城市的夜晚,看不见星星,只有错乱的霓虹光影,所以忘记了哭泣,不是因为你在远方,而是在我整夜不眠的时候,寂寞的苍穹,我的仰望,都是些很微小的事情。

  窗外有风,风的响声湮没了我蠕动的嘴唇,血的颜色在屋子里蔓延。我想以自己的方式告别,握紧的手却没有伸开,那里藏匿还没有说出的话。

墨色的天空里,很想闭上眼睛,偷听星星的悄语,细细碎碎,如同花开时,婉约的幸福绽开的声音。坐在清澈透明的窗边,抬起眼眸,静静地观望,窗外宁静安详的夜色,那些或是繁华或是喧闹的夜景,有时候,太过芜杂,听不见,思念的声音。

  寂静作为一种状态,即将被覆盖的时候,天籁传来语言。我听到了,那是一种叫做心灵的东西。

想你的时候,唇边都流出一句温柔的话语,都如星星一般,点缀着荒凉的夜色,温暖着念旧的心。蓦地,又想起那时的我们,在这天空,情深满满,诉说着我们的故事。

  空间的狭缝中,我找寻着、摸索着,书写仅有的片段,曾经的风花雪月……

纯白的记忆,在夜色下泛滥成灾。我想,有没有一首歌,可以如此这般的让人心疼,这时,耳边又响起婉约透彻的旋律,莫名的又想起你,相思成灰。

  五

如果你还在某个街角,蹲在时光的角落,在长长的等待里任凭时间苍老。那么,可不可以,让我牵起你的手,带你逃离这一场无望的等候。等待的时光,很是漫长,就这样,仓促的的结束,好吗?

  站在风中,我以飘飞的状态舞蹈。在梦幻中,我遥望到一片苍茫的辽阔。那种轮廓,无端地让我陷入沉思。

夜色如皋,很想摘下一颗星,为你祈愿。如果我是天空中的某颗星,我想,你一定会看得见。斑斓的夜景,皎洁的流光,终究抵不过,那一抹流转在眼底的寂寞,仿佛绚烂烟火,灼烧了整片天空。

  季节又一次轮回到岁末。只是弹指间,喜的喜,愁的愁。

极端的沉寂,幻想着思念逃离,可寂寞,终究逃不过,这繁华的夜色。

  那只停在风中作别的手,与我越来越远了。我把撕下的台历湮灭封存,把那些纷乱的日子搁浅,划上了句号。

寂寂的时光里,那些风尘的味道,能让我想起的,总是你。

  面对残酷的场面,面对这盘残棋,我终于也是必须学会冷静,和花一样,宁静地站着。

回首幸福的彼岸,沿途的风景,在时光的梦境里重复回放。你的笑靥,在我目光的绵长里无尽蔓延,时至如今,我又怀念起你在日光里明媚的笑颜,温暖如初。

  六

前几天,季节落下一场雨,薄凉的雨滴浸润在空气里,湿了窗户,对着玻璃哈一口气,用纤柔的手指写下思念这个词语,恍惚间,那深重的雨雾后面,又望见你长长的影子。

  空间的尺度,只能容以倦怠的身子支撑疲倦的思维。

这个世界,有时是如此的小,小得有时候,仿佛我一伸手,就能触摸到你温热的肌肤,这个世界,有时又是如此的大,天涯海角,似乎都比不上你我的距离。

  隔开时代,分明看到落泪的潮红,叩响心门,季节的脉搏,瘦了几分。

在七月的雨季,薄凉的声色里,在心底轻轻唤你,念你。你是否又在城市林立的高楼大厦间,那些多得数不清的某个玻璃窗前,想象着此时此刻远在天边的我。

  阳光静静的,亦未走近,亦未走远,影子强硬地拽着。我纷乱的青丝,飘飘缕缕的思念,全是你的名字。

素净的天空,眷恋着一朵纯白的云。你会否看见我将天空里那些如棉花糖一般柔软的白云,揉捏成你想要的形状。那些细碎的窗花,依旧缀在想念的时光里,不凋零不老去。

  捡起笔,铺开卷,我写: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一种情怀慢慢袭来,淡淡的伤感在音乐中越发强烈,假如爱有天意!

静下心来,在安静的环境里,反复的听着同一首歌,将那些记忆搁浅在音韵间,细细聆听温婉如水的声线,一遍一遍绕在心上,绕成思念的年轮。

  我拼了命地攀登,于时光的荒野里穿梭,在山野的棱骨上叫喊……

如果哪一天,你来到了我的面前,请一定要听我,听我静静的唱完这首歌,因为,一首歌的时间很短,而我想你的时间很长。

  七

如果哪一天,我们再次相遇,我想,一定是在一片灿烂的花海里,那时我会采下一朵花,别在你的发丝上,当做你盛开的容颜。

  该忘记的,还是得忘记。

如果哪一天,当思念老去的时候,请不要就此忘记,就算思念回会老去,寂寂的时光,那些纯白的心事,也会成就出风尘的味道。

  门口那棵树,它从冬天出发,泊于初春,行驶了一段历程,花费了一季精力。

岁月里,那么多,那么多的心事,让我来轻轻的说给你听,你就是季节里的花开花落。花开时,我陪你一起绽放,花落时,我陪你一起凋零。静美的时光,有我,陪你一起度过。

  这期间,听到的,只有呼吸。

山川安然,年华似水,时光安然静美,想你的时候,温暖如歌。也许,能带给这个越来越糟的世界哪怕一点点的温暖,我也会微笑着,不眠不休,写下想你的诗句。

  时间的碎片,驮着光,有形中无形,你仓促离去,终究于无形之中。

想你,喜欢某些句子,有关治愈,有关温暖,因为这些句子能让我破碎的心能有片刻的安宁,而你则是掩藏在我深蓝的瞳孔深处,那一大段,一大段,治愈我的文字。

  长叹,不再是风的权利。夜里,我经常叹一声,念一句……

于是,温柔的季节,手指想触碰那些明媚的阳光,想让快乐在指尖绽放。只是,有些回忆只在心里停留过,当岁月都变苍老,幸福却还在离我很远很远的地方站着。多年以后,我还会记得,某人的笑靥如花。

  窗帘是什么颜色呢?乳白、暗黄、碎红、天蓝,幻想了半生,终究一无所获。

有人说,风中的歌声最是动听。于是,我站在风中,专心聆听。当风吹过,飘过我耳边的,是蒲公英的哭泣,那些藏在花蕊里的温柔一触即破,是我没有珍惜你。

  我,该何去何从?

盛夏光年,静美的时光里,某些记忆,疼痛如昔,某些片段,温暖如歌。七月的夏,我把天空里纯白的云朵,割成想念的形状,借此想念你。

寂寂时光,恋恋风尘。在相信爱的年纪,我带上思念前行,一路有你,温暖如初。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