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初冬

  我并非所爱的人已逝去而高兴

      《你什么时候开始流浪的》

毕业后,她在这个城市安了家,与其说安了家,不如说是在这里苟活着。

  而是因为他曾与我们共同欢笑与生活过

  儿子又尿床了,你在干嘛,拿尿不湿来呀

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她暂时在一个小咖啡店里上班,工资不高,但是却每天被捆绑在这小小的咖啡馆里,早上九点半准时上班,到了晚上,必须等人全都走了,打扫完卫生才能离开。

  我曾熟识他、深爱他

你拿了尿不湿过去了,然后去做好早饭

这一天,凌晨一点半,最后一波客人才离开,整理好一切,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一头扎在了床上。

  也曾为他全心付出

然后去上班

刚躺下去,眼泪禁不住就喷涌出来了,滑在脸上,天气有点凉了。

  如今,因为他的离开而流泪么?

   
你特么做的什么,公司给钱给你给你就是让你天天在这混吃等死的嘛,啊!明天结工资滚蛋!

她紧紧的抱住了怀中的布偶小兔子,小兔子是她刚上大学的时候买的,以前,她总笑这个兔子傻,现在,在这个城市,小兔子是她唯一的陪伴。

  不,我愿微笑

    你下午回到家,老婆,我被开除了!

“小兔子,我想家了”她轻轻呢喃到。

  只因我曾和他共同走过一小段人生旅途·——题记

   
你能干什么,儿子还等着吃奶粉,你不好好上班,被开除了,怎么挣钱养家啊,真后悔当初嫁给你!没用的!

“你说,我应该回去么?”家里已经好几次打电话过来叫她回去。

  朴汶灏,我曾答应过你会写一些东西给你,却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文体。我总是在忙,一点时间也拿不出,这种借口,你相信么?不管怎么说,我终于可以静静的坐在电脑前回忆曾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你,一切是不是有些晚了?我还是按照约定把这一篇文章给你,所以,你不会生我的气了,对不对?

   
你不说话,去超市买了两瓶白酒去了小时候常去的地方,抽了半包烟,喝完了酒。躺在地上睡着了,梦中不知道怎么流了很多眼泪。就像有人像小时候打了你一样,哭的那么认真哭的那么撕心裂肺。可是你睡着了!

“可是,回去了,去相亲,嫁人,相夫教子,那是我想要的生活么?”

  在你离开后的第12天,我终于可以笑着面对你的离开,我过得很好,除了有时候会很想你。现在经常发呆,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没有再哭,似乎从你离开的那天,眼泪已经流干了。我还活着,幸福地活着,所以,你放心吧。

   
酒醒了,你回家了。推开门,看见老婆抱着孩子在给丈母娘打电话哭,你过去抱着她,摸着她的头说,老婆,别哭了,“我爱你”我会努力,我明天去找工作。然后和老婆抱在了一起,可是你把你老婆看成了初恋那个女孩的样子。然后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把私房钱拿出来带她还有孩子出去吃了顿好的。然后然后然后

夜深了,黑暗中,少女轻轻睡去,被子却斜拉了一角。

  刚刚学完恩格斯写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当时跟你开玩笑说,你死以后,我免费写祭文给你,没想到真到那一天,我却鼓不起勇气来面对。。

   
找到了新工作,继续上班了。慢慢的,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你儿子上了小学了。你三十多了,存了点钱。带着老婆儿子开了家小店,每天忙上忙下的累成狗,生意不好不坏,维持生活。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儿子上初中了,你四十岁了。

图片 1

  一个转身的距离,却已阴阳相隔。当身后传来尖锐的声音,我没有回头,而是背身飞奔。说不出我当时感觉到了什么,却没有勇气回头。在你离开四天前,他脸色苍白躺在地上,糯米猪捂上我的眼睛,把我拉走了,我能感到他手指细微的颤抖。我当时问糯米猪,他为什么躺在地上,为什么没有人把他扶起来?地上那么凉他着凉了怎么办?糯米猪只是一遍遍地说没事没事。那时我什么也不懂,从未经历生死,所以不明白。死亡是什么?就是我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可是,你真的离开了?我真的一辈子也见不到你了?你怎么会舍得呢?

     
爸,我们老师说叫你下午去学校。你是不是又在学校闯祸了啊。老是去学校见老师,你在学校不能好好点嘛,不可以让我少操心嘛,啊!你关心过我嘛,你管过我嘛,你每天就知道在店里忙,晚上回家吃完饭就睡觉,你关心过我的学习嘛,你管过我嘛。妈天天就知道出去玩,出去打麻将。你们谁管过我,我现在在学校不听话,你现在知道管我了?不需要你们管我了!你打了儿子一巴掌,儿子摔门而出。你哭了,你哭了,你哭了!

“啊…嚏…”

她慵懒的从床上慢慢的爬了起来,伸了伸懒腰,身上感觉有些酸疼,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

“唉,又着凉了”

少女睡眼迷蒙的看了一下床头的闹钟,

“啊!惨了惨了,怎么都八点半了,又要迟到了。”

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匆匆忙忙的冲进洗手间,随手拨开水龙头,下一秒,她呆住了,望着手里的水龙头发呆,一不小心,水龙竟然被她拉了下来,水已经喷射出来了,水花打在她的脸上,看起来有些狼狈。

她有些丧气的洗手间里出来,找了几个塑料袋,这个应该可以暂时把它堵住,她想。

可惜,想法很好,做起来却状况百出,她把塑料袋揉成了一团,结果好像弄小了,刚堵上去,强劲的水流又把它推了出来,她只好又弄了个大的,结果又完全塞不进去了,不仅如此,喷射的水花还把自己的衣服都打湿了。

“啊……”

她狠狠的揉了下自己的头发。

今天这开始真是够倒霉的。

九点十分。

她终于离开了宿舍,水总算是堵住了,可她,惨不忍睹。

十一月的寒气早已将路两旁梧桐树的叶子染成黄色,风一起,树叶就打着旋的飘落下来,天上灰蒙蒙的,这个城市,好像还没睡醒。

她打开咖啡馆的大门,深深吸一口门口的新鲜空气,走了进去,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你没长眼睛啊,怎么走路的?”

时间是在午后,就在刚才,她端着一杯咖啡准备去送给客人,到门口时,忽然就有一个客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她来不及避让,就被整个人连咖啡撞翻在地上,结果还没等她说话,那人就劈头盖脸的骂了一句。

“你这人讲不讲道理啊,明明是你撞的我,大家都看见了”

“哦,一个小小的店员居然还顶嘴,你知道我一件衣服多少钱么,你看你的咖啡都洒到上面了,你赔的起吗,要不要把你们老板叫来”那人还是一副蛮不讲理的表情。

“你……”她的眼泪快滴落下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店里的大姐赶忙跑了过来。

“她才来店里不久,还有点不熟悉,您没有伤到哪里吧,真是对不起”

“小曦,你还不赶快给人家道歉”

她站在那里,紧紧的咬着嘴唇,她没有道歉,只是眼泪不停的在打转。

“罢了罢了,叫她以后走路注意点,我今天不跟她一般见识”

那人没有再进店里,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了。

“小曦,赶紧收拾一下吧,没事的,社会上,什么样的人都有”

她点了点头,脸上挂着泪珠,赶紧将地上碎掉的杯子收拾好,又拿来拖把将地面收拾干净。

“姐,我去会厕所”

“好的,去吧,看,脸跟个小花猫似的,顾客看见不好”

她一进到卫生间,就忍不住趴在洗手台上抽泣了起来……

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受凉了,还哭过的原因,整个下午她都是昏昏沉沉,终于,客人都走了,她和店里的大姐打扫完卫生。

“姐,今天你检查一下门窗吧,我昨天受凉了,有点不舒服,想先走了”

“行,你先走吧,路上小心啊”

“好的,再见”

她走出店门,深深吸了一口气,“今天终于结束了”她想。

街上有点冷清,忽的起了一阵冷风,她不禁缩了缩脖子,这时,一片梧桐树叶飘过了她面前,打着旋,金黄色的。

她蹲下来,捡起了这片树叶,小心翼翼的把它夹到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书本里。

“咔哒”

她打了宿舍的门,很是疲累,终于回来了,终于可以休息了,她心中默念道。从卧室拿了洗漱用品,她慢吞吞的走到了洗手间,推开门,接下来的场面却让她有些欲哭无泪,早上塞的塑料袋已经被水冲开了,这里一片,那里一片,墙上则完全是水渍。

唉,无奈的拿起塑料袋又和水龙头做起了搏斗,水很凉,等她终于把那该死的水龙头堵住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差不多都湿了,这一切都让她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咚咚咚”敲门声忽然响了。

她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走到了门边。

谁啊,这么晚了,她警惕的从猫眼看门外敲门的人。

“是谁,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

“我是咖啡店刚刚来的员工,老板说可以住宿舍,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门外是一个男孩的声音。

“你看,这是我的员工证”

门外的男生拿出了一张证件,放到了猫眼旁边,以便她能看得到。

她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那张员工证,鹿茗,感觉没什么问题,就把门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拖着个行李箱,干净的短发,特别是一双眼睛特别明亮,她忽的就有一种感觉,就是这双眼睛她特别的熟悉。

“你好,曦姐,我叫鹿茗,你也可以叫我小鹿”

“你好,小鹿,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她有点疑惑。

“我在老板那里了解过,他说现在住宿舍的就你一个人,我从他那知道了你的名字,放心吧,我不是坏人。”小鹿眨了眨眼睛,仿佛早就知道她会这样问,又感觉目光里有点狡黠。

“哦,那边的房间是空着的,你收拾收拾住那边吧”

“好的,曦姐,不过冒昧问一句,怎么感觉你现在,有点……有点狼狈”

“洗手间那边的水龙头坏了,被我用塑料袋堵住了,你一会洗漱的时候可能要麻烦一点,明天再找维修师傅来修吧”

“所以,你是因为弄那个水龙头,就把自己弄成这样的”小鹿看着她笑了。

“嗯……是这样的”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男孩进来,她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心情也开始慢慢变得平静了,他虽然在笑自己,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感觉,这一天的烦躁也好像在慢慢消退。

“我去看看”小鹿放下自己的行李箱就往洗手间走。

“不,不用了,明天再修理吧”

“没事,这事我在行,以前我一个人住的时候什么东西坏了都是我一个修的。”

她赶紧跟过去看看,结果刚进去就被小鹿推了出来。

“你先坐着休息一下吧,交给我,放心,别又被水淋到了”

她只好无奈的在沙发上坐下,一边想着刚才的事,“为什么我感觉他的气息那么熟悉,就好像亲人一样,可是明明没有见过面啊”

一会儿,小鹿出来了。

“看,我修好了,我很厉害吧”小鹿似乎在炫耀。

她过去看了一下,还真是修好了,不过小鹿的脸上全是水,她赶紧拿了一块干毛巾过来。

“修好个水龙头就厉害了,还不赶紧把你脸上的水擦擦”

“哇,曦姐,你居然让我用你的毛巾,我太幸福了”

“少贫嘴,不用就给我拿过来”她狠狠的瞪了小鹿一眼,这个男孩的出现,好像带动着她的心情也一点一点的好了起来。

“那我先去收拾我的房间了”小鹿赶紧擦了擦脸,提着行李箱飞似的冲进了给他预备的房间,结果临进屋钱还对她吐了吐舌头。

“这小子”她好气又好笑的说了一句。

她回到自己房间,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然后准备洗漱一下,路过小鹿的房间,看到他还在里面忙的热火朝天的,随口问了一句。

“需要帮忙嘛?”

“不了,你先休息吧,上了一天班,你应该累了”

这小子还挺有良心的嘛,她想。结果屋里又传来了一句“你来也只是添乱”

“哼,好心好意要帮你,不要就算”

说完她气呼呼的端着自己的盆洗漱去了。

洗漱完,她再没有去管小鹿怎么样了,而是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一是这小子太气人了,二是确实是累了。

没过多久,她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一会儿,被子又如往常一样斜拉了一角。

夜深了,露寒霜重,少女的被子一直斜拉着,可能是因为冷,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身体还在微微发抖。这时,黑暗中出现了一个身影,慢慢的走到了床边,俯下身,帮她将被子拉正,盖好,是小鹿。门窗都是锁好了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黑夜中,小鹿干净清澈的眼眸里满是温柔。帮她盖好被子后,小鹿静静的退到了墙边,就这样,看着床上熟睡的少女,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啊啊啊,头好疼”

伴随着清晨的铃声,她醒了过来,一醒过来就感觉头痛的要死,全身都没有力气,鼻子也是堵的厉害。

“唉,应该是感冒了,前天夜里就受凉了,昨天晚上还淋了冷水”

“嗯?我昨天居然没有蹬被子”

蹬被子是她从小带来的习惯,每天醒来被子就没有好好盖着的一天,也是就是这样,在天冷的时候她特别容易受凉生病。

“唉,今天这么难受,上班难熬了”

她无精打采的起床,穿衣服,推开卧室门,想看看刚刚来的小鹿起床了没有。

刚刚推开门,她还没看到外面的情况,就听到一个声音。

“曦姐,你起床了,我买了早点,洗漱好快来一起吃吧”

“曦姐,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生病了么?”

“我有点感冒了,没事的,你起这么早啊”

她有点无语了,本来想看看人家有没没有起床的,结果这家伙连早餐都买好了,还准备了自己的一份。

“感冒了,那我给你去买药去吧,你先在这吃着早点,有你最喜欢吃的小米粥”

“不用了,我也没什么……大问题”

她话还没有说完呢,小鹿就已经冲出去了,自己的话生生短在了半空中,嗯?不对,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小米粥的。

过了一会,小鹿回来了,手上提着各种感冒药和一些水果。

“来,给你药,吃了一会就好受一点了,这些水果也给你,我生病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吃水果”

“小米粥你怎么不吃,这不是你喜欢吃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粥的,你到底是谁,我们以前认识么?”

“我就是刚来的店员,别误会,我只是看到垃圾桶里有很多你没有清理的外卖单子上都有小米粥,所以猜测你喜欢喝粥”

“是么?”她将信将疑。

“真的,赶快喝吧,凉了就不好喝了,喝了以后把药吃了,对了,我刚刚下去的时候碰到了咖啡店里的大姐,我帮你请假了,她同意让你休息一天,吃完药你就好好休息一下。”

“你怎么随便替我做决定啊,我说我要请假了嘛”她有点生气。

“我不是看着你难受么,所以就自作主张了,别生气,今天店里不是有我么,我以前就在咖啡店上过班,没问题的”

“算了算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以后不准这样了啊,我们也刚刚才认识”

“店里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她又加了一句。

“好嘞,那我先去上班去了,你好好休息”

在门口,小鹿轻轻的对屋里说了一句,“其实,我们是最相互熟悉的”

晚上,吃了药休息了一天,她感觉好多了,就爬起来客厅看电视,一边等着小鹿回来。忽然敲门声响了,她赶紧去开门。

“姐,你怎么来了?”门外正是咖啡店里的大姐,“赶快进来坐”

“我听你男朋友说你生病了,今天下班还早,就来看看你”大姐边进来边说到。

“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啊”

“不是你男朋友?不是男朋友还替你上了一天班,就是高高帅帅的,眼睛很漂亮的那个,小伙子还很懂礼貌呢,不用害羞的,姐都懂”

“他不是新招的服务员么?”

“我们店里最近没有找服务员啊,招了的话老板会告诉我的,你们这些小年轻啊,姐不陪你们玩喽”

“行了,看到你没事了我就先走了,要好好珍惜啊,这小伙子我看着挺好的”

“这么快就走,再坐会吧”

“不了,我就是来看看你你有没有事,不多耽误你的休息时间了,记住,要珍惜哦”

把大姐送到门外,她立马回来打开了昨天小鹿住的房间,一打开门,她愣住了,房间里没有任何收拾过的痕迹,还是乱七八糟的,她开始在客厅里到处寻找,却没有关于小鹿的任何东西,只是,水龙头确实是修好了,早上小米粥的盒子还静静的躺在垃圾桶里,垃圾桶里,并没有小鹿说的外卖单子。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冲进卧室,抱起自己放在床头的布偶玩具,是的,就是这个气息,她那天闻到的熟悉的气息就是布偶上的气息,她把它紧紧的抱在怀里,泪流满面。

“小鹿,是你么?”

忽然一阵风从窗子吹了进来,把桌子上的书本给吹开了,一片金黄色的梧桐树叶正静静的躺在上面,叶片下盖着一句话:

“无论多么糟糕的一天,总会有一个人来爱你 ”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小鹿,只是自己每天早上醒来,被子都是盖的整整齐齐的。

  所有的人都对我说没事,所有的人都说我会慢慢的忘记,可是我却死死抓住关于你的回忆,就算心里再难过也不肯放手,曾经鲜活的生活在我身边的你,就这么轻易的被忘记了么?这是不是太残忍?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五个月…….一天晚上,店里提前忙完了,你累着回到家,推开房门,发现床上露出两双腿,其中一双腿满腿腿毛。你轻轻关好了门,去超市买了两瓶酒,去了老地方,喝着酒,笑了很久很久很久。你躺下了,天黑了。你看着夜空,好像看到了小时候最喜欢的那颗星星,你爬了起来,去了爸妈家。推开门,爸爸马上跟你说,儿子,你怎么来了呀,店里忙完了嘛,你媳妇吃饭了了嘛,我大孙子最近听话嘛,长高没有呀!你看见爸爸在客厅给妈妈捶腿。餐桌上有爸爸没喝完的就,还有两个青菜,还有那个妈妈吃了一半的饭。你突然发现爸爸头上的头发像是被扯了一大把走了了一样,妈妈头上的黑头越来越多了。你哭了你哭了你哭了!

  每次我不开心你总会拿棒棒糖来哄我,因为不清楚我喜欢什么口味,所以总是阿尔卑斯的和金丝猴的每一样都要买一些,我总喜欢开玩笑说,我就要吃你嘴里的那个,然后大笑着看你一脸尴尬。可是现在,我哭了,你在哪?不要我了么?

   
你跪在爸妈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大哭了一场,然后过了几天,你给了老婆离婚离婚协议书,你把店卖了,跟老婆平分了财产。带着儿子还有爸妈,去穷游世界环球旅行。两年后,走遍了大半个地球。回到了,你长大的那个农村,儿子继续读高中了,你一无所有了。四十多岁了,你笑着去外面,一天打好几份公,感冒了就捂在棉被里面出一身汗就好了。每天早上吃两个馒头一碗清水,中午吃上班地方的员工餐的时候你最像个小孩子看见奶油蛋糕一样大吃一顿,然后晚上不吃饭。每天晚上八点多,跟家里的爸妈打个电话,跟爸妈说,爸,妈,吃饭没,我刚吃完饭,吃的饱饱的,还喝了点酒,最近啤酒肚都吃出来了。爸妈,在家想吃啥吃啥,没钱了要说,儿子给你们打,还有你们的大孙子,马上还有半年高考了,一个月回来一次,给他买好吃的哈。我来出去逛逛,爸妈你们注意身体哈。挂完电话,你马上去了,那个天天晚上准时去的夜宵摊穿烧烤打下手,忙到晚上2点,和往常一样,老板给你了80块钱。你笑着说,谢谢老板,没事我先回去了。

  你离开后,我哭了两天,上课哭,下课哭,一点东西也吃不下,嘴巴一张开,眼泪就往下掉,沉默半天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我的棒棒糖呢?”你走后第二天下了一场大雨,我走出校门口却不见你等我,心里空落落的像你以前站的地方现在的空地,我开始慢慢接受,你是真的离开了,回不来了。不然,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放心我一个人?我把伞收起来,在雨地里大叫,朴汶灏你给我出来!你不出来我就一直在这里淋雨!你当是一定在笑我吧,显而易见,我又感冒了。以前每次感冒我们都是一起,然后一起挂吊瓶,我记得护士一次没把针扎到我的血管里,你脸上那种想要杀人的表情,真得很好笑。闭上眼,你又出现在我面前。

     
回到家,自己揉了揉腰锤了几下腿,都没力气洗澡了,就躺下睡着了。连衣服都没脱。没过多久,天就亮了。你刷完牙洗完脸马上吃完了馒头干活上班去了。

  “朴汶灏,我好像发烧了,头疼。”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儿子马上高考了,你请假回去了几天陪儿子高考,儿子考了个一般般的大学。你没说什么,开心的给了儿子几千把块钱,让他暑假好好放松玩玩。准备迎接大学生活。然后你又出去回到了上班的城市。

  “该!”

     
一年两年三年,你五十多岁了家里打电话来说,你爸住院了,生大病了。你马上辞职回家了,陪着爸爸走完了最后一段时间,就像爸爸当初陪着妈妈等待你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细心呵护。你跟着姐姐操办着爸爸的丧事后,和四十年前爸爸操办爷爷的丧事一样,忍着心在爸爸墓碑上刻下了郭姓。想起了当初自己发下誓。

  “喂!你有没有良心啊!”

     
一年两年,儿子也二二十三四岁了,大学毕业一两年了,还没找到什么好工作。却快要到操办婚礼的年纪了。可是你也有点干不动了,出去打工,别人都不要嫌弃年纪太大干活慢,没办法,你只能在本地找了个小工地,每天硬扛着做做小工,想为儿子做争取一些。想为他好一些,就像当初爸妈为了你一样。

  “你昨天晚上又蹬被子了?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一年两年三年,你妈也离开了。你操办完丧事后。看着自己白了大半头的姐姐,你抱着姐姐,你哭了你哭了你哭了!

  “才没!不过好像是着凉了。”

     
儿子,爸只能给你这些了。明天以后爸要出趟远门,你以后努力,爸爸这趟远门走了可能不回来了。说完,你把自己所以的积蓄的那张卡,紧紧的攥在了儿子的手心。儿子马上着急的问你,爸,你说话呢,你留着,给我干嘛,你要去哪啊,就在家呀,去啥远门?你说没事,爸跟你开玩笑的,然后把卡拿回来了。然后回房间睡觉了。路过洗手间的时候,你照了一下镜子,发现自己啥时候也“染了白头发”。

  “站在这里,等着。”

     
第二天凌晨五点,你穿好衣服,把那张卡偷偷放在了儿子的床头,写了两句话给儿子。儿子,爸去流浪了。爸去找一个人,一个叫南洁的人了。

  几分钟后那个家伙气喘吁吁的跑回来。

   
你来到了,一个家人家楼下,看了一眼。在地上写了一行字。曾梦想带你仗剑走天涯,后来败给了现实,现在我一个人去追逐。

  “把这些药吃掉,然后捂上两床被子,睡一觉就好了。”

   
一年两年三年,你乞讨一样的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还是和以前一样,感冒了就躲在桥东底下的烂被子里面捂热出一身汗。可是你现在你的身体要捂很多烂被子才会出点汗。所以感冒一次也要很久才会好。

  “你去买药了?”

   
带着满身病痛,你终于走到了最后一个目的地,内蒙古大草原。你找到了一个朝西的小山坡,疲惫饥饿的躺下来了。最后看了一眼天空,睡着了。

  “废话。”

    你走了

  “什么药?”

      你走了

  “不知道。”

        你走了!

  “不知道你还敢给我吃?!”

你什么时候开始流浪的?没有人知道!

  “笨蛋!吃不死。不过好像没有糖衣。”

  “喂,你知道我不吃没有糖衣的药。”

  “你又不是小孩子?吃两片药,感冒就好了。”

  “不吃。”

  “听话,吃掉后我给你买棒棒糖。”

  “……别老拿棒棒糖来诱惑我。”

  “那就再加一顿KFC?”

  “那就让我说成交吧”

  “切,就知道吃。”

  “我没劲了,走不动了。”

  “我去叫出租车。”

  “不坐出租车。。。”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要你背着我!”

  “喂喂,下来!你那么沉我背不动”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把棒棒糖戒掉了,我长大了,朴汶灏,不再是那个傻乎乎需要你照顾的孩子了,我现在很听话,吃很多药喝很多很苦的中药,我没再耍赖,只是眼泪一滴滴落在药里面,似乎,更苦了。

  所以,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好好活着,我相信有天堂,相信有下辈子,到时候,你要早些找到我,你会答应的,对不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