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清明节”

  闲话“清明节”

摘要:   哈尔滨豪华墓地调查:一平米起价10万块钱   
福州”炒墓”乱象调查:墓地动辄数万
比商品房还贵  “我们这里墓地的价格是7万元/0.8平方米,这是青石材质地的价格,如果是花岗岩质地的就要7.5万元,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你得‘五惊人调查:中国殡葬业垄断暴利
“死不起葬不起”  哈尔滨豪华墓地调查:一平米起价10万块钱   
福州”炒墓”乱象调查:墓地动辄数万
比商品房还贵  “我们这里墓地的价格是7万元/0.8平方米,这是青石材质地的价格,如果是花岗岩质地的就要7.5万元,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你得‘五一’后来买。”3月31日,到北京一家公墓咨询的李女士被业务厅工作人员的回答吓了一跳——这个价格比北京的商品房都贵!她怯怯地问了一句:“有便宜点儿的吗?”
  “这是墓葬中最便宜的了,除非你选择‘骨灰深埋’,一次性地交500元,把骨灰盒深埋在地下室里封死,将死者的名字刻在地下室外面的墙上,但除非死者是鳏寡孤独,否则一般不会选择这种方式。”
  咨询结果让李女士很困惑,按照自己家庭的收入,根本没有能力为几天前去世的奶奶在这里购买一块墓地,“到哪里去找那种适合我们普通老百姓,价格既不会高得离谱,又能让亲人好好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的丧葬方式呢?”
  正值一年一度的清明时节,多年来饱受诟病的“殡葬垄断”、“殡葬暴利”等问题又进入公众视野,一方面是国家有关部门多年来提倡“文明、节俭、绿色办丧事”、整顿殡葬服务市场;一方面是公众屡屡发出“清明时节雨纷纷,丧葬之人欲断魂”,“死不起、葬不起”的无奈声音。
  公共财政有限投入难抵殡葬机构入不敷出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部分代表和委员历数丧葬高收费种种“怪现象”,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发改委副主任吴刚列出了一份丧葬清单:一个成本只有几十元的骨灰盒,可以卖到三四千元甚至更贵;一个墓穴动辄上万元甚至十几万元……
  3月31日,记者从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了解到,“如果只选择运输、保管、火化3项服务,需要1000元左右;如果加上整形美容、遗体告别等服务,全套办下来得3000元左右。”
  “我国殡葬服务价格的制定有3种方式,每一具遗体必须经过的运输、存放、火化这3项基本服务由政府定价;一些延展性服务如遗体整容、告别厅使用等依据政府指导价;寿衣、骨灰盒、花圈等丧葬用品则采取市场调节价。”民政部社会事务司殡葬管理处处长杨文涛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杨文涛认为,目前,公众质疑的“殡葬暴利”一般都发生在延展性服务上,而殡葬机构开展这些延展性服务确属无奈之举。“从2002年至今,全国所有殡仪馆运输、保存、火化这3项基本服务年平均亏损约为6.4亿元。”她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从2002年起,政府核定的价格一直没有提高过,按照全国平均数,一具遗体运输200元,保存、火化230元,总共是430元,而实际耗费的电力、汽油、人力、设备折旧费,为一具遗体提供这3项服务的成本为600元~680元。
  “问题就此出现,这样巨大的资金缺口怎样补上?中央财政没有这方面的投入,一些地方财政也有困难,殡仪馆只有通过开展其他延展性服务。”
  杨文涛表示,当公共财政投入很单薄时,压力就转移到了殡葬机构身上,事实上,全国有三分之二的殡仪馆是亏损的,盈利的殡仪馆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县级以下殡仪馆普遍不盈利,惨淡经营,有很多甚至已经关门。  记者注意到,在公众印象中,殡葬业是由民政部门下属的事业单位独家经营,舆论也将“殡葬暴利”的根源总结为“一家垄断、缺乏竞争”。1997年国务院颁布的《殡葬管理条例》中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准擅自兴建殡葬设施。建设殡仪馆、火葬场要由县级民政部门和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提出方案,报本级人民政府审批;建设殡仪服务站、骨灰堂,要由县级人民政府和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审批;建设公墓,要经县级人民政府和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审核同意后,报省(区、市)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审批。
  这几项规定授予了民政部门在殡葬服务领域的行政审批权。
  “但在执行过程中,一些地方民政部门将‘准入审批权’转化为‘经营独占权’,垄断了殡葬,老百姓也稀里糊涂地接受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系教授王夫子分析说。
  2004年《行政许可法》实施后,取消了民政部门对殡葬用品和殡仪服务的前置审批。“只要有人、有场地、有注册资金,就可以向工商部门注册成立丧葬殡仪服务公司,这是个比较特殊的服务行业,没有可以参照的标准,相关政策法规不够完善,收费怎样规范、服务质量怎样保证,对工商部门来说,都是较难操作的。”北京一位工商行政执法人员向记者表示。
  据了解,目前除了火化环节,殡葬服务和殡葬用品经营已经基本放开。前些年,为了弥补殡仪馆的亏损,允许殡葬服务机构自己建墓地创收。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私营公墓逐渐多了。但是,民营资本的进入并没有改变殡葬行业缺乏竞争、服务价格畸高的局面。有专家分析说,民营资本的介入虽然打破了垄断局面,但由于殡葬行业的特殊性,自然垄断特征明显,一些地方的民间资本进入殡葬业后,民营墓园却与国有墓园联盟,殡葬费用不降反升,整个行业体制中需要理顺的地方还有很多。文明环保丧葬形式能否实现
  “你是孝子吗?你孝顺父母吗?你就忍心让父母都居住在那么一个小格子里面吗?”电影《非诚勿扰》中,墓地推销员如此忽悠男主角。很多中国人受传统观念影响——百年后希望入土为安,随之而来的就是购买墓地或骨灰格位。
  在杨文涛看来,与运输、保存、火化、遗体整容、遗体告别这些可以在殡仪馆中进行的殡葬服务相比,购买丧葬用品如骨灰盒、墓地等在殡仪馆之外产生的费用,更容易给公众造成“殡葬暴利”的印象,“我国殡葬改革的最终目标是不留骨灰,对于火化后还想保留骨灰、保留墓地的现象,民政部门的态度是不提倡不鼓励。”
  “其实,在墓地价格问题上,民政部门还是希望消费者转变观念、理性消费,100块钱能解决的,不要花1万块钱。如果一定希望入土为安,除了购买公墓,还可以选择树葬、花葬、草坪葬等方式,这也是国家有关部门近年来大力提倡的。”杨文涛说。
  作为普通公众,是否能够顺利寻找到这些文明环保的丧葬形式?价格是否令人接受?3月31日,记者以普通市民身份致电北京市民政局殡葬管理处,咨询北京市公墓陵园中何处有树葬、花葬、草坪葬等绿色殡葬形式。
  “只有延庆的八达岭人民公墓有。”该处工作人员说,在北京市33个经营性公墓陵园中,只有这一处可以进行树葬,而花葬、草坪葬则无处可寻。八达岭人民公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树葬收费7800元,就是将墓碑平卧在土地中,在地上种上一棵松柏。”据这名工作人员介绍,该处的普通公墓收费7200元,树葬的价格反而高出了600元,问及原因,回答是“上面统一定价,我们也不知道。”
  记者随后又致电几个公墓和陵园,均称“没有树葬、花葬和草坪葬”,北京大兴区天堂公墓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进行树葬、草坪葬的地方早在2006年就已经用完,之后没有再建。”
  记者在了解骨灰格位等的价格时发现,相比占地较多的墓穴,骨灰格位的价格相对较低,但是数量有限,北京海淀区万安公墓的工作人员说:“一层单穴的3600元就能买到,但是今年的都已经预订出去了,每年也就只有十几个,不能挑选,只能随机抽取,这是上面统一规划的事儿。”如果选择墓穴,万安公墓最便宜的墓穴是10万元/平方米,材料是“纯天然石头”。问及最贵的价格时,他说:“没有上限,差不多3平方米60多万元吧。”
  这些现象已经引起一些地方政府的重视。据杨文涛介绍,目前北京、辽宁、江西等地已经出台了一些殡葬惠民政策。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大鲁店村的长青园骨灰林基地是北京市首个公益性墓地,目前已经建好,主要以骨灰墙格位的形式,为今年1月1日以后去世的北京市户籍人口提供公益性、低价格殡葬服务,并将对低保、重点优抚对象等群体免收服务管理费。同时,北京已在全国率先实现丧葬补助待遇城乡同标准、全覆盖,从今年1月1日起,凡具有北京市户口的城乡居民,去世时均可享受每人5000元标准的一次性定额丧葬补贴。
  殡葬体制改革呼唤国家立法
  不少业内人士对正在修订中的《殡葬管理条例》充满期待,中国殡葬协会副会长张洪昌曾对媒体表示,我们应该尽快通过立法,明确政府在殡葬行业中管到哪里,管什么,保证这一行业的有序良性运行,维护老百姓的殡葬消费权益,保护殡葬服务提供者的合法权益。
  杨文涛说,“造成目前殡葬服务市场混乱的根本原因在于体制不顺,具体来说,由政府定价的基本殡葬服务和由市场调节价格的服务没有分清楚。”据她介绍,下一步殡葬改革将依据相关法规,探索把基本殡葬服务从整个殡葬服务链条中剥离,逐步实现基本殡葬服务均等化,民政部门的行政管理只涉及运输、存放、火化这3项基本服务,其他服务全部交给市场,各种资本都能进入,市场向消费者提供个性化服务,消费者则根据自己的能力选择。
  “目前,国务院法制办、民政部、财政部已达成共识,正在修订中的《殡葬管理条例》规定,由政府财政为特殊困难群体的基本殡仪服务埋单,这是很大的进步。”杨文涛说。
  2007年5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殡葬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面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其中明确规定“殡仪馆是提供遗体运送、冷藏、火化服务的公益性非营利机构”,同时规定,公墓经营单位应当凭用户出具的死亡证明出售墓穴用地,不得为没有出具死亡证明的人出售墓穴。一旦违规,“县级民政部门将有权对公墓经营单位处以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这条处罚措施,同样适用于“出售墓穴用地超过规定墓穴占地面积的情况和未经许可变更公墓建设许可事项。”
  据了解,社会各界提出的意见共有1万多条,国务院法制办已经会同民政部将这些意见进行分类、总结,召开了多次座谈会,并征求了中国殡葬协会、多个地方殡葬行业中的各方面人士的意见。
  早在2005年,国务院曾将《殡葬管理条例》的修订列入立法计划,今年又将其列入国务院一类立法计划。业内人士分析说,各地殡葬行业发展状况、经济环境、风俗习惯的差别,以及地方民政部门对于“市场主导”还是“政府主导”的态度差异,决定了新条例修订的艰难。(编辑:英臻)

摘要:
重庆市沙坪坝区东华医院近日上演了一出为抢死人刺伤活人的闹剧,两家殡仪社到医院同时要求拉走死者,为了争死人也不得安宁!重庆两家殡仪社为争生意大打出手重庆市沙坪坝区东华医院近日上演了一出为抢死人刺伤活人的闹剧,两家殡仪社到医院同时要求拉走死者,为了争夺死者,两家大打出手,最后造成三人轻伤,一人重伤。而在这一事件还暴露了部分大城市“死不起、葬不起”,殡仪行业黄泉路上猛宰人的黑幕。
  据东华医院太平间负责人刘德英叙述,6月17日下午,他接到医院住院部有病人去世的报告后,便通知一直负责医院殡葬业务的“永乐苑”殡葬服务公司前去处理。随后,当“永乐苑”负责人杜永红及其员工到达病房时,发现另外一家殡仪社已赶到现场,这是一家私人经营的“一条龙”殡葬服务社。
  杜永红立即上前阻止这家“一条龙”殡仪社的员工搬运尸体,并申明死者的尸体归“永乐苑”打理,除非是死者家属要求,否则他们不能随便处理尸体。随后双方争执不休,为防止意外,“永乐苑”的员工报了警,刚挂掉电话,双方就打了起来。经过一番殴斗后,杜永红倒在了血泊中,另外两个员工也受了轻伤。经过医院的紧急抢救,杜永红于18日早上才脱离危险。而死者尸体最终被这家“一条龙”殡仪社接走。
  新华网说,记者从东华医院了解到,三个月前东华医院与“永乐苑”刚签了合作协议,所有尸体由“永乐苑”负责处理,两家合作在“永乐苑”附近设立了太平间,平时由“永乐苑”负责打理。之前,在东华医院的遗体由附近的“一条龙”或其他殡仪社负责处理。之所以会有如此冲突,也是这三个月相互抢“死人”积怨所致。
  根据《国务院殡葬管理条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准擅自兴建殡葬设施,殡葬管理工作由民政部门负责,并由各地民政局认可的殡仪馆或殡仪社来负责殡葬工作。而殡葬“一条龙”通常是指一些未获正式批准的殡葬服务机构,为丧主打点整个丧葬过程的大小事宜。但由于缺少相应的服务标准和管理办法,这一行业乱收费问题严重。过去几年,由于其扰乱民居、影响市容、阻碍交通等备受批评,重庆市民政部门曾多次整治却屡禁不止。
  殡葬业“一条龙”与“正规军”的恩怨情仇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条龙”与“正规军”并不仅仅是竞争关系,还有一定的合作关系。“一条龙”没有火化炉,所以最终还要去殡仪馆火化。甚至,有的“一条龙”直接从医院把遗体拉进正规的殡仪馆。但是“一条龙”只是租用殡仪馆的吊唁厅,其他的花圈、鲜花、寿衣等服务还是由“一条龙”负责。
  重庆的江南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条龙”租一个大厅也就是1000多元钱,但是他们整个治丧活动可以收入5000元左右。虽然“一条龙”和他们是竞争关系,但是也没法拒绝,毕竟“一条龙”为他们带来了生意。
  据了解,江南殡仪馆有一半以上的生意来自于“一条龙”。对于那些实力不是很强,生意不是很火的正规殡仪馆对此只能采取“不支持、不拒绝”的做法,与“一条龙”保持合作关系。而且,“一条龙”还与殡仪馆私下达成一些协议,如“一条龙”在殡仪馆的服务要严格按照殡仪馆的规范来,不能做一些令死者家属反感的事情,这样双方的利益都有了保证。
  “‘一条龙’招揽生意的能力非常强!”一位殡葬业务员感慨地说,他们为了招揽生意,总是想尽各种办法同各医院急诊室的医生护士甚至是勤杂工搞好关系,付给这些“线人”信息费。有的医院临危病人的附近,总会有很多人盯着,就等着“死人”,他曾经见过六个人在等一个遗体。
  曝露黄泉路上“收费站”的高收费
  据统计,我国殡葬业每年营业额达164亿元,若将骨灰存放、墓地销售等包括在内,年销售总额超过两千亿元。这个巨大的市场,同时也是一个暴利的市场,以骨灰盒为例,成本不过数十元一个,但殡葬部门的销售利润率有的竟高达百分之二千,此外还有运尸费、抬尸费、火化费、取灰费、火袋费等名目繁多的特别收费。
  记者在重庆一家只负责治丧的殡仪社了解到,遗体在进入墓地以前,需要花的款项繁多。一位在殡葬部门服务5年的老总向记者透露了殡仪社的部分账目:火化费700元,穿衣费150元,遗体接运费按车的豪华程度分100元、300元、500元不等,租用告别厅大厅800元、小厅400元,加上花圈费、装袋费、祭台费、遗物灰烬清扫费等开销,一个普通的殡仪社就可以提供80多种服务项目,总共花费加起来最少3000元,多的可达上万元。当然,还不包括墓地费用。据了解,墓地的费用从最便宜的每平方米3千多元,到每平方米2万元至3万元,最高可达每平方米20万元。
  一家有台资背景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目前社会舆论都认为殡葬行业是暴利行业,所以民政等相关部门监管得比较严,正规殡仪馆的利润很少能够超过50%,而“一条龙”的收益却可能超过200%。首先,乱收费。“一条龙”一般都是看人收费,家庭条件好的多收,家庭条件差点少收。就拿穿衣费来说,正规的殡仪馆价格是受工商局和物价局监督的,而且是明码标价,一般是150元。但是,“一条龙”要价很高,甚至可以到1500元;其次,以次充好。就拿骨灰盒为例,正规殡仪馆提供的骨灰盒,会附带说明书,说明骨灰盒的使用方法及材质状况。而同样的价格,“一条龙”提供的可能是用树脂材料假冒的骨灰盒,成本只有几十元,但从外表看不出任何区别。第三,宣传鼓动性强。很多家属之所以选择“一条龙”,就是因为“一条龙”经常宣传自己的价格便宜,而正规的殡仪馆是垄断企业,收费都很贵,还不能提供现场乐队、及鸣锣开道等服务。而家属在亲人去世后,沉浸在悲伤中,很需要别人的帮助,就这样选择了“一条龙”。所以“一条龙”一直屡禁不止。
  “死不起”“葬不起”,目前百姓对殡葬高收费的抱怨不绝于耳,我国殡葬行业亟待规范。
  对于“一条龙”,民政部门在执法的过程中,确实会存在一些困难,如“一条龙”已经在社区搭好了灵棚,遗体也已摆放,从情理上讲,执法人员很难去依法拆除。
  专家认为,对于“一条龙”不能一味取缔,应采取疏导的办法:批准部分“一条龙”为正规殡仪社,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经营由“地下”转“地上”,把其纳入正规军中,接受民政局、物价局及工商局的统一指导,使其规范发展。如果价格透明了,竞争充分了,利润空间就窄了。其次,要加强医院的尸源控制。最后,加强正规殡仪馆的宣传力度和监管力度,“正人须正己”,最好在价格上进一步提高透明度。

  陈宣章

  时下,与清明节有关的事情热门。民政部门已经预测:4月4日清明节那天祭扫人流和车辆分别达到250万人次和23万辆次。媒体报道了三年前毕业于上海理工大学的龙华殡仪馆葬礼策划师郑雯静,这位25岁的“80后”女孩“执导逝者最后的人生电影”。媒体还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场最好的葬礼”。媒体还报道了“不让逝者‘落伍’,清明祭品iPhone4热卖”。媒体还报道了:三年前殡葬业招聘会吸引了数千人应聘,最终108名大学生入行成为殡葬员,其中竟然有一名硕士以上学历者。“3年内,仅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又陆续招聘大学生50余名,其中包括博士生1名,本科生15名”滨海古园相关负责人透露:“我们当时招聘的大学生基本没有人走,以前有忌讳,但这两年越来越多人要进来。”媒体上说:“新人年收入约5-8万,较同龄人属于中等偏上。稳定的收入是殡葬业吸引高素质新人的一个原因。”看来,殡葬业很是红火。

  中国人讲究“红白喜事”:婚礼和葬礼。两者都必须在一特定场所举行,必须有亲友团到场,一定有人发表现场谈话,特定的服装,特定的音乐,事情办完之后,大家伙还得聚众搓上一顿,诸如此类等等。“红白喜事”名义上是喜事,却家家为难。此事古已有之,清·杨静亭《都门杂咏·时尚门·知单》:“居家不易是长安,俭约持躬稍自宽;最怕人情红白事,知单一到便为难。”

  一个人的人生有三个节点:出生、婚礼和葬礼。出生要年年过生日,逢5逢10及50,还要大办。终究生日数量多,不如婚礼和葬礼办得悬乎。现今已经不提倡“婚礼节俭”了,结个婚,除了婚房、全套家庭设备、用具,婚礼的规格越来越高。许多新人及其父母都要负债运行。这里就免谈了。

  毛|泽|东在1958年5月党的八大二次会议上专门讲了红白喜事的辩证法:“中国人把结婚叫红喜事,死人叫白喜事,合起来叫红白喜事,我看很有道理。中国人民是懂得辩证法的。结婚可以生小孩,母体分裂出孩子来,是个突变,是个喜事。至于死,老百姓也叫喜事。一方面开追悼会,哭鼻子,要送葬,人之常情;另一方面是喜事,也确实是喜事。你们设想,如果孔夫子还在,也在怀仁堂开会,他二千多岁了,就很不妙。”

  根据上海市老龄科研中心的调查显示:上海市就有260万老人,其中73万老人与子女分开居住,而单身独居者已经超过了16万人,子女都不在上海的单身独居老人0.43万;子女都不在上海、年龄均在80岁以上的高龄老年夫妇达到1.61万人。看来,殡葬业还会红火下去,钱途无量。

  可是,对于老百姓来说,现在有一句话:“死不起!”先看看上海及其周边的墓地价格,最低2-3万,还有6万以上的,更豪华的16.8万。我想:大概还有超豪华的。上海九天陵园墓地2008年最低价格30588元。以后,随着CPI、工资增高,墓地价格只会升高,而且涨幅更快,因为土地越来越少了,死人越来越多了。死人与活人争地皮,要不,为什么大楼越造越高?墓地资源匮乏、殡葬费用过高、生态环保葬变味等问题,导致“‘死不起’成普遍性社会问题”。

  上世纪末,以苏州民政部门为典型的大发塔陵财就延续闹了十年。他们早就说过:“10年后小房产可以翻十倍。”结果呢?一场闹剧,老百姓受骗,骗子们暴富,少数tan官当了替死鬼。

  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中说:“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

  但是,自古以来的“白喜事”都是老百姓的“难事”。现今,“死不起”成为和谐社会的不和谐,成为文明社会的大丑陋,折射出了民生艰难的“四大悲哀”:

  1.活人的悲哀。“‘死不起’成普遍性社会问题”的背后就是金钱的浪费,就是奢侈的铺张。现今别说葬礼,每年清明节祭祀用品除了“金元宝”、“锡箔”、“高档烟酒”、“冥币”等等传统祭品,竟然有“微波炉”、“柜式空调”、“数码相机”、“平板电脑”、“奔驰车”、“别墅”、“香奈尔女包”,“iPhone4”,甚至荒唐到纸质“美女”。祭品店家号称:“要让永别的亲人也能跟上潮流。”当然,这些祭品的利润巨大,例如:一个“iPhone4”27元,而且热销。上述高档祭品价格从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这是活人生存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躲避,难以摆脱,是悲哀之中的大悲哀。这是人民生存幸福的最大障碍之一。

  2.文明的悲哀。文明的社会应该是厚养薄葬、丧事简办。这是对死者最大的尊重,是对人类繁衍最好的保障。人类最重要的文明传递是“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而不是把精力、金钱浪费在已消亡的生命身上。这种风气是对现代文明的最大破坏。

  3.自然的悲哀。人从自然中光光走来,就应该干净地返回自然。这是对自然的尊重,对自然的回报。如果带上昂贵的金钱、豪华的墓地,成为自然的负荷,实在是对自然的大不敬。这种大不敬必然导致大自然对活人的惩罚。

  4.法律的悲哀。我国早就有殡葬法律法规,各种殡葬管理有严格的规定。社会上那些大发死人财的人兴风作浪,竟然没有人去阻止。媒体上没有正义的呼声,却有跟风的报道。这难道不是助长歪风邪气吗?我们的民政部门对死人经济的危害认识不清,所以最终导致了今天的“死不起”现象。这是法律的悲哀,这是和谐社会的悲哀,更是文明社会的耻辱!

  zheng府不是规定提供便民基本服务吗?全套式殡仪基本服务330元。可是,实际上先人去世后,亲友一般都希望办得体面一点,这就必然导致额外的支出。记者调查发现:遗体进入殡仪馆后,如果要完成一个较为体面的葬礼,额外的支出不菲。在殡仪馆公开的数十项收费目录中,近2/3被列为特殊服务收费。例如:殡仪拍照收费30元/张,而电脑制作一张含相架的8寸遗像要收100元。如果要办告别会,告别厅门口和里面的围幕横幅收费2800元/套,挽联300-600元/对,鲜花圈使用费100-600元/个,鲜花篮118-188元/个,如果要使用守灵室,1000元/天,不足一天按一天计算,要用来拜祭灵柩、祭酒的另议,鲜花灵车则更高达3800-8800/辆/次。即使是基本服务330元,加上接运遗体、火化费用、领回骨灰,实际上是3000-5000元,而且连个简单的告别仪式和花圈都没有。

  据了解,目前殡葬服务执行属地处理的原则,殡葬服务品也限定在馆内购买,因此殡葬行业也被打上“垄断”、“暴利”的烙印。殡仪馆属于“自收自支”公益三类行业,意味着zheng府财政不投入,“靠自己生存”。殡葬基本服务项目属zheng府定价,其余特殊服务采用备案制度。特殊服务项目收费奇高,而且很多环节依然暴露出各种收费陷阱。

  《新民晚報》报道: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也在叹苦经:油价上涨,遗体火化“烧不起”,火化一具遗体亏260元。业内人士透露,火化环节亏损严重,也曾向相关部门反映。但因为殡葬暴利已经饱受诟病,此事后来就不再提起。

  现在,老调重弹,究竟是涨价还是又是“不再提起”,我们拭目以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