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娱乐游戏寻梦江南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

  青砖白瓦,斑驳的古墙,古老的庭院,朱漆大门,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巷子,包罗了世间万象,百态人生,穿过了漫漫的岁月长河……

我想,我是爱着江南的,不然,怎么会对它如此的魂牵梦萦,又平添那么多的遐思呢?

烟花三月,诗意江南。杭州西湖的一株杨柳一株桃,树树桃花间柳花;扬州西湖畔桃红桃绿,在朦朦烟雨间,别样生辉,别样动人。江南春,如诗如画,如梦如歌……

  巷子,应该属于江南吧!

有人说:撞进江南的怀抱,就拥有了诗意的情怀,我想也是。就像此刻,四月的江南,烟雨濛濛,很快就临近梅雨时节了,漫步在这个古朴的城里,一个转身就和春撞了一个满怀。

风微微地吹,雨丝斜斜地飘落,滋润冰凉,“小桥流水人家,处处春色如画”。那水声,那雨声,那花开之声……楼阁暗香,一缕炫音,一丝香茗,一声低语,一次邂逅,一步一笑一回眸,一歌一语一开春!轻轻地倾听,一声一语;轻轻品赏,一茶一花,我轻轻地陶醉了,深深地被滋润了!江南,爱在春天!

  古色古香的房屋,古朴素雅的建筑,斑驳的古墙布满了墨绿色的青苔,卷起的屋檐上,爬满了丝丝缕缕的青藤,微风疏雨飘过,吹散遍地落花,那淡淡的幽香弥漫在烟雨朦胧的古巷子,延伸到路的尽头……

此刻,正是百花争春的好时光。信步走在大街上,随意一个仰首,抑或低头,深呼吸,都能闻到潮湿的空气中,那一阵阵淡淡的丁香花的香气儿,直入鼻息,醉了心扉。那淡紫色的花蕾,白色的花蕊,挤满枝头,赶着趟儿地开放,争抢着春色。苍翠的树木,高耸入云端,看不到树梢儿。高大的木棉树挺拔的驱干,力争上游的枝蔓,托起了偌大的树冠,虽没有绿叶的陪衬,可一团团怒放着的花蕾恰似跳动的火焰,在春色里尽情燃烧。橘红色,深红色,火红色次第开放,让木棉成为了百花丛中的佼佼者。其实,江南的春很短,短得甚至连仔细欣赏它的功夫都不肯留给人们,只倏地一下就没了痕迹,而木棉花的春天也如昙花一现,只需半月,就花落春消了。

风,把湖水轻微地泛起一磷一缕,纤雨轻弹也漾不起半点水花。漫步湖堤,远远望去“一篙一橹一页舟,一丈长竿一寸钓;一拍一呼一复笑,一人独占一湖春”。美妙如诗,意景如画“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西湖畔,有我提着画板如痴如醉地,冒雨描春……

  杏花,春雨,小桥流水,勾勒出我的江南梦。漫步行走在古朴的江南小城,走进一条悠长的巷子,双脚踩踏在青石板上,发出咔咔的声响,震颤出清脆的回音。

江南的春柔情似水。不信你瞧,春光里,春风摇曳着开满紫荆花的树干,抑或,白玉兰的腰身,软语温存,卿卿我我。春雨细腻无声地滋润着南国的每一寸土地,轻轻亲吻着娇嫩的花瓣,而并非只钟爱一枝独秀的桃之夭夭,不是吗?

江南的春季,犹如阿娜多姿的少女,那人间天堂的丽江古城;那人间天堂,天堂人间的九寨沟;那风雨边城的凤凰古镇;那桃源仙景的水墨嫠园……我盛着春意,怀着无限的情素,来到心仪久慕的江南水乡——乌镇。

  巷子,是历史和古老文化的凝聚地,它融合了尘世百态,风情万千。试想,长长的巷子口,穿梭着南来北往的过客,或擦肩而过的惊喜,或并肩前行的温情,或不经意的回眸莞尔一笑,都处处蕴藏着诗意的美好吧!

这江南的春风与春雨,像极了一段刚刚邂逅的恋人,温婉柔情,内敛不张扬。淡紫色,浅白色的丁香花,飘散着淡淡的香气,微风轻摇,只需一眨眼的功夫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带着露珠,裹着香气儿,惹了丁香姑娘的一地相思情愁,才肯罢休。

一把油纸伞,一双在脚上腻如油墨的木屐鞋,在细雨中慢行,木屐在石板路上敲出“咄咄”的音律,清脆犹响,好像是给予静谧的一种生气……丝丝袅袅,弥漫着雨丝的阳春三月,潇潇春雨,使千年古镇仿佛都在雾织成的梦里,似烟雨迷蒙的水墨长卷,令人一览无余,又洋溢着浓浓的韵味。柔柔的,润润的,幽幽的水乡风情,给人一种安详的气氛和幽雅的意境。

  如此,用一个字形容,妙,妙得恰到好处呢!

江南的雨是多情的。当朦朦胧胧的薄雾升腾在珠江之畔,漫步在春雨中,静静欣赏着江南的春,别有一番韵味。这色彩斑斓的春色,姹紫嫣红的春光里,总是让人多了些许的感叹,生怕一个不留神功夫,这浓郁的春就只剩下了一个尾巴,抓也抓不住了。

这个小家碧玉般静谧的江南小镇,没有周庄的名气,只有宁静,安详和让人感动的沧桑,走上古老的石桥,水边的白墙,屋顶的青瓦,桥下的乌蓬船,靠岸的水阁尽意眼前,江南水乡就是那样迷人,哪样意蕴!过了过了古老的石板桥,又是一条石板路,通向巷子深远,给予人的感觉,又是春天烟雨般静谧,静谧……

  常常在想,文人墨客笔下的雨巷,是属于戴望舒的雨巷吧!那个撑着油纸伞,身着旗袍的姑娘,冉冉婷婷,在蒙蒙细雨中,独自漫步,有种即古典又忧伤的凄美,是真实的,还是遐想的呢?

江南的春色里充满着诗意。它让无数文人墨客沉醉其中,泼墨挥毫,不厌其烦地描绘着,赞美着,颇有,不爱到骨髓不罢休的劲头。“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宋代诗人志南的《绝句·古木阴中系短篷》将春风春雨的柔和细腻表达的淋漓尽致。我在高大的古树阴下拴好了小船;拄着拐杖,走过小桥,恣意欣赏这美丽的春光。丝丝细雨,却淋不湿我的衣衫,这样的春天该有多么的轻柔呢?

湿漉的石板路旁,一家普通的茶馆,一把油雨伞依靠在古色古香的木门,一口淡泊而芬香油润的乌尔普,含在嘴里,茶分子移动进牙缝,慢慢咽下,缓缓闭上眼享受……倾斜细听,一颗颗小水珠在青瓦槽口滴下。

  走进了巷子,就走近了人间烟火。轻轻抚摸这斑驳的古墙,细细触碰时光的脉络,眼前瞬间就会出现一幅幅富有生活气息的画面。“卖杏花,卖杏花喽!”清脆的声音从巷子深处传出,涌进了春色里,洁白的杏花缀满枝头,淅淅沥沥的春雨从天空飘落,吹落了一树杏花雨,铺满曲径,香气儿怡人。巷子深处跑来手提竹篮卖杏花的孩童,身着布衣,眸子清澈,那脆生生的童音,在空气中回荡,没有忧伤。

我想,诗人所描述的春固然是美丽里,灵动的,可我本人更期盼这是一个处处充满希望的春天,不是一个将近垂暮之年的老者,提着拐杖,漫步雨中画面。遐想着,有一条悠长的雨巷,烟雨濛濛中,跑来一个手提杏花篮子,扎着羊角辫子,稚气未脱的孩童,脱口叫卖着,“卖杏花,卖杏花喽!”清脆的声音穿透了苍穹,在弥漫着淡淡杏花春雨的巷子里回荡,久久不肯散去……

把青石板大的“滴滴”作响,那脆声犹如荷露滴水之音,“竹露滴清响”。怡然地再看双眼皮,只见围栏的木雕是那样细腻,油亮的木阁扇,是那样别致……微微的凉风,丝丝的绵雨,灵灵的水韵,淡淡芳芳的茶,是古镇的元素,是纯纯幽幽的别雅,是江南那梦幻的意境,令人“长醉不复醒”!

  有人说:每一个多情的女人,身体里都包裹着一颗古典的心。巷子对感性的女人来说,有种特殊的情愫,她们天生多情,爱幻想,并对深巷子里萌发出的无数爱情故事深信不疑,心驰神往。

或者,在烟雨朦胧的雨巷,一扇古老的木门里,走出一位身着青色布衣,手里提着竹编的篮子,捡拾落花的江南姑娘。举手投足间,顾盼生姿,眉眼儿里流淌着脉脉柔情,让毛头小伙子看了傻笑,直了眼,醉了时光,惹得人怦然心动。如此,便没有辜负好春光吧!

“春雨贵如油”,细细的,丝丝的,朦朦的,如烟如雾,袅袅弥漫,纷纷然然,屋檐上的青瓦,路面上的青石板,门宅的木刻,已被洗润过,处处湿湿漉漉,油油腻腻。湿润的风吹过,是那润润的凉意。阳春三月的雨,阳春三月的风,给江南古镇,江南水乡带来无限的春意,春色如画,春雨如烟,春风如歌,春景如诗,诗意江南,处处春色诗意……

  试想,暮色西沉时,细雨凄迷,春色潋滟,幽深的巷子里,一座四合院,紧闭的朱漆大门里,种满了花花草草。古色古香的雕花窗内,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子,独守深闺,静静地倚靠在窗台上,含情脉脉凝视着窗外,眉眼儿里流露出的柔情,似水般流淌在春光中。雨丝飘逸,轻轻敲打窗棂,将一份柔情锁在春色里,原来,她在等待爱情。

我想,我也应该是深爱着江南的,不论是花,还是人,或者是风景,都时刻勾着我的魂儿,让我着了魔。有友人说,“她爱春天,因为那里面住着一个美好的名字,叫爱情。”其实,这春光正好的时候,不单独是她,这个多情的女子,渴望一份唯美浪漫的邂逅,世人谁不有此情愫呢?

“春眠不觉晓”。浓浓的睡意,正使闺房里的姑娘昏昏欲睡,那侧睡半倦修长的身子,纤纤细手垫在耳下,胸部均匀起起伏伏和脸上安详的面容,尽显丰腴,再看那雪白的肌肤,乌亮如墨的长发,弯弯的月眉,熟睡的双眼……安详的“睡美人”是多么素雅迷人。那自然的仪态,正像江南的春天,正像春天的婉约,意韵、古朴、和谐、幽雅……

  客居岭南,虽与江南相隔不远,但依旧对这些羊肠子一样的巷子,有些特殊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

江南寻梦,烟雨濛濛中花开正好,而身为异乡人能如此痴情地爱上南国这片沃土,爱上这个充满诗情画意的春天,皆因心中有梦……

傍晚时分,行走在烟雨中,看袅袅的炊烟,从白墙青瓦中升起……不经意,灰朦朦的天色逐渐暗下,西湖的杨柳飘絮,钓翁满载泊岸,提钓归去。江南小镇也亮起万家灯火,巷子里的红灯笼在风中摇曳,茶铺、药铺、铛铺、铁铺的木门半开半掩,好像在等待哪一位老顾主。

  岭南的巷子,少了乌镇的梦幻,缺了苏杭的唯美,却有着不同的韵味。独自修建的角楼,青灰色的古墙,布满了苔藓,走进幽长的巷子,七拐八拐的弯弯道,充满了神秘感。

今生依梦-勾淑秋,品读时刻,专栏作者。文章发表于《中国散文网》《中国文字缘文学网》《江山文学网》《风起中文网》《墨香文学网》《散文在线》《黑龙江龙版网》《散文吧》《红尘有你》等多家网站。媒体发表于作家天地,东方散文,连云港文学,大江晚报,四川日报,南方法制报,着有长篇小说《泪痕》《情路弯弯》已经完稿,个人首本散文集《岁月沉香》由中国华侨出版社公费出版,全国发行,有喜欢收藏的朋友请联系Q-Q:1-5-3-4-8-5-8-4-4-2
,微信:JSYM个人平台:落梅风骨:gh_7a30aac6da0e 。

巷子里的行人也少了,时而的“咄咄”脆响,时而,声也远去了,那不曾间断的檐上水滴,把地面上的青石板打得“嘀嘀”作响,清脆入耳,使人不经意间,已步人间天堂,天堂梦香。

  偶然的机会去岭南水乡小州村游玩儿,终于与古巷子邂逅。

春天,就有一个如诗如画的烟雨江南,风如铃,雨如雾,万般情素融汇在水墨长卷里。小桥流水与春色如画之间,一位过客到婉约的江南水乡去访古寻幽。

  当夕阳西下,天色已黄昏,一抹斜阳倒挂在狭窄的巷子口,发出金灿灿的光晕。整条巷子曲折蜿蜒,房屋参差交错,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信步前行,一排排店铺在巷子两侧排列,手工艺制作的作坊,琳琅满目,精美的手工刺绣,凝聚了岭南的风土人情,各式各样的西关美食,甜品,操着客家话的生意人,优雅的粤剧段子,天后宫妈祖庙内香烟萦绕,南粤的古老文化,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寻到了春天江南的梦幻。

  人们说,巷子是人生百态,是地域文化的心肝肠肺。我想,巷子和高楼大厦相比,更具有人情味。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走出清幽的古巷子,刹那间被吸引住。巷子口,高大的木棉树,枝头绽放着红色的花朵儿,微风轻哨,火红的花蕾纷纷扬扬的落下,真真的下了一场花瓣雨呢!

  树下的青石板上,坐着年迈的阿公,阿婆,提着竹篮,捡拾着木棉花瓣儿,谈笑风生。他们笑容可掬,一边拉着家常,一边与来往的街房们打着招呼。巷子里,跑来跑去追逐的孩童,手里拿着五颜六色的风车,追赶着斜阳,叽叽喳喳的笑声在巷子口回荡。

  懒散的家猫佝偻着腰,蹭着阿婆的衣襟儿,阿公提着篮子,搀扶着阿婆在最后一抹夕阳坠落下,蹒跚前行,构成了一幅温馨的画面。

  晚霞褪去华彩,炊烟袅袅在巷子里弥漫,勾起了我无尽的乡愁。故乡的巷子,是儿时的游乐场,童年奔跑的乐园,盛满了无数欢笑和泪水的回忆。而今,每次回故乡,恍如隔世,曾经熟悉的巷子,空荡荡,少了喧嚣,没了昔日的场景,那些陪伴了童年时光的伙伴儿,早已散落于天涯海角,空留下回忆,再也回不去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