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老师

  怀念恩师王天太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感谢陪伴我们四年的吴老师。是您教会了我们语文,是您教会了我们写作,阅读,是您教会我们做人的品格。我要衷心的感谢您!

作文要求:为你的一位语文老师写一篇记叙文。要求书写规范,标点正确。不得抄袭,不能少于800字。(60分)

  冯天平

       
四年内,是你给予我力量,因为我是一个内向的女孩。一年级时,我每一次的作业都在很认真的完成,但有一次,我作业没有完成,您不但没有批评我,反而对我说:“看书不看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没做作业,你高考的时候,和同学之间相差只有1分,哪怕是0.5分,你和她也有可能考不到一起,我希望你对待作业,可以严格要求你自己,我说抄一遍,你背上三四遍,我说看一本书,你可以看两本。”二年级时,吴老师还是那么和蔼可亲,上课时很严厉。三年级时,吴老师你有小宝宝了,但是你还是没有请假,为了我们能够学到更多的知识,忍着痛苦来到教室给我们上课。一节课下来,您的嗓子很哑;一节课下来,您用粉笔的那只手麻木了。四年级时,我们班里每周都有人“闯祸”,很多时候,您没有打他们,最多只是批评几句。说原因,讲了许多的道理,使他们认识了自己的错误。

我初二至高一时的语文老师名叫王次龙。这是一个很少见的名字,与她端庄典雅,和蔼可亲的面容不大相称。

  再过几天,便是王天太老师的忌日。王老师用严厉高压的方式,逼我改变了生活的轨迹,每每想起他的慈爱和严厉,我感恩和思念的情绪就难以控制。

       
吴老师,我真想对您说我的真心话:我不会忘记您对我的关怀,更不会忘记您对我的教诲;不会忘记您那亲切的话语,更不会忘记您对我们的付出!

图片 1

  1979年,16岁的我就读于市第十五中学高二毕业班。这是一所极普通的农村中学,离我家不到一公里。当时山区农村里参加高考的气氛一点儿也没有,我连高考的意识都没有,混了两年,便毕业回家了。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敬爱的吴老师,我爱你!

王老师的丈夫卢老师的摄影作品

  我父亲同生产队长关系不错,毕业的第二天,我直接回家放牛了,每天早出晚归,和其他生产队的同伴一起上山放牛。放牛的活儿轻松自由,牛任意骑,早晚没人管,把牛赶上山,我们就没事了,山广天高,任意放纵,好不痛快!


我小的时候,称她“王姨”。当王姨开始教我们班的语文后,我改称她“王老师”,即使在教工食堂里或在家属院里碰面,我也叫她“王老师”。

  但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在村里当民办教师的四叔领着十五中的一位老师到我家,来做父母和我的工作。十五中要办高考补习班,从本校毕业的学生中选二十个有培养前途的学生,集中补习后参加明年高考,以证明学校的教学质量。因学校王天太老师的点名,我被选中了。父母通情达理,更知道上学的好处,我一向听父母的话,不得不离开心爱的牛群和伙伴,回校复习!

                                                                赵恩瑶

王老师和爸爸在同一个语文教研小组,一起备课,讲同样的课文。

  补习班只有十八个同学,每天吃住在校,离家几百米也不能回。王老师教语文,任班主任。

           

无论什么样的课文,王老师都能讲得有声有色。印象最深的是王老师给我们念《荷塘月色》,那可谓声情并茂,不亚于现在电视里的《朗读者》。

  王老师以严厉著称,他领着我们一群志向并不远大而又少不更事的农村孩子.开始了高考冲刺。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王老师当年五十来岁,行伍出身,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等个子,刚毅方正的脸庞,笔直的身板,常穿一身得体的深色中山服,戴一顶黑色的呢子帽,手拿教案,疾步如风,好一副雷厉风行的军人形象,好一派精谨治学的严师风范!

但那时的语文课本里大都是政治文章。比如,初中时有《松树的品格》、《挥手之间》、《谁是最可爱的人》,高中时有《纪念刘和珍君》、《狂人日记》、《包身工》,即使是古文,初中时有《捕蛇者说》,高中时有《六国论》之类。为了不让语文老师们在讲解课文时偏离正确的政治方向,教委在发行语文课本时,还为教师配发了比课本厚很多的“教师参考书”。虽然教师参考书不许学生看,但挡不住教师的儿子在家里偷着看。我提前看过之后再上王老师的课,每当她提问时,我就能抢先举手发言,因为我早知道答案了,所以我经常能得到她的表扬。

  每天早晨五点半,学生必须起床跑操,除非天气极端恶劣和身体患病。上课准时准点,不能迟到,迟到了不能进教室,只能站等下一节课,挨一顿臭批是必不可少的。上课必须坐姿端正,专心致志,有违者一根粉笔可能直击你的脑门儿,或者是黑板擦向你飞来。当天的作业必须认真完成,否则加倍惩罚。该背的课文必须背会,随时提问。王老师讲课有板有眼,嗓门儿大,批评学生时常暴跳如雷,大家都很怕他,更怕完不成作业,背不会课文挨骂受批。

那时候,同学们都对学新成语特别感兴趣。爸爸给我买了一本《成语词典》,我就经常在语文课上翻看,当王老师提问成语时,我总是抢先回答。王老师表扬我说:“很好,其他同学在解释成语时,也要像吕文新这样,先逐字分析词义,再总结引申含义。“
这个表扬使得我更加执着地捧着《成语词典》不放。

  王老师教学严谨,每堂课都准备得很充分。当时我虽不懂什么是教案,但王老师的课从头到尾都跟演戏一样,严谨合拍,恰到好处。他板书工整大方,发音浑厚准确,在当时的农村中学,真是很难得的优秀教师,十里八乡很有名。他最拿手的教学方法是提问式教学,每次上课必先复习上次的学习内容,且提问学生站起,或直接上讲台回答提问。尽管基础不好,但因为方法得当,我们进步都很快,语文成绩都不错。

我还偷看了教师参考书里对作文的要求。所以,我的作文经常会被王老师选出来当作“范文“,还夸我“文笔老练”。前些年会同学时,还有人揶揄道:“吕文新谁不认识呀,就是老写范文的那小子。”

  王老师对学生像对孩子一样亲,严厉常常是他的表现方式,慈爱才是他真实的内心。我们学生都住校,他家离校仅两公里,为了管好学生,照顾学生,他竟然让师母也随他住校。那时候我们家都很穷,生活都很艰苦,喝口开水都是很难的事。王老师每天早晚都要到操场、教室、寝室检查,谁身体不好了,谁没吃的了,谁穿得太单薄了,他都帮忙解决。他常说,谁喝热水可以去他家。我也记不清去王老师家喝过多少次热水,吃过几次饭。多少年后,提起王老师和师母对我们的好,同学们都异口同声,回忆起细节来,常常都几近哽咽。

偷看教学内容并不能解决我写错别字的问题。但王老师从未当着同学的面挑过我的错。我现在可以想见,有一个同事的孩子在班里,肯定不是件轻松的事。她为维护我在班上“语文最好”的形象,就在办公室里悄悄把我的错别字指给爸爸看。记得有一次,爸爸回家让我在纸上写他的名字。我感到很奇怪,其实爸爸是要看我怎么写“录”字。看我写完,爸爸的巴掌差点儿打到我的脑壳儿上,说我竟然连老爹的名字都不会写。原来,我在作文里引用了毛主席语录,王老师发现,我把录字的下半部写成了“水”字。那时没有电脑可以用,全靠手写,还经常连笔,我一直误以为“录”字和“泉”字差不多。

  王老师对我疼爱有加,对我的关注重于其他同学,我有一点儿错误,都会遭到比其他同学更严厉的批评,甚至痛骂。每次上课,提问别人,别人可以不会,但如果我答不上来,那将是一场迎头痛批。我敢说,我是受王老师批评最多最严厉的学生,也是让王老师最操心最生气的一个学生!

从那以后,我上语文课时,不仅在手边放着纸皮的《成语词典》,还加上了一本兰色塑料皮的《新华字典》,稍有疑惑,就赶紧查一查。

  第二年高考,我们没有辜负母校和王老师的希望,十八个学生,过线十二个,远远高出预期!但是,我没被录取,原因是17岁的我,身高一米五一,体重三十六公斤,被怀疑有病。

王老师当了我三年的语文课老师,一直给我打最高分,使我在高考时对语文最有自信。考入大学后,我突出的语文成绩引起了政治辅导员的注意,安排我进了学生会宣传部。

  我又一次回家了!那年冬天,王老师因教学成绩突出,被调到了第十七中学,仍教毕业班语文。这个时候,王老师又想到了我,召唤我,我再次收拾行李,投奔王老师。

我永远感谢王老师,是她培养了我对写作的兴趣和信心,促使我在五十多岁以后,利用拼音输入法,开始了我的网络写作历程。

  1981年,我终于被一所学校录取了。到外地上学和参加工作后,我曾给王老师写信报告学习、工作情况,也去看过他,后来渐渐地联系少了。大约在1993年,有一段时间我突然特别想王老师。记得是1994年春节前,我了解到王老师退休后和师母在老家住,便骑上摩托车,带着四岁的儿子,准备了心仪的礼物,怀着渴望的心情,去看望我敬爱的王老师。


  那一次的拜见,让我终生难忘。我进院门就大喊王老师,没想到几年没见了,王老师在屋里竟一听就听出我的声音,而且脱口而出:小天来了!进屋后,王老师一把拉住我,看了又看,问这问那,非常亲切,像久别的父亲见了儿子。我也毫无拘束,跟王老师和师母进行了交流汇报,王老师仍像以前那样,教育我好好学习,努力工作!看到老师和师母身体都那么好,那么和蔼可亲,我打心眼儿里高兴,幸福!

敬爱的王老师,这篇作文是写给您的。

我知道您不可能出这样的题目,我只是想再给您交一篇作文,便自己拟了个教师参考书里没有过的题目。

我今年六月回北票一中,以为还能见到您。我想给您看我近些年在《简书》上写的作文。我要告诉您,我没有辜负您对我的偏心栽培,可惜没能联系到您。

昨天晚上,终于在微信群里知道了您去年就已仙逝的噩耗,我不禁泪流满面,夜不能寐,后悔没有早点儿开始找您。看来,我只有等到天堂以后,再请您批阅,听您表扬了。

您的好学生
吕文新敬上

2017年10月19日泣书于新西兰奥克兰
10月20日修改并插入卢老师拍摄的图片

  后来,我又见过王老师两次。然而,1999年12月29日,在那极其寒冷的冬天,噩耗传来,我敬爱的王老师病故了!听到这不幸的消息,许多同学双眼含泪,转告丧讯。王老师德高望重,受人爱戴,是大家共知的。王老师在老家安葬的那天,乡亲们赶来了,十里八村的学生家长赶来了,他生前的战友、同事、领导赶来了,听到消息的学生从四面八方赶来了。人们三五成群,聚集在他的周围,有的低声诉说,有的泣不成声,有的放声痛哭,有的默默无语。我站在老师的灵柩前,泣不成声!

  王老师,再过几天,就是您去世十六年的忌日,我知道您就安息在家乡的土地上,多少次想跪拜在您的脚下,向您倾诉,向您感恩!

  王老师,感谢您的插柳之恩!那个时代的我,年少无知,不知道学习,是你把我叫回了课堂,使我有了参加高考的可能!如果不是您,我不知道我在于什么!

  王老师,感谢您的严管厚爱!没有您的管教,就没有我的今天!

  王老师,感谢您的教育培养!是您留给学生价值无限的精神财富!

  王老师,您离开我们十六年了,多少次想见您,都只能在梦中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