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活埋的士兵

  看见了一则网上的新闻,一具600年前的古怀孕女尸在被挖出后,竟然产出活体婴儿,虽然只存活了72小时,也足以成为了“奇闻”。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今日的奇闻可能就是许多年后的真实存在,奇而不奇,何其怪哉?

图片 1

图片 2

  其实,多年前,我在一篇类似幻想的小说上就阅读过这样的情景(名字已不记得了),一位藏族姑娘在古稀之年等到了她失踪多年的情侣。这位多年前登山一去不返的男友实际是被雪山深深的覆盖住了,机缘巧合下他被后来上去的登山者发现时,像被水晶罩住了一般,于是在神奇的解冰后,他复活了,更加奇迹的是他居然还像几十年前那么年轻,他还记得那位一直在等着他回去的姑娘,于是找到了她。二位久别重逢的情侣见面了,无法形容那种感受,小伙子仍然英姿勃发,而姑娘已经白发苍苍。故事的最后,作者给这对情侣安排了皆大欢喜的结局,白发的藏族女决定冰冻自己,等到几十年后解冻再和她的男友重逢,那时两人的容颜已近了。

1915年夏天,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入相持阶段,狡猾的德军突然在波兰一线发起强大的攻势,沙俄军队猝不及防,节节败退,德军乘胜追击,快速逼近了波兰境内最后一座军事重镇布列斯特。

长征胜利80年了。

  还有一则也是我多年前在奥秘杂志上看的,是一个发生在二战时期真实感人的故事。在一处联军的地下仓库中,上等兵贝尔刚和前面的哨兵换完岗,他进入了一处地下仓库,这里是部队的军需用品应急供应点。而此时,离二战结束的时间还有不到五分钟了,上等兵贝尔照例巡视、清点着地下仓库中的军用物资是否有损坏、发霉的,仓库很深,贝尔一直往里走着,每间房清点着,全然不知外面发生的一切,此时二战宣布结束,地下工事正好在他接班之后,交给了另一支部队看管,而他的上一任哨兵在换岗后,便随着部队开拔了。新的部队认为此处地下工事已没有利用价值,将被永久关闭,他们在确认了仓库无人后,沉重的大门被重重降下了,以后的20年里,贝尔成了这所地宫中的“独行侠。

驻守布列斯特的是俄国皇家部队169师,士兵们见战争失利,前途未卜,人心惶惶,惟有上等兵阿沙廖夫面露喜色,神采飞扬–他刚刚收到未婚妻娜塔莎的来信,娜塔莎答应等他凯旋归来那一天,全村人将为他举行欢迎集会,同时举办盛大的结婚典礼。阿沙廖夫把那张粉红色的信笺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该上岗值班时才小心翼翼地把信笺揣在怀里,快步来到布列斯特郊外的山峦深处–这里有一座极其隐秘的地下军需仓库,阿沙廖夫就在仓库里担任警卫。他通过戒备森严的仓库入口,看到附近堆满了大批炸药,心里挺纳闷:”这里是军需库,又不是军火库,要这么多炸药干什么?”但他并没有多想多打听,而是匆匆走过几十米阴暗的隧道,来到仓库的最后一道关卡,换岗之后,这里就只有他一人值班。按照惯例,他在仓库内巡视一遍,更换了各处照明蜡烛,然后回到岗亭,又拿出娜塔莎的来信,细细地体味绵绵情话,沉浸在幸福的遐想之中。

图片 3

  当20年后的一天,这个城市的人们决定打开这座尘封已久的大门时,他们在地下室中看到了身穿崭新的军大衣,胡子长过脖际的贝尔:报告!上等兵贝尔、、、团、、、营战士,向首长报告。人们惊呆了,他们像迎接英雄一样把贝尔迎出了洞口,只是由于太激动,他们犯了一个错误,贝尔已经几十年没有见到陽光了,在里面应把眼睛蒙上布,出来后在慢慢拆下,没有人想到这些了,他们把贝尔簇拥了出来,一声惨叫,贝尔的眼睛失明了。但是他却很豁达,当人们问道这20年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呢?贝尔拿出了一封信,那是他的远方的女友的信,虽然已经几十年过去了,在黑暗的地下,贝尔不知已经读过多少遍,他如今已经能背下每一个字了,是爱的信念支撑着他。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震得天摇地动,随之冲来一股灼热的气浪挟着烟尘将他击倒,他的头重重地撞在石壁上,顿时失去了知觉……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爆炸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德军突然发起总攻?还是一次意外的事故?不,都不是!引发这场爆炸的正是俄军统帅部。

从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离开中央苏区,到1936年10月三大主力红军在甘肃会宁和今属宁夏的将台堡会师,历时两个寒暑。

  他又是如何生存的呢?贝尔说,当他返回门口发现自己已被关在了里面,任凭他歇斯底里的叫喊也无济于事,最后他选择了勇敢地活下去!还好地下储藏室中有相当多的军需物资如军用大衣等供他使用,还有火柴、及军用罐头等,头几年,他就是靠这些生存着;地下室很阴凉,他每天在地下室跑步、锻炼,到后来,里面存放的火柴等由于潮湿都不能用了,食品也过期了,他就摸着黑,在地下和老鼠开始了大战,最后几年他是靠着扑食老鼠生存下来的。

当德军闪电般逼近布列斯特的时候,俄军统帅部的将军们对坚守这最后一个要塞早就丧失了信心,命令部队将重要军事物资抢运到俄国境内,实在不能运走的物资全部炸毁,一针一线也不能落入德军手中,布列斯特郊外那座地下军需仓库也在炸毁之列。仓库主任波伦斯基少校接到命令之后,觉得这些物资白白炸掉实在可惜,就鼓动如簧之舌向上司提出建议:”这座地下仓库十分隐秘,外界几乎无人知晓,我们只需将仓库的隧道炸塌,任何人也找不到这座仓库,如果以后我军能够光复布列斯特,里面的储备物资就可以重新利用。”统帅部采纳了波伦斯基少校的建议,工兵迅速运来大批炸药填入隧道,仓库的警卫接到命令后急忙撤离了,竟忘了通知里边的阿沙廖夫,工兵们见隧道口已经空无一人,就点燃了导火索,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隧道已被夷为平地,上等兵阿沙廖夫就这样被活活埋在地下了。

图片 4

  说神奇,那个千年的古尸神奇,母亲用她爱的体温在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围裹着自己的小生命,终于在今天有了奇迹;那对藏族情侣是奇迹,世界上最高的雪山成就了他们旷世的爱,并还将继续(幻想有何不可呢?也许若干年后,就会成为现实,百年古尸就在慢慢验证着这点);一个普通的士兵,奇迹地在地下生活了近20年,靠的是毅力、勇气,最关键的是来自远方姑娘的爱,他成了人们眼中的英雄。

波伦斯基少校随俄军逃回国内,节节失利,疲于奔命,早把收复布列斯特的梦想丢到九霄云外。1917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波伦斯基的白俄军队被红军击溃,他被迫流亡国外,起初在西欧各国游荡,几年后辗转来到波兰,这时他已穷困潦倒,年老体衰,终日为面包发愁。1924年夏天,波伦斯基流浪到布列斯特,忽然想到9年前被他保存下来的地下仓库,现在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了,若把这个秘密告诉波兰当局,说不定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奖金,这样,晚年的生活就有着落了!

红一方面军中走得最远的作战部队走了25000里。各路红军行程总和约65000里。按现在的行政区划,共途经15个省份。

  却不神奇,人的信念释放出来后是无敌的,就像我们用科学计算出了一些行业的极限,而仍有人在不断超越着极限,迎接着挑战。将有限的生命寄予在超越和挑战中,让生命之光更加焕发奇彩,不枉来此世一遭。

布列斯特的卫戍司令对波伦斯基的告密很感兴趣,立即派遣一队波兰士兵随他来到郊外。9年的变化不是很大,波伦斯基在山峦中很快找到了当年爆破后的乱石堆,他详细地测算了隧道的位置,就指挥波兰士兵向下挖掘。

图片 5

第6天下午,波兰士兵挖到了一堆排列十分整齐的石头,波伦斯基高兴地喊道:”啊,找到了!这就是隧道的石砌拱顶,快把它凿开!”波兰士兵抡起大锤在隧道的侧面凿开一个洞,一股难闻的霉味立即冲了出来,令人吃惊的是,当一个波兰士兵擎着火把,战战兢兢地下洞侦察时,他听到漆黑一片的隧道深处传来了低沉的吼声!难道里面有鬼?大家觉得既可笑又恐怖,于是忽啦啦钻进去十几个波兰士兵,有的高擎火把,有的平端长枪,如临大敌一般壮着胆子向前挺进。

80多年前,一个年轻的政党,带领一支年轻的军队,完成了一次无与伦比的远征。

果然,远外传来一声吆喝,波兰士兵停住了脚步;远处又吆喝了一声,一个懂俄语的士兵喊道:”他讲的是俄语:站住!什么人?”大家听说原来是一个俄国人,顿时松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立刻松弛下来,鼓励那个士兵用俄语与他对话。

这一路,艰苦卓绝……

那士兵上前一步喊道:”我们是波兰军人,奉命来此执行任务。”远处的声音命令道:”过来一个人出示通行证,其他人留在原地。””通行证?什么通行证?””俄国沙皇部队169师军需处签发的通行证。”听到这个久远又陌生的称谓,这群波兰士兵立刻哈哈大笑起来。那个波兰士兵举着火把独自向前走去,边走边解释:”旧日的俄国早已改朝换代了,沙皇也被苏维埃军队送上了断头台……”这时,只见前边人影一闪,随即哗啦一声拉动枪栓,一个威严的声音命令道:”停止前进!我现在仍然是沙皇部队的军人,在没有接到上司的命令之前,任何人不得进入地下仓库!”波兰士兵见俄国士兵如此忠于职守,只得停止前进,派了一名士兵去请波伦斯基。波伦斯基听说地下仓库里有个活着的俄国士兵,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张得老大,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波兰士兵把他拉进隧道,推着他向隧道深处走去。

图片 6

“站住!什么人?”问话果然是纯正的俄语。

他们翻越夹金山、梦笔山、长板山、折多山……雪山连绵,积雪终年不化。

“我是瓦西里·波伦斯基少校。”顿时,他恍惚看见远处的岗亭边有一个身着俄军制服的士兵举手向他敬礼:”报告少校,值班哨兵阿沙廖夫听候您的吩咐。””啊,阿沙廖夫!”波伦斯基依稀记得这个活泼的乌克兰小伙子,他想走近些,看看他的容貌,但阿沙廖夫阻止了他:”少校阁下,请把您手中的火把熄掉,它刺疼了我的眼睛!”波伦斯基忙把火把熄掉,好在阿沙廖夫已点燃了蜡烛,他走到阿沙廖夫跟前,细细地端详,想辨认出当年那个英俊的小伙子,然而看到的却是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丝毫也找不到当年的影子,他伸手捏了捏阿沙廖夫的肩膀,感觉到站在他面前的确实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便颤声问道:”阿沙廖夫,真是你吗?””是的,少校,我是上等兵阿沙廖夫。””你还活着?””是的,少校,我活得很好。”大家好奇地围着阿沙廖夫询长问短,一个波兰士兵提醒说:”我们还在这里傻愣着干什么,应该先把他救出洞去!”众人如梦方醒,立刻簇拥着阿沙廖夫向洞外走去。

图片 7

“等一等!”波伦斯基捡起一条包脚布将阿沙廖夫的眼睛蒙住,并解释道:”他已习惯了黑暗,突然到外面去,阳光会刺瞎他的眼睛。”众人搀扶着阿沙廖夫爬出隧道,在草地上坐下来,大家才开始仔细打量着这个在地下埋藏了9年的俄国士兵,只见他花白的头发乱蓬蓬地披在肩上,一直拖到腰际;脏乱不堪的大胡子比军装上衣还长;面色苍白毫无血色,手上脸上满是污垢。与此极不相称的是:军装既干净又整齐,漆黑的高统皮靴还闪闪发光呢!

他们走过茫茫草地,一望无涯,遍地是水草沼泽泥潭,根本没有路。

波伦斯基抚摸着他的披肩长发,关切地问道:”这漫长的9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阿沙廖夫整理一下思绪,开始讲述他充满苦涩的故事:

图片 8

大爆炸震得我昏迷了很久,醒来时四周一片黑暗,我掏出火柴点燃蜡烛,向隧道口走去,脚下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块,越往前走石块越多,最后,我怔住了:黄土和石块塞满了整个隧道!啊,隧道被炸塌了?!我的脑子”嗡”地一下成了一片空白。呆怔了片刻,我发疯般地冲上去,在石堆中又刨又挖,希望在石缝中找到一条可以通向外界的孔道,直挖得双手指甲脱落鲜血淋漓也不觉疼痛,然而一切努力却是徒劳。我停下来喘息一会儿,开始高声呼救,希望地面上的人能来搭救我,结果是我喊得声嘶力竭,叫不出一点声音,也听不到任何动静。所有的挣扎都没有结果,我逐渐冷静下来,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我被活埋在几十公尺深的地下了!

他们穿过枪林弹雨,突破敌人的围追堵截,共进行各种战役战斗600余次,十余万英烈献出生命……

我回到岗亭点燃蜡烛,第一眼就看见地上那张粉红色的信笺,我连忙捡起来紧紧地捂在胸前,默默地发誓:”娜塔莎,为了你,我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我举着蜡烛仔细清查仓库中的物品,这里有大量的饼干和炒面,还有各种罐头食品,吃的问题不用发愁;这里还有数万套军服和被褥,穿的也不成问题;成箱的火柴和蜡烛足可解决地下照明;仓库为流通空气设了几个通气孔,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最关键的难题就是水!我每天的饮用水都从外面带进来,刚才的大爆炸又把惟一的军用水壶砸坏了!我举着蜡烛在洞壁上仔细巡视,希望能发现地下水的踪迹,后来终于发现一处石壁湿漉漉的,似乎有水渗出来。我用刺刀在石壁下挖了个小坑,过了一段时间,坑底上居然积存了一汪水,我早已干渴得嗓子冒火,忙用小勺舀起浑黄的水喝了下去,虽然有些土腥味,但总算有了赖以活命的水呀!

这一路,鱼水情深……

一切维持生命的条件都齐备了,接下来是如何忍受孤独和寂寞。孤独实在是一种最残酷的刑罚,叫人难以忍受,更何况是漫长的9年啊!幸好我怀中有娜塔莎那封珍贵的信,寂寞时我就拿出信来读一遍,甜蜜的情话给我将要枯死的心注入一缕甘泉,使孤独无助的我重燃起生的希望。

图片 9

我虽然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但生活非常有规律。每天我看到通气孔由暗转明,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我照例跑步出操,像在军营中一样一丝不苟,每日的三餐也极有规律。当通风孔的光线由明转暗,我知道黑夜降临,便在洞壁上刻上一道记号,每隔6天刻一个较长的记号,表示星期天。每到星期天,我总是像在军营中一样,严格地过”洗澡日”,不过,我没有条件用水洗澡,只是更换一套新的内衣和两块新的包脚布。我把更换下来的脏衣服叠好,每四套扎成一捆,表示过了一个月,五十二捆码成一垛表示过了一年。军装和皮靴则是半年更换一次,反正仓库里有的是,我永远穿新的。

忘不了,群众唱着《十送红军》,将战士们送了一程又一程……

为了不丧失说话的能力,我每天对着石壁反复地唱军歌;或者拿出娜塔莎的信来,向她大声倾诉我的思念之情;或者向着黑暗咒骂那些把我活活埋入这座地下坟墓的人们……俄国士兵这悲壮的故事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波伦斯基流着愧疚的泪水自责说:”这都是我的过错,让你吃苦了。”阿沙廖夫大度地笑了笑说:”过去的事别提啦,我要尽快地忘掉这场噩梦!”一个波兰士兵轻声问:”能不能给我们看一看那封信?”阿沙廖夫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张纸片,这张粉红色的信笺经过9年的抚摸,已经变成土灰色,折叠处都已磨烂,上面的字迹变得模糊不清难以辨认,波兰士兵看着这张变色的纸无不肃然起敬,就是这张纸片给了孤独无助的阿沙廖夫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支撑着他度过了多少难熬的岁月。

图片 10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阿沙廖夫把那张宝贵的纸片捧在手里激动地说:”我要回到家乡去,我的娜塔莎在等着我!”几天之后,修整一新的阿沙廖夫身着笔挺的军装,精神抖擞地站在布列斯特火车站上,波伦斯基和波兰士兵前来给他送行,脸色依旧苍白的阿沙廖夫向众人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忘不了,强渡乌江,百姓给红军当向导、当挑夫;忘不了,当敌人挨家挨户搜查掉队的红军战士,村民们坚持说这是自家的孩子;

波兰士兵齐声祝福他:”一路平安!”

图片 11

忘不了,大渡河的船工,冒着枪林弹雨,将红军勇士送到对岸;

图片 12

忘不了,翻越大雪山,百姓提供了行军的路线和诀窍,拿出了仅有的辣椒和生姜……

这一路,英勇乐观……

图片 13

22名战士踩着13根铁索,如神兵天降,突破了大渡河天险;

图片 14

军需处长把最后一件棉袄留给战士,自己却冻死在冰天雪地里;

图片 15

哪怕以皮带充饥,战士们仍保持着革命乐观主义,终于挺进陕北,胜利会师。

80年过去,

我们不会忘记这举世无双的壮举,

不会忘记这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更不会忘记每一位英勇无畏的红军战士……

图片 16

王承登,101岁,15岁参加革命,历经爬雪山、过草地、攀铁索桥、强渡大渡河等重要战斗。王老说,当年红军过草地曾十几天没开火,以野菜充饥,“再苦再难也坚信胜利。”

图片 17

吴清昌,1917年生,江西会昌人。16岁参加红军,历经反“围剿”和红军长征,他印象最深的战役是飞夺泸定桥战役。激战中,吴清昌被子弹打掉了左手食指半截指头。

图片 18

杨义生,1919年生,四川巴中人。1932年,杨义生参加了红四方面军,跟随红军参加了嘉陵江战役、松潘战役,翻越达古、昌德雪山,走过松潘大草原。

图片 19

王凤文,1917年生,四川巴中人。1933年参加革命,1934年参加长征,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王凤文与战友在1936年1月的高台战役中,和军阀马步芳的骑兵血战了5天5夜。

图片 20

方槐,1917年生,江西于都人。12岁参加儿童团,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方槐对湘江战役印象最深,“天上有飞机,地下有追兵,我看到清澈的河水都被红军战士的鲜血染红了。”

图片 21

李光,1920年生,1934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在强渡乌江、遵义战役、四渡赤水等战役中表现突出。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的右手被敌人的机枪射中,光荣负伤,至今只能用左手敬礼。

图片 22

王定国,1913年生,四川营山人,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1936年翻越雪山时,王定国的一根脚趾被冻掉。她曾在94岁高龄时重走长征路,探望当时还健在的老战友和房东乡亲。

还有许多红军战士,

我们已经无法知晓他们的名字。

但英雄壮怀,

物在!心在!山河在!

回望长征路,

不是重复过去,

而是面对今天!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致敬!

长征路上的英烈!

致敬!

奋斗在新长征路上的中国人!

喜欢就赞一个,爱就分享朋友圈

这里是幸福亲子会

长期有大量亲子教育文章

后期也会有很多亲子活动

等你来撩……

图片 27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